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她看上去比之前走的时候要黑了一点儿,应该是四处奔波的缘故。

    端木青让她进房间里说话,莫失便同她进去了,一干人等都等在外面。

    “你此去,可有什么收获?”

    “原本听小姐的话,想来那赵御风毕竟身份特殊,要查起来应该也不难,所以,我就先去了一趟听风楼,黄掌门待我一向好,我虽然被送给了小姐,但是每每有事,她也必然是肯尽力帮忙的。

    所以这一次我仍旧直接往总部去了,结果却发现听风楼遭遇了大变故了。”

    听风楼出了事情,端木青其实是有所猜想的。

    毕竟当时端木素不见了的时候,端木赫就曾经去找过听风楼,希望能够从他们那里得到些消息。

    但那时候,端木赫就说过,听风楼似乎跟往常有些不同了。

    后来她被人劫持的事情发生了,姬辰风多方打听,最后隐隐约约的跟这个听风楼也有点儿千丝万缕的关系,只是因为它在江湖上的名声,以及平日里的作风,也就让他们将这个可能性给排除了。

    所以,此番莫失说出这样的话来,端木青并没有觉得十分意外,只是面色凝重。

    “你去发现了什么?”

    “整个听风楼已经是空无一人了,这对于一个门派来说太不寻常了。”

    “会不会是临时搬了地方?也不能说是临时,我们不在西岐已经很多年了,说不定早就搬走了也有可能。”

    莫失摇了摇头:“听风楼跟别的门派不一样,虽然在江湖上享有盛名,但是到底是朝廷眼里的反派,所以,对于听风楼的总部地址,是严格又严格的要求的。

    原来它所处的那个地方是经过很多人多方寻找最后才确定的,不可能会这样轻而易举地抛弃。”

    “那你发现听风楼的总部有变故之后怎么办呢?”

    “虽然听风楼的人很少在江湖上以真面目示人,就是内部之间也不见得就认得彼此,但是掌门和副掌门却是实实在在地被很多人关注着。

    所以,要打听他们的行踪,还是有点儿门路的,而且在我找到二少爷的时候,二少爷其实也已经在暗地里查这一点了。”

    端木青不解:“二哥?二哥很少插手江湖之事,最初我帮助黄芪的时候,他是反对的,如今退隐朝堂,更不应该与江湖有所瓜葛才是。”

    莫失摇头道:“这一点我不清楚,但是我找到二少爷的时候,他确实是在致力于这件事情,而且已经查出了不少的结果。

    就是有了二少爷的帮忙,我才找到了黄掌门。”

    “啊?你找到黄芪了?”端木青又惊又喜,因为从方才她说的话听来,听风楼应该是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打击,那么黄芪很有可能就凶多吉少了,得知她还活着,委实是一件意想不到的惊喜。

    “嗯!”莫失也难得的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毕竟在听风楼,她们姐妹委实是受到黄芪颇多的照顾。

    “那她现在在哪儿?”端木青又惊又喜,连忙问道。

    “就在令王府,西岐那边的风声非常紧,她再呆下去只怕迟早要出事,所以我就将她带回来了,二少爷替我找了不少人掩护,而且,端木家在泉州向来不问江湖事,应该不至于惹来别人的注意。”

    莫失做事,端木青一向放心,听她这么说,心下微定。

    “安排在令王府也好,那里现在是兰儿再打理,不容易引人注意。”

    “我来找小姐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她现在正身受重伤,我这一路上赶过来也不敢多做耽搁,现在情况有些不大好。”

    “好!我们现在就去。”端木青立刻站起来,然后道,“只可惜灵儿不在。”

    韩凌肆才下早朝回来,就看到她要出门,显得十分惊讶:“你这样急匆匆的去做什么?”

    “回令王府一趟,你若是有事就自己忙吧!”

    “我陪你去!”韩凌肆一眼就看到跟在端木青身边神色漠然的莫失,前些时候莫失被端木青派出去的事情他是知道的。

    只是一直都不太清楚到底是去做什么了,这个时候看到她来,端木青又如此神色匆匆的样子,心里便怀疑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那走吧!”

    一行人匆匆令王府就直接去了端木兰住的梧桐苑。

    此时端木兰正在房间里,看到他们来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将他们又重新带到了院子里:“才刚睡下,那些伤看起来实在是不轻,疼得没办法入睡,小姐要替她看,是不是等一下?”

