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练完剑,正用着早膳的时候,小厮来报说是昊王已经往令王府里去了,今早进的城,昨儿根本就不在长京。

    蒙卿这才知道韩凌肆昨天大概是去了阙婵山了,想到这里就想到端木青应该也回来了,当下就将手里的碗给放下了,直接往令王府里去。

    听到下人说夫妻两个都在思归阁,也就不去梧桐苑了,直接往那里奔。

    还没有进院子,就听到里头端木青跟韩凌肆说话的声音。

    “你说说这个俞状元,我瞧着他一表人才的样子,怎么说出这样的话来?现在这让我们兰儿怎么好见人?”说话的是端木青,语气里有明显的怒意。

    难道已经知道昨天的事情了?可是没有人说,她怎么会知道?蒙卿原本是想要进去说一说昨天自己亲耳听到的话,但是听到他们谈起端木兰莫名的就想要接着往下听听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想不到他竟然这样子口没有遮拦,倒是连累的你,竟然还被人说嘴。”韩凌肆语气里带着心疼,那心疼自然是对着端木青的,这样听来,倒更像是关于昨天的事情了。

    “我都没有什么,反正如今我们已经成亲了,别人再怎么说也干系不到我身上,”端木青愤愤道,“只是做而他们随随便便的一番话,如今竟然闹得满城风雨。

    十亭人倒有九亭都说我们兰儿是个不洁的,我就不知道了,我家兰儿配什么样的男子配不上?你若是不乐意,你可以直接跟我说啊!我们昊王府又不是那等仗势欺人的地方,何苦要兰儿名声。

    原本倒是想着给她挑一户好人家,被他这么一说,我到哪儿去找人去?兰儿以后要是嫁过去了,被婆家的姑姑嫂嫂婤娣们背后说三道四的,那日子还要不要过了?”

    “好了好了,你也先不要气了,我们再想想办法嘛!这风头迟早都要过去的,谣言这东西不都是这样的吗?你经历过多少,难道还不知道?”

    端木青道:“是,现在是一时半会儿就过去了,但是到时候兰儿当真要出嫁,又得要掀起来,这一点,我还不清楚?更何况,兰儿现在着实不小了,再下去,更是耽搁了。”

    “这倒是真的,那依你说现在怎么办?”

    端木青沉吟了一会儿,才道:“现在能有什么办法呢!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既然那俞状元我们高攀不上,也就不攀了,我再挑几个好人家。

    只看看他们对外头那些风言风语的态度,然后再做定夺吧!不过,我看还是要尽快落实下来。”

    “你就不怕人家是因为我们昊王府的缘故才虚与委蛇地前来提亲的?你不是一向最讨厌政治婚姻的吗?”

    端木青道:“这一点我自然知道,只是如今也没有别的法子了,万一兰儿都不满意,干脆我就狠点儿心,让她嫁到地方上去,说不定还能够淘到枚金子呢!”

    韩凌肆道:“这倒是个好主意,若是你舍得,我这就让人去查查看地方上有哪些人才,到时候也好给你挑。”

    蒙卿站在墙外,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进去了,原本是急匆匆地跑过来跟端木青说这个事情的,但是人家如今已经知道了,而且了解得还比自己清楚得多。

    就连后路都考虑好了,这会儿自己进去就太多余了吧!

    “其实,我倒是曾经想过皇叔。”韩凌肆蓦然间蹦出来一句话,让墙外的人顿时就竖起了耳朵。

    “皇叔?”端木青显得十分意外,“你……你怎么回想到皇叔?那肯定不行!”

    端木青的话让蒙卿心里莫名的就有些胸闷的感觉。

    “怎么就不行了呢?论人品,论家世,论学问皇叔那一点比不上你嘴里想要的青年才俊了?”韩凌肆似乎是有些偏袒自己小叔叔的味道。

    端木青却显得十分不看好道:“倒不是说蒙大哥哪里不好,只是,我们兰儿的出身,你也知道,皇叔毕竟是信韩,身上流的是皇家的血,齐大非偶。

    其他人家,我或许还可以说是因为她的姐姐是我,我的丈夫是你,但是皇叔那里该如何说呢?”

    韩凌肆道:“这怎么能这么说呢?皇叔其实那等看人身份的的人?更何况,我记忆里的青儿也不是这样的人啊!那太子和太子妃的事情,你怎么就那么的赞同呢?!”

    似乎是在考虑韩凌肆的这话,并没有立刻回答,站在墙外面聚精会神听着里头对话的人却是快要急疯了。

    “其实最重要的不是这个原因,若是给兰儿找一个互相不熟悉的人作为一生的伴侣,他们之间还可以开始慢慢地培养感情。

    但是皇叔和兰儿都那么熟了,两个人之间根本就没有那男女之情,若是将他们放在一起,那岂不是跟两个好朋友结为夫妇一般吗?

