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有些讶异地看着他:“你是说……”

    “若他的目的只是报仇和上位的话,这完全可以当做一件事情来做,依照以前齐国公府的势力,和他后面在云南做出来的成绩,这完全都足够让他再度进入仕途。

    只要在仕途上某一个地位,到时候拿一个已经退隐的端木家委实不是什么真正的难事。”

    韩凌肆的分析其实确实是有道理,端木青没有办法反驳,同时,在她的心里,也是认同这样的观点的。

    “那……赵御风……他到底要做什么?”端木青的眉头拧紧了,最近好像真的是多事之秋。

    总有一种被阴谋逼近了的感觉。

    “你放心,这件事情既然被我知道了,我就一定会去查个清楚,你不要想太多,好好地做你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韩凌肆说着话,突然又想到一件事情:“对了,赶明儿回昊王府了,我找个人跟在你身边,你如今身边没有什么人。”

    她知道是因为李彦俞的事情,让他担心了。

    但是现在,她实在是不需要人保护了,经过在阙婵山一段时间的修炼,她身上已经发掘出了相当一部分的异能。

    这就让她在面对一般的危险时,完全都不用担心了。

    “还是找一个人比较好!”

    端木赫道现在还是不知道端木青真正的身份,这一点端木青一直都瞒着自己的家人,主要是自己身为雪女,注定活不长的事实,没有办法让他们接受。

    倒不如到时候只说自己想要归隐,渺无音信的好。

    “二哥哥,你就放心吧!我身边的人不少呢!倒是你们真的要小心,若是李彦俞真的是联合赵御风的话,我真是不知道他们将会做出怎么样的事情来。”

    这边三个人再说了一会儿话就散了。

    令王府的池塘边,端木兰靠着一颗柳树,痴痴地看着池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陡然间头上掉了一只软软的东西下来,直接落在了她的头上,微微皱了皱眉,伸手去拿,但是手才一碰到那软软的触感,顿时就吓得站了起来,将那东西扔到了一边。

    整个人顿时就站立不稳了,眼看着就要掉到池塘里去,突然一只长臂一捞,立刻就让她给站稳了。

    “你说你都这么大的人了,竟然还这样不经吓!”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端木兰惊魂甫定,果然看到那一张让人瞧着熨帖无比的脸,心里更加不舒服了。

    闷闷地将他的手推开,然后规规矩矩地行了个礼:“洛王!”

    蒙卿一脸的无奈,然后又重新跳回到方才坐着的树干上,摇头道:“你怎么每一次都这么的规矩,这些礼仪什么的,省一次又不会死人。”

    “礼还是要守的,你毕竟是王爷。”

    似乎永远都是这样的论调,但是蒙卿知道,这个女子并非那等迂腐之人,见到需要行礼的人,她一定不会干站着,更加不会因为她此时的身份而自视甚高。

    可是行礼只是一种规矩,并不代表她对那个人真的有多么的敬重,充其量只是尊重而已。

    或者说,规矩只是她养成的一个习惯而已。

    因为无论是给除了端木青几个人之外的任何人行礼,她脸上永远都是那样的表情,不卑不亢。

    最开始注意到她是在令王府的厨房下,她在教一个出进府的小丫头做点心,那样循循善诱的样子,看上去真是让人心情都好了。

    后来有意无意地就会看她两眼,她好像永远都那样带着浅浅的笑容站在那里,从来都不会抢人的风头,也不会落后于人。

    她跟在端木青旁边,两个人就如同一盆兰花和一盘青萝一样,前者安安静静地呆在一边,散发出幽幽的清香。

    后者张扬着生命,不屈不折,让任何人都没有办法打到她,好像什么时候,她都不会认输,都会展现着生命的韧性。

    果然端木请给她选的这个字,很符合她的气质呢!

    后来观察的多了,才知道其实她也是一个有才情的女子,她也有自己的灵魂。

    整个令王府给她打理,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丝混乱,好像她天生就会打理这些事情似的。

    后来,端木青要认她做义妹,她那样推脱,但是当时他却感觉自己看到她的惶恐,或许是这样的事情来得太突然,让她有些不敢相信吧!

    但是端木青的态度十分坚决,也十分认真的开口。

    她终于成了这个令王府的二小姐,改名叫做端木兰。

    但是这对她来说,似乎除了将身上的行头换了一下,让自己看上去更像一个主人之外,并没有什么改变。

    她还是兢兢业业的处理着整个府上的大小事情,他看得出来她的惶恐,但是也看得出来她的开心。

    好在整个王府的人都喜欢她,对于她成为这个王府二小姐的事情没有任何的异议。

    渐渐地,在人前的时候,也能够从她的脸上看到些笑容,看到些偶有的放松。

    可是,今天端木青那么一句话,却让他看到了她眼底的惶恐和害怕。

    这是第一次,第一次他因为这么一个女子,而对心里一直偷偷喜欢的人产生了质疑。

    他第一埋怨起端木青来,为何要这样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决定这个女子的未来呢?

