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急急忙忙地穿好衣服,让小丫鬟进来伺候洗脸梳妆。

    镜子里头,身后给自己梳头的丫鬟眼角眉梢都是笑意,看着自己脸的时候也带着一种躲躲闪闪的笑意。

    “你一大早笑得这么欢做什么?又没有到发月钱的时候。”端木兰心里有些气,但是却也没有表现在脸上,只是微微有些怒意地道了一声。

    谁知道那小丫鬟笑道:“若是发月钱,我可没有这么高兴呢!这一回高兴的事情啊!说不定给我带来的钱比那月钱多了去了。”

    一般主人有什么喜事都要给自己的下人们打赏,尤其是贴身伺候的,更是给的多,这一点,让端木兰更加确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顿时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但是她一向在下人面前端庄,愣生生地将眼泪给逼了回去。

    梳洗完就往思归阁去了,端木青住在这里的时候,每天早上第一件事情,她必然是要去见她的,这是多少年来的习惯,实在是改不过来了。

    走到思归阁,却发现这里一个人都没有,不由得心越发往下沉了。

    折回来的路上,遇到一个小丫鬟,连忙拉住她问道:“可有看到大小姐了吗?”

    那小丫鬟看着她直笑道:“二小姐怎么还在这里,大家伙儿都到前厅去看洛王送来的聘礼了,难道你自己不好奇?”

    端木兰像是一时间没有听明白似的,呆了一呆才问道:“你说什么?洛王送来聘礼?怎……怎么……”

    那丫鬟有些奇怪地看着她,奇怪道:“难道二小姐你自己不知道吗?洛王前来提亲了啊!大家都在看热闹呢!你作为新娘子,难道不应该前去看看吗?我刚刚才回来,那聘礼看着就知道十分丰厚,只是人太多了,我没有挤进去。”

    她还说了些什么,端木兰没有听进去,只是呆呆地松了手,然后一路跌跌撞撞地往前厅走去。

    远远地,就听到很多人嬉笑哄闹的声音。

    尤其是百媚的声音,又尖又利索,随便说一句半句,就让人开怀大笑。

    走得近了,有人眼尖,一眼就看到了她,连忙高声道:“二小姐来了。”

    百媚却连忙接了一句笑道:“那里还是什么二小姐,分明就是准新娘子好不好?!”

    然后又是一阵大笑。

    她是这里的二小姐,又是今天的主角,自然不会像那个小丫鬟一样挤不进去,见她来了,自然就有人让开一条路让她走进去。

    前厅本来就是用来招待贵客的,宽敞得很,但是这么多瞧热闹的人,和那一抬抬的聘礼还是让这个宽敞的前厅显得有些拥挤了。

    果然是如那个小丫鬟说的,聘礼多得很。

    从深深的厅里,一直排到外面,每一台都是用大红色的绒布衬的里子,上面堆了许多许多贵重的东西,仿佛这些东西都不要钱似的。

    晨曦从外面偷偷地钻进来,落在这些东西上头,明晃晃的有些闪人眼睛。

    端木兰微微眯起了眼,然后才看到那个站在门口穿着米白色长衫的男子,他这会儿也在看着她。

    两人就这么四目相对着,双方的眼睛里都包含了太多的情绪,一时间无法解读对方的意思。

    端木兰移开眼睛,然后就看到自己的姐姐,站在姐夫的旁边,脸上带着祝福的笑容。

    她是知道自己的心意的,所以,才会想尽办法为自己布置好了这一切的吗?可是为什么心里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欢喜呢?反而有一种沉甸甸的感觉。

    端木兰再一次移开视线,一一从这厅里人的身上移过,这些人都是自己平日里所熟悉的,他们的脸上都带着祝福,都带着笑意,他们都是欢喜的。

    可是,为什么自己还是高兴不起来呢?

    端木兰找不到答案,只是觉得茫然,同时,心里头隐隐地有一种负重感。

    那个男子一步步朝自己走过来,脸上带着笑意,仿佛将外面的阳光都贴到了眼睛里,一直走到自己的面前,然后轻轻道:“兰儿!”

    第二次,他这么叫自己了,上一次还被百媚取笑过,当时他还为这个称呼朝自己道过歉,怎地几日不见,竟然转变这么大,他要名真言顺地这样叫了?

