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这句话一出来,端木青感觉自己的脑子翁的一声就要炸开了,方才那句话是她听错了吗?

    “你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我怎么不知道?!”离长老说着话的时候一脸的愤怒,看了一眼端木青之后就继续指着秋墨骂。

    但是端木青从离长老转脸看向自己的那一刻就知道,这个秋墨说的应该是真的,不然离长老不存在会那样一个转头。

    “离长老,你算是秋若水的教习师父,而且你不是一直都十分的尊敬她,推崇她的吗?怎么,她这句话你就当做是没有听到过了?

    你不是说,雪女的话都是带着上天的旨意的吗?难道这就不是上天的旨意了?原来在你的心里,这就是你对隐国的信仰?”

    他这么短短的几个反问,让离长老顿时就有些懵了,仿佛是被击中了要害一般。

    端木青皱着眉头看着他,心里却在想这件事情的可能性。

    “秋墨,你自己是隐国的叛徒,根本就没有权利对于隐国的信仰有任何的置喙之处,现在我就要替若水教训教训你!”

    端木青一听这话,顿时就慌了,正要上前去拉他,却明显的晚了一步,离长老已经腾空而起,直接扑向秋墨了。

    端木青对于离长老的异能并不是很了解,在她的眼里,这是一个能够给她解惑,告诉她关于隐国事情的长者。

    而这里的隐国人都将他当做是前辈,是需要敬重的对象,很多事情,大家能够不让他动手的就不会让他动手。

    所以,端木青是中都没有看到过离长老出手。

    这一次,倒是十分的意外。

    但是接下来,端木青和韩凌肆都没有看出来他们在做什么。

    只见离长老和那秋墨两个人面对面地站着,然后也不见他们有什么动作。

    “小岩,离长老这是……”

    “我也不知道,好像离长老的异能有些特殊,听说这一百年来,也就只有他一个人有此异能。”

    “是什么?”

    “据说他能够控制人的血液!”

    “什么意思?”

    “就是能够让人身上的血液随意变换形态,或者让血液结冰,倒流,甚至是沸腾!”

    小岩不过是这样一解释,端木青就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在颤抖,想想都是一件极为痛苦的事情。

    “因为离长老觉得自己的异能太过于霸道了,所以,很多很多年从来都没有用过,一直都像是一个普通的老人一样生活。

    若非是这一次,我想谁也看不到他出手!”

    端木青听得忧心忡忡,她知道隐国异能的规律,离长老这样出手,只怕对他的身体有大碍。

    集中自己所有的意志,试图进入自己那道虚空,但是这样的情况下,她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静下心来,更加没有办法去发掘未知的异能。

    韩凌肆伸手揽过她,温声安慰道:“你先不要急,我们暂且看看,离长老这么大的年纪了,什么风浪没有见过,这个男子不一定能够从他的身上讨到什么好处。”

    虽然知道他这只是安慰自己的话,但是仍旧朝他点了点头,只能心里默默的祈祷韩凌肆说得是真的。

    站在这个地方,看得到他们两个人脸上的表情。

    此时两个人都保持着一种极为奇怪的姿势,只是各不相同。

    但是端木青注意到,离长老那张苍老的脸上此时带着倔强的神色,却也难掩那一点儿颓败的感觉。

    而秋墨刚好相反,他的脸上通红一片,仿佛要跟他的眸色和头发相比。

    可是眼睛里却是兴奋的光芒。

    虽然不是当事人,没有办法感知这一场无声的战争到底激烈到什么样的程度,但是端木青还是知道,只怕离长老支撑不了多久了。

    万千突然挤了过来,在端木青耳边轻轻地说了几句。

    端木青看了他一眼,然后点了点头,但实际上还是有些担心的。

    万千想要从背后偷偷地偷袭秋墨,而通过灵儿的感知能力,寻找最弱点。

    很显然灵儿对此事一无所知,之所以会答应这样的请求,也是因为地瓜的鼓励。

    端木青和韩凌肆靠在一起,十分紧张地看着那边的变故。

    就在离长老颓势越来越明显的时候,陡然间飞来的瓦片果然让秋墨有些措手不及。

    但是这也只是一下而已,他轻飘飘地飞离离长老的桎梏,然后冷笑一声道:“你们这些人要想跟我斗,委实是太嫩了些,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垂死挣扎了。

    但是今日的我,没有那么多的兴趣跟你们玩了,下一次吧!下一次,就让我看看我们的雪女有怎样的能耐了。”

