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西岐皇宫深深的宫殿里,只有左右各一盏昏暗的灯,在夜风的吹东西啊,火光摇曳,看上去平添了几分诡异。

    年轻的皇帝站在古老的画像前,脸上是说不出的悲伤。

    静静的屋子里突然传来脚步声,缓慢而沉重。

    “母后!”

    他唤了一句,并没有回头。

    女子的脸庞在灯火下,显得有些暗淡,似乎也苍老了许多。

    “恒儿,你是在担心吗?”女子走上前,看着年轻皇帝的眼睛里,有许多的怜惜。

    “母后,儿臣在怀疑,是不是,我真的不适合当这个皇帝?”赵御恒转过身,握住母亲的手。

    原先的佟贵妃,现在的太后,眼里的悲痛更深了。

    但是却勉强露出笑意,摇头道:“你怎么听那群人胡说八道呢!你是你父皇亲自挑选的继承人,你不适合当这个皇帝,还有谁适合?”

    赵御恒却还是摇头:“我觉得是上天在惩罚我,惩罚我坐上了这个皇位,继位四年来,各处天灾不断,百姓困苦,如今国库空虚,后宫更是无子嗣可以延续血脉。

    这一切的一切就像是上天对儿臣的惩罚。儿子如今当真是怀疑,是不是当年父皇太过于一意孤行了,而我也太过于自鸣得意了。”

    太后伸出手掩住儿子的嘴,不容怀疑道:“胡说!我的儿子,是这个天底下最适合坐上这个位置的人,不是因为其他,就只是因为你是我跟你父皇的儿子。”

    看到母亲这样坚持的样子,赵御恒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紧紧地握住母亲的手。

    佟太后自然知道自己儿子坐在这个位置上的压力,她抽出一只手来,轻轻地将抚摸着他的头发,眼睛里有泪水闪烁:“你就不该为母后修建那些东西,倒现在倒是闹得那群人对你说三道四的。”

    “儿子一直都在东离,自回来之前,日日让母后操心挂念,回来也未曾尽什么孝道,儿子也没有别的本事了。”赵御恒勉强笑着安慰母亲道,“若是大家都认为我无能那就无能吧!在无能,儿子也不能够亏待了母后。”

    “你这傻孩子!”佟太后说了一句之后便没有再多说什么。

    “刘贵妃今日生产,只怕又是……”

    “再生出来个妖孽,母后就再杀!”儿子的话说不出来,佟太后却是异常的坚决。

    “其实母后不用动这么大的怒的,儿子……已经能够接受了。”

    “哀家就不相信,还杀不完这些妖孽了。”

    在这件事情上,赵御恒知道,母亲的忧心比自己更甚,只因为如今在这个女人心里,自己已经是她唯一在乎的。

    “好了!母后,我们去刘贵妃那里看看吧!”赵御恒扶着佟太后,往外面走去。

    似乎是快要下雨了,夜风刮得很厉害,一行人浩浩荡荡,只听得衣袂翻飞的声音。

    前头提着灯的宫女似乎有些心不在焉,不知道在想什么。

    赵御恒其实对于那个即将要出生的孩子,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只是觉得悲凉。

    他堂堂一国之君,竟然连一个健康的孩子都没有。

    刘贵妃住的地方并不远,也是原于一直十分受宠的缘故。

    整座宫殿里,来来去去的人非常得多,灯火通明里,却没有意思不该有的声音,气氛被压得极地。

    直到他们走进来,然后才是乌压压的跪倒在地,山呼万岁千岁的声音。

    赵御恒摆了摆手,示意所有人起身,然后就扶着佟太后进了正屋,在宫人急急忙忙搬出来的太师椅上坐下。

    原本是一件极为高兴的事情,因为前面几个妃嫔的遭遇而让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惶恐。

    妃嫔生子,皇帝亲自驾临,多么浩荡的隆恩,可是在这个屋子里每个人的眼里,却仿佛是看到了死神的驾临。

    “母后,您坐,女人生孩子,还有的等呢!着急也没有办法!”看到焦虑地站在那里的母亲,赵御恒故作轻松地笑道。

    好像这就是一次普通的妇人生产。

    佟太后转脸看着儿子,脸上的笑容勉强得仿佛要碎落下来,然后才有些紧张地坐在了儿子的旁边。

    外面的风声更紧了,怒吼着,仿佛要将所有的东西都吞噬一般。

    他是一国之君,自古以来便是呼风唤雨的位置。

    但是,就算他是一国之君,最算他能够拥有很多人都得不到的东西,能够办到很多人都办不成的事情,却也没有办法让这风不再怒吼,更没有办法要求那产房里的女人生出一个健健康康的孩子来。

