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她说这话,脸上满是泪水,说到这里,就有些说不下去了,端木兰将自己的帕子递给他,轻声安慰道:“事情已然如此了,你如此常常哭泣,也只是徒增伤心,倒不如跟小姐他们一起想想办法。

    大家一起想个法子出来,为你的夫君报仇才好。”

    黄芪轻轻点头道:“二小姐说得是。”

    由是才接着道:“后来有一天,他匆匆忙忙地跑过来,跟我家夫君说,朝廷派了人过来想要跟我们听风楼谈条件。”

    “谈条件?”端木青和蒙卿都没反应过来,就只有韩凌肆若有所思的样子。

    “对!李彦俞说,思来想去,朝廷之所以将听风楼要的这么死,一方面自然是因为我们的营生跟朝廷的法令格格不入的缘故。

    但是还有很大的一部分原因,就是朝廷缺钱。”

    “朝廷缺钱?!”蒙卿不可思议地反问道。

    “他们西岐这两年确实是财政亏空了许多,”韩凌肆淡淡地接过话来,“之前赵邺刚驾崩,赵御恒刚刚登上帝位,这一切自然是有劳佟贵妃也就是现在的太后的决断。

    虽然赵御恒如今已经登上了皇位,但是事实上,他的根基其实并不深,都是由赵邺和佟贵妃给他攒下来的,换句话来说,并不是他的嫡系。

    他登基那会儿,除了老皇帝留给他的人之外,很大的一部分其实是已经不见踪影的赵御鸿和赵御风的。

    当然,一时半会,他自然是没有办法将那两拨人收拢,可是先将已有的人拉倒手心里还是可以做一做的。

    所以为了体现他对佟贵妃的孝心,大修了一座宫殿给她养老,然后又开始修建太后陵墓,这又是一笔巨款。

    光是这两件,就将整个国库掏得差不多了,后来又有几次天灾,国库确实是空虚了,就是到现在,只怕也还是欠了老百姓一笔不小的账。”

    黄芪不是很懂这些,但是听得韩凌肆这么说,好像就是跟当时李彦俞说的差不多,点了点头道:“李彦俞也是这么说的,说是那个皇帝现在手头缺钱,眼看着武林这一块是没有人涉足的。

    而且这里头又以我们听风楼为首,所以,就是在想办法榨我们的钱而已。

    我家夫君听得有些心动,若是能够用钱将这件事情摆平,那些银子我们后来仍旧可以赚得回来。所以当下就觉定去赴约了。”

    黄芪的声音有些颤抖,可见事情就是发生在那一天的。

    端木青将参汤端给她,没有再说什么。

    喝了点儿汤,黄芪才接着道:“他是早上出去,那时候我的眼皮就一直在跳,总觉得有事情要发生,便想要劝他,但是他说,听风楼在武林中呼风唤雨了这么多年,不能断在了他的手里。

    既然这是一次解决的机会,他自然应该好好把握,就算是给楼里的人一个交代。

    他走了大半日都还没有回来,我只好带着孩子先吃午饭。”

    端木青端木兰和莫失都是惊讶出声:“你有孩子?!”

    “是!三岁了,”黄芪一边哭一边道,“就是那天吃饭的时候开始发生动乱的,我的儿子也在那一次死了,是被李彦俞给活活摔死的!”

    说到这里,黄芪眼睛里满是恨意。

    从她的眼神里,端木青好像看到了当时的自己,那时候,瑾哥儿被端木紫毒死的消息刚刚落到耳朵里,整个世界都像是垮掉了一样。

    端木青用力地抓住她的手,但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她知道这种痛,也知道这种没有办法排解的感觉。

    所以,她只是这样抓着她,像是想要给她支撑下去的力量。

    黄芪终于哭出声来,嚎啕着,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有喉咙里发出来的难免的摩擦一般的声音。

    如同野兽的呜咽。

    端木青目光坚定地看着她,就像是看着那时候无助的自己。

    韩凌肆坐在端木青的旁边,他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比他更加了解她。

    此时她眼里的那种恨意,绝对不是来自己于对黄芪的同情,和同仇敌忾的愤怒,那分明是悲愤引起了共鸣。

    莫名的就想起那一次在神石洞里,她陡然间癫狂的样子。

    韩凌肆心里一震,又是这种感觉,这种抓不住任何东西的感觉。

    他们相识于她十三岁的时候,那时候他就觉得这个小女孩子似乎有着别人所没有的坚韧,更有着那个年龄所没有的成熟。

    正是这一点让他注意到了她,渐渐地对她产生不一样的感觉。

    只是这个时候再联想到当时的事情,心里不由的感到奇怪,为何青儿会那样成熟?成熟到根本就不像是那个年龄该有的样子。

    而后来他也问过端木赫,端木青年少的时候性子冷清根本就是因为秋恬的影响,而秋恬之所以那般冷淡,着实是因为隐国的缘故。

    思来想去,也不足让端木青带有如此的恨意才是。

    此刻陡然间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突然又想起这放在心里的事情来,不由得更加好奇了。

