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赫带来的消息,让端木青心里一直都十分的紧张,但是黄芪的伤势还未曾减轻一点半点,也无法抽身,韩凌肆已经开始着手让人去查探虚实了。

    所以,端木青还是守在令王府里,就是担心黄芪的伤。

    韩凌肆除了早朝和一些事情要在昊王府处理之外,也基本上都陪着她一起守在令王府里。

    端木赫住了两日之后,便要回去。

    端木青想要挽留他多住几日,毕竟兄妹两人也实在是难得见上一面,但是他说李彦俞的出现对于他们家来说实在不是一个好消息。

    就怕端木竣他们留在家里有什么危险。

    想到那个性子有些偏执的李彦俞,端木青也实在是有些不放心,到底还是让兄长去了。

    他前脚走了没有两日,有一个人突然前来拜访。

    来的时候是晚上,若非他露出那张脸来,端木青几乎都要认为是城郊的那个农夫来了。

    韩凌肆也没有想到他会来,但是他来就说明事情不简单了,应该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发生。

    “好久不见,青郡主!”男子的声音一如既往的醇厚清朗,听上去就有几分西北地区的辽阔感,尽管是在长京出生,但是在西北呆久了,也难免就融合了那里的地域文化。

    “楚将军!”端木青在短暂的惊讶过后,便十分平静地跟他见礼。

    “楚将军怎么来了?”韩凌肆和端木请一起将他请进端木青的书房。

    端木兰将所有在思归阁的人都带了出去。

    楚问天跟上次见过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很大的变化,皮肤依旧是健康的古铜色,脸上也还是一副成熟老练的样子。

    “原本是没有打算现在就过来的,但是现在看来,只怕情况有些变化。”楚问天也不多绕圈子,并没有什么寒暄的话,进来就有话直说的样子。

    “哦?”韩凌肆挑了挑眉,“将军请说。”

    看他们的样子,似乎是有重要的事情商量。

    虽然朝堂上很多人都知道离洛公主对昊王青眼有加,也知道她们家的楚家军很有可能就是韩凌肆的强力后手。

    可这毕竟只是放在心里的话,谁也不敢将这样一个明眼人眼里的事实说出来,否则一个污蔑的罪名,到底是逃不了的。

    楚家军奉当今圣上之命镇守西北,手握重兵。

    无召是不能进京的。

    尤其是向楚问天这样的在军中握有大权之人,他之所以这幅打扮就可见其用意。

    而他深夜来访,直接就来见韩凌肆,又可以看得出来这其中的利害,端木青笑着道:“将军和王爷有重要的事情要谈,我就不打扰了。”

    楚问天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没有说话,韩凌肆却摆了摆手道:“青儿不必避讳,你跟我一起听听吧!多个人也多些思路。”

    端木青知道韩凌肆的意思,原本自己身为雪女,不能长命的事情隐瞒了他,他心里始终都还是有些不舒服的。

    所以这一次,他让她留下来的意思就是告诉她,他们之间不应该有秘密。

    转脸去看楚问天,他却还是那样的表情,对于韩凌肆这样的提议,似乎并没有什么意义。

    “将军还请告知。”三个人分别坐下来,韩凌肆再一次开口道。

    “相信以昊王的耳目,应该也知道西岐最近出现民心不稳的事情,事情的导火线自然是那后宫死婴,经由这件事情,加上前两年赵御恒各处所犯下的错误,就导致了现在整个西岐人心惶惶。

    进来我军所镇守的西北边上出现异动,似乎是西岐的一股小势力渗透进来了,但是好在楚家军向来军纪严明,所以,暂且还无碍,那些异性分子都已经给排除了。

    只是难以保证后面还会不会有什么样的举动,而且,我今日前来也只是为了将这一情况告知昊王,让昊王你心里有所准备。”

    “将军的意思是……”

    “这股势力来自西岐,但是对我军并没有野心,似乎是在伺机而动,等待着什么。”楚问天提起这最近让他十分不解的问题,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

    “相信将军心里也有所猜测,不知道将军是怎么看的呢?”

