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青儿你还记不记得一个人?”端木赫没有直接回答端木青的问题,反而向她问道。

    “谁?”

    “李彦俞!”

    端木青听到这个名字只是觉得特别的耳熟,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是谁。

    那年齐国公府最有潜力的年轻后辈,当时为了将齐国公府拉下来,没有少在他身上费心思。

    只是没有想到,才这么几年,再想起他,竟然这样费劲,果然是物是人非了,若不是端木赫此时提起来,真的是想不起,记忆里竟然还有这样一个人存在。

    “他?”想起了他这个人,才想起过去的事情,“我记得他当时是……”

    “流刑!”韩凌肆坐在一旁,对于那个齐国公府,他可是记忆深刻得很,当时小小的青儿,对付那里头的人,可算是斗得很了。

    “对!当时是被发配云南,永生不许回京的。”端木赫肯定道。

    “那……现在你提起他,意思是i……”

    “早前我并没有留意到他,只是后来大哥去了一趟天京,回来说似乎看到了他,你也知道,大哥那时候跟他的关系很好。”

    端木青听到端木赫这话,立刻默然了,并没有说什么。

    当年为着李彦俞的事情,端木苍曾经开口跟她争执过,这段往事端木赫自然也是记得的,妹妹有这样的反应也是正常。

    “你放心!这一次大哥绝对没有跟他们扯上任何的关系,而且这件事情是他主动跟我说起的。”

    端木赫怕端木青心里又想起什么,连忙解释道。

    “既然是永生不能回京,那他如此出现岂不是太过于高调了一点儿?”

    韩凌肆知道好友的心思,立刻开口帮腔。

    “李彦俞就算是仗着先帝已然驾崩才如此胆大包天,却也不可能到这样的狂妄地步,大哥之所以会发现他是因为他找到了大哥的头上。”

    端木青顿时又提起了心:“什么?难道当年的事情他还耿耿于怀?”

    “我说青儿,当年的事情对于李家来说,可算是灭了门了,他若是就这样轻轻地揭过,只怕也不是男儿行径,但是他找大哥却并不是为了报仇的事情。”

    虽然跟端木苍还是不和,可是家里人的安危摆在那里,端木青却不能不顾。

    “那是为了什么?”韩凌肆也有些好奇起来,只是想到这人竟然还有些歪心思,但是就应该斩草除根了。

    “大哥当时是被二叔压迫着回到泉州的,相信李彦俞作为大哥曾经的好朋友应该是了解他心里的抱负的,所以这一次,他找过来似乎还是想要策动大哥做些什么事情。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大哥自从成了家生了侄子之后,整个人就收了心了,根本就没有想过和从前那般驰骋沙场,用他的话来说,每天回到家里听到孩子的笑声和大嫂温柔的言语,就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让他不满足的了。”

    这话是从端木赫嘴里说出来,端木青倒觉得可以接受,但是想到这话原本是端木苍说的,心里默默地想象了一下端木苍说这话的样子,立刻就觉得十分不自然。

    “那大哥怎么跟他说的?”依旧是韩凌肆在问,端木青和端木苍之间虽然不再如当时那般水火不相容,但是要开口去询问他的事情,还是觉得怪怪的。

    “大哥说,虽然知道他那一次进京是违反圣旨的,但是两个人毕竟当年朋友一场,并不想要拆穿,但是对于他隐隐要说的大事业,自己并没有什么心思。

    回到泉州之后,他想了几日,之后还是决定跟我说了,因为他总觉得李彦俞出来应该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就怕与当年的恩怨有关。”

    “李彦俞一向心大,指不定是真的有什么打算,二哥哥后面可找人去查了?”

    “这还要你说,我首先担心的就是他会来找我们家报当年的仇,如今家里老的老,小的小,心里怎么可能放心的下,所以当下就跟二叔说了这件事情。

    二叔便立刻联络各处的朋友势力,秘密调查这个李彦俞。

    最后发现,在云南那边,他似乎很是有些传奇的味道,流放期间为当地的百姓做过几件不小的实事,在当地竟然赢得了一片好评,就是当地的地方官们也都给他三分薄面。

    都到了那个程度上,当时所谓的流刑也就没有什么意思了,后来他在那边置了田地,买了房子,到颇有一方乡绅的味道。

    原本没有查他不知道,后来越查越多,才发现他竟然与云南那边一整片地方的武林中人很有些关联。

    似乎在那些江湖人中的地位也不低。

    顺着这个线索查下去,才知道他和朝廷里的一些原先支持齐国公府的旧员们早就有了关联,天京的事情可以说都在他的眼皮底下。

    后来发生了那震动全国的死婴事件才让我们将视线转移到他的身上,虽然此时还不能够确定这件事情跟他到底有没有关系,但是基本上可以确定,他应该有将手伸向朝廷,乃至皇城的意图。”

