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看了看手上的手钏,想了想问道:“我想这应该不是真的吧!”

    “为什么这么说呢?”

    “我只是在想,这么多年来,六大部族的气运神器都在那里,当年发生那么大的战争的时候,为何大家不联合起来,召唤出那神秘的力量,然后将侵略者赶出隐国呢?”

    离长老点了点头道:“果然雪女的思维就是清晰,实际上,你手上的这一个手钏是比较明显而且一直都存在于隐国内部的神器,另外几个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这也就是为什么秋白能够这么轻而易举地将这只手钏送给你的原因了。”

    “哦?愿闻其详。”

    离长老笑道:“要不是因为你母亲当年调皮,三天两头的往外跑,我还真是没有时间去翻阅那么多的东西呢!就更加不知道这个传说了,可见一切事情都在神灵的掌控之中呢!”

    端木青笑着点头道:“谁说不是呢!冥冥中自有天注定。”

    “这六部族的神器都跟它本身的特点有关,比如你手上的这只手钏,是金部的,是用极为罕见的紫金炼成的,而且最容易作为异能封印或者催醒的媒触。

    水族的是一颗避水珠,那是传说中的神物,所以这听上去就有几分神秘的味道了,我当时也就是看到这一点,就不相信这个世界上当真有这个东西存在。”

    他一转脸就看到端木青有些呆滞的表情,当下就明白了些什么:“雪女,你……”

    “实际上,不久之前,夜魂送了我一颗珠子,就是传说中的避水珠。”

    端木青此时的表情也是呆了,方才还说很多事情冥冥中自有天注定,此时发生这样的事情,不得不说是再一次的印证了。

    离长老也是满脸的惊喜,然后哈哈大笑道:“果然是上天眷顾,果然上天还是帮助我们隐国的。”

    “可是真的避水珠?”离长老笑完了之后,又十分担忧地问了一句。

    “夜魂也是在因缘巧合之下得到的,然后她说那颗珠子有些来历,而且似乎还有些认主的味道,所以就给了我了,实际上,当天晚上我在看这的时候,它就跟我手上的这个手钏起了一种奇异的反应。”

    离长老激动的两眼放光,然后伸手擦了擦眼泪,感谢上苍。

    “我们接着说,”将眼泪擦干之后,离长老指着土族道,“土族的神器是一朵花,叫做碧血黄泉,真正什么样子的没有人看到过,但是据说,这朵花,是三年开败的,而且遇风而吟唱,具有洗涤人心的作用。”

    端木青听得几乎要陶醉了:“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如此神器的花儿?”

    “没错!”离长老叹了一口气道,“原本我是不信的,但是,避水珠都有了,没有道理这多碧血黄泉就不在了。”

    “木族的神器是一把剑,一把桃木剑,据说它能够指引人去向正确的方向,这个就更加不好说了,木剑原本就不起眼,而且他的神秘之力也不是很容易发现。”

    “水族的神器听说是一条鱼。”

    端木青听了之后呆了一呆,好半晌才出声:“鱼?!”

    “我也觉得这个说法有些荒诞不经!”离长老摇了摇头,显得有些无奈,“但是书上就是那么记载的。

    此鱼不过二寸长,浑身金甲,长有龙须,头有鹿角,是一种十分罕见的神迹。”

    端木青在脑海里仔细地搜索了一遍,自己也曾经很喜欢看《山海经》一类的杂书,但是却并没有一本有记载过这样的鱼。

    “那么最后一种,气族的神器呢?”

    “若是你觉得鱼作为水族的神器,已经难以接受的话,那么气族,你会更加难以接受。

    因为好歹那条鱼也不是一条普通的鱼,相信任何人亲眼看到了她,都会知道她是特别的,跟一般我们所认识的是不一样的。”

    “那气族的这个……”

    “是个人!”

    “什么?”这一次端木青不理解了,“人?!世界上的人都会生老病死,难道一个人还能够从远古活到现在吗?怎么会是个人呢!”

    “你不要不相信,不但是个人,而且是个十分普通的人,她(他)甚至没有半点异能,但是你也不要惊讶地以为一个人能够躲过生死这一关。

    雪女是这个世界上的一类人,而那气族的神器也是这个世界上的一类人,他们永远都在,但是永远都只有一个,不生不死,不增不减。”

    “那他们有什么特征吗?”

