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韩凌肆带着他们绕过这一带民居,然后往后面看起来像是开挖线的地方走过去。

    端木青扶着离长老,虽然灵儿的手段有效,但是毕竟他的身体是真的弱了,经不起太费体力的事情。

    绕过几座巨大的石头山脚,看上去没有路的地方,全部都是细碎的石子,就算是一个普通的没有武功的人走起来也有些费劲,更何况此时还扶着离长老。

    是以端木青和韩凌肆都走得十分缓慢。

    在几条弯弯道道的称不上是路的路之后,才开始有了一条清晰的小道,若是因为他们这样过来似乎很轻松便认为这条路也不难找的话,就完全错了。

    因为之前走的那些地方都极具有迷惑性,看上去都是一样的石林,都是一样的岔路口,若非韩凌肆事先就知道目的地的走法,迷路在那当中的概率绝对不小。

    说是小路,但是跟平日里在外面看到的还是有些不一样的,这条路明显是人为的,不是因为走的人多了才形成的路。

    小路仅供一个人通过,上面铺设了地砖石,石头上刻有星星月亮太阳等图案。

    韩凌肆解释道:“这一点是我是找人来试验过的,通过这条小道的时候要看日子,若是是在月份的上旬,则踩在刻有星星的地砖上,若是中旬,则是踩在刻有月亮的地砖上,下旬便是太阳了。

    这里头的究竟只怕要等我安排的人好好研究了一番才会确切地清楚知道,现在大家按照这个规律行走,任是怎么样也不至于出差错。”

    端木青和离长老都有些吃惊,究竟是什么样的重要的地方,竟然会设下这样刁钻古怪的机关,可见防范之严密。

    他们也知道韩凌肆并不是喜欢开玩笑的人,更不会在这样严肃的时候开玩笑。

    一行人,随着这条路往里面走去。

    越往里走,越觉得这个地方离那基地远了,因为周围的植物越见自然,无规律,显然是没有被人动过的样子。

    等到韩凌肆的脚步停下来的时候,端木青在回头看,来时的路已经被隐藏在了两旁茂密的灌木丛之间了,好像根本就没有刚才进来的那条路。

    走到一个类似于石门前的地方,韩凌肆指了指脚下的地上:“放心吧!到了这里就没有机关了,直接踩上来就可以了。”

    这扇门确实是由巨石雕琢而成,上面的图案看不出什么所以然来,就是离长老也不认得,可见并不是隐国之物。

    韩凌肆道:“光是这扇门,我就派出了三十个能工巧匠研究了三天三夜,才算是弄清楚开启之法。”

    从怀里拿出一张宣纸,上面也是跟门上相同风格的图案,看上去像是有些规律,但是要确切的说出来又不容易。

    “这张图纸上头的东西里,含着古乐曲,需要根据古乐曲的行曲方式来找到里头的规律,具体我下次再跟你好好说说。”

    韩凌肆跟端木青说了一声之后便自顾自地将门打开了。

    若非是因为那古怪的开门方式,看上去倒和一般设置了机关的门,没有很大的区别。

    他当先进去,端木青扶着离长老随后而入。

    才走到门口,离长老的表情就越发的奇怪了。

    “怎么了?离长老?”

    韩凌肆闻言也停下脚步来看他,只见他眉头皱得很紧,而且脸上的表情十分的紧张和兴奋,看上去越见奇怪了。

    但是端木青更多的是感觉到他的兴奋,似乎是得到了最重要的一件东西的兴奋感。

    “离长老,你可是发现了什么东西吗?”端木青小心地问道。

    “像!”看了端木青一眼,离长老激动地道。

    “像?”看了眼韩凌肆,端木青反问道,“像什么?”

    “像我们自己国家的味道,像是在隐国时候的样子,这里的味道太像了。”

    这话说得两个人越发的不解了,端木青顾不得那么多,连忙笑道:“离长老,我们先进去看看,说不定能够得到什么让我们回到隐国的线索。”

