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大门终于被开启,当外面的第一缕的天光跑进来的一瞬间,满室的星海陡然间就消失了。

    韩凌肆忍着身体的极度不适,带着满眼的期待看着面前的女子。

    端木青满眼的恨意,如同眼前的男人就是她的死敌一般。

    但是就在她觉得自己快要报仇了的时候,一切都变了,那张脸没有了,她眼前的是一双满含温情的凤眼,仿佛看了她几辈子一般的执着。

    她懵了,只记得自己在很努力很努力的做一件事情,究竟是什么事情她已经记不清了,可是她清楚的知道她快要成功了,快要完成自己心里所想的那件事情了。

    谁知道突然间一切都变了,眼前的这个人是谁?为什么自己的手掐在他的脖子上?

    他为何这样看着自己?自己刚才在做什么?

    是要杀了他吗?

    为什么要杀了他?他和自己有仇吗?有什么仇?

    自己是谁?他是谁?这里是哪里?

    端木青陡然间所有的思想都被放空了,就像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脑袋里没有任何的东西,无他、无我、无众生。

    “青儿!”韩凌肆看到她的眼终于恢复平静,但是却有些太过于平静了,平静到里面什么都没有。

    他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似乎是害怕惊扰到了她。

    端木青睁开茫然地眼睛看着他,他刚刚在喊什么?!

    “青儿”?!那是什么?!

    脑袋在这一刻纷杂起来,好像有无数的东西陡然间向她侵袭过来,根本就无法阻挡,在狭窄而拥挤的地方纷乱着。

    她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快要炸裂了。

    很多很多的东西,支零破碎的,各种各样的声音闹闹哄哄的。

    “啊!”她陡然间尖叫一声,想也不想便开始往那又亮光的地方跑了出去。

    韩凌肆正要去追,又看到离长老若有所思地站在一旁,脸上却并没有焦急的样子。

    他的身体不好,此时其实还是在病中,若是将他丢在这个地方,更是不妥。

    想了想,他还是停下了追上去的脚步,忧心忡忡地对离长老道:“长老,我先带你出去,然后去找青儿,她该不会做什么傻事吧!我担心得很!”

    离长老摆了摆手:“无妨,她只是因为方才的神石而迷失了自己,人只有在迷失里才能够找到真正的自己,这是神石,也是上苍给她的礼物。”

    这话韩凌肆不敢苟同,方才端木青的样子,他可是清清楚楚地看在眼里的,若说这是礼物,他宁可不要。

    “那……她方才是看到了什么吗?”

    “她看到了她自己!”离长老说了一句让韩凌肆不解的话。

    自己在脑子里思索了一番之后,依旧没有得到什么结果。

    离长老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没有明白,想到以后雪女的生命里,这个男子是不可能会缺席的一个,他干脆将话再点明了一点。

    “其实,方才看到的神石,像是一片星空,但是更像是我们自己的内心,每一个人面对这样充满了浩瀚之光的神迹时,其实所看到的,都是自己心里所想的。”

    “心里所想的?”韩凌肆心里一惊,“青儿心里所想的怎么会是……?”

    “你不懂,这所谓的心里所想的,并不一定是她本身知道的,或许是某一件事情,或许是某一种执念,存在于她的意识里,平时的她自己都没有办法发觉。

    只有可能出现在最深沉的梦里,或者……在方才的神迹里。看她的样子,她刚刚应该是看到了存在与她内心深处最不能释怀的事情。”

    其实,离长老道理都知道,也可以很清楚地讲给韩凌肆听,可是他的心里也同样在思索,究竟是什么事情,会让雪女那样惊恐?

    “最不能释怀的事情?!”韩凌肆又想到刚才端木青的样子,确实像是面对一件十分不能释怀的事情。

    甚至是一件狠毒了的事情,或者是一个人。

    可是是谁呢?

    他跟她称不上青梅竹马,但是认识她的时候,她也才只有十三岁,而且他和飞远玩的不错,从来没有听说过永定侯府里有什么险恶的事情。

    到底是什么能够让她憎恨到这样的程度呢?

    而且,她方才口口声声说要杀了他,自然,她心里想的人肯定不是他韩凌肆,那么当时在她心里的那个人又是谁?

    究竟谁有那么大的能力让一向性子冷淡的青儿恨到了这个份上?!

