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蒙卿却连忙道:“那怎么可以?!我一向都是说到做到的人,既然答应了青儿,自然是要做到的,这一点兰儿可以作证啊!”

    说完之后,还颇有些狡辩意味地道:“对吧!兰儿?”

    一旁的百媚正百无聊赖地看着端木兰绣花,听到这话,“噗嗤”一声,然后拿捏着细细的喉咙笑道:“啥时候二小姐变成了兰儿了?我倒是想要知道,这是何时度的陈仓啊!”

    说完就咯咯地笑个不住。

    只把端木兰的脸笑红了,依旧不肯罢休。

    “人家只是听你们念叨念叨,念叨多了才一不小心这么说的而已,就只你爱嚼舌根子。”

    端木兰向来性子稳重,就算是这样的时候,红了脸依旧是红了脸,但是到底没有因为害羞而跑掉,反而义正言辞地将百媚给说了一顿。

    百媚偏就是个不怕事儿的人,听到这话,接茬道:“二小姐这话我可就不懂了,这上上下下的,除了小姐,谁还会叫二小姐兰儿啊!大家可不都叫二小姐叫得多嘛!

    我倒是好奇,洛王怎么就听多了我们念叨了?如今小姐也没在我们这里,平日里也没有什么人叫啊!”

    她这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就算是端木兰这会子也没有了说辞。

    自己埋头绣花,不理会她。

    蒙卿脸上一脸的尴尬,然后对着端木兰行了个礼,赔礼道:“是我唐突了,还望二小姐不要见怪。”

    端木兰看了他一眼,脸上没有什么异样:“你理她呢!她这张嘴就是没事要找点儿事情出来说一说才不会寂寞。”

    这句话倒是将方才的尴尬给解了个一干二净。

    百媚翻了翻白眼然后继续百无聊赖。

    黄芪笑道:“我前儿听阿朱姑娘说,小姐不是要给二小姐说人家吗?百媚你就不要凑这个热闹了,好歹让人家大姑娘闹了个大红脸,你又有什么意思?!”

    这话一瞬间说到了端木兰的心事上,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

    从上一次端木青那么提过一次之后,她也没有再去问过,一方面她到底是个黄花大闺女,这个时候若是去问,心里头终究还是有些害羞的。

    同时,端木青没有提起,她自己也不想多说,反倒暗自寄希望于她将这件事情给忘了。

    哪知道,姐姐没有说,旁人却都还记得。

    倒是黄芪没有注意到她脸色的变化,心里头生出许多感慨来:“说起来,你跟我一般大的年纪,要不是这么多年跟着小姐来来去去,耽搁了你自己,早就已经嫁了人了,说不定都子女绕膝了呢!

    何用到现在还是一个人,想来小姐也是为着这一点,心里有了愧疚,才想着要找一个才貌双全的男子来配你。

    女人嘛!终究还是要嫁人的,不然,一辈子孤孤单单的,光是听着都让人心酸。

    你不似我,我和他都是过着刀口上舔血的日子,其实现在想想,今日如此年纪轻轻的就天人两隔,也该是有预见的结果。”

    端木兰难得的参与这个话题,问道:“黄芪姐,难道你就不曾后悔吗?”

    “后悔?”黄芪有些不解,“为何后悔?”

    “早知道结局是个这个样子,还不如当时没有在一起,没有结为夫妻。”

    看着她的脸,黄芪好一会儿才笑道:“这是因为你没有勇敢的爱过,不然,如果你是我,你就知道了,纵使结局再让人心痛,也是不可能会后悔的。

    人的一辈子这样短,而且衣食住行,那样不要操心,大部分的时候,其实都是不快乐的,有个你自己心里爱着的人陪在旁边,是再幸福不过的事情了。

    其实,爱情这个东西,若是瞻前顾后了,就没有意思了,也就不纯粹了,到现在,我还是觉得我们应该在一起,至少,我们在一起的那几年,我们那样的快乐。

    这是一辈子的财富,有时候一段感情,你想得多了,就会与幸福失之交臂,那才是真正该后悔的。”

    黄芪的话让其他三个人都陷入了沉默,好像都在默默地想着心事。

    “百媚,我听小姐说,你还打算一辈子独身呢!不会是真的吧?”黄芪这些天住在这里,要说聊天聊的最多的,只怕还是快人快语的百媚了。

    这个时候扯开了这个话题,免不了要问一句。

    “我?”百媚掀唇一笑,“我都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还成亲?我图啥呀?现在有吃有穿,安安稳稳的,几辈子修不来的福气,我可没有那么傻,还去找罪受。

