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嗯?”只是脸上的表情看上去仍然很轻松的样子,他不想让他的青儿感到为难。

    “这件事情我以后再告诉你好吗?我现在还没有准备好将这件事情好好的说出来,等到我能够找到合适的情绪,找到合适的时间,我一定告诉你。”

    心里蓦然间就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他的青儿是这么说的。

    笑容顿时就出现在了他的脸上,韩凌肆以前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时候的他,竟然会仅仅因为这样一句话而欢喜。

    伸手动情地将她拥在怀里:“青儿,你不要想那么多,不管是什么事情,不管你什么时候告诉我,甚至于不管你告不告诉我,其实都没有关系的,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就在你旁边,无论什么时候都在,不管怎么样都会在。”

    端木青那一颗被前世的雾霾所遮蔽的心,就因为他这么几句话,陡然间就放晴了。

    唇边有一丝笑意绽放,伸手抱住他的腰,她浅笑道:“我只是还没有想好怎么说而已,总之,我并非有意瞒你,从前是怎样的,现在已然没有办法改变,但是,现在的我是端木青,你是的妻子也是你的未婚妻,这一点不会变。”

    说着话,她又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看着他道:“你在我心里的位置没有人可以取代,不,是我们相互在对方心里的位置没有人可以取代,只要彼此记着且时刻都相信这句话,那么什么问题都不会是问题。”

    韩凌肆捏了捏她的脸颊,笑道:“这一点,何须语言来说明?!”

    两个人都动情的时候,那边突然有人咳嗽了一声,纵使知道这里都是隐国人,纵使知道隐国人向来对于男女之间没有什么大防,两个人还是连忙放开了彼此。

    同时站起来,然后就看到离长老从那边慢条斯理地踱步过来,脸上带着一种了然的笑意。

    这样的笑,自然是针对于他们方才的事情。

    端木青的脸噌地一下就飞红了。

    但是好在,他也知道事情的轻重,并没有着意那这件事情来取笑他们的意思。

    在一块石头上坐下之后,离长老便切入正题:“雪女,方才我说,神石和雪女之间有一种特殊的联系,你还记得吧!”

    说起正事,三个人都换上了认真的表情,端木青和韩凌肆都严肃地看着离长老。

    “嗯!”

    “那你方才也从神石当中看到了一些东西,虽然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是她必定跟你的经历相关。”离长老肯定道。

    端木青看了一眼韩凌肆,认真地点头道:“是!”

    “其实神石对每一个人都有影响,但是最容易被影响的人,还是雪女,这一点是从上古开始就不变的。”

    离长老说起关于隐国的过去时,脸上总是不自觉地带上了敬畏,叫人看着也无法将心情放松下来。

    端木青和韩凌肆都看着他,同样没有办法用嘻嘻哈哈的心态去面对。

    “其实,神石照见的是人的本心,是让人在迷惑中找到自己的灵魂,你方才看到的只是你自己心里被你自己隐藏起来的某些回忆。

    若是普通人,这或许已是神奇了,但是你是雪女,你应该知道你身体里最深藏的东西是异能。

    你和历任的雪女都不一样,你并不是从小就开始发掘自己的特异性的,相反,你的异能还曾经被人故意压制过。

    所以导致到现在你都二十岁了,却还是只会几种极为简单的异能,这对于我们隐国的复国大计来说远远不够。

    上天大概是怜惜我们隐国太久了,所以才会让我们在这里遇到这样的一片神石洞,而这里就是你最好的发掘异能的地方。”

    端木青有些不解地问道:“发掘异能?”

    “嗯!没错!”离长老再一次肯定了自己的说法,“你之前的那几项异能,除了气候的变化,是夜魂正确的引导,其他都是在特定的情况下被逼出来的,换句话说,根本就是情势所迫,并非是你自己去寻找它们的。

    其实它们就隐藏在你身体的深处,你需要的是认清自己,寻找自己,只有在极度的迷失当中,你才能够正确的面对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你才有可能将自己了解的透彻清晰。”

    他这么一说,端木青突然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说,让我坐在那个神石洞里找寻自己的异能?”

    离长老微笑着点了点头。

    “不行!”端木青还没有说话,韩凌肆便立刻否定道,“千万不能!”

