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韩凌肆一时间几乎都像是没有听懂端木青这句话的意思,他有些小心翼翼地看着她:“你说什么?”

    其实这个事情在端木青的心里已经纠结很久了,她一直都知道雪女的异能最大,其实生命也最为脆弱。

    这几天想到秋白的事情,自己也想到了雪女的异能,后来又问过了离长老,确实是如同她心里所想的那般,历任雪女,没有一个活过了三十岁。

    这件事情,让她十分的彷徨,不知道该不该告诉韩凌肆。

    甚至于,一度她考虑过要不要成亲。

    可是她舍不得,舍不得再一次放弃他们在一起的机会,人生短短几个秋,若是就连这一点时间都不能够把握的话,那这一辈子岂不是白活了。

    她知道,韩凌肆是要继任东离皇帝的,而她是发了誓要带领隐国人回到故土的。

    所以,一开始,她就知道,其实他们是注定了要分离的,既然如此,也就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

    抓住眼前的幸福,再一起一天是一天,至少以后不会后悔。

    至于到时候两人分别,也有一个很好听的借口,她有她的子民要顾及,他有他的天下要打理。

    端木青的心里从来都没有怀疑过韩凌肆将会成为一个伟大的人,伟大的皇帝,甚至是这个大陆上伟大的主。

    她也从来都不会怀疑自己会完成不了她是身份赋予她的责任,所以,其实一切都在计划之中,只是她从来都不敢对这个男人说明。

    说到底,这场婚姻,是她自私得来的。

    韩凌肆满脸不可置信地看着端木青:“青儿?!你刚刚说的是真的?”

    方才的鼓起的勇气,在说完那一句话之后就已经如同流水般泄露了,这个时候韩凌肆再问一句,却让她如同委屈了想要哭了。

    她只能够选择转身,然后将房门关上。

    她无法面对他,也无法面对他们身上的大红色喜服。

    她记得,今天他说,他们要永远永远永远在一起的。

    这样的事实在这个时候摆出来,是多么的讽刺。

    “青儿!”韩凌肆面对着紧闭的房门,眼睛里有些瑟瑟的泪意,他很少流泪,更不要说是为别人。

    但是这个人是他的妻,是他一生誓死要保护的人,她方才那样轻飘飘的一句话,将他很少有的幻想彻底的打破了。

    除了这两个字,他发现根本就什么都说不出来。

    端木青背对着房门,眼泪簌簌而落,如同那年的滚珠纱,从面颊上滚落。

    对不起,韩凌肆,我永远都没有办法陪你到白头。

    若非今日秋墨的出现,我会给你一个幸福的假象。

    然后再两个人各自相安一方,我以为我们可以做到的。

    韩凌肆站在那里,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做。

    为何突然来到的一个人,会给他们带来这样的灾难。

    陡然间转身,那边那个红头发红眼睛的男人还是懒洋洋的倚在那里。

    看到韩凌肆赤红的眼,秋墨只是耸了耸肩,然后如同嘲讽一般道:“这与我无关,如果我不说的话,你更加不会知道,但是这本来就是个事实,不是吗?”

    说完之后,还十分得意的笑了笑。

    然后他就看到那个穿着新郎喜服的男子眼睛里竟然也出现了红色,但是,那是因为愤怒而冲血。

    还有完全理会过来是什么情况的时候,那个红色的身影就陡然间扑了过来,速度之快,简直让秋墨都有些咂舌了。

    看来这些大陆的人,也有些本事的人嘛!

    只是,这对于他来说未免有些太小儿科了。

    伸手轻轻一拂,他方才靠着的银杏树陡然间就断了一根粗壮的树枝下来,直接砸向韩凌肆的脑袋。

    但是韩凌肆丝毫都不在乎这一点,仿佛完全没有看到这一点似的,径自向那个男人发起攻击。

    秋墨微微眯了眯眼,嘴边的笑意却十分诡异:“硬骨头?我喜欢!”

    这一次倒还真是想要跟韩凌肆交手了,而且用的是华天大陆上的武术,并没有用异能。

    这一点让韩凌肆意外,但是同时也知道这才是自己可以取胜的关键时候。

    竟然敢威胁他的青儿,要他挫骨扬灰。

    若非今日他的出现,他们还是好好的,还在感受着他们在一起的喜悦和甜蜜。

    想到门后面的人此时一定心神无助着,心里就如同刀绞着一般的疼痛。

    心里这样想着,手里的招式也就更加的狠毒了些。

    秋墨显然是低估了韩凌肆的武功,对手没有几招,就发现之前跟自己练招的人都太弱了,回去得要将他们都放到血池里去。

    若是能够找到几个跟韩凌肆这样的高手用来练招,可就再好不过了。

    端木青靠在门里面,这个时候也知道外面韩凌肆已经跟秋墨打起来了。

    心里顿时慌了,不顾脸上满脸的泪水,拉开门跑了出去。

    方才怎能那么冲动,依照韩凌肆的性格,一定会跟秋墨打起来的,但是他那里是秋墨的对手呢!

