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韩凌肆有些讶异端木青的这种问法,但是看离长老的样子,似乎她这样问并没有什么错一般。

    “其实你仔细看看这里的神石。”离长老看了端木青一眼,然后指着上面的星空道。

    端木青不解,依照他的话抬头看去,依旧是漫天繁星的样子。

    “你一直努力的往里面看,努力看,这片星空的后头藏了许多许多的东西,许多对你来说十分重要的东西,你从出生到现在所有的疑惑都可以在这一片星空里找到答案。”

    端木青仍旧仰着头,看着这一片星空。

    耳边是离长老的声音,仍旧是那样有些苍老的声音。

    但是这个时候端木青却感觉到他的声音里似乎有某种力量,指引着她的眼睛,指引着她的心灵,让她上面那片星空里而行。

    星星,一颗接着一颗,有时候朝她调皮的眨了眨眼睛,有时候又瞪着眼睛看着她,像是想要通过她的眼睛,看到她的心。

    有时候他,她觉得他们很近,近到用手就可以触摸得到,但是有时候,她又觉得他们很远,仿佛是在她所认知的世界之外。

    “他们其实都是有灵魂的,每一颗神石都代表着上苍寄于隐国的希望,而他们都需要雪女你去读懂。”

    端木青处在这样的一片星海里,满眼满眼都是闪亮的星,都是耀眼的光芒。

    她已然忘记了自己,已然忘记了身旁的人,也已然忘记了自己身处何方。

    离长老的声音并没有消失,可是这个时候落在她的耳朵里,却带着一种柔和的力量,轻轻地牵引着她,往那无知无穷的地方走去。

    她发现这些星星开始变化了,他们似乎会微笑,会哭泣,会害羞,果真如同离长老所说的那般,他们是有生命的,是有情绪的。

    端木青轻轻地伸手,似乎点了点就在自己眼前的一颗星星,然后那星星便飞快地躲开了,她几乎都听到了它的欢笑声。

    完全没有意识地往前走,像是要走进幽深幽深的秘密中。

    星星越来越多了,挤挤挨挨的,但是都在看着她,都在注视着她,想要看看这个突然来访的陌生人是为何而来。

    端木青停下脚步,然后歪着头看着他们,而那些星星突然间就一哄而散了,好像是害了羞似的。

    端木青越发觉得眼前这个世界的奇妙了,竟然还有这样神奇的事情,他们只是星星而已,可是这个时候的星星却幻化成了人的魂灵。

    蓦然间,有一处渐渐变暗,端木青发现那里开始不停地闪动着画面,但却又像是隔在了云端那头,叫她看不清楚。

    集中自己所有的精力,极目望去。

    那层淡淡的雾霭才散去,然后就看到那里如同一个舞台一般在演绎着一些故事。

    只是这些故事都是无比真实的,没有那些华丽的妆容,没有丝竹管弦,因为她看到的是前世的自己。

    黝黑的山谷里,她杀死了一个女子,然后看上去十分的哀伤,十分的疲惫,紫衫女子上前宽慰她。

    后面的灯火通明,是那个已经继任为王的男子,以及他刚刚得到的一支军队。

    寂静的夜,飘起了冬雪,就是外面的人看了,身上似乎也添了几分寒意。

    画面里的女子默然转身,面对的是一张充满了嘲讽的脸。

    然后她满眼的不可置信,满眼的震惊,就在这个震惊的瞬间,那把精巧的匕首便送进了她的身体,带出来的是满腔满腔的恨。

    那紫衫女子的唇边是嘲讽的笑容。

    她疯狂的恨着,这腔恨燃烧了她所有的情绪,她用尽最后的力气掐上面前蛇蝎美人的脖颈,却被那身后她称为夫君的人站短双臂,栽倒在地。

    雪,纷纷扬扬的下着,混着地上的血污,糊了她的面颊。

    就连刚刚结起来的冰渣子,都带着血色,像是一种控诉。

    但是黑夜中的控诉,似乎原本就注定了会被遗忘在角落里,会被人完全的忽视。

    端木青的心,在这一刻被冰封,然后森森的冷意从她的心底里蔓延出来,仿佛是要将她整个人都给冰封。

    那种冷,冷得眼泪都不敢落下,是在鞭笞着她的灵魂,在拷打着她那一颗她以为已经不会再痛的心。

    她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但是当时的画面一幕一幕在自己的面前重演,那种锥心的痛,那种燃烧的恨,她都能够清清楚楚地感觉到。

    仿佛此时的她正在一遍遍的遭遇着这种心灵上的凌迟,心,似乎就这么被一片片地割下来,鲜血淋漓,她自己也无法直视。

    当疼痛痛到了一定的程度,痛到了极限的时候,她也没有办法再继续承担,终于尖叫出声:“我要杀了你们!”

