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来人竟然是楚钺本人,这倒是让周虞有些意外。

    看到皇后当头坐在马上,一向不拘小节的楚钺倒是乖乖地跳下了马,然后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参见皇后娘娘。”

    “哼!”周虞冷哼了一声,“楚钺郡王这个时候来京好像不太合乎礼制啊!本宫听得风言风语说是郡王带兵进京,还只当是外头的闲言碎语,意图离间我朝于楚家的关系,谁知道竟然是真的。

    既然如此,还是要请楚钺郡王来给本宫解释解释了,你为何带如此兵众出现在此地,如此不奉召而入京,已是违反了我朝的禁令。

    而且所带兵众如此之多,若是有人存心说是郡王要谋反,只怕郡王也无从推脱了。”

    楚钺面对这个东离权势最大的女子,表现得十分平静,甚至于还有一丝丝痞痞的味道,正如很多人传言的那样。

    楚越郡王可是整个东离在昊王之后最受女子关注的男子,昊王先后两次成婚,已然是断绝了其他女子的幻想。

    但是楚钺郡王还是单身一枝花,而且年轻多金帅气,最重要的是,这个男人最喜欢摆出一副痞痞的样子,让多少女子春心荡漾了。

    “皇后娘娘不要太过于动怒,容易惹起肝火,”楚钺靠在马上,摇头晃脑道,“我不过就是想念皇帝舅舅了,想要回来看看他老人家而已,顺便也看看舅母你啊!”

    “楚钺!我不是你的皇帝舅舅,此刻我跟你说的事情是关系到我东离江山社稷的大事,不是在与你闲话家常。”

    “舅母就是太过于较真了,什么事情都能够扯到国事上,这不是太累了吗?人在这个世上还是要多讲究一些人情味儿的。

    我母亲是皇帝舅舅的妹妹,我回家里头一趟看看母亲看看舅舅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楚钺仍旧是那副不当一回事儿的吊儿郎当样,说起话来也没有个正行的样子。

    “你错了,国家的事情从来都大于家事,没有国,何来家?你先是我东离的楚钺将军,然后才是离洛公主的儿子,才是陛下的外甥。

    既然是国家的将军,就必须要遵守国家的规定,你身为一个戍边的将军,没有陛下的召见就不应该前来长京。

    现在本宫给你一个机会,若是你现在调转回头,本宫既往不咎,在陛下面前也能替你美言两句,但是若是你还要如此胡来的话,就休怪本宫不客气了。”

    周虞言带冷意,听上去便有些森森然的味道,可见是动了真格的了。

    “舅母难道就没有听到过说,律法之外还有人情吗?一个完全不讲人情,只讲规矩戒条的国家,人民还能够幸福吗?

    我不过就是从遥远的地方回趟家,想要见见家人,以慰相思而已,就只有舅母当做什么似的,非要如此往高里说,何必呢?”

    “若你一人过来,说是十分思念长京的亲人,来不及跟陛下报备,或许还有可以理解的地方,但是你如此浩浩荡荡的带来这军队,又该作何解释?

    你可不要跟本宫说是因为你一个堂堂将军这一路上害怕,听上去倒是个挺可笑的借口。”

    “这都被舅母发现了!”楚钺干脆来一个对号入座,“大家都说没有成家便算不得是大人了,我一个小孩子从千里迢迢之外赶过来,可不就是害怕嘛!难道还不允许我带点儿兄弟朋友们一起路上做个伴?舅母也太苛刻了吧!”

    周虞罕见地微微眯起了眼,显然是对于眼前这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动了怒意了。

    “既然楚钺郡王将我东离的律法不当回事,那本宫也就只有按照律法行事了。”

    清冷的声音响起,仿佛光是听在耳朵里都会让人身上冷得起一层的鸡皮疙瘩。

    “舅母也太较真了吧!”楚钺耸了耸肩,“事情都没有问清楚,难道就要拿做外甥的下大牢吗?”

    周虞冷冷道:“并非本宫不近人情,而是本宫看来,郡王你的样子根本就像是故意挑事儿的,既然如此,本宫只能够以国家利益为重,先行将你扣押了。

    本宫按照东离的律法行事,无从让人诟病!”

    说着伸手一挥:“将楚钺郡王拿下,先行关到京兆府大牢,听候发落。”

    “谁敢?!”楚钺方才一直都靠着马背,这个时候停止了身子,冷冷问道。

    周虞冷笑道:“若说我将你拿下,或许是误会了你,但是明摆着的你就是触犯了我东离的律法,最多不过是说本宫不近人情罢了。

    本宫不近人情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多一些人说也无妨,但是如果在这个时候,你胆敢上前做些什么,那说头可就多了去了,你还是自己好好掂量掂量吧!”

