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第五百五十九章:端木赫来

    端木青和韩凌肆都有些不好意思。

    韩凌肆假装咳嗽了一下,然后一脸正常问道:“你方才说什么?”

    端木青也恢复过来,只是脸上还有点儿潮红:“你说二哥哥要过来?”

    “咳咳!”端木兰清了清嗓子,让自己看上去正常了一点儿才点头道,“刚刚接到的信,似乎是因为前头你让莫失去查的事情。”

    这边黄芪的伤势还重得很,一时半会儿也难以从她的口里得知什么,这个时候端木赫过来,委实是再好不过了。

    阙婵山那边已经好几天都没有回去了,确实是这边没有办法走开。

    前面传了信过来之后的第五天,端木赫就来到了长京,如此长路,可见一路上也是日夜兼程。

    端木青早叫人备好了房间及日用之物,他回来时,精神也十分不好,想要说什么,端木青没让,直接让他喝了点儿汤,便睡下了。

    这期间黄芪的伤势时好时坏,一直都没有个稳定的时候。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端木赫才醒了过来,记挂着端木青那边,一起床就要往她那边去,才开门,就看到她和端木兰过来了。

    昨日匆匆一眼,实在是来不及问候。

    这个时候兄妹三人才算是正式相见,看到妹妹的气色看上去好了许多,心里略微放心,早前就听她说她跟韩凌肆再一次成亲,心里头总是觉得怪怪的。

    但是,思来想去,这应该就是缘分了,跌跌撞撞,到底还是要回到那个人的身旁。

    “二哥哥!”

    端木赫此时看上去比之早前成熟了许多,眉眼间也多了一份气度,大概是因为当了父亲的缘故。

    “青儿!”

    两个人这么久没有见过面,这样看着对方,却只除了叫对方一句,竟说不出别的来。

    “家里都还好吗?父亲身体怎么样?大伯母最近还好吧?嫂子呢?还有……大哥呢?”

    对于端木苍,其实心里一直都有芥蒂,当时因为端木紫两个人几乎闹到了绝交的地步。

    最后祖母去世,两个人没有因为老人家的话而和好,反而越见龃龉,后来才知道种种都是那秦姨娘的所为。

    两人之间却已经没有办法修复了。

    只是上一次的信里,父亲提到他竟然还问候过自己,似乎颇有些担心,莫名的又有些说不出的感动,或许终归是血浓于水。

    再怎么样做出老死不相往来的姿态,那一份因为家而绑在一起的关系,是没有办法断绝的。

    端木赫是诸多兄弟姐妹当中跟端木青关系最好的,对这个妹妹到底比别人要了解,听她这么说,就知道其实她心里的坚冰已然开始融化。

    脸上也不由的露出欣慰的笑容来。

    “二叔的身体如今已经好多了,不操心那么多的事情,早前中的毒,你的药也都有了效果,现在大夫看,说是一点儿事情都没有。

    母亲还是老样子,就帮忙带带孩子。你二嫂和侄子侄女们都好,侄子都开始背千字文了呢!”

    端木赫提起家人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笑:“大哥儿子取名叫满儿,小家伙现在淘气得很,常常将堂姐惹哭!”

    端木青听到几乎都可以想象一家子的小孩子热热闹闹的样子,心里也免不了有点儿遗憾,没有办法陪伴在父亲跟前,就是这些侄子侄女,也只看过端木赫的长子而已。

    提到这些,又想起端木青今年都二十岁了,却膝下荒凉,不由得有些难过。

    “二哥哥!”端木兰看着他们在互相说着近况,心里只觉得温暖。

    这会儿终于得空了,走过来规规矩矩地行了个礼。

    “呀!看我,都忘记兰儿了。”端木赫匆匆走进屋子里,拿出一个小包袱,笑道,“这里头是二叔母亲和大哥并两个嫂子给你的礼物,虽然一直以来你都有跟家里通信,但是大家都觉得你的好日子,没有来心里有所愧疚。”

    端木兰又惊又喜,顿时眼睛里就蒙了一层水雾,原本她被端木青认作义妹,就有些太过于被抬举了,想来泉州那边也是因为端木青的意思才应下来的。

    这些日子,虽然没有人说过什么,她也一直都像是端木家的女儿一样,做着“分内”的事情,隔三差五地跟泉州通信,但是心底里还是保留了些底线的。

    始终都未曾真的忘记,她是端木家里的一个小婢女,只是姐姐将她当做亲妹妹而已。

    现在看到端木赫特地给她带来这么多东西才知道大家是真的将这当做一回事。

    这长途迢迢,端木赫一身风尘仆仆的赶过来,并不轻松,却将这件事情看得这样重,难道还是不能说明些什么吗?