    太子和如意那是因为他们是真心相爱的,我自然是祝福的,可是若是让皇叔因为要解兰儿出嫁的困而娶她,我终究是不乐意的。”

    “你的意思也就是说,若是皇叔要娶二小姐,必须是要在他真心爱她的前提下?”

    “嗯!”

    蒙卿听到这里,心里头有些茫然了。

    这道门终究是没有进去的必要了,他颇有些失魂落魄地慢慢走开。

    方才端木青和韩凌肆的对话他都听得一清二楚。

    心里来来回回的都在想着她说得那句话,若是皇叔要娶,那必须是真的相爱。

    想到这里,陡然间吓了一跳,怎么会突然间考虑到自己爱不爱兰儿的问题呢?

    他并没有想过要娶她啊!

    娶兰儿?!

    思绪好像被这样的三个字抓住了一般,为什么不可以呢?

    越想越觉得诡异,怎么会好好的想到要娶兰儿呢?一定是方才君昊和青儿说得太多了,不小心让自己的思维也跟着他们的话题转了,一定是这样。

    心里想着,便如同有瘟疫一样,飞快地迈开腿就往外面跑了。

    百媚正往思归阁走来,就看到他如同疯了一般不要命的跑得正欢。

    “你们跟洛王说了什么吗?怎么大白天的跟见了鬼似的?”一边往院子里走,百媚一边好奇问道。

    端木青和韩凌肆两个人正在优哉游哉地夹核桃吃,听到这话,两人相视一笑。

    “你说这方法到底管不管用?”端木青心里还是有些担心地问道。

    百媚看到他们夫妻两个很显然没有理会自己的样子,也只好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然后白了他们一眼,又仍旧出去了,怪不得整个思归阁都静悄悄的,很显然大家都不愿意呆在这里当空气。

    韩凌肆笑道:“你也不看我是谁?我跟皇叔相处了这么久,难道还不知道他的性子?你等着看吧?”

    很显然,端木青没有他那样的笃定,心里头终究都还是有些担心的样子。

    “要不我们来打个赌?”韩凌肆笑道。

    “赌什么?”端木青斜睨了他一眼,懒懒问道。

    “我们就赌看看皇叔什么时候来提亲。”

    “提亲?”端木青头摇得像是拨浪鼓,“这也太早了,我都不确定你说得这一招管用,还想着怎么把方才的谎给圆过去呢!你说当真让兰儿随随便便嫁个人,我真的觉得还不如让她留在我身边呢!”

    “你就说赌不赌嘛!反正我输了还不是你获利?”

    想了想,端木青狐疑地看了他一眼:“那……赌什么?”

    “如果我赢了,你就得答应我晚上换个姿势!”

    这话一出口,端木青的脸顿时就红了,伸手就去锤他:“你说你大白天的,这脑子里都想着什么呢!”

    “好了好了,”韩凌肆连忙捉住她的手,“这还不是你扭扭捏捏的,不然我会需要用这种方式来达到目的吗?”

    端木青捶得越发狠了:“你还说!”

    “好好好,如果我输了,随便你怎么做好吧!”

    “啊?”

    “如果我输了,你让我摆什么姿势我就摆什么姿势,可劲儿伺候你,怎么样?”

    这一下,端木青直接感觉自己脸在烧了,索性就丢下他往房间里去了:“你简直就是个流氓,什么话都说得出来,也不怕闪了舌头”

    韩凌肆当真伸了伸舌头道;“我可是觉得我说的是十分正经的事情啊!怎么就会闪了舌头呢?”

    端木兰还不知道自己那腹黑的姐姐和姐夫已经将她卖得七七八八了,这一头还在整天担心着要将她嫁出去的事情。

    前头好容易偷偷打听到似乎端木青看上的是那个新晋的状元郎,而且都已经在找人说合了。

    想要跟端木青说辞掉去,偏偏又开不了口。

    姐姐从小到大为自己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好的,这会儿为了自己的亲事也定然是操碎了心,若是自己还这般不识好歹,岂不是太辜负她了?

    想到这里便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只是心里想着就这样嫁给一个陌生的男人,终究有些意难平。

    如此心事重重的,几天都没有睡好,人都消瘦了许多。

    这一天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听到外头小丫鬟的声音笑得不停,心里不由得奇怪,又暗暗恼了自己竟然睡过头了。

    “真是没有想到,竟然这么快就送来了聘礼,这下我们府上热闹了。”一个小丫鬟的声音传进来。

    这话落在端木兰的耳朵里,却是如同一道惊雷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