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怎么样了?”从贵妃椅上做好,周虞收去方才思考问题时的表情,淡淡问道。

    “太子和太子妃离开之后,一直有好几拨人尾随其后,原因不明,但是初步可以肯定,宫里头萧贵妃手里有一支,三王府里有一支。”

    周虞唇边浮现出一丝冷笑:“哦?还有呢?”

    “还有两方来历不明。”

    “韩凌肆呢?”周虞冷了脸问道。

    “之前没有,今天突然出现了。”

    如同心里的一块石头放下,她的表情倒是放松了些:“怎么样?”

    “奇怪的便在此处。”那黑衣人回道,“娘娘的意思是让属下等太子安顿好了之后才替他解决掉那些尾巴,若是路上有乱动的,可先行动手。”

    “嗯!”

    “所以属下们一直都保持着沉默,静静地跟随着,还好一路上那些人还不敢立刻动手,所以,属下们也一直都十分的悠闲。

    直到昨天昊王的人出现,但是他们的出现目标却并不是太子和太子妃。”

    方才觉得一颗心回到正常位置的周虞立刻又坐直了:“怎么说?”

    “昊王的人将太子的尾巴全部解决了,若非我们隐蔽得深,而且原来就是为了观察那群尾巴的,不然也会被顺手割掉。”

    “那他们的人呢?”

    “走了!”那黑衣人说话的时候抬眼看了一下周虞,似乎是在确定这话说出来会不会让上头震怒。

    “走了?”

    “是!属下们一直都在观察他们的行踪,发现这些人出面就是为了将那些尾巴割除,然后一个人都没有留,仍旧回去了。”

    周虞没有说话,但是几乎没有动过的精致的眉头却浅浅地蹙起。

    生怕是自己表述的不够清楚,那黑衣人再一次开口道:“昊王这一次的出手好像就完全是为了替太子爷摆平身后事,似乎并没有要动太子爷的意思。”

    “嗯!”周虞淡淡地应了一声,然后挥手道,“你且下去吧!”

    “是!”

    他离开后,她的视线再一次在那三个名字上扫过,心里又有了新的想法。

    阙婵山,端木青坐在那神石洞里不过一天,便又出来了,不是她不愿意枯坐在里头,而是巧姐她们一同对离长老诉请。

    都说端木青婚期在即,实在是没有必要这样忙碌地就开始在神石洞里发掘异能,应该让她高高兴兴地出嫁,然后安安心心地处理隐国的事情。

    原本只是巧姐和麻姑她们的一番提议。

    谁知道竟然得到了整个阙婵山隐国人的同意。

    这一次离长老也没有办法了,只好亲自己去迎了端木青出来,说明了大家的意思。

    实际上,在那里面呆了一天,端木青并没有觉得自己当真得到了什么锻炼,反而觉得沉闷无比,或许是因为心态的问题。

    百媚得到这个消息,立刻让人送信来,说是家里的许多嫁妆没有办法统一意见,还是要请她这个当事人过去裁决。

    隐国人数如今已经不少,虽然端木青的婚礼很多人都想要参加,但是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和离长老商量过后,还是决定就带几个人参加。

    夜魂自然算是一个,毕竟她可以被称为是端木青异能开启的教习老师了。

    所以,这一次下山,端木青身边仍旧带着夜魂。

    她的身子比较弱,加上端木青又不习惯骑马,所以仍旧在山脚下雇了一辆马车往城里赶。

    进城没有多久,端木青就笑道:“说起来这条路上还真是惊险,我上一次就是跟姬辰风在这里遇到了突袭,也就是他才能够那样镇定。”

    夜魂如今越来越没有精神了,她也知道端木青不是话多的人,这样时不时地开口,不过就是为了让她不无聊罢了。

    她的好心,夜魂也不认辜负,点头道:“小姐也不是个遇事慌张的人,若非外貌相差太大,说是真的父女,只怕也不会有人如何质疑。”

    想到姬辰风那圆滚滚的肚子,然后再想起端木竣儒雅的样子,端木青连忙摇了摇头:“那还是算了吧!我爹爹要是知道别人这么想,只怕就该郁闷了。”

    说着掀起车帘道:“看看有什么好吃的东西没,灵儿和地瓜两个人现在都在山上,只怕是很想年下面的吃食了。”

    正看着,突然又如同上一次一样感觉到一道十分强烈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

    “停车!”这一次,她丝毫都没有迟疑,立刻对前面的车夫大声道。

    马车才一停稳,她就飞快地跳下马车去了,那车夫和夜魂都来不及问一声。

    匆匆塞给车夫一锭银子,夜魂跟着追上她。

    端木青却是神色匆匆,她感觉得很清楚,就是那到视线,在二楼看下去的,上一次实在是因为事情紧急,而且当时又是跟姬辰风在一起的,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她不能往下追。

    但是这一次不同,就只有她跟百媚,所以她一定要查清楚。

    她就不信了,还不能够知道那个人究竟是谁。

    夜魂跟在端木青后头,走得有些气喘吁吁的,好一会儿才追上正要进一家酒楼的女子,匆匆问道:“小姐,你这是要去做什么?不会是吃饭吧!”