    离长老见他不说话,心里想了想才道:“你还是去找雪女吧!我想你应该会相信她,知道她方才的情绪并不是针对你。

    但是我也想着她的心里应该是有一道从来都没有过过去的坎,既然她想要选择跟你共度余生,我便也希望你们之间会没有任何的秘密。

    若是你能够知道她心里想的到底是什么,我想对于她以后的生活也会轻松一些,至少什么事情,你都可以懂她。”

    韩凌肆听了他的话,看了他一眼,他却挥了挥手,示意他过去。

    “你……”

    “我虽然一把年纪了,但是难道路也不记得了吗?你尽管去吧!我只是走得慢一些而已,不用管我。”

    实在是心里担心极了,而且又听到离长老的这一番话,韩凌肆再也忍不住想要看到她的心情,匆匆告别了一声便去找她了。

    找到她的时候,已经是大半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她坐在一快巨大的石头上,脚下是滚滚的流水,风吹着她的头发,肆意挥洒。

    看她脸上平静的样子,韩凌肆微微放心,显然此时的她已然恢复了正常。

    轻轻地走到她旁边,就那么看着她,没有说话。

    还是端木青先开口:“你来了。”

    “你还好吗?”

    终于转过脸,端木青从下往上地看着他,目光清澈,表情淡然,一如往常的她,但是似乎又有些不同。

    “叫你担心了。”

    “你知道我回来找你的,看到你现在平静了,我才会放心。”

    轻轻点了点头,端木青仍旧将目光投向那滚滚的流水,过了一会儿才道:“坐吧!”

    这一刻,两个人竟然有些生疏了起来。

    这中间的滋味不是外人能够体会的,而是韩凌肆的感觉。

    他感觉在这一刻,端木青似乎离他远了一些。

    颇有些小心地坐在她的旁边,韩凌肆故作轻松道:“你倒是会找地方,我都没有发现这个地方最适合散心了。”

    然而她只是随意地点了下头:“是啊!”

    然后两个人又是相对沉默,只有流水击打石块的声音,风声都似乎变小了许多。

    “你……你刚刚看到了什么吗?”

    虽然有些担心这个时候不是询问的好时机,但是他心里真的有些憋不住的感觉。

    尤其是想到离长老的那句话,或许只有当她告诉了他这个埋藏在她心底深处的秘密,他们才能够完全的如同一个人般契合,他才能够无论何时何地地懂她吧!

    问出这句话,他莫名的感到紧张了,就像是那一次在梅林里,他跟她说,喜欢她,问她信不信一样。

    虽然表面上装得一幅云淡风轻并不在乎的样子,但是心里早就已经是风起云涌,害怕她的答案,却又更期待她的答案。

    这种矛盾的心态,从他出生到现在,似乎就只有在面对这个女子的时候才会有。

    可是,端木青选择沉默了,对于韩凌肆这样一句满含了希望的试探,她,没有说话,没有回答,而是沉默。

    这自然是一种不好受的机会,可是他没有办法,这个女人早就已经根植在了他的心底,他不可能会像是对待一个下属一般地要求她汇报方才看到的内容。

    所以,他只能够陪着她静坐。

    等待是无聊的,等待是煎熬的,等待是漫长的。

    在经历了这样感觉之后,知道她是用沉默回答了自己,韩凌肆的心里,失落肯定是有的,难过也是有的,可是,更多的却是心疼。

    他心疼她的心里承担了那么多的恨,心疼她独自承担了那么厚重的哀伤,这种心疼,是不要条件也不求回报的。

    甚至于在这一刻,他突然觉得自己不该问了,问出口了,她会觉得有压力吧!

    “好了好了,不想了不想了,我们想些高兴的事情,过不久我们就要成婚了,你将再一次成为我的妻,可有想好以后该怎么为我当一个好王妃没有?

    昊王府里的事情不少哦!现在没有了兰儿给你帮忙,百媚虽然可以帮得上一点点,但是……她年纪也不小了,你总不能将人家还这样留在身边吧!”

    端木青的心里还清晰地记得方才看到的事情,没有想到时隔一辈子,她竟然还是能够记得那么清楚,原来,这些事情一直以来都没有忘却。

    这算不算是一种悲哀,原来无形中,她仍旧背负着从前的负担。

    正这么怔怔地想着的时候,韩凌肆突然说出这么一段话来,将她的思路打乱。

    一抬头看到他眼里的神色,就知道这个男人心里是在想什么。

    “韩凌肆……”

    端木青突然的出声,却叫他的心默然地一沉,仿佛有一种不好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