    “二哥哥好小气,你瞧,爹爹大哥和嫂子们都有礼物,怎地就你没有了?”端木青在一旁瞧着,生怕端木兰太过于感动,给哭了出来,赶紧岔过话题笑道。

    端木赫挑了挑眉笑道:“你怎么就知道我没有礼物给兰儿呢!”

    “哦?”端木青也学着他挑眉,“那让我瞧瞧,是什么。”

    从怀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端木赫笑道:“我是想着,我既然自己亲自来了,东西自然还是要亲手给兰儿比较好。”

    端木兰呆呆地看着他,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其实,你们女孩子喜欢的东西,什么镯子簪子之类的,我也挑不好,更何况,那些东西,母亲和你两个嫂子也都给你挑了,这一串是跟早前我送青儿的‘细吟’是一样的。”

    端木赫当着她们两个将盒子打开:“那年我送给青儿这东西,她好容易跟我说了一次说喜欢,我猜想你们女孩子可能都会喜欢的吧!

    这铃铛是我早前在外面游玩的时候偶然得到的,年前我带着你二嫂出去,竟然又遇到了那个匠人,便让他再给我照着打了一串,你们姐妹两个一人一串,岂不好?”

    端木青笑道:“真是呢!我来东离,那么多东西都没有带,你送给我的那串铃铛我倒是带去了,之前一直都是兰儿替我收着的,现在挂到我那房间里去了。”

    知道他是怕自己心里始终都放不开,端木兰不好意思落泪,只好强忍了泪意:“谢谢二哥。”

    “另外二叔有些话让我转告给你们。”

    端木青和端木兰相视一眼,然后都认真起来:“你说。”

    “首先是青儿,自从兰儿隔三五天往家里寄信之后就再也不见你提过笔,你大概都忘了信是怎么写的了。每每有话都是让兰儿转达。”

    端木青立刻垂下头去,不好意思道:“反正都是一样的,我写和兰儿写也没有什么差别嘛!”

    端木赫白了她一眼,然后对端木兰道:“然后二叔说,兰儿也不老实,信写得勤,但是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

    端木兰有些讶异他是这么说的,难免有些心虚:“这不是没有什么事情嘛!都是好消息啊!”

    “你们两个在这东离,日子能有多好过?二叔的意思是,你们要是遇到麻烦,都应该跟家里说,到底他和我们两个做哥哥经历过的事情多,帮你们出出主意也好!谁让你们成日家将所有的事情都咽在肚子里!”

    端木兰和端木青对望了一眼,然后吐了吐舌头,朝兄长扮了个鬼脸。

    蒙卿听到韩凌肆说他内兄来了,便立刻要来令王府拜见拜见。

    两个人才过来就看到他如此训斥姐妹二人的样子,蒙卿笑道:“青儿那样要强的一个人,在哥哥面前竟然这样温顺,倒真是像个小女孩子。”

    “她本来就是小女孩好不好?”韩凌肆顿时不满自家叔叔这样的说法了,记得他们当初相遇的时候,不过十三岁的年纪。

    蒙卿翻了个白眼,这个侄子如今是越来越没有出息了,整个的都成了媳妇奴了。

    里头的话题还在继续,两个人这个时候也乐得听墙角。

    端木青笑嘻嘻地对端木赫道:“二哥哥辛苦了,说了这么多的话,也该吃早饭啦!若是来我们这里,給饿瘦了,回头嫂子要找我们算账了。”

    “还有啊!二叔说,青儿你既然还是跟韩凌肆在一起,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是你年纪不小了,心思也不要太野,好好生几个大胖小子是正经事!”

    端木青顿时羞红了脸,正要骂他,他却连忙摆手道:“这可不是我说的,是二叔说的,我一个字都没有改。”

    “我倒觉得爹爹这话也不错啊!”端木兰笑嘻嘻道,“我也急着想要抱外甥呢!”

    “别说你姐姐,还有你,跟青儿同年的,到现在也不找个人家,二叔都说青儿你做姐姐的不厚道,既然在长京过了这么久了,难道还看不到一个好人家?

    你如今是昊王妃,你的妹妹,难道会没有人要不成?就是你不上心。”

    端木青被他这么一说,心里委屈得不行,恰好眼睛看到那边似乎有人影,心头心思一转,委屈道:“我哪里没有上心了,只是我跟兰儿这么多年的感情,怎么样也不能随随便便了事啊!

    这些天我已经在努力物色了,倒是看到了个好的。”

    “是吗?”

    “什么?!”

    “是吗”是端木赫说的,“什么”却是两个人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