    这个时候,院子里已经是一片狼藉,而那边两个人影已经打得难接难分了。

    端木青仔细一看,有些讶异,因为秋墨竟然没有使用异能。

    这真是难得,好歹他也知道使用异能对身体的残害。

    秋墨打了一会儿,身上就有好几处地方给韩凌肆伤到了,心里顿时起了愤恨。

    既然你不识好歹,非要跟我一较高下,那就不要怪我不留情了。

    也不见他手上是结了个什么样的手印,地上土石突然间如同遇到极大的地风一样,拔地而起,顿时全部往韩凌肆身上袭击。

    声势浩大,如同一场土雨。

    若是只是下点儿东西下来,就是小石子也不足为惧。

    但是很明显,这些土石都是被秋墨动过手脚的,看上去就知道力道非常,而且集中向韩凌肆进攻,如同一颗颗小箭头一般。

    端木青心里吃了一惊,方才还不见他使用隐国的东西,这个时候突然的变卦,大概是恼羞成怒了。

    心里一急正要上前帮忙,韩凌肆却凭借着自身浑厚的内力,硬生生将那些东西全部都逼开身体一丈之外。

    这让端木青惊讶的同时,也让秋墨重新审视起眼前的这个男人。

    怪不得雪女会选择他,在这个没有任何异能的土地上,这个男人算是个了不起的存在了。

    正因为这样想着,当下他也不再掉以轻心,既然单靠自己学的那些武功已经打不过他,自然就不会再自寻羞辱。

    异能这东西对付这帮愚蠢的大陆人,再好不过了。

    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笑意来,端木青一眼就看出那是他要使用异能的表现了。

    韩凌肆微微眯着眼睛,证明着此时的他其实也是十分紧张的。

    这可以算得上是他第一次正面跟青儿那个国家神秘的里力量相对了,从来没有想到过竟然会真的这样的惊人。

    从前看灵儿地瓜他们,虽然很有些奇妙的味道,但是他们从来都没有表现出什么杀伤力,所以,自己也就从来都没有真的将这异能想太多。

    他一直认为,就算是华天大陆上的人,好好练武,也一定能够组建出威力无穷的军队来。

    以前那些想要抢夺隐国人力,以当工具趋势的人,真是不知所谓。

    但是这一刻,他发现他委实是低估了隐国的能力。

    这样大的手笔,竟然不见对方有丝毫疲惫的地方,这跟他一直修炼的内外家功法都十分相悖。

    很显然是看出了韩凌肆此时心里所想,秋墨脸上嘲讽的笑意更胜了,他看着韩凌肆笑道:“我其实没有什么兴趣跟你打,你也看到了,你完全都不是我的对手。

    我要弄死你,不过就是一只手的事情,你们大陆上的人永远是这样的落后。”

    话说完了之后,突然又加了一句:“不过你比你那个父皇倒是好多了,他如今真可以算得上就只剩下一副空架子了,我为你做了很多事情呢!到时候你要是上位了,可不要忘了我。”

    说完还十分狂傲地朝天大笑起来。

    韩凌肆趁着这个机会再一次发起攻击,一双手弯曲如钩,直接袭向他的咽喉。

    只是行至一半的时候又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突然发现眼前的人已经没有了影子。

    端木青正一颗心提在嗓子眼儿的,突然就发现秋墨没有了人影,而韩凌肆的一招已然快尽。

    心里一急,正要叫他回来,那个男人却突然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怎么样?你这个新郎可真是不听话,要不,我帮你换一个?”

    端木青顿时瞪大了眼,愤怒道:“你感动他试试看。”

    谁知道秋墨突然间就笑了:“那就试试看了。”

    他的话让端木青吓得不轻,正要反击,他却已经走了,如同他方才的出现一般无声无息。

    韩凌肆隐隐地觉得他这突然的消失是为了下一步的招数做铺垫,顿时全身心的戒备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后背一阵火热,一转身,就发现整个后面已经被火焰给遮盖了,铺天盖地的都是熊熊大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