    既然楚问天亲自跑到长京来,自然是因为发现这不是件小事,所以才会如此的紧张,韩凌肆若是连这个都看不出来,也就不用跟楚家的人合作了。

    “西岐如今如此动荡不稳,只怕到时候难免会发生什么出乎人意料的事情来,若真是如此,作为西岐的邻国,而且又是华天大陆上最大的国家,我们东离只怕无法置身事外,隔岸观火,到时候我们反到手足无措就不好了。”

    楚问天一边说着自己心里的想法,一边那眼睛去看韩凌肆,想要知道这位长嫂无论如何也要力挺的王爷,到底有几分心机。

    韩凌肆闻言,不由的想起关于赵御风的事情来,若是大胆的猜测,景西岐后宫里的死婴案跟赵御风联系起来的话。

    那也就不难看出这个曾经的三皇子的意图了,想要图谋整个西岐的江山,这个篡位的名声是怕是脱不了,只是如何才能够好听一点才是关键。

    所以前面才有所谓的死婴案。

    “我看将军此来应该也是有了打算,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以我看,就不必遮遮掩掩的了。”韩凌肆并没有如楚问天所预期的那般下什么决断,而是反而将这个皮球给踢了回来。

    楚问天的脸上不由得有些难看。

    而那上头坐着的王爷,脸上却显得十分平静,甚至于还有些优哉游哉的味道。

    当然这只是表象,只是在韩凌肆的眼里,楚问天的能力不弱,实际上早就超出了楚家军声名赫赫的楚钺郡王。

    而他们叔侄二人同在西北,最后却是能力不如他的侄子声名在外,他几乎都没有什么战名,而叔侄两人的关系还不差。

    这就可以看得出这个男人的心机了。

    偏偏韩凌肆是一个对太聪明的人向来都没有什么信任感的人,所以,对于这个楚问天,他并不打算泄底,是以至此,还是表现得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楚问天心里不由得有些怀疑长嫂的选择了。

    当时在臻州的时候,看出这个昊王的决断,但是从青郡主加入昊王府之后,就开始怀疑那是不是仅仅因为青郡主是其心上人的缘故。

    一个男人若是沉溺于儿女私情,那么也就难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突破了。

    这样的王爷当真值得扶持?

    楚问天心里微微有些怒气。

    可是话又说回来,长嫂向来看人齐准,可以算得上是个厉害的女人,一直以来自己心里对她也是极为尊敬。

    她选择一个从西岐归来的质子当成培养的对象,一定有她深层的原因。

    按压下心里的不快,楚问天看向韩凌肆道:“昊王这话说得末将心下很没有底,末将缘何今晚匆匆来京,直接来到这令王府,其中缘由昊王心里一定是清清楚楚的。

    既然如此,昊王还是如此态度,那末将就没有什么好说的,还是直接回一趟公主府的好。”

    他原本就有些西北地域的豪放,这几句话说出来,顿时就有些粗犷的气势。

    但是韩凌肆只是表情微微收了收,依旧坐在椅子上没有表态。

    端木青静静地坐在一旁,似乎从头到尾都只是个陪衬而已。

    屋子里静了下来,楚问天的脸上不难看出微微的有些怒意,但是他并不是有勇无谋之辈,并没有在说出方才的那番话之后就立刻起身离开。

    若是那样的话,可能韩凌肆当真就让他走了,其实这话就连端木青都听得出来,以退为进罢了,同时也是给双方一个台阶。

    楚问天等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等到他的答案,干脆就站起身来,抱拳行了一个江湖之礼,倒是有些少见。

    “那……今晚就算是末将打扰了。”

    “楚将军如此没有诏命就回了京,难道不怕被人知晓?”

    韩凌肆的话让楚问天呆了一呆,但是也只是短短的一瞬间,然后冷笑了一声道:“若是昊王愿意,皇城离这里不远。”

    脸上没有丝毫的惧意,抬腿就往外走。

    他自然是没有惧意的,若是韩凌肆这个时候当真那么做了,那么西北一带的军心,他也就失去了,这其中的损失,都不用细想也都能够了解的。

    就在他一只脚迈出了门槛时,后面懒洋洋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明觉寺的案子似乎没有审清楚,照理说,怎么样也得要挖出后面的一大票人出来才是。”

    这话说得没头没脑,楚问天回过头来看向那个依旧歪在椅子上的王爷,突然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灯火通明中,他好像还是那样的漫不经心,但是一句话就将整个局势都改变了。

    好一会儿,楚问天才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再次抱了抱拳,什么都没有说就步入了夜色当中,但是端木青分明看到他方才脸上的愤怒没有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已经放下心了的释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