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三个人同时转过脸,就看到蒙卿有些着急地走了过来,后面韩凌肆一脸的悠闲。

    “你们怎么来了?”端木青笑着问。

    韩凌肆道:“飞远这么远跑过来,我自然是要过来看看的,皇叔早就听说我说过我这个在西岐的朋友了,所以就非要跟我一起过来看看。”

    蒙卿脸上的表情跟韩凌肆截然不同,他匆匆而来,看了一眼端木兰之后就转开了视线,转向端木青:“你给二小姐相好人家了?”

    端木青显得有些奇怪,问道:“对啊!兰儿年纪也不小了,我作为她姐姐,自然是要操心的,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吗?”

    端木兰心里急得不行,明明都已经跟姐姐说过了自己的心思了,为什么姐姐却还是这样匆匆地下了这个决定呢?

    难道是因为知道蒙卿不会喜欢自己,不希望自己如此痴等吗?

    可是这个时候,这里这么多的人,有没有办法问清楚。

    “可……可……”蒙卿方才听到这话之后,只是觉得震惊,立刻就跑过来问她了,但是她这么反问了一句之后,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皇叔有什么意见?”端木青问了一句之后,若有所指地看了眼韩凌肆,他却也是带着意味不明的笑意。

    “我……我只是觉得太意外了。”好一会儿,蒙卿才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端木青点了点头,笑道:“我说呢!意外是肯定的,兰儿一直都在这里,陡然间说要将她嫁出去,大家肯定心里都会不习惯的,但是那个女孩子是不要出嫁的呢?习惯了就好了。”

    看到他们说得这么火热的样子,端木兰满脸通红,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

    “那……你看准谁了?”蒙卿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没有什么异样地问道。

    “这个嘛……”端木青想了想,然后却道,“暂时还不好说呢!”

    “你既然相准了有什么不好说的?”

    “主要是我不想让兰儿说委屈,正在想着找谁去撮合呢!既然是当了真的,自然是要好好对待的,这个中间人也不能随便找那么一个。”

    端木兰眼泪都快急得落下来了,端木青却还是浑然未觉一般,转脸看向蒙卿,如同突然发现什么惊喜一样:“我怎么把皇叔给忘了。”

    “我?”

    “对啊!还有谁比皇叔当中间人更为有面子的呢?”端木青拊掌而笑,“昊王妃的妹妹,洛王做媒人,这一下看来是要成了。”

    蒙卿有些云里雾里的感觉,呆呆地问了一句:“你让我去给二小姐当媒人?”

    端木青还没有回答,端木兰实在是受不了,一跺脚就跑了出去。

    “诶!二小姐……”蒙卿连忙大声叫了一句。

    端木青一把拉住他,理所应当道:“你傻啊!我们这里说得是她的终身大事呢!她哪里好意思啊!这会子脸皮薄,自然是要躲开了。”

    “可……”

    蒙卿有些急了,一向潇洒儒雅的他此时竟然有些急得说不出话来的感觉。

    “怎么了?皇叔不乐意给兰儿当媒人?”

    “我……”蒙卿也不知道怎么说,想了想才道,“我觉得二小姐会不喜欢……不喜欢嫁给那个人吧!”

    “这不会的!”端木青连忙摆手道,“这成亲之前哪里说得好啊!我都仔细的打听过了,对方人品相貌都属上乘,兰儿是没有看到,到时候我指给她看了,两个人再相处相处,没有不成的。”

    蒙卿却还是有些不相信,一直摇头道:“我看未必吧!你还是好好地问过她的意见比较好。”

    端木青笑道:“皇叔也太操心了,兰儿是跟我从小一块儿长大的,难道你还比我更加了解他吗?”

    面对她这句话,蒙卿不知道该怎么接口,只好干笑了两声,到底忘记了问端木青相中的那个人究竟是谁。

    韩凌肆眼看着端木青设的套差不多了,笑着转过话题:“听说飞远这一次过来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说?不如我们移一步说话?”

    “二哥哥饭都还没吃呢!”端木青白了他一眼道,“我和兰儿准备的早膳只怕都快凉了。”

    几个人说说笑笑地去吃早饭,到头来,端木兰都没有再出现。

    蒙卿吃完之后道:“我看你是把二小姐给吓到了,这会子只怕不知道躲在哪儿呢!”

    端木青借势忙回道:“我们正要跟二哥哥商量正事,一时间走不开,不如劳烦皇叔帮我去看看?那丫头该不会一时间没有准备好,做出什么事情来吧!”

