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盖头盖上,又是一片红色,想想真是有些好笑,她竟然第三次成亲了。

    好在,除了前世,她要成亲的对象还是这个男人。

    好像无论多少次,她要遇到的那个人,要与之相守的那个人就只会是他。

    这个想法突然萌生出来,端木青觉得自己确确实实地感觉到了一种幸福的力量。

    心里蓦然间就软软的一片。

    “青儿,今生今世,不!永生永世我们都要在一起,你永远永远永远都是我的妻子。”

    两人之间隔着一条红绫,但是端木青听到了他的话,一字不落,她听到他说了三个永远。

    那样的肯定和坚决,好像是一种用灵魂起誓的力量。

    她轻轻地拉了拉手上的这一段,果然那边便微微动了动。

    有些事情心照不宣。

    韩凌肆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喜服,昂首挺胸地走进昊王府。

    这是他第二次娶青儿。

    可是,这一次的婚礼,他丝毫都没有应付过去的感觉。

    因为这一次,他们是因为相爱而走到一起的,不是契约,不是互相的利用。

    他爱她,她也是。

    所以,这一次,韩凌肆感觉,他真真正正地感受到了婚姻的重量。

    这一段红绫之间维系起的是他们的一生,那一头,是他的妻,是他要用一辈子,用心照顾的女子。

    跨国火盆,拜堂成亲。

    这些礼仪已经熟悉到根本就不用紧张了,端木青的心里有一丝丝缠绕不断的甜蜜。

    他们,终于是夫妻了。

    韩渊果然没有来,也是如韩凌肆所说的那个理由,身体不适。

    婚礼由蒙卿和离长老一起主持,让人意外的是,婚礼结束的时候,皇后却送来了贺礼,而且是由她宫里头一等大宫女文若亲自送过来的。

    这样前所未有的重视,让所有在场的人意外。

    韩凌肆倒是表现得十分得体和大方,面对周虞送来的这一份意味不明的礼物,十分大方的接受了,而且还请文若姑姑代为感谢。

    蒙卿笑着要闹洞房,但是被离长老给一顿好批。

    在隐国,婚礼是一件十分神圣的事情,所谓的闹洞房,简直就是对神的一种亵渎,这对于一直都十分坚守隐国礼仪的离长老,是尤为不能忍的。

    端木青和韩凌肆为此倒是笑了好久。

    不过既然是以姬如燕的身份嫁到昊王府,从此以后,还真是踏踏实实的一个东离人了。

    对于东离的习俗自然还是避免不了。

    比如那碗桃花汤。

    这一次与端木青共饮的是端木兰和姬如燕。

    镇西王府到底是名义上嫁女儿,但是上一次进京,姬辰风可是差一点儿丢了条性命,这一次也就只有姬如燕过来了。

    新房里特别的安静,只有她们三个人坐在一处,其他的人都到外面喝酒去了。

    端木兰眼眶儿红红:“竟然还有第二次跟姐姐一起喝桃花汤的时候。”

    端木青想起那一次在西岐,她也是嫁给韩凌肆,也是跟端木兰当时的采薇一起喝得这个汤,那时候另外一个是露稀。

    如今已经不知道她在这个世界的哪一个角落了。

    倒是姬如燕喝着汤笑逐颜开:“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喝到这么好喝的桃花汤,看来昊王府的厨子很是不错。”

    端木青笑着摇头道:“这可不是昊王府的厨子做的,是兰儿亲手熬的呢!”

    “啊?真的吗?”姬如燕一脸震惊地看着端木兰,在她眼里,会做饭的女人实在是太厉害了,比如她的娘亲。

    端木兰大方地点了点头,却并不说什么。

    其实她做这道汤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怕再出现什么事故,这些东西难说得很,她上过一次当之后就不会再上第二次了。

    端木青心里都知道,但是也知道这是她的一片心,没必要真的说破。

    喝完汤,姬如燕眨了眨眼睛,笑嘻嘻道:“好了,似乎时间不早了,我们……好像该回去了哦!”