    听到她这么说,楚钺顿时又换了一副笑脸:“舅母别生气啊!外甥这一次入京当真是有事儿呢!”

    周虞顿了顿,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似乎是在考虑眼前的这个年轻男子到底是有什么意图。

    但是他接下来又道:“当然,外甥想念舅舅舅母更是很大的一部分原因。”

    “那你且将你的军队遣回西北,然后你再随我一同入宫,和陛下说个清楚,到时候如何处置你,听从陛下便是。”

    “这怎么可以?”楚钺一听,反倒立刻不乐意了,“我这些弟兄们都是大老远的跟着我来的,为的就是想要看看京城的热闹,这连城门都没有进就让他们回去,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我们在西北那苦寒之地戍边可不是跟舅母们在长京这般繁华,大家讲的就是一个义字,这会儿让他们都回去了,那我这个做将军的岂不是太言而无信了,以后还怎么在军中立威啊?”

    周虞冷笑道:“楚钺,方才那番话本宫是最后给你一个机会,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你如此不领情,那本宫也没有别的法子了,来人,将楚钺郡王押解回京。”

    周将军正要上前,后头顿时飞速驶出两匹快马来,上头皆是长期在战场上浸淫的铁血汉子,手上两杆枪也不是耍把式用的。

    “你这是要拘捕?”周虞微微抬高了声音问道。

    “额……舅母别生气,”楚钺指了指自己身旁的两员大汉,“他们都是从西北那旮旯里来的,不知道规矩,看舅母要带我走,还以为你要欺负我呢!

    我说了,我们那边的战士们别的都没有,就是两字——忠肝义胆!”

    说完又晃了晃脑袋,不好意思地笑道:“这好像是四个字哦!嘿嘿,舅母不会介意这个的是吧!”

    一旁的周将军眼看这楚钺分明是故意的,顿时觉得替周虞不平,一个小小的郡王竟然敢对皇后如此无礼。

    “楚钺!你现在面对可是我东离的皇后娘娘,焉得如此无礼?”他本是武将出身,这一番话喊出来,自然是气势震天。

    周虞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急。

    然后一脸平静地道:“本宫能够理解郡王你和你的部下之间的情谊,但是本宫还是那句话,在国法面前,无论什么都是浮云。

    当然你身份特殊,既是楚钺郡王又是楚钺将军,本宫让人去拿你,确实是有点儿欺负你的味道。

    既然如此……”

    她说这话,自己从马背上翻下身,然后伸手朝周虞拿了一根绳子,十分平静地走到楚钺的面前:“本宫的身份亲自来拿你,应该还衬得起你吧!若是如此,你的弟兄们都觉得是本宫欺负了你的话,那本宫可真是要好好思量思量你们这楚将军的军心所向了。”

    楚钺没有想到周虞竟然会不顾皇后之尊,自己走过来要绑他。

    方才让部下对她的羞辱,她也好像丝毫都不放在眼里,此时偏是铁了心了。

    该死的娘儿们,怪不得母亲总说这个女人是天底下第一难对付的人。

    “呵呵呵……”楚钺一面傻笑着,一面讨饶道,“舅母何故对外甥如此较真呢?我知道天底下的舅母就没有一个是真正对外甥好的,但是我家舅母和是堂堂皇后娘娘啊!肯定跟一般的凡夫俗子所有不同了。”

    周虞脸上仍旧没有什么表情,伸手拉过他一只手,一边替他绑上一边道:“是不是跟一般人一样,这个得要在你对我东离无威胁之后,才能够下定论,现在本宫只是东离的皇后,你那舅母再叫得火热也没有什么改变。”

    楚钺那一旁的两个部下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办了,面面相觑地看着自己的将军被抓。

    方才只是个小小的周将军,论军功论实力论地位,他们都可以不放在眼里。

    但是眼下的这个可是皇后娘娘,他们再怎么加装莽撞也不敢胡来啊!

    不然就是不尊国母,这个罪名当真是有是个脑袋只怕也是不够坎的。

    周虞绑得十分细心,楚钺也笑得特别的欢脱,一口一个舅母叫得高兴。

    正要将他带走的时候,后面又是一阵马蹄声,然后周虞就看到身边的人都跪了下去:“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