    端木青看到她这样劳累的样子,心里有些过意不去,连忙道:“我方才好想看到一个熟人了,所以想要上去看看,要不,你不要跟着我了,先回府里吧!”

    夜魂摇头笑道:“若是这个时候我扔下你一个人回去了,只怕明儿我就要被大家的口水淹死了,既然你是的熟人,我又有何不可见的?就算是不能让我看到,我一个人在下面等你就是了。”

    “你应该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端木青连忙摆手,然后道,“那你边跟我一起来吧!”

    两人也不理会上前来搭讪的小二,径自往楼上走去。

    这个时候还没有到饭点,虽然有人,但是不多,端木青一上楼就看到窗户边一张十分熟悉的脸。

    顿时就止住了脚步,竟然无法往前再迈一步,只是直直地盯着那人。

    而窗户边的男子此时也看着她,眼角含着笑意,一动不动地,似乎在等待着谁先打破沉默。

    但是端木青像是真的傻了,就是站在那楼梯口,不说话也不过去。

    “怎么?傻了?”终于还是他先说话,首先却是这么两句。

    端木青这才像是骤然解封的冰雕,飞快地走过去,一半激动一半惊讶地唤道:“御鸿!”

    来人不是当年那九皇子赵御鸿又能是谁,只是此时他的脸上多了些成熟和沉稳,少了些当年意气风发的贵气,但同时也有一些历经沧桑之后的淡然。

    “难得你还能够一张口叫出我的名字,我们可有四年没见了吧!”

    端木青忍不住泪盈于睫,不住点头道:“可不是嘛!一晃眼,四年就过去了,竟然没有想到我们还有再见面的一天。”

    赵御鸿点了点头道:“而且还是在这样的异国他乡,我这些年浪迹天涯,到处走走看看,也有想过会不会有一天遇到你,但是那也始终都是想想而已,没想到来到长京,竟然真的见到了。

    前几天,看到你想要去打个招呼,谁知道别人说那是什么镇西王的女儿,我还在想呢,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

    端木青笑着道:“我说呢!怎么前些时候感觉到有人看着我呢!感觉还很熟悉,原来是你。”

    赵御鸿也摇头,感叹缘分的奇妙,突然又话题一转,问道:“你怎么成了镇西王的女儿了?还弄了个郡主当当,这可真是厉害。

    在西岐的时候,你一个侯爷的女儿,自己凭本事弄来个郡君的位份,现在倒好,到了别人的地盘上,还成了郡主了。”

    “这个事情要说起来话就长了,今天才刚见面,我们就不要说这些了,回头有的是时间,若说要简单的慨括,那就是因缘际会。”

    赵御鸿听了这话怔了一怔,然后看着她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

    倒是端木青不习惯了,好奇问道:“你怎么不说话了?”

    “青儿,你变了很多。”

    端木青有些讶异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又看了看自己:“有吗?”

    “有!”赵御鸿很肯定的点头道,“从前在我的眼里,青儿大多数的时候都是沉默的,安静的,就算是偶尔说两句话,也是十分吸引人注意力的,仿佛青儿就不是这个世界上的凡夫俗子。

    但是现在你跟我们说话的时候,我就觉得你就是站在我面前的这样一个女子,十分自然,同时,距离我似乎也十分近。”

    端木青表情有些怪,好像在思考赵御鸿这话到底是好话还是歹话。

    “好了好了,不管怎么样,你终究还是青儿,而我,也还是御鸿,这样就够了,人嘛!谁不在变,我不也在变么!”

    “好好好,你说的都好!”端木青伸手给他斟了一杯酒。

    “不过倒是有一样没变。”赵御鸿眨了眨眼睛。

    “什么?”

    “你喜欢的人还是他,不管是在西岐还是在东离,不管是十五岁的你,还是二十岁的你,你还是要嫁给他,所选的人,还是他。”

    “那是当然!”他的话音才落,楼梯口就有一个男子接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