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今儿瞅着外边天气好,又听到你们都在说话,心里怪羡慕的,就让莫失扶着我出来了。”

    在端木青和莫失的搀扶下,黄芪坐到方才端木兰拿过来的椅垫上,笑容仍然有些虚弱。

    端木青让阿朱去端了一碗十分浅淡的参汤过来:“你身子现在还虚得很,不能喝茶,这参汤没放多少参,你就当水喝好了。”

    “我没那么不经事儿,你给我医治了这么长的时间,我自己也有感觉,现在只是出来走走,不碍事的。”

    黄芪笑看着端木青道。

    “我怕你身上松乏得很,又怕你不愿意出来。”

    “之前是一直都不想要出来,宁愿在床上躺着,好像一看到这外边的天光,就想起那些事情,躺久了,心里想得多了,更难受,还不如出来走走。”

    虽然话是这么说的,但是提到那些事情,眼睛里还是有泪水溢出。

    韩凌肆这样问她方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又不好问了。

    蒙卿自然也是如此,但是心里总觉得被悬着好难受。

    还是黄芪自己先开口道:“我方才也听到一些你们说的话,虽然对于国家大事我不太了解。但是他还是很关心两国的形势的。

    他说,东离和西岐之间的事情直接会关系我们听风楼的安危,所以,一直以来,我听他念念叨叨的,倒也有些留心,只是终究都没有怎么上心罢了。”

    端木青知道,黄芪口中的他,是指她已经遇害了的夫君。

    看到她如此痛苦的样子,心里想了想还是道:“算了黄芪,我们也不急,有些事情,慢慢说也没有关系,不如再等等吧!等你的身体再好了一些,我们再说?”

    韩凌肆看端木青的样子,就知道她心里的不忍心,也在一旁帮腔道:“是啊!你还是先好好休息吧!关于听风楼的事情,我们的人还在那边打听,一有消息便会立刻告诉你。”

    但是黄芪却摇了摇头:“没有关系!其实现在他不在了,于我而言,听风楼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从那一次听风楼的事变之后,我原本就是因为他而留在那里的。

    我也曾经说过,只要他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而现在他已命入黄泉,我之所以没有跟着去,不过就是因为仇还没有报,至于听风楼到底如何,我不在乎,甚至于,在我的心里,最好从此以后在没有这样一个地方的好。

    就让那个曾经盛极一时是组织,随着他的离去,一起湮没好了。”

    这话说得大家都是一阵默然,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安慰她。

    这是一种骨肉抽离的痛,端木青可以理解,就像是她和韩凌肆无数次经历生死考验的时候一样。

    抬眼朝一旁看过去,正好看到他看过来的视线,心有灵犀。

    “你说你要报仇,你知道仇人是谁?”

    “李彦俞!”

    她毫不犹豫的回答让除了蒙卿之外的人都吃了一惊。

    “他……”端木兰首先反应过来,一双眼睛惊恐地看着端木青,“姐……”

    拍了拍她的手,端木青安慰道:“不要怕,他又出现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放心,他奈何不了我们什么的。”

    蒙卿有些不解地看着她们姐妹两个,很显然这个从黄芪口里冒出来的名字跟她们之前有些关联。

    “你看到他了?”端木青看向黄芪,问道。

    “就是他杀了我丈夫!”黄芪的眼泪决堤而出,眼睛里的哀伤感染了每一个人。

    “你冷静一下,能跟我们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事情发生在大半年前,那时候听风楼的生意已经有些惨淡了,因为朝廷对江湖的打击力度陡然间大了很多。

    那个新上任没有多久的年轻皇帝好像特别容不得我们这样的组织存在,好多次我们都掉进了朝廷特意设置的陷阱。

    故意假扮成要买命的顾客,然后让我们派出杀手前去,借此机会将我们的人逐个捕捉。

    原本听风楼里的杀手就是整个华天大陆上都难寻的人才,培养出一名合格的杀手需要十多年的训练,而且是要寻找根骨奇佳的孩子才可以锻炼出一个合格的杀手。

    这样子的情况,导致我们的损失很大。

    因为这样我们就不得不想办法开始同朝廷打交道,从那里获知消息,然后才来确定找我们的人究竟是朝廷个的人,还是普通的顾客。

    如此一来就导致我们整个的开支就增大了许多,直接就影响了我们整个听风楼的运作。”

    蒙卿好奇问道:“听风楼能够存在于华天大陆百年而不倒,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跟整个江湖的人关系都不错。

    虽然称不上兄弟之交,但是也绝对不会仗着自己的能力,欺凌弱小,这也是你们听风楼能有此地位的原因,为何此时遇到这样的情况,没有得到江湖人的帮衬呢?这有点儿说不过去啊!