    该体验过的感情,体验过了,该喜欢的人,喜欢过了,该碰到的男人也都碰到了,足矣,剩下的日子,我就得要一个人好好的过我的日子了。”

    对于百媚,其实之前在江湖上的名声不小,黄芪原本就是吃江湖这碗饭的,自然知道她的过去。

    也知道,她能够说出这番话,一半是无奈,另一半也是豁达,便不再多说。

    只是看到端木兰有些怔怔的样子,有心点拨她一下:“其实二小姐你真不用担心,我都听说了,那位公子人品相貌都是上选,你如此恬静的性子,和那未来夫君定然是能够合得来的。相信也会是和乐美满的一对。”

    端木兰想了想故作轻松道:“黄芪姐你就不要再取笑我了,这事儿八字还没有一撇呢!到时候再说吧!更何况,我现在哪里有心思想那些,这一大家子人还等着我安排呢!”

    黄芪一脸的惊讶:“怎么就没有一撇了?我都听阿朱姑娘说,小姐已经物色好了,就等着过几天找人说合呢!她过几天回来不就是为了这事儿吗?

    听说是打算说合了之后就请洛王做这个媒人,就是想想也知道到时候又是长京城里的一桩热闹事情了,我们可都在等着呢!”

    端木兰和蒙卿两个人都是茫然失措的样子,百媚的目光在两个人身上流动,心里想笑,却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地摆弄着绣篮里绣好没有多久的荷包。

    “物色好了?”蒙卿几乎都有些舌头打结了,“可有听说是那户人家的公子?”

    黄芪有些奇怪地看着他。

    “不,我是想说,这长京里大户人家的公子,好歹我都大概认得,好帮二小姐看看,那人人品到底怎么样!大家也都知道,但凡到了说亲的时候,那些个人说得天花乱坠的,可是实际生活中完全是另一个样子,我这就是担心,青儿受了别人的蒙蔽。”

    黄芪摇了摇头道:“我奇怪的不是这个,而是小姐打算请洛王你去当媒人,难道没有跟你说吗?就是昊王难道也没有跟你这个叔叔提起过?”

    蒙卿一脸的茫然:“没有啊!”

    “依照小姐稳妥的性格,大概是不想事情还没有个准信儿,就扯得满城风雨吧!对二小姐的名声不好,”黄芪拍了拍端木兰的手笑道,“还是小姐考虑得周到。”

    “黄掌门,这里又没有别人,怎么就会闹得满城风雨呢?你跟我说说,我好好查查这个人如何?也算是给二小姐探探底嘛!”

    黄芪笑道:“这有什么不可以,我只当你们都知道呢!”

    端木兰极力稳住自己的情绪,然后淡淡道:“我去看看厨房下的午膳准备好了没有。”

    百媚抿嘴一笑,却又不多说什么,难得的安静。

    黄芪看了她离开的背影一眼,然后笑道:“饶是二小姐这样稳重的人,提到婚姻大事,到底还是面皮薄呢!”

    蒙卿几乎都要认为黄芪是在故意掉她胃口了,偏偏又不能去催促,只好跟着笑道:“她原本就不是那等面皮厚的人,只是一向拿得住事儿罢了。

    对了,黄掌门,你方才说那个人是谁啊?!”

    “哦!你看我,说着说着就给忘了,还能有谁?我听阿朱说,那新晋的状元郎最近不是在长京里挺火热的吗?写得一手好文章,又相貌堂堂的,而且家世也不错,是个世家子,据说很受超挺看重呢!

    只怕要不得多久就要飞黄腾达了,到时候我们二小姐可不就是官太太了嘛!”

    蒙卿印象里对这个新晋的状元郎没有什么印象,毕竟依靠科举新晋的官员暂且还到不了那个高度,而且也不好摸清人家的底细,所以一直都没有注意。

    黄芪笑道:“我看洛王这样关心二小姐的事情,倒是真的该去好好打听打听,小姐听到的消息跟洛王你在暗处打听到的,又是另一个概念。”

    蒙卿匆匆地点了点头,就起身往外走。

    百媚连忙喊了一句:“你干嘛去啊?二小姐都去让人准备饭了,你好歹吃过饭再走啊!”

    脸上尴尬了一下,蒙卿连忙道:“我想起来府里头还有些事情,先回去看一下,饭以后有的是机会吃。”

    说完话就匆匆不见了人影。

    百媚嘟嚷了一句:“这么久了不是在我们这儿就是在昊王府里头,都多久没有看到他回家了,这会子偏偏家里又有事情了,真是奇怪。”

    说完话,看向黄芪,两个年纪都不小了的女子忍不住相视而笑,了然于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