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一睁开眼,就看到那边坐在不远处的男人。

    一身红色的长袍长长地拖在了地上,红色的头发在不慎明亮的月光下越发显得诡异。

    但是最为诡异的还是他那样一双红色的眼睛。

    端木青皱了皱眉头,然后淡定地做起来,冷冷地看着他:“你要做什么?”

    “七年前,我也曾经这样来过青儿你的卧房,当时你还伤了我的手背。”秋墨的声音懒洋洋的,好像说话对他来说是一件十分费力的事情。

    端木青心里并没有什么惧怕,而是仔细想了一想,才想起来自己刚刚重生的时候,有一个晚上确实是有人突然闯入。

    而且那时候的那个人似乎并不是现在秋墨的样子。

    看着她狐疑的目光,秋墨随意地笑了笑:“灰色的衣衫,银白色的面具。”

    果然是那个人!

    虽然那个时候他带着面具,但是不得不说,就算是如此,看起来还是相差很大。

    若非是他亲口说出来,端木青几乎怀疑他是在撒谎。

    “你来做什么?”对这个人,她脸上虽然看不出很大的情绪,但是心里头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排斥。

    好像天生就和他命理相反似的。

    “我说过的话,你有给忘记了?”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居然还带着一丝笑意,落在端木青的眼里却如同针扎一般的难受。

    “哼!”冷哼了一声,端木青嘲讽道,“你以为我会信吗?”

    “这可不是你信不信的问题,不过我可以先给你打个招呼,你如此的执拗,到时候可不要后悔。”

    端木青同样嘲讽地看着她:“你也最好记住,不要来打扰我的生活,否则的话,我让你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对于端木青如此决绝的一句话,秋墨轻轻地摇了摇手指笑道:“你没有那个本事,这一点我比你清楚,但是你对我还不了解。

    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等到了那个时候我会让你知道我之前所言不虚。”

    端木青心里微微的有些讶异,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你有本事现在就证明给我看啊!既然坐在这里只敢说,不敢做,不就是说明你其实是心虚的?

    就两句威胁的话,谁不会说,若是要跟我比,我不一定比你说得差,你可以试试。”

    秋墨冷笑道:“要不是因为你……”

    才说到一半,有猛然间住了嘴,然后似笑非笑地看了端木青一眼,瞬间就消失了。

    端木青这才长呼一口气,心里又有些懊恼,方才那番话就是为了要逼他说出他的顾虑的,也让她好有个心里准备。

    谁知道就算是这样他还是防备的十分严密,就是没有将他最后的底牌亮出来。

    就算是这样,好歹也知道了他现在之所以不敢贸然有行动的原因还是因为他对于自己的顾虑。

    就是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

    想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任何的头绪,端木青不由得有些气恼。

    这一定是关系到隐国的隐秘。

    思虑到这里,又不由地叹了口气。

    虽然自己是隐国这一任的雪女,但是对于隐国的事情了解得还不如一个长老。

    离长老虽然也是有这长老的名分,却跟秋墨秋白不可同日而语。

    他被尊称为长老仅仅是因为曾经是雪女的教习师父,仅此而已。

    但是秋墨和秋白却是如同雪女护法一般的存在。

    若是秋白当时没有死,该多好!他一定能够给自己解惑。

    这样不经意的一个想法,端木青顿时精神了些,为什么秋白和秋墨同为长老,相同的地位,秋白却如同逃不脱隐国人的命运一般,死在了这外面的大地上。

    而秋墨却还是那般健康长寿的样子?

    记得离长老曾经跟她说过,隐国人异能越多的人,所承受的也就越多。

    所以如同地瓜灵儿焰姑他们一般的隐国人,实际上所能够在这里存活的时间会更长一些。

    就显示夜魂,她虽然比其他隐国人,异能上似乎并没有太突出,但是因为她毕竟是神族人,而且本身有着超出一般人的潜质,所以她能够承受的就比较小。

    那么秋墨和秋白就应该是比夜魂的承受力更小的才是。

    更何况,看那秋墨的样子,用起异能来,似乎根本就一点儿都不心疼,这一点更加可疑。

    究竟是什么让他这样的肆无忌惮?

    这里头一定有古怪,这是端木青首先的想法。

    说不定就是这一份古怪,让他迟疑着不敢对自己动手。

    不然的话,看他在自己面前表现出来的样子,不可能就这样退缩了。

    脑袋里纷纷乱乱的一堆思绪,理不清的样子。

    迷迷糊糊中就那样睡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却是被一阵笑声给吵醒的。

    眼睛还没有睁开,就被人架了起来,脑子还是糊的,只感觉有很多人在自己的身边转来转去,简直有一万只手在自己的身上忙碌着。

    “你们干嘛?”十分不情愿地睁开一只眼睛,就看到端木兰和百媚两个人带着灿烂的笑容帮她换衣裳。

    “姐,你平日里那样的精明,怎么今儿的大好日子,还不清醒清醒?”