    她的话提醒了离长老,他不住地点头,很显然,来到这里之后,他对于端木青原本的说法也有些认同了,毕竟,这是在他离开隐国之后,第一个有这样熟悉感觉的地方。

    走进大门之后的端木青和离长老都有些惊讶。

    因为这个洞显得太普通了。

    与寻常的山洞相比,似乎没有一点儿让人惊讶的地方,还是一样的墙壁,一样的石头,一样的泥土。

    原本以为会有什么富丽堂皇的东西放在里头,就算是没有,应该也会有些千奇百怪的石钟乳之类的东西。

    而眼前这个就像是任何的一座山里头都可能会有的山洞。

    除了那扇奇怪厚重的大门,里头一眼望得到底,有一两个地方有些滴水的声音,水滴在地上然后在地上宛聚成小溪,欢快地往外面流去。

    虽然这个样子让端木青意外,但是她知道这个山洞里头一定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秘密。

    不然韩凌肆不会这样郑重其事,外面的那条小路也不会是故弄玄虚。

    “到底是怎么回事?外头那样的一条路和这样一扇门后头竟然就是这样的一个山洞,你发现的奇特之处到底在哪里?”

    看到离长老满脸期待的样子,端木青不想多绕弯子,直接问向韩凌肆。

    “其实你还真是想错了,方才我们来的路有那么多,如果那里走岔了一条,到最后你遇到的都是这样的小路和这样的大门,而且后头的山洞也跟这个一样,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

    只是差别在于,这个山洞只是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而其他的是真的没有什么特别。”

    “那它的特别之处在哪里?”离长老连忙问向韩凌肆,对于这种家乡的味道,他实在是太想要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说起来还真是个巧合!”韩凌肆一边笑着一边往门边走去,伸手不知道在哪里点了一下,然后方才那扇厚重的门便缓缓关上了。

    端木青看得出来,这个地方除了那扇门,便没有什么地方可以透进来光线,也就是说,若是门完全关上了这里头就是一片漆黑了。

    可是韩凌肆既然没有点灯,就大概能够猜到,这里头一定有什么别的东西。

    “青儿,离长老,你们先闭上眼睛,然后再慢慢睁开。”

    在大门关上的时候,韩凌肆就已经来到了他们的身边,然后语气温和地对两个人道。

    端木青抓着他的手,心里充满了温暖的感觉,在这个充满了不寻常的陌生的山洞里轻轻闭上了眼睛。

    原本她就能够黑夜视物,但是在这里,端木青惊讶的发现,这个地方似乎能够将她的那一项异能给吞噬,她闭上了眼睛之后,眼前便和普通人一样,没有任何的光线。

    到处一片漆黑。

    “你们现在慢慢地将眼睛睁开看看。”

    依他所言,端木青轻轻地睁开眼睛,然后不可思议地一幕出现了。

    方才看上去没有任何奇特的山洞这个时候完全换了样子。

    似乎有星星闪闪的东西出现在这山洞的四壁上,如同黑夜里一颗两颗的星星,一闪一闪地眨着眼睛。

    端木青蓦然间便觉得有些兴奋起来,抓着韩凌肆的袖子惊讶道:“你看!韩凌肆,有星星,这边有一颗,那边也有一颗。”

    离长老也被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只是呆呆地看着这些莫名的出现的“星辰”。

    韩凌肆任由她抓着衣服,带着温柔宠溺的笑容道:“你再仔细看看,是不是只有一颗两颗的。”

    这话说得端木青不解,却还是如他所说,朝那有星星的头顶上看去,这不看不知道,一看确实让人沉沦得无法自拔。

    这山洞顶上果然如天上的星星一般,仿佛越看越多,方才才看到星星点点的几颗,在这个时候莫名的变得越来越多,大有将这整个的山洞顶部都布满的感觉。

    离长老显然也是发现了这一点,嘴里忍不住赞叹出声:“美!真美!”

    这些星星如同会跟人通灵一样,当你用心去看的时候,就会发现到处都是星星,完全沉浸在里头之后,整个头顶上仿若是一片星海。

    不对!端木青默然发觉,不光是头顶上,就是两边的山洞墙壁上也都是闪闪烁烁的星辰,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跳出来的,这个时候都像是迫不及待地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方才还感到一片漆黑的山洞里头,现在有些刺得人睁不开眼睛,端木青转脸去看韩凌肆,就看到他脸上温柔的笑。

    这都是真的,这些星星都是真的,并不是因为人在这样极度的黑暗里而产生的幻觉。

    “青儿!你再看你的脚下。”

    端木青听到这话吃了一惊,然后低头,果然,如她心里所想,这个时候他们的脚下也是一片星海,而他们三个人就像是被人丢进了这样无穷无尽的星星里头。

    这里,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了边际,没有了距离,甚至于没有了时间,这是在一个完全不敢想象的虚幻一般的空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