    “你是怕……”

    离长老的话说了一半就没有接着说下去了,韩凌肆看了端木青一眼,然后才道:“方才的情形长老您也看见了,我不能让她再一次面对那样的痛苦。”

    那个时候的端木青眼睛里充满了绝望和愤怒,那是情绪高涨到快要崩溃的状态,若是一个没有把握好,或者在遭遇到一点点的干扰,说不定就是一种致命的打击。

    端木青知道他的顾虑,虽然后来她跑出来之后就渐渐地清醒,渐渐地想起了自己是谁,想起了来来去去的往事。

    但是在那神石洞里她掐住韩凌肆脖颈的事情,却也没有被屏蔽掉,她知道当时的自己有多么的疯狂和危险。

    可是,离长老的话说得很明显,这显然是对她的一种考验,而她,并不认为自己做不到。

    “身为雪女,这是她必须要过的一关,而且你放心,既然方才的她已经看到过一次了,就不会再有那么强烈的反应了。

    下一次,她在一次进入,便是一个人了,我们这些人都不能进去打扰她。

    她必须要进入到无知无觉的境界里,然后去审视自己,发现自己,超越自己。”

    端木青看着离长老,看着他脸上神圣一般的面容,蓦然间觉得他这些话不是在对自己说的,他的眼睛仿佛穿透了自己,在看着另一个人。

    她知道了,离长老是在对她的母亲——秋若水说这话的。

    “好!我去!”

    三个字,决定了这件事情的最后结果。

    韩凌肆皱着眉头看她,眼睛里的不舍十分明显,但是她的心意已决,这件事情没有什么好商量的。

    这是她的责任。

    他还能再说什么呢?在这个时候,韩凌肆知道,他除了支持,没有别的选择,事实上,他也不该去考虑别的选择。

    “好!”最高兴的莫过于离长老了,对他来说,上天已经降下了神迹,复国指日可待,一切只要遵从老天的意见,成功不会太遥远了。

    “这个地方以后就是隐国人众人的基地,我会让人进一步修复进来的机关,让大家在这里安心的生活,仍旧在令王府里的隐国众人,我也会让人安排他们明天过来。”

    韩凌肆站起身来,笑着对他们道。

    离长老站起身来,笑道:“这件事情就有劳你了,但是说这样的话又有些不应该,毕竟你是雪女的未婚夫,原本就注定了是我们隐国的一员。”

    端木青听到这话有些想笑,这样说起来,似乎是说韩凌肆入赘了隐国一般,但是抬头看去,那名男子却是无比的认真,甚至于对于离长老这样的说法还有些自豪。

    流光易逝,人心易变,能够遇到这样的一个男子,应该是用了很多很多的幸运吧!

    “什么好事啊?我都听到了!”地瓜仍旧是那副样子,神出鬼没一般地突然出现,叫人吓一跳。

    但是自从小岩来了之后,这样的事情几乎就没有他一个人单独行动过,在那颗包子一样的脑袋冒出来之后,山体里就走出了那个将端木青待去见离长老的男子。

    不过这样厚脸皮的话,小岩是说不出的,所以,他脸上带着羞赧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巧姐和鸢语她们已经做好了饭菜,让我来找找你们。”

    地瓜一翻白眼,然后对小岩说:“你比我还年轻,怎么就这么不识趣呢!不跟你玩了。”

    端木青和韩凌肆两个人都是相视一笑。

    “对了,昊王,方才不久昊王府里的暗影过来,说是有事情请你回去一趟。”小岩挠了挠头才想起正经大事,立刻如同报告一般严肃地对韩凌肆道。

    端木青立刻道:“下次这样的事情不要拖,当即便找到他,不然只怕是会耽误事情呢!”

    “可是……雪女的事情才是最终要的事情啊!”

    小岩的一句话顿时让端木青无语了,他是隐国人,隐国人的信仰是雪女,这一点就算是地瓜,也没有办法改过来。

    韩凌肆笑道:“暗影找我也就是为着那些朝政,我晚一些去并不碍着什么,你们先去吃饭吧!我这就下山一趟。”

    说着就要离开,走了几步,又回头看了一眼端木青,看到她带着恬淡的笑容站在那里,静静地凝望着他,话到了嘴边却又咽下去了。

    虽然知道她进入到那神石洞一个人必然会很痛苦,但是,事情已然决定,而且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他不能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