    端木兰还有些依依不舍。

    端木青起身握住她的手,另一只手将她落在腮边的头发拨至脑后,笑吟吟道:“以后令王府里就靠你打理了,我相信你的能力。”

    这话正说到她的心坎儿里,顿时泪如雨下。

    姬如燕也知道看事情,这个时候便悄悄地退了下去。

    端木青伸手将她的眼泪擦掉,眼睛里的情谊浓得化不开:“你要记住,你是我端木青的妹妹,你是端木兰,你有你全新的身份,有你全新的生命。

    我是你的姐姐,仅此而已,以后你的大梁还要你自己来挑,我只会在旁边看着,等着你高告诉我你过得很好。

    同时,你也必须要记住,我是你的姐姐,若是有什么事情不可以瞒着我,只要我在,只要韩凌肆在,这天底下没有人能够欺负你。”

    “姐!”端木兰再也忍不住,扑到端木青的怀里,哭得像是个泪人。

    “傻瓜!”端木青抱着她,轻轻地替她拍着后背,这个女孩跟自己一起长大,她此时的心情,她真的完全可以理解。

    但是她相信,她的妹妹一定可以将她的人生过得很精彩,而她,只要帮助她,让她勇敢的飞就是了。

    哭了好一会儿,还是端木青将她的眼泪擦干。

    姐妹两个相对着好一会儿,端木青突然问道:“你是不是喜欢蒙大哥?”

    端木兰没有想到她会突然问这么个问题,当下就愣了。

    然后才结结巴巴道:“你听谁胡说八道的呢!”

    “兰儿!”端木青温和地叫了一声,“我们两个是从小一处长大的,你是什么样的性子我还能不知道?”

    “我……”

    “你喜欢他,我看得出来。”端木青用的是陈述句,“你这个人比我厉害多了,什么事情放在心里头,别人也都发现不了。

    越心虚的时候越是淡定,前两次百媚调侃你,我就发现了,这一次你还不肯告诉我吗?”

    端木青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端木兰也知道其实是瞒不过去了。

    静静地在椅子上坐下,她抬头看了一眼端木青。

    等到对方在她的对面坐下来的时候,才开口道:“可是,他喜欢的人是你啊!”

    这样的回答,让端木青始料未及,勉强笑道:“你在胡说什么?当时的事情你还记在心里呢?难道你还没有看出来,那些事情都是蒙大哥一手布置的,为的就是让韩凌肆进入东离政界。”

    端木兰摇了摇头:“同样是女人,姐,你方才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一瞬间的迟疑,这说明其实在你的心里,你也是有点儿怀疑的,你后面虽然说的都对,但是他喜欢你也是事实。

    你说我喜欢他,我并不否认,那么同样的姐,你应该知道,当一个女人喜欢上一个男人的时候,对于他的一举一动都会观察得很清楚,所以,说不定,我会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的女人也有可能呢!”

    她的这一番话,让端木青无言以对。

    端木兰站起来,然后十分认真地看着端木青道:“姐!这个世界上,你是我最重要的人,也是我最亲的人,没有人可以让我否认这一点。

    所以,如果我有事情一定会跟你说,这件事情之所以没有向你坦白完全是因为我不希望我们姐妹两个之间因为这个事情而生出嫌隙来,我想,姐姐你一定明白,你一向是我心里最明事理的人。”

    兰儿果真是长大了,端木青心里忍不住这么感叹一句。

    虽然实际上,她们两个人是同龄人,但是端木青总觉得自己比她们都要大一些,似乎两世叠加了一般。

    “兰儿!”端木青这样唤了一句,但是后面却没有接着说出来。

    “姐!你暂时不用替我考虑那么多,等到那一天我实在是迷茫了找不到答案了,我一定会来找你的。你方才说的话,我都记得了,我也会永远都记得,你是我姐姐。”

    “好!”这一次,端木青没有说太多,而是笑着点头,“我等着看你将令王府打理得越来越好。”

    端木兰走出去没有多久,韩凌肆就进来了,快得让她几乎以为他一直都守在外面的。

    连忙将盖头盖上,然后坐到床边,嘴里依旧忍不住抱怨道:“你要进来也不说一声,如此冒冒失失的,冲撞了怎么办?彩头不好呢!”

    韩凌肆立刻就笑了却是含着满满的温柔:“我家青儿,什么时候这么相信这些了?”

    说这话,伸手拿起早就已经准备好了的铁秤,小心翼翼地将她的盖头挑起来。

    灯光下,在满眼红色的喜庆里,女子的笑靥美如花儿一般。

    端木青忍不住轻轻地垂下头,多少次的四目相对也没有这一次这样的让人害羞。

    韩凌肆哈哈大笑,却往她手里塞了一块糕点:“先吃东西,也不知道这风俗是谁立的,新娘子一大早到现在不吃东西,是担心新娘太胖了吗?我似乎从来都不嫌弃我家青儿的。”

    端木青一脸的笑意,笑吟吟道:“为何没有喝酒?不太像是你的性格啊!”

    韩凌肆笑得特别贼:“他们那群人想要灌倒我,简直就是痴人说梦,我把他们都给撂倒了,别不信,不然我们出去看?”

    话音才落,外面就刮起了一阵巨大的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