    “那……既然你们都去不了的话……好吧!”蒙卿脸上有些为难的样子,说完之后却是头也不回地走了。

    韩凌肆看着自己小叔叔的那个背影,偷偷地朝端木青竖起了大拇指。

    端木赫一看他们夫妻两个人之间的小动作,顿时明白了,伸手点了点端木青的额头:“还是这样,小心好心给办了坏事,我看兰儿那丫头心思谨慎着呢!”

    “就是因为她总是思前顾后的我才这么帮她一把!不然的话,她只怕一辈子也就这么闷着过去了,那哪成啊?”

    对于此事,端木赫其实心里也并没有真的责怪她,听到她这么解释了一下之后,就往一旁的偏厅里去了。

    “实际上我这么匆匆地赶过来,也确实是最近发生了很多的事情。”

    “飞远想说的可是西岐宫里死婴的事情?”

    韩凌肆一开口,端木青给吓了一跳,反问道:“什么死婴的事情?”

    西岐那边的消息,端木青基本上都是从泉州和韩凌肆两处获得,之前韩凌肆未曾与她说过这个事情,泉州那边也没有听说,陡然间来一个这样的话题,顿时感觉吃了一惊。

    “这件事情我没有跟你说,前些时候西岐皇宫里发生了一件十分诡异的事情。”

    端木赫点了点头:“我们家一向都不信鬼神,所以外头那些各种各样的说法,我们都不相信,这件事情一定有人在背后主导。”

    “你们还是没有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端木青连忙问道。

    “西岐皇帝赵御恒是从东离回去之后没有多久就直接登基为帝的,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并没有什么后妃。

    皇后是由太后亲自给选定的一位官宦大小姐,但是同时也选进了好几名家世人品都不俗的年轻女子充入后宫,各个封嫔。

    但是他登基三年来,无论是皇后还是其他的后妃,始终都没有人怀上身孕,这就导致民间各种谣言沸沸扬扬。

    一年前,也就是他登基三年的时候,国孝刚过,由太后主持,又进行了一次全国性的秀女大选,这一次入宫的后宫女子多达八十几位。

    然后就在今年年初的时候,几宫纷纷传来好消息,竟然差不多时候有八-九位后妃怀上龙种,为此整个西岐还热闹了好一阵。

    原本后宫里事情就多,而且是这些女人们同时怀上龙种,这就使得皇长子从谁肚子里出来成了一个重要的争夺目标了。

    但是太后对此早有预料,整个后宫虽然波折频起,但是竟然也没有让任何一位还在腹中的龙种出问题。

    可是就在前一两个月,各宫娘娘都纷纷临产,宫里头也是忙翻了天,只是让人意外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原本怀孕的时候还有个先后。

    这生产的时候却基本上都集中在了上个月,只是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上至皇后,下至才女,每一个人生出来的孩子都是死婴,无一例外。”

    端木青骤然间捂住了嘴,才让自己没有惊讶的叫出声来。

    她呆呆地看着韩凌肆和端木赫,但是他们两个都是一脸凝重的样子,很显然这件事情没有半分开玩笑的意思。

    “怎么会这样?!”她本身对医术有些认识,但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样的情况。

    产下死婴的可能性有很多种,但是这么多人几乎同时怀孕,同时产下死婴,这也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现在整个西岐后宫,除了一位刘贵妃,那些怀上了孩子的后妃都已经生产了,当然没有一个人生下的是健康的孩子。

    除了皇后,此时正被禁足中宫之外,其他产下死婴的后妃都已经被秘密地处死了,虽然刘贵妃肚子里的孩子还在,但是几乎所有人都不再相信她会生下健康的孩子了。

    所以,她如今也就跟等死差不多了。”

    端木青有些难以接受,她是一个女人,她也曾经有过孩子,原本母亲对于孩子的死去就是一种难以承受的痛,如今却还是因此而被夺去生命,这是怎样的一种残暴!

    “如今整个西岐都是纷纷扬扬的,民间各种说法都有,最强烈的一种说法就是赵御鸿个人品德不够,上天震怒,才会让整个西岐的皇室绝后。”

    韩凌肆脸上倒不像端木青那般带着同情的样子,他的语气十分的冷静,就是在分析一件他所认知的事情而已。

    “那爹爹和二哥你是怎么认为的?这件事情是个阴谋?”既然端木赫为此事而来,这必定就不是一个巧合。

    更何况,世界上那里会真的有这样巧合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