    “好了好了,我不跟你说这个,就说今天你姐说给你相准了夫家的事情吧!”虽然知道这件事情会让她难过,但是他还是故作轻松地提起。

    果然,端木兰眼神骤然一缩,好像被触碰到壳内柔软的贝壳。

    只是很快她就恢复了以往温和的样子,轻轻道:“有什么好说的,若是真是姐姐决定的,她觉得那样很好,便听她的好了。”

    蒙卿皱了皱眉头:“我怎么记得你以前跟我说过,生而为女子,来到这世上一遭,就一定要找到一个最符合自己心意的男子,要不然,倒不如一辈子不嫁的好,我没有记错吧!”

    这话是前面有一次他跑来令王府玩,她被他逗得开怀,不经意吐露了心声,却没有想到他还会记得。

    一直都觉得自己虽然已经被姐姐认作了义妹,尽管自己已经是所有人眼里的二小姐,但是对这个男人,她好像还是那个跟在端木青身后的小丫鬟。

    所以,她有些不敢相信这个男人竟然将自己的话记得这样清楚。

    “那不过是一个梦想罢了,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生而为女子,却一辈子围着一个一辈子也未曾认清的男人而转?都是命运罢了。”

    “难道你就这样认命吗?”蒙卿急了,反问道。

    有些奇怪于他此刻的反应,但是端木兰也没有完全放在心上,只是淡淡笑道:“只要是姐姐说的话,只要是姐姐觉得好,我就没有什么怨言。”

    “你真的就这么听她的?”蒙卿简直要将肺给气炸了,这个女人的脑袋里装得是什么东西。

    “你不懂!”端木兰淡淡地回了他一句,“姐姐于我而言跟任何人都不同,若是没有姐姐,我根本就不会是今日的我。

    她交给我太多的东西,也让我知道了太多的东西,若是在我自己和她之间选一个活命的话,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她,这个世界上,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人就是姐姐。”

    说完这句话,端木兰痴痴地看着绿绿的池水,心里有一句话,始终都没有说出来:大概,第二个就是你吧!

    蒙卿自然不知道她此时心里所想。

    只是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莫名的觉得很烦躁,烦躁得想要打人,他很少有这么抓狂的时候。

    若是此时他静下心来审视一下自己,仔细地问问自己,大概就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你脑袋里进了水了吗?这可是关乎到你自己一辈子的事情,就算是青儿再怎么为你好,给你找来一个金子堆成的人,不是你心里所喜欢的,那又有什么用?”

    蒙卿几乎都要歇斯底里了。

    但是端木兰却轻飘飘地问了他一句:“王爷,好像,更要思考这个问题的人是你吧!”

    “我?”蒙卿愣了一愣,没有完全明白她的意思。

    “你喜欢姐姐,这一点,你难道可以否认吗?”

    顿时,如同朗朗晴空劈下了一道闪电,蒙卿有些蒙了,他藏在心底的秘密有这么明显吗?

    端木兰淡淡地笑了:“你知道姐姐心里喜欢的人只会是姐夫,所以,你打算一直隐藏,既然不能够在一起,就在心底默默的祝福她,你是这么想的吧!”

    “你……”蒙卿说了一个字,就没有接着说。

    这是他藏在最心底的秘密,平日里与韩凌肆,与端木青相处的时候,他也尽量表现得自然,自认为并没有什么地方露出端倪。

    却不想,今日竟然被这个女子发掘,而且看她的样子,应该是早就发现了。

    方才对别人说的话,此时竟然又要再问一次自己。

    端木兰笑道:“或许我们都是一样的人,既然如此,王爷又何必多问我呢?”

    说完这句话,她起身就往梧桐苑里走去:“谢谢王爷的关心,但是兰儿心里所想不会改变,现在府里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处理,就不多陪了,王爷自便。”

    蒙卿没有理她,似乎还在想她方才的话,待她走出去好远,才记得大声道:“你跟我不一样,你并不是喜欢上一个不能喜欢的人。”

    “你怎么知道不是呢?”端木兰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飘过来,隐隐约约的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蒙卿不太能够确定,那句话是不是真的是她说的。

    ~~~~~~~~~~~~~~~~~~~~~~~~~~~~~~~~~~~~~~~~~~~~~~~~~~~~~~~~~~~~~~~~~~~~~~~~~~~~~~~~~~~~~~~~~

    小寒:发一条公告,额……是对用“熊猫看书”客户端看书的亲们的哦!在熊猫看书搜索乱世嫡女,会有两本,日前主编通知,来源于“纵横中文网”的那一本将会下架,保留来源于“竹香阁”的那一本,两本的更新进度,竹香阁比纵横中文网提前两个章节,看书的亲转到竹香阁那本去看哦!

    公告是针对用熊猫看书这个app看书的亲,其他地方看的没有影响哦!

    另外,关于《乱世》,因为小寒现在面临着毕业设计和公务员考试以及毕业实习这一堆繁杂纷乱的事情,所以,都是前一天写完,然后贴到后-台上去,定时到晚上的,没有什么时间与亲们交流,抱歉哈!

    另外,《乱世》已经进入收关阶段,很多以前的坑会慢慢填完,很多人物也会开始安排他们的结局,相对来说主线的情节会被拉慢了些,见谅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