    端木兰这么一句话,顿时让端木青醒了瞌睡,这才想起来,今天是她和韩凌肆成亲的日子。

    “哈哈,看她,一说到成亲还是醒了吧!”百媚笑得眼角眉梢都是笑纹。

    端木青白了她一眼,然后道:“你可给我注意着点儿,到时候我让兰儿随便给你配个人,你到时候就哭吧!”

    “哟!还威胁起我来了,你今儿可是新娘子,你看到哪家的新娘子不是这么被人笑话过来的?到了你这里就改了规矩了?”

    端木青瞥了她一眼,终于不再说话,坐在那里乖乖的让她们给她匀面。

    过了一会儿,突然又加了一句:“我睡迷了的事情可不要告诉韩凌肆啊!”

    “噗……哈哈哈哈!”

    她这么一句话,结果竟然惹来了一屋子的笑声,端木青有些茫然。

    “我从来都没有想到过小姐竟然会说这样的话呢!”阿朱拉着阿碧的袖子指着端木青哈哈大笑。

    阿碧也笑个不住,是在是有些让人意外,在所有人的眼里,端木青都是十分冷静的一个人,这样的话确实不是她的风格。

    正因为如此,才会让大家觉得好笑,让大家不可置信。

    百媚一脸的鄙夷:“你说你可怎么是好?这还没嫁过去呢!就怕了他了,以后可怎么活啊?”

    端木青笑道:“这用不着你操心,你就好好的老老实实的,给我找个好男人,让我赶紧的把你嫁了就是,你一个女人,这么打一把年纪了,还这么死守着,为的谁啊?”

    “放你娘的屁,我这是不肯浪费我的人生好吗?什么叫作死守着!”将凤冠小心翼翼地带到她的头上,还忍不住摁了一下,“我才不会随随便便的就把我交给一个男人呢!”

    正在这个时候,宁远进来了,看到百媚站在端木青的后头,端木青身上的嫁裳映衬得她脸上一脸的红色,看上去十分的喜庆,顿时就有些晃花了眼。

    端木青见他一直都没有说出话来,只是拿眼睛看着百媚,立刻便抿嘴儿笑了:“好了好了,有什么话,赶紧的说!若是有什么事儿,等你说完了,再找某个人出去单聊。”

    “啊?某……谁……谁啊!”

    他这木讷的样子,越发让一屋子里熟悉的女子们巧笑了起来。

    独有百媚难得的红了脸。

    端木青斜睨了她一眼,然后才道:“这是谁,我们怎么知道呢!你先说说你来是为了什么吧!”

    “哦哦哦!”刚刚被调侃了一番的宁愿几乎都忘记了他自己是为了什么而来了,“那个……昊王的迎亲队伍已经快要到了。”

    端木兰笑道:“这离得近就是好,都不用担心会误了时辰,倒是这姐夫来得快,实在这样近,用不着这样赶的。”

    她说话的语气就带了三分的笑意,让刚刚才停下来的笑声又一次点燃。

    端木青看着这一屋子的女子们,心里说不出的温暖,说起来,上一次成亲还真是没有这一次热闹呢!

    对于端木竣和端木赫没有在身边,终究是有些遗憾的,但是前些日子的家书里头,他们倒是十分的高兴。

    尤其是端木竣,对于她再一次嫁给了韩凌肆,感到十分的欣慰。

    虽然经历了这么多,父亲到底还是希望她能够和韩凌肆在一起修成正果,只怕天底下,换做是任何一位父母亲都会是这样的选择吧!

    “喂!青儿,你们好了没有啊!”

    陡然间传进来的男声将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端木兰当下就不高兴了:“姐夫怎么这样的啊!都还没有到时辰呢!他急什么呢!这样子不吉利!”

    百媚笑着道:“哎!人家心急呢!你该高兴,你的姐夫这样着急姐姐,多好的事儿啊!你若是不明白啊!还是因为你没有经历过,等赶明儿你出嫁,就知道了!”

    端木兰瞪了她一眼:“就你这张嘴,真是让人讨厌!看来我真是要好好考虑一下姐姐的建议了。”

    一群人这里头闹闹哄哄的,外头的韩凌肆可真是有些等不及了:“青儿,你怎么还不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