    蒙卿看着她,心里满心的欢喜,想了多日的事情终于有了答案,终于迈出了这一步,才知道自己得出的结论是多么的正确。

    端木兰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做了一个谁都没有想到的动作,转身就跑。

    百媚就站在她旁边,正要伸手去拉她,却被端木青一把给拉住了。

    她有些不解端木青的做法。

    一转脸就看到她却在看蒙卿,蒙卿心有所悟,立刻便跟着追了出去。

    “好了好了,大家帮忙将这些东西都抬到梧桐苑里去吧!到底是给二小姐的聘礼,我这个当姐姐的可不能吞了她的东西。”

    话说的大家都笑了起来,唯有阿碧有些担心地问道:“小姐,我看二小姐好像并不是很高兴的样子,我们这样将东西送过去,会不会不太妥当啊?”

    端木青还没说话,一旁的百媚就敲了她的脑袋:“小姐说的话何时有错了?还不赶紧的动手?你想等着你的二小姐来了责怪你不将她的聘礼放在心了吗?”

    阿碧还是有些迟疑,但是看到大家都已经加入了搬东西的大军,便也只好跟着一起了。

    还是那个池塘边,只是往昔的青青杨柳,此时都已经泛黄飘落了,池子的水面上飘了厚厚的一层落叶,看上去有些凄然的样子。

    端木兰扶着一棵柳树的树干,静静地站着,仿佛如这深秋的池水,波澜不惊的样子。

    直到后面开始响起了脚步声,她扶着树干的手才开始有些颤抖。

    “兰儿!”蒙卿轻轻上前一步,声音同样非常的轻柔。

    “王爷,你这又是何必?”虽然对那一声亲昵的呼唤心里有所依恋,可是现实就是现实,沉溺是一种欲望。

    “我怎么了?”蒙卿脸上带着笑意,走到她旁边,温柔地注视着她。

    这样的目光,似乎在梦里曾经出现过,但是那也只是在梦里而已。

    端木兰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转脸认真地看着他道:“王爷知道我不喜欢姐姐给我安排相亲,就想要帮助我,但是你自己来提亲,又有多大的差别呢?而且,这样子,禁锢的不再是我一个人,还平白无故地添上一个你,实在是不必要啊!”

    “你怎么会这么想?”

    “我想错了吗?”端木兰看着他,笃定道,“我该怎么想呢!说实话,王爷能够将我当个人,当个朋友跟我说说话,这已经是对我的厚爱了,端木兰实在是不敢再多想。

    只是王爷,你有没有想过,若是真如你今天所为,我们就要结成夫妻,不管是不是发自内心的,你都成了一个有妇之服了,到时候若是你在认识了一个你自己心里所爱的女子……”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实在是心里涌起来的那股疼痛感在作祟,实际上她知道,他不会再遇到什么心爱的女子,因为他爱的是自己的姐姐,所以他才会用这种方式解救自己。

    “若是你遇上一个如同姐夫爱姐姐那般心爱的女子,”她终于又开始接着道,“你就没有办法正式地迎娶她进门,这对她来说是多么的残忍,对你来说,又是多么的不公平。”

    蒙卿听到现在才算是听明白了她话里头的意思,心里不由觉得好笑,但是很快,他便又端正了态度,笑看着她道:“你且不要说那些,我只是想问你一个问题。”

    端木兰呆呆地看着他,租后颇有些无奈的味道道:“你问吧!”

    “你讨厌我吗?”

    “啊?”从来都没有想到他会这么问,好一会儿才摇头道,“当然不。”

    “那好,我再问一个问题,”蒙卿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你喜欢我吗?”

    这一次,端木兰有些惊到了,瞪大了一双眼睛,呆呆地看着他,愣是好半晌都没有回过神。

    蒙卿皱了皱眉头道:“这个问题有这么难回答吗?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你有话直说就好,我并不会勉强你什么,你应该知道我这个人的脾气才是。”

    端木兰连忙道:“王爷,这个问题和我们在谈的这件事情没有关系,总之,我真的不需要王爷因为要替我解困,而做出这样的牺牲。

    所以,我想还是请王爷收回那些聘礼吧!”

    “你不答应我的提亲?”

    “我……”我当然想要答应,端木兰心里暗暗道,但是嘴上却十分冷静地回答,“我不答应。”

    蒙卿心里有些受伤的,但是这还不到让他放弃的程度,所以,他又接着问道:“就算我是认真的,就算我说我是因为喜欢你,希望你能够成为我的妻子,希望我们能够如同青儿和君昊那样,你也还是不会答应吗?”

    端木兰呆呆地看着他,一时间没有办法消化他这话里头的意思,然后才回了一个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