    端木青听到这里,就已经觉得是任重而道远了,因为离长老说的这些东西没有一个是好找的,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表面上是看不出来的,但是因为他们的身体里的血液是极阴之血,所以,身体比一般人都要弱,若是让大夫给看的话,只是会觉得是他本身生而体弱,并不能够靠药物来缓解。”

    端木青默然了,这些东西直到今天才听到离长老提起,以前别说看了,就是听都没有听说过。

    而且看这个样子,分明就是散落在世界各地,而且也许永远都找不到。

    眼下很显然那秋墨已经是在步步紧逼了,要等到将这些东西集齐,只怕所有的隐国人都差不多要追随秋白他们而去了。

    “雪女,你不用担心,我曾经在书上看到过,若是这个传说是真的,那么那本书上记载的东西也就会是真的。

    书上曾经说过,这些东西都极具灵气,遇到隐国危难的时候会自动集结,你现在手上的避水珠就是很好的一个例子,所以,很有可能其他的几样神器已经在来到你身边的路上了。”

    端木青虽然心里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但是看到他如此满怀希望的样子,也不想要扫了他的兴,笑着点头道:“嗯!离长老你放心,我相信我们隐国会好起来的,不管有多么的艰难,我们都会万众一心,一定会回归到我们自己的国家。”

    离长老此时显得十分的欣慰,笑着点头道:“神石洞也出现了,那六大神器不远了。”

    “那么……若是六大神器当真集结了,会有什么样的力量呢?我在想,若是被秋墨抢先了,只怕我们会很被动,而且到时候就算是集齐了六大神器,也不会用。”

    “说真的,这个我真是不知道,但是若是他们果真能够来到雪女你的身边,难道还会让你摆阵吗?那是上天赐给你的力量,上天能够如此巧妙地帮助你,就没有道理会让你输!”

    “嗯!”端木青重重地点了点头。

    说完这些哈,离长老便瘫软在地了,方才是凭着一股对国家未来的希望让他鼓着那一口气,将这样的事情跟端木青剖析清楚了。

    现在话说完了,便有些失去了力量的味道。

    方才在脸上绽放的光芒也迅速地衰败下去。

    “离长老!”端木青看着他,眼睛又是湿热的。

    “雪女,其实我真是很高兴的,在隐国,我算是有福的了,是上一任雪女的师父,又能够替新一任雪女解惑,这是一种求都求不来的福气啊!”

    “离长老!”

    “雪女,你听我说,仇,自然要报,但是这必须要建立在你自己有足够能力的前提下,不然你到时候带领着隐国民众,也只是会失败,到那时候就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了。

    你是雪女,站得越高,责任也就越重,这是我一直以来都坚信的一个道理,所以你要学会自己承担,以后我不在了,你大概也没有什么人可以问了。

    好在我这把老骨头到底是熬到了你的出现,多少让我将你需要知道的事情告诉了你。”

    端木青眼泪再一次落下,看着眼前这个老人,心里就只有敬重。

    “这个神石洞是最适合雪女的地方,待我去见你母亲之后,你就在这里面好好地发掘你自身的异能,你要相信你自己。

    你一定可以成功的,没有人比你更能够给隐国人希望。

    在这里摒弃一切的杂念,潜心修练,我在天上也会看着你的成功的。”

    端木青泣不成声,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从和这位老人相遇开始,心里就不自觉的将他当做了家中的长辈。

    离长老对着端木青笑了笑,伸手似乎想要替她拭去泪水,但是手抬到半空的时候,还是坠落了下去,那样的无力。

    端木青嚎啕大哭起来,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一个老人如同自己的祖父一样指点自己了,再也不会有了。

    两世为人,经历过家里的种种事情,但是端木青从来都没有这样的一位老人指导过自己。

    而现在,就算是他闭上了眼睛,但是他的心里却还是在担心着自己,担心着隐国,担心着隐国的未来。

    这样想想,自己的这一辈子实在是太过于幸运了,能够遇到这样一位爱国的老人,实在是一件让人敬畏的事情。

    从他的身上,端木青知道了,什么叫做对国家的忠诚,那就是用一辈子去信仰,去相信,去爱护她,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退后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