    端木青和一干人也顾不得逃走的秋墨了,连忙围上去查看离长老的情况。

    灵儿这个时候已经对隐国有些了解了,不再是相当初那样,无论是什么事情都一概不管,这个时候也十分懂事地上前替他检查。

    端木青替他把脉的时候就发现他的脉息瞬间弱了很多,像是突然间走到了低谷。

    灵儿握住离长老的手,查探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轻轻地摇头道:“没用了。”

    “离长老!”巧姐首先就忍不住,痛哭出声。

    麻姑也抱着孩子在一旁哭着。

    端木青紧紧地皱着眉头,然后吩咐道:“将离长老送去阙婵山,现在。”

    既然神石洞有着神秘的力量,说不定在那里还能够暂缓一会儿。

    焰姑这个时候已经昏睡过去了,包括灵儿和地瓜都有些疲惫了,让所有人隐国人立刻赶往阙婵山,而她还必须在天亮之后前往皇宫请安。

    虽然韩凌肆认为请安这种事情没有必要。

    但是这毕竟是摆在明面上的东西,他们的婚礼韩渊没有来就已经有些不合乎常礼了,若是第二天的新妇请安茶还不能准时端进皇宫里,给那个名义上的父亲尝一尝,只怕后头还有话等着说出来呢!

    只是如今的韩渊早就已经不复昔日模样,就算是两个人赶过来请安,行色匆匆的样子,他也不会再多诘难一句,挥了挥手就让他们退下了。

    就在这个时候,端木青突然间注意到他手上的东西。

    从皇宫前往阙婵山的路上,她一直都静默无语。

    韩凌肆有些奇怪,就算是她心里十分担心离长老的事情,但是如此沉默也不是她的性格啊!

    “怎么了你?”

    一直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端木青突然间被他打乱思路,猛然间抬起头,然后才回过神。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我知道那一次绑架我的人是谁了。”

    “嗯?”

    “就是从臻州开始我被一群陌生人绑架的事情。”

    “这件事情你其实到底都没有跟我细说过,但是我也知道一点儿,你怎么今儿突然想要跟我说呢?”

    端木青没有注意到韩凌肆眼睛里的释然,而是将她的发现告诉他:“因为我看到韩渊的手上戴着的那个碧玉扳指了,当时绑架我,要我跟他们同流合污,将隐国人当做奴役驱使的人就是他。”

    “其实我知道!”

    这一次倒是轮到端木青惊讶了:“你怎么知道?什么时候知道的?”

    “早就知道了!”将她拥入怀里,韩凌肆笑道,“关于你的事情,我哪一件不曾上心?只是我想着,只要我能够控制好他,让他不再去骚扰你,就比让你知道一直都挂在心上还要好些。”

    “你……”

    端木青想要开口埋怨,但是说了一个字却又说不出来了,这样的男人,还要说什么呢?

    他一切不过都是为了她好,出发点如此,就没有任何可以抱怨的地方了。

    “离长老那边怎么办?”韩凌肆知道她心里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都在挂心着这件事情,心也不由地跟着沉了下来去。

    “虽然心里有些不舍,但是就算是用人力拖着,对他来说也是一种折磨。

    昨天灵儿临走前跟我说过,离长老委实是没有再拖下去的可能了,他跟夜魂不一样,夜魂只是不能够再劳动,要是拖的话,还是可以拖个一年半载的。

    只是离长老那里我确实还有很多的疑惑不解,想从他那里知道些。

    尤其是那件事情。”

    “你说的是你跟秋墨的婚约?”这一次,韩凌肆终于知道了那个如同妖孽一样的男人的名字,秋墨!

    “嗯!”果然是最为了解她的男人,端木青也觉得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我总觉得这个秋墨有些问题。”

    “本来就有问题,你们隐国这么多人就只有他一个人叛国了,可不是有问题么?”

    提起这个扬言要抢走自己妻子的男人,韩凌肆是怎么样都没有办法用和善的语气来说话了。

    端木青摇了摇头:“我不是指这一方面,就是觉得他整个人跟别的人都不一样,但是具体怎么说,我也说不上来。”

    “哪有什么不一样的?不过就是长了一把火烧了的头发,和一双浸了血一样的眼睛罢了,这样的人一看就是妖孽,注定活不长的,你放心!”

    端木青知道他心里对秋墨的敌意,并不比自己少了一分一毫,看到他这样认真的样子,也就只好笑道:“是是是,不说他,不说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