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的话,让这里整个的都安静了下来,方才还因为前面那个男子的一番话而心酸的人,顿时因为她的话而崛起。

    是,他们心里都有自己的国家,他们都渴望能够回家,他们都在等待着回到他们魂牵梦萦的地方。

    他们的心里始终都坚持着自己作为一个隐国人该有的原则,他们的精神始终都在,从来都没有变质过,所以,他们的隐国还在,他们终有一天都还是会回去的。

    “我们的隐国还在,没有什么能够打到我们,隐国不能亡!”

    小岩突然带头喊了一句,顿时激起其他的人一声声附和。

    声势浩大,颇有些震天动地的感觉。

    “喂喂喂,我说你们就不能低调一点儿吗?”突然窜出一个人来,将所有人的话打断。

    端木青一愣,竟然是蒙卿。

    看到她看着自己的目光,蒙卿连忙讨饶道:“原谅我这一遭,新侄妇,没办法啊!这样风口浪尖上,若是叫有心人听到了,再说上一句昊王府密谋谋反,到时候可是扯不清楚的官司了。”

    离长老狠狠地瞪了一眼突然出现的男子,但是看到他和端木青一脸熟络的样子,也就作罢了。

    韩凌肆走到蒙卿的旁边将他拉到一边,并不打算再度出手。

    因为方才是他们夫妻遇到了外敌,而此时,却是整个隐国内部的事情了。

    秋墨因为端木青的一番话,顿时脸上就变了色,然后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地上突然间就蹦出一根根青色的藤来。

    上面的叶子看上去很像绿萝,但是比绿萝的叶子大了很多,更加可怖的是这叶子上面竟然长着一只只如同眼睛一般的图案。

    端木青皱了皱眉,定睛一看,突然从一片叶子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这竟然是真的眼睛。

    “嗜血萝!”离长老又惊又怒,怒吼一声,“你这个畜生,你竟然将这样邪恶的东西给引进来!”

    韩凌肆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这诡异的生物就算是看着,也让人觉得胆寒。

    当下就将端木青拉到自己的身后,但是她却拒绝了,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越来越多的绿藤。

    然后勇敢地走到离长老他们当中去了,韩凌肆和蒙卿也没有犹豫,跟着她一同走过去。

    “离长老,这是什么?!”

    “嗜血萝,曾经在隐国周边出现过的一种诡异的生物,没有天敌,自从发现开始,就不断的疯长,曾经在隐国引起了极大的恐慌。

    后来上上任雪女带领火族和土族的人一同将这东西给歼灭了,后来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听他这话,这个嗜血萝似乎是一种十分厉害的东西。

    “他是怎么个可怕法?”韩凌肆一边看着越来越多的嗜血萝钻出地面,几乎要将他们全都给包围在里头,而那上面一只只眼睛更是骇人得很。

    “这东西被我们叫做嗜血萝就是因为土地只是支撑它的媒介而已,他们的养料是鲜血,要么是动物,要么是人!”

    “那岂不是跟食人花一样的?”蒙卿皱紧了眉道,“以前我进入过长淮山,遇到过食人花,她们就是依靠动物和人生存的。

    但是她们并不是吸人血,而是将整个的人都笑话掉,化成她们的营养液。”

    离长老一脸的严肃,点头回应蒙卿:“没错!但是这嗜血萝比食人花更加厉害一点儿,因为它们的繁殖能力特别的强,而且在长成之前一直都是在地底下的,一旦长成了,就伸出地面开始祸害动物和人类。

    而这个时候它们也就开始繁殖了,预示着地底下有有许多心里嗜血萝开始生长了。”

    “那这一个意思岂不是说这东西永远都除不干净了?”端木青的心里是十分震撼的,还从来都没有看到过有一种生物会有这样的生存能力。

    “啊!”离长老正要给端木青继续说,一抓脸就看到巧姐脸上有些呆呆的,连忙扯了她一把,她突然间被这样一扯,顿时就惊叫了一声。

    “别看它的眼睛!”离长老连忙警告了一句,“它之所以这样嚣张,经常可以祸害到人类和动物,就是因为它叶子上的眼睛具有迷惑性,当人看着那眼睛的时候,容易被那里面的东西所迷惑,然后失去自己的本心。

    进一步就被它给缠住了,然后就不要在想要脱身了。”