    虽然青儿跟他说过,以后会告诉他,但是,他总觉得这件事情青儿并不愿意说。

    端木青看黄芪逐渐冷静下来,然后才道:“好了,黄芪,你不要说了,后面的事情,你就算是不说,我们也都能够猜得到了。

    若是没有猜错的话,听风楼里原本的那些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杀手全都归到了这个李彦俞的手下吧!

    他的目的原本就不是听风楼这样一个组织,听风楼之所以存在,都是因为它拥有那些让人想想都毛骨悚然的如暗影一样的杀手,所以,他的目的一开始就在与人才。

    这样才会让他在你们听风楼走动的时候,显得那样的仗义,目的就是在于收买人心。

    听风楼的规矩,我也知道,就是相互之间并不怎么通气,就比如莫失,她认识的听风楼里的人就不多,这原本是为了担心会有人联合起来,对抗领导者。

    李彦俞就刚好利用了这一点,然后逐个击破,最后一呼百应,在此之前,并不会露出多大的马脚,加上你们又确实是轻信了他,最后也就到了势必不可挽回的地步了。”

    这一次黄芪只是哭着点头,没有吭声。

    索性总算是哭了出来,端木青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然后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道:“逝者已逝,我们该为他们祈祷,但是仇人还在,我们的软弱,只会让对方逍遥。

    所以,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快点儿平复自己的心情,然后站起来,不报仇,不罢休!”

    院子里显得十分安静,韩凌肆和蒙卿都在想着,听风楼的变故到底是为什么而做的准备。

    端木兰和端木青以及莫失却是因为黄芪的遭遇而难过。

    世上最难得的是有缘人,端木青一直都认为和黄芪的相识就像是缘分注定的一般。

    那个午后,她突然间拦住了自己的马车。

    现在想想,若是当时自己没有路过那里,或者早了一步,或者迟了一步,那么他们的人生都会是另一个样子。

    那就没有莫失莫忘她们两个陪在自己的身边,黄芪他们也不一定就能够成功地抢回听风楼的主权。

    但是话又说话来,若是这样,那么莫忘是不是就不用死,黄芪也不用遭受现在的苦难。

    果然,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黄芪还是一个少女,身上穿着一身黄衫,明艳而动人,虽然境遇窘迫,但是却十分坚定,就是眼睛里,也都充满了希望。

    所以,才会去劫持她,才会想要依靠劫持她来获得那一千两银子。

    听着她的哭声渐渐地停止了,端木青才安慰道:“你现在好好养身体,争取尽快让自己完全的好起来。

    这个地方不是西岐,是东离的国都,李彦俞是打扰不到你的,你既然知道了他的真面目就应该知道像他这样的小人,肯定是不会忘记了我这个仇人的。

    相信我,我不会放过他的,你好起来了,我们才能并肩。”

    黄芪抬起泪眼看着她,似乎从这里找到了希望,最终重重地点了点头:“好!”

    接下来的几天里,韩凌肆显得有些忙碌,都是为了楚钺驻扎在长京外面的事情,正如他所预料,这么一来,果然就引起了别人的贼心。

    端木青也回了阙婵山,说好了过三五天就再回来。

    直觉里,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也许过不久,她要面对的就是一场恶战。

    所以,趁着现在一切都还勉强维持着平衡的时候,抓紧时间将她的身上的异能尽可能多的挖掘出来。

    倒是蒙卿,近来跑令王府的次数越发的多了起来。

    端木兰不由奇怪:“姐夫最近都很忙的样子,为何你倒是看起来闲得很,整日整日地往这里跑?”

    蒙卿被她这么一问,脸莫名其妙的就有些红了:“我……还不是因为青儿,让我多往这边走走,说是李彦俞的人来头有些不好说,在这边照看照看黄掌门。”

    对于她这样的回答,端木兰倒是没有觉得有什么,一旁的黄芪连忙道:“其实大可不必的,小姐在这里也留了这么多人,而且莫失还在,实在是不用这样挂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