    韩凌肆看了一眼,方才从端木青的话里头得知莫失带回来的是原来听风楼的掌门夫人,也是副掌门黄芪。

    联想到最近西岐那边传过来的消息,暗暗留了意。

    “那我们便等一会儿吧!”端木青道,“只是她这伤从你们的描述来看实在是不能拖,若是一个时辰她还没有醒的话,我还是要先看看。”

    然后又说了几种药材,让他们先备着。

    大概是伤势太重了,疼得无法安睡,里头的黄芪没有睡一会儿,就再一次醒了过来。

    端木青一干人连忙走进去。

    看到她的样子时,心里吃了一惊。

    她的样子十分的憔悴,而且身上被缠了许多的绷带,看样子是受了挺重的外伤。

    看到端木青好一会儿,她才微微笑了笑:“小姐!”

    还是这样的称呼,当时她还假装过自己的丫鬟一段时间呢!那个时候娘亲还给她取了个名字——风暖!

    如今想来,真是恍若隔世,一不小心,就是几年过去了。

    “你不要说话,我先替你检查一番,这里是东离,你不会有危险的。”

    端木青这话原本是用来宽慰她的,但是她听到之后反而落下泪来。

    知道此时她的心里定然是有很多的话想说,但是此时委实不是诉说的好时候。

    让其他人都退下,端木青没有理会她的情绪,而是认真地替她查探身体的伤势。

    原本看她的样子,就知道所受的外伤不轻,却原来,她身上的内伤才是最为关键的。

    好在大概是遇到了莫失和二哥,所以才替她护住了心脉。

    因为伤势太重,端木青也没有办法给她下重剂,只能斟酌着用药,这样就难免导致她的伤势好得较慢。

    一直到第三天的头上,才算是看上去有了点儿人气。

    晚上也算是完完整整地睡了一个晚上。

    看着她那张瘦脱了相的脸,端木青只觉着心疼,一边给她喂食物,一边笑道:“都说如今西岐的美人好细腰,你这可算是好了,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呢!”

    黄芪的眼泪又掉了下来:“小姐!我……”

    “黄芪,你现在身体委实不好,虽然我也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怕你情绪一激动会影响你的身体,我看,你还是等状况稳定了点儿再告诉我吧!”

    大概是看着端木青在眼前,而这两天都憋着没有说,心里委实是难受了,黄芪拼命地摇了摇头:“小姐!我真的好难受。”

    “好吧!”心里明白她此时的痛,端木青也无奈,“我听着。”

    “他死了!”果然,才说了三个字,整个人就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端木青见过那个男子,也知道他们两个人是青梅竹马的,又是历经磨难同生共死过的,此时……

    就算是她一个外人听着,也觉得心疼得难受。

    连忙用帕子轻轻地擦去她的泪水,端木青安慰道:“你先不要说了,好好养你的伤才比较重要,如你这样,就是我,也不想听了。”

    而实际上,黄芪已然说不出话来。

    原本心里的伤口好像也跟自己身上的这些伤一样,渐渐地愈合一般,但是没有想到当自己说出他已经走了的事实时,那种撕扯般的疼痛感,还是如同跗骨之蛆,如影随形。

    无奈之下,端木青只好让她再一次昏睡过去。

    走出屋子,韩凌肆正好从那边过来,看到她郁郁不乐的样子,问道:“她状态不好吗?”

    端木青抬头看他,没有回答,只是觉得悲伤。

    代入一下,如过眼前的这个男人突然去了……

    这个想法才一冒头,心就如同被揪着一般的疼!

    韩凌肆不知其故,只好上前安慰她,只是才走近,还没有开口,她就先扑到了自己的怀里。

    微微愣了一愣,才笑着享受这份温柔:“傻瓜!”

    端木青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此时的心情,好像将它说出来,显得太过于矫情了,所以,宁愿就这样抱着他。

    看到别人的苦难,联系到自己的身上,才知道那是多么的难以承受。

    她丝毫都不怀疑黄芪夫妻之间的感情会比她和韩凌肆之间的浅,所以,换位思考,才明白,此时能够相守是多么的幸福。

    记得上一次看到黄芪还是在天京,那时候她刚刚成亲,整个人脸上都带幸福的光晕,回头想想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物是人非,谁能够逃避。

    “二哥哥方才来信说,过几日会过来一趟!”端木兰没有料到他们两个此时正你侬我侬,兜脸一头就撞进来了,又不好意思再退回去,顿时闹了个大红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