    这一刻的端木青,双眼泛红,就连一直清澈的眸子里也翻涌着血气,看着便有些骇人。

    韩凌肆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这样的端木青,他一把抓住她:“青儿!你怎么了?!”

    端木青自己经历了那么多,但是在韩凌肆和离长老的眼里,她什么都没有变,只是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像是进入了沉思。

    耳边有一个男人的声音,他叫她青儿!

    她猛然间转过身,然后那一双赤色的眸子便如同恶魔一般地盯着他,双手瞬间掐上了他的脖子:“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你罪该万死!给我去死!”

    这样狠戾的话从端木青的嘴巴里说出来,韩凌肆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感。

    他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她,仿佛自己此时是她的血仇一般,她的眼里就只有杀戮,只有滔天的恨意和将自己置诸死地的决心。

    “青儿!”虽然他要将眼前的女子制服不过是动动手的事情,但是他知道此时的端木青一定是陷入了某种不可言说的状态里了,若是这个时候人为地打断她,急速冲击的情绪或许会对她造成严重的后果,他不敢想。

    “离长老,去将门打开!”这一句话他虽然说得流畅,但是却是极费力的。

    离长老虽然知道神石的力量不可猜测,但是却也没有想到过端木青会陷入这样的魔怔。

    听到韩凌肆的提醒才想到去将门打开,走了两步却又停住了:“怎么开?”

    “去死!去死!”端木青此时的言语已经不像是方才那样的暴戾,反而带着一种从喉咙里挤出来的阴沉,眼睛却越见狠毒。

    韩凌肆还是不敢轻易动她,可是喉咙被掐着却也,快要喘不过气。

    他知道端木青是因为这里慢慢的星光而迷失了自己,若是将门打开,让这里的星辰全部消失,她才会逐渐恢复正常。

    “在……左……左边,扳……扳上去!”他感觉自己胸腔里的气被一点点的榨干了,头脑里面轰鸣着,虽然看不到自己的脸,也互道这个时候必定是血红血红的。

    从来没有想到过青儿竟然也会有这么大的力气,这也就足以说明此时的她到底是在一个怎样的极限状态下了。

    离长老心里也同样着急得不行,他和韩凌肆是一样的,知道端木青的神智是不清晰的,若是这个时候将韩凌肆给掐死了,她的性子一定不会原谅自己,到时候隐国复国的事情可就算是完全无望了。

    但是要命的是,这里肆意的星辰在影响着端木青的同时也会影响着他,只要盯着一个地方看久了,就会有一些错觉。

    这样的情况下,他很难找到正确的位置,就算是韩凌肆此时正艰难的告诉他开关的具体方位。

    咬了咬嘴唇,离长老使劲儿眨了眨眼,甩了下头,神智才稍微清楚了些,眯了眯眼睛,看到了他说的拿块稍微有些凸起来的楔形石块。

    正要伸手去够着的时候,星光似乎突然又闪了一下,眼睛一花,那石块又不见了。

    “离……离长老……你……你快点儿!”韩凌肆很想要给端木青点昏睡穴,但是却无论如何也下不去手。

    只是他感觉自己已经撑到了极限了,若是离长老再不打开那扇门,他真的是一点儿都不会怀疑他今晚会死在端木青的手上。

    若真是这么一个结果,未免也太可笑了一点,不说他自己的这条命,若是青儿清醒了,只怕也活不久!

    她手上此时并不只是他的姓名,还有她的。

    韩凌肆知道,一定要阻止她,一定要。

    “青儿!是我!是……是我!”且不去看离长老,韩凌肆将注意力又重新放回了端木青的身上,期望能够唤回她的意识。

    但是从她那双依旧赤红的眸中看得出来,他的呼唤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她依旧是带着憎恶的目光,依旧是带着满腔的仇恨,手上的力度也丝毫都没有减弱。

    “青儿!我……我是……韩凌肆啊!韩凌肆!”韩凌肆不想放弃,他努力让自己的目光看起来柔和一些,努力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然后用温柔的声音对她道。

    可是,端木青此时已经完全忘记了本我,她只当自己是前世那个遭遇了背叛的端木青。

    “好了!”离长老的两个字顿时让韩凌肆感觉见到了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