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再转身往前面看来,竟然也都是火焰。

    冲天的火焰好像就是在这一刻突然而起的,四面的火将他包围在中间,完全没有了方才的样子,他好像从方才自己的小院里来到了一个全部都是火的世界。

    熊熊的火没有任何的可燃物,如同一只饥饿的野兽,咆哮着向他袭来。

    韩凌肆感觉自己的皮肤都要被灼伤了,一寸寸都像是干裂的土地。

    “韩凌肆!”端木青看到的却跟他完全不一样,从这里看过去,那里就是一从一人多高的火焰,完全看不到里面有韩凌肆的身影。

    也听不到他的声音,好想他瞬间就被那场火给吞噬了。

    而此时她这样大声的喊出他的名字,里面也没有人应声。

    “韩凌肆!”端木青再一次大叫了一声,还是没有任何的回应。

    她心慌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有那么一瞬间,韩凌肆以为这场火是幻觉,以为这只是自己被秋墨迷惑了的结果。

    但是当他的手触碰到火焰的时候,那剧烈的灼痛感,却一点儿都没有掺假,而且手指皮肤的焦黄,也证明着眼前的这些都是真的。

    火,越来越近,越来越热,额头上都是细细密密的汗珠,但是才刚刚冒出来就立刻变成了一股蒸汽。

    从来只是听别人说过那种被放在火上灼烧的感觉,这一次算是亲身体会了。

    头发早就已经开始在火力下飞扬起来,一触碰到火焰,立刻就卷曲掉落成灰。

    韩凌肆不知道此时青儿在干嘛,但是她一定很担心,她看的到这里的火吗?

    火有多大?会不会那个人丧心病狂,将整个昊王府都烧了起来。

    还是他要将青儿带走?

    想到端木青此时可能会身临险境,韩凌肆就立刻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冷静下来,不可以这样着急,越着急越没有用。

    他这么跟自己说着,然后开始不顾身上剧烈的灼痛感,开始运起内功,将自己进入无我忘我的境界。

    如同自己这个人已经不在了,通过身体去感知周围的世界。

    如此一来,好像自己身上的疼痛感真的减轻了许多。

    这样还不行,他在心里告诉自己,他要将突破出去。

    突然想起来端木青手下的那个焰姑的异能好像就是火。

    具体如何他不知道,但是若是这个人若是真敢胡乱而为之的话,相信青儿不至于有生命危险。

    这样想了想,心里有安稳了一层。

    陡然间,火势似乎小了一点儿,被迫从虚空中出来,然后就看到自己身边的火慢慢的小了。

    端木青坐在房间门前的阶梯上,盘腿而坐,忘记自己身边的一切,忘记那边的火团,忘记韩凌肆。

    只是让自己的心极致的静下来,静下来,告诉自己这里需要一场大雪。

    秋墨正在好整以暇地看着那边的熊熊燃烧的样子。

    他倒是想要看看若是韩凌肆这一次被烧死了,将会引起什么样的变故。

    此时看起来,整个东离,好像最有希望继承皇位的人就是这个人了,若是这个时候他死在这里,那么东离是不是就要变天了。

    韩渊那个没用的木头人再给自己玩几天也就该扔掉了,到那时候又该让谁继位呢!

    突然间好像有点儿明白这里的人为什么那么在乎要支持谁上位的感觉。

    原来是这样!

    正这样洋洋得意的想着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股寒意。

    一抬头,才发现一直都十分明亮的月亮竟然没有了。

    第一片雪花飘落的地方就是韩凌肆所处之位。

    秋墨默然惊觉,一转脸就看到端木青脸上一片澄净,如同被天水洗过一般。

    该死!竟然忘记了她依然学会了雪女的异能。

    看来他有些低估了这位未来的妻子!

    正要上前打断她的行为,走了两步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整个胸腔都像是要炸开来一般。

    端木青没有看到他狰狞的表情,仍旧在心里默默地催发着异能。

    雪,越下越大,越下越大,落下的地方都有了隐隐的白色,而那边将韩凌肆包裹着的火焰也渐渐地低了下去。

    秋墨不知道这一种感觉是从哪里来的,但是看到他们两个这样联手对付自己的样子,心里的感觉很不好!

    深吸了一口气,秋墨正要再添一把火,那种难受的感觉却更加的明显了。

    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情况,这是怎么回事,他在心里问自己,但是没有答案。

    终于,火快要熄灭了。

    韩凌肆也看到了那边端木青坐在那里,而秋墨却是靠在了另一棵树上,何方才懒洋洋的姿势有些不一样,这个时候的他,好像有些痛苦的感觉。

    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不知道,但是也不需要知道,这个时候不下手,更待何时?!