    正这样说着的时候,那边麻姑又是一声惊叫。

    还好韩凌肆当机立断,拔出剑立刻就将那一根缠上了麻姑儿子的绿藤给斩断了。

    麻姑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还好!不然要是将她的儿子给带走了,她真的要心疼死。

    但是其他人却不是如她那样一心只顾着自己的儿子,大家都惊讶地盯着那边被韩凌肆砍断的地方。

    “不好!这样会引起嗜血萝的疯狂!”离长老大喊一声。

    众人才看到,方才那被砍断的地方流出来的不像是一般的植物那样的绿汁,而是鲜红鲜红的血液,只是这血液散发者一股股恶臭,仿佛是腐败了许久许久的。

    而那些鲜血流出来的时候,立刻就又旁边的绿藤侵袭过去,相互争着那些让人作呕的血液。

    端木青看着一阵反胃。

    只是来不及让自己的平复一下,她就发现那边疯抢的情况已然结束,那样多的血很明显满足不了这群疯狂的藤萝。

    然后,那些带着眼睛的恐怖的东西全部都将触角转向了已经在它们包围圈里的人。

    如同一条条蓄势待发的毒蛇。

    端木青伸出双手,将其他人庇护在身后,韩凌肆却将她挡在后面。

    陡然间一把火烧出来,端木青一转脸就看到焰姑满脸通红着站在人群当中。

    她原本就是不善言辞的那一类人,此时看到所有人都把视线落到了自己的身上,立刻就感到非常的不适应。

    然后才喃喃道:“我听族里的老人说过这件事情,我们火族的人可以对付这嗜血萝。”

    端木青还没有说话,离长老先拍手称快道:“正是如此!”

    然后地瓜就晃了晃脑袋,将手里的东西直接扔给了那边的秋墨:“你的东西还给你,你得感谢我,为了替你把这个拔出来,可算是恶习到我了。”

    然后众人才看到原来地瓜已经钻下去将那嗜血萝的根给拔了,不但如此,还有很多才长出芽尖的小种子也都给拔了出来。

    灵儿连忙挤过来,一把抓住他的手。

    地瓜伸手摸了摸她的脸笑嘻嘻道:“这点儿东西还伤不到我,我是土族的,皮厚着呢!就是有些恶心倒是真的。”

    但是灵儿像是没有听到他说话似的,依旧固执地闭上眼睛替他细细的检查。

    地瓜一脸的无奈,然后温柔道:“醒了,真的没事啊!你不要浪费精力,每一次诊病之后,你自己就跟病了似的,别糟蹋自己了。”

    确定他的身体无事之后,灵儿才放开手,噘着嘴道:“这两天,不!这十天都不准用这只手喂我吃东西。”

    地瓜有些为难地挠了挠头。

    灵儿一见,立刻问道:“怎么了?很为难吗?”

    “不不,不是!”地瓜连忙摆手,然后又伸出另一只手,“我是想说,我两只手都碰了那些恶心的东西。”

    “你……”

    “难道我两只手都不需要喂你吃东西了吗?”

    “你敢!”灵儿立刻回了一句,然后想了想才道,“算了,晚点儿你好好的把手洗个十几二十遍就好了。”

    方才还十分紧张的气氛因为这一对活宝倒是缓解了不少,麻姑几个人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还笑出了声。

    只是这里心情最不好的人应该就是秋墨了。

    此时地上的嗜血萝被地瓜拔了根之后,又遭遇了焰姑一波又一波的烈焰,一时间纷纷倒了下去。

    原本这就是他偶然间发现的,用自己人的血养着,试了各种方法之后才算是为他自己所用了。

    这么多年,也曾多次依靠这个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

    谁知道在这里竟然就栽了大跟头,果然这一群隐国人还是不能够等闲视之。

    终于,最后一片叶子也在烈焰的蔓延至下焚烧殆尽。

    一群人站在一起,对面站着的是那个身穿红衫的男子!

    让端木青惊讶的是他此时的反应,并没有想象中的颓唐,依旧是那般漫不经心的样子。

    然后他突然朝离长老笑了笑道:“离长老,你既然对隐国的一切那么熟悉,你应该记得秋若水说的话啊!”

    端木青好奇地看着他,他提到了自己的母亲,从离长老他们口里可知,母亲在位的时候,这个秋墨并没有多大,他能够记得什么事情?

    “你竟然还记得前任雪女!真是让人意外!”

    秋墨摆了摆手,笑道:“前任雪女虽然对我没有什么仇怨的,但是也对我没有什么恩情,我记得她跟记得一个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

    “若是让你当上了整个隐国的长老,这难道还不是大恩大德吗?作为隐国神族的人,就应该……”

    离长老的话还没有说完,秋墨就伸手阻止了他要继续说的话:“别的我都不记得,但是我记得她说要让她的女儿嫁给我,这一点我没有记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