    向来朝廷和武林之间总有那么点儿过不去的味道,但是长久以来,一直可以相安而处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两者之间内部也存在制衡关系。

    看着听风楼陷此危难而不出手相助,岂不是有唇亡齿寒之忧?”

    黄芪点了点头:“这位大哥分析到点子上了,当时我们也是十分奇怪,为何江湖上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就算是一些小门小派的人不出声。

    那些大门大户的这个时候应该也会出来只会一二才是。

    只是他一向心高气傲,不太喜欢主动上门去问别人求救,所以,我们也就只有依靠自己的力量了,当时我心里想的是,他们若是看到我们处于颓势,迟早是要站出来的。

    那时候小姐救了我们夫妻两个都是因为当时发生内乱,幸亏当时小姐的帮助,然后我们才能够聚集从前的帮众,将掌门之位夺回来。

    只是发生这件事情之后,听风楼整个的就士气低落了,后来也不知道是从那里传来的谣言,说是因为早先我们惹了朝廷的人,才会让人进了谗言。

    这一次是皇帝本人要灭了我们听风楼,听风楼难逃一死。

    那谣言将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了他和我,更是将早年我在永定侯府住过的事情给翻了出来,说就是这件事情导致的今日的灾难。

    正因为得罪的是最上层的人,所以,各大门派也不敢惹祸上身,我们听风楼才会陷入这样的死境。

    也不知道为何,这样的谣言越传越广,原本还只是有人在私下里偷偷的说,到后来,有时候我不小心路过,都可以直接听得到那些言论。

    这件事情让他心烦不已,我也不知道怎么办,虽然一次次的召开楼内会议,甚至后来还动用了血腥镇压的手段,但是也不知道为何,平日里十分听从我们人,这个时候表现的异常暴-动起来。

    直到那一天,终于爆发了听风楼的第二次暴-乱,起先站出来的人就是原先被我们拉过来的反派,后来又带动了几个楼里的激进分子,最后事情越发不可收拾起来。

    这个时候李彦俞就跑了过来,之前我们也有听说过云南李家公子的名头,这几年他在云南那边风头很盛。

    但是因为他似乎跟朝廷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他并不想要跟这个李家公子扯上关系,只是心里到底也有些纳闷儿,为何武林中的人对这个人,似乎特别的宽容一点儿,丝毫不介意他特殊的身份。

    直到那天他义无反顾地过来帮我们将那一场暴-乱镇压下去,而且答应在朝廷那边疏通关系,缓解我们上头的压力。

    从那之后他就十分信任这个李家公子,渐渐的,这个姓李的也就成了我们听风楼的常客了。

    跟他接触多了之后才发现他是一个十分仗义的人,平日里在楼里走动,不管是遇到什么人,遇到什么事情,但凡只要他能够帮得上忙的,都会出手相助,而且不求任何的回报。

    他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落地为兄弟,何问不一姓,渐次我家夫君也就慢慢的相信了他,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就是当年那个齐国公府的大少爷李彦俞。

    小姐跟齐国公府的恩怨,黄芪是知道的,我也曾经很是担心,跟我家夫君说过,他知道我与小姐的情谊,当下也有些犹豫,后来有一次在一起喝酒,便借着酒意将这件事情摊开来说了。

    我当时就在边上,就是想要看看他是个什么样的反应。

    那个时候他已经被我们灌醉了,听到我们提起齐国公府,首先便是痛哭,说是想念亲人,但是如今亲人一个都不在了。

    之后又开始叹息,说得到这样的结果也是正常,毕竟齐国公府家大势大,迟早都会为朝廷所不容,这也就是他如今喜欢混迹于江湖的原因。

    只因为江湖的这份义气,比之于朝廷的虚伪实在是好得多,

    从这里开始我们夫妻两个便完完全全地相信了他了,哪里知道这里才是他险恶用心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