    端木青不解:“齐国公府却是在之前是声名鹊起,整个西岐几乎都要仰他们鼻息,可是自从齐国公府没落了之后,单凭一个李彦俞,似乎也太让人匪夷所思了吧!”

    “你听飞远说,这后面一定还有人,就我看来,李彦俞应该只是个马前卒而已。”韩凌肆冷静道。

    “没错!”端木赫点头,“这也就是我这一次一定要来找你的缘故。

    首先,当年齐国公府的落马可以算是我们永定侯府的杰作,但是这首当其冲的人,其实还是青儿你,我丝毫都不怀疑齐国公府此时还在世的每一个人,心里对于当年那些事情的怨恨里头,最恨的人一定是你。

    所以,李彦俞的出现,我和二叔都十分担忧你的安全问题。

    然后就是关于对李彦俞的调查,最开始发现他与江湖中人的关联是在云南一带,那边原本就是他东山再起的地方,可以理解。

    但是越往深里查,越让我们心惊,你猜我们查到了哪里?”

    端木青看着自己的兄长,几乎能够肯定了:“听风楼!”

    之前莫失前往西岐就说发现端木赫他们已经在查这一点了,此时听到他说到这里,几乎就没有什么好怀疑的了。

    “没错!”端木赫凝重地点头,“二叔可能还不知道你跟听风楼之间的渊源,但是当时你救下黄芪夫妇的时候,我可是在场的,所以,我才奇怪,为何听风楼会跟你的仇家相勾结。

    但是听风楼作为华天大陆上最大的暗杀组织,我一个泉州闲赋在家的将军实在是渗透不进去,直到莫失和黄芪的出现。

    我才知道其实并不是听风楼的变节,而是整个听风楼已经到了风雨欲来的境界了。”

    “这也就是黄芪夫妇的遭遇了。”联想到黄芪前些时候过来一身重伤的样子,端木青心里忍不住叹息。

    到底这场阴谋有多大,整个华天大陆最大的两个国家,东离和西岐都已经卷入进去了。

    莫名的,心里突然想起那个有着一头红发和一双红色眼眸的男子来。

    顿时,脸色大变。

    韩凌肆坐在她的旁边,立刻就发现了她脸色的不对劲:“怎么了青儿?”

    “你说……”端木青看着他,有些犹豫,“你说……这件事情会不会……跟秋墨有关?”

    “他?”韩凌肆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可能,听到她提醒,倒是仔细思索了一下,但是他向来不喜欢没有根据的推测事情的真相,所以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你放心,回头我让紫衣去调查一下。”

    “那……二哥哥知不知道一件事情?”端木青心下微定,深呼吸一口气,看向端木赫。

    “什么事情?”

    “赵御风……没死!”

    这句话说出来,屋子里的两个男子都变了脸色。

    “什么?!”两人同时惊呼出声。

    “嗯!千真万确!”端木青尽量让自己表现得平静,“当时追杀他的人是我亲自派出去的,也是莫失和莫忘辛苦训练出来的亲卫,但是……

    前些时候夜魂跟我说,赵御风没有死,因为,人是她救下来的,她是奉了周虞的命令,早在我来到东离之前,周虞就已经将目光投向了西岐,只是我那时候没有发觉罢了。”

    “他没死?”端木赫喃喃了一会儿,然后才慢慢地点头道,“那就可以说得通了。”

    “你的意思是……”韩凌肆看着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如果赵御风没有死,按照时间推算,他应该已经在这个世上我们看不见的地方生活了三年。

    这三年的时间,他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若是他能够找到李彦俞,然后以他东离王爷的身份,一起合谋整个西岐的天下的话,那是完全有可能的。”

    端木青有些紧张地问道:“会不会是我们想得太多了?目前除了李彦俞的动作之外并没有其他明显的证据。

    若是李彦俞的目的仅仅是为了报仇和他个人的上位,也完全是有可能的!”

    韩凌肆摇头道:“若是如此的话,他有更加简单的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