    只是他事实低估了秋墨的异能,掌风还没有靠近,他整个人就消失了。

    冷冷地笑了一声,秋墨陡然间出现在了韩凌肆的身后。

    端木青一睁眼就看到他双手结了一个手印,直接拍向韩凌肆的后胸。

    如此惊险的一幕,几乎让端木青的呼吸都要停止了,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心里焦急无比,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喊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秋墨脸上突然一阵扭曲,然后飞快地退到了一旁。

    这个时候才看到离长老带着一群人走了进来。

    端木青松了一口气,提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整个人也顿时委顿了下去。

    韩凌肆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但是他没有心情去理会那些,连忙冲到端木青身边,扶住她的肩膀:“你怎么样了。”

    雪花落地而化,天上一轮明月从云层中跑出来,方才的乌云蔽日已经没有了踪影好像从来都文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韩凌肆借着月光,发现她的脸色异常的苍白。

    “我没事,你呢?”

    端木青靠在他的怀里,发现他整个人都像是经历过千山万水的跋涉一般。

    头发到处都是烧焦的痕迹,嘴唇也干得不像话。

    “我还能怎么样?!”韩凌肆笑了笑道,“他想要我的命,还太早了些,至少还要修炼个百八十年。”

    “你这个畜生!”一句爆喝传入两人的耳朵里,顺着声音看过去。

    就看到离长老在小岩和巧姐的搀扶下,愤怒地看着秋墨,很显然方才的那一句话是他骂出来的。

    面对这个隐国最为年长的长老,秋墨不以为然,而是看着他笑道:“你说谁畜生呢?”

    “背叛自己国家的人,除了你还有谁?!”离长老简直就被其嘚瑟瑟发抖。

    之前就在端木青那里听说了关于秋墨的事情,虽然隐隐地猜测他大概并没有什么好心思,也不像其他人一样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能够回国的事情上。

    但是对于端木青提出来的假设,说他想要利用隐国的异能满足他的私心,这样的说法,他究竟都还是不同意的。

    因为他是隐国人,骨子里仍旧是隐国人传统的思想,在他的心里,不可能会有一个隐国人有这样的卑劣的心思。

    但是今日,他算是亲眼所见了,看到他对端木青下手,而且并没有任何手下留情的意思。

    这就是隐国的叛徒,他背叛了隐国人的誓言,是将整个隐国的国祚生生破坏掉,这样的话,天神是会怪罪的!

    秋墨冷冷一笑:“虽然你年纪一大把了,但是这背后偷施暗算的本事倒是用的不错啊!你以为我会怕你们?一群乌合之众。”

    离长老将手里的拐杖狠狠地插到地上,冷冷道:“偷施暗算?对你这样的叛徒,还不至于,你试试看!”

    “你们仗着自己有个雪女的后人就以=隐国正统自居,但是我不得不提醒你们一句,隐国早就不在了,你们竟然还在这里做梦呢!该醒醒了!”

    秋墨说笑着,又指着端木青道:“这个隐国的雪女,其实早就已经失去了她的身份了,原因无他,因为隐国都不存在了,也不会再存在。”

    他不过如此轻轻飘飘的一句话,但是却打在了很多隐国人的心里,端木青立刻就看到焰姑和巧姐她们偷偷的红了眼。

    当下就冷笑道:“你这样一个隐国的叛徒哪里会知道国家的意思?!何为国?何为家?如果在你的眼里,所谓的国家,就只是那些土地的话,我劝你还是早早的收起你那肮脏的打算吧!

    不然什么时候死得都不知道,国家从来就不是那一块地方,也不是那一块地方上的人,因为地域会因为各种原因而改变,人,会因为各种原因而迁徙,国家,指的是那一块土地上,由每一代人不断发扬的精神。

    只要精神不死,国家就不死,只要我们隐国人心里的国家还在,那么隐国就还在。

    一个国家的消亡,并不是他失去了土地,而是他失去了自己的精神,他的国人,心里已经没有了那个国家的概念!”

    端木青丝毫不畏惧他正蓄势代发的能量,落地有声道。

    “你不懂国家的意义,你懂的只是你内心的膨胀欲,我虽然不能够知晓过去未来,但是,我要警告你一句,你!一定,会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