    陡然间一道强烈的闪电在夜空中闪现,将这灯光下有些昏暗的地方照得亮如白昼。

    只是一刹那之后便又立刻恢复黑暗,甚至于比方才还要黑的黑暗。

    “轰隆”一声巨响,焦雷仿佛是在头顶劈开的,听上去有些让人生怖。

    在这样的深秋,惊雷可不多见。

    俗语说,反常即为妖,那么今日这如斯反常的雷声,又是因为什么呢?

    “恒儿!你听!”雷声过后,佟太后陡然间抓住了自己儿子的手臂,激动道。

    “什么?!”

    “孩子的哭声!”佟太后满眼惊喜地地看着自己的儿子。

    赵御恒立刻屏住呼吸,果然听到那边厢房里传来极为细弱的小儿的哭声,这才反应过来,为何如此人声鼎沸。

    一个宫女简直如同摔了进来一般直接扑倒在地:“禀……禀告陛下,娘娘生了……生了一个小皇子!”

    她的额头上满是水渍,不知道是因为太过于匆忙跑过来出的汗,还是因为外面已经下起了雨。

    宫女还没有抬头,就感到一阵风从自己的身边刮过,细碎而匆忙的脚步声在四处响起,再抬头,上面已经没有了陛下的身影。

    赵御恒扶着佟太后,两个人皆是匆匆忙忙的往产房走去。

    所有人脸上都带着笑容,那不是因为新生命的降临而喜悦,而是对于自身劫后余生的喜悦。

    走近了,哭声还在,赵御恒的脸上终于露出笑容来。

    看来当真是天不绝我!

    才走到产房门口,就有刘贵妃宫里的执事太监走过来,满脸的谄笑:“陛下,太后娘娘,贵妃娘娘诞下了龙子,奴才给陛下和太后娘娘贺喜。”

    “好!赏!”赵御恒一挥长袖,脸上的笑容终于扩大开来。

    但是,就在他话音才落的时候,方才还在的小儿啼哭声戛然而止。

    顿时整个宫里所有的人也像是那哭声一样,定格在了各自的动作上,成了一个个雕塑。

    有汗水从老太监的额头上落下来,那戛然而止的哭声并非是小儿累了,那样突兀的终止,只有一个原因。

    佟太后的身子晃了晃,赵御恒面色麻木地扶住她。

    终于产房里有人跌跌撞撞而出,同上的汗湿额发,却与方才那个宫女截然相反,这仿佛是一种看到了死神的恐惧。

    “怎么了?”赵御恒的声音里竟然还带着冷静,倒是有些让人意外。

    “小……小皇子他……他……没……没气儿……气儿了!”

    意料之中的答案,听在耳朵里倒也不至于那样难以接受。

    有妇人撕心裂肺的声音从产房里传出来,那样深刻的痛。

    佟太后陡然间从方才的呆滞中醒过神来,怒道:“贱人还有脸哭,不能为我西岐生出一个儿子来,她竟然还有脸哭,给哀家拖出去斩了!”

    赵御恒勉强稳住自己的心神,然后强自宽慰母亲道:“一个两个都是这样,母后何必动这么大的怒,小心气坏了身子。”

    “这一个个的都是没用的,纳她们入后宫,就是用来享福的吗?原本就是让她们来繁衍子嗣的,既然做不到,还不如一个个的都给哀家死了干净!”

    佟太后这个时候却是动了真格,赵御恒想到这都是因为她爱护自己的缘故,始终都不认为这死婴的事情是出在自己的身上。

    所以才会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这些诞下死婴的后妃们身上。

    可是他什么都不好说,最终还是挥了挥手,淡淡地朝后面跪着的人道:“就听太后的吧!”

    屋子里有人跌跌撞撞而出,散乱的头发黏在脸颊上,在这样的夜里,有些诡异的样子。

    “陛下!陛下我们孩子没有了,陛下,非臣妾之过啊!”那女子只身穿着单薄的衣物,白色的里衣上还有星星点点的血迹。

    赵御恒脸上闪过一丝不忍,佟太后一个转身,怒指着她道:“你一个身上不干净的妇人,还敢冲到皇帝面前,是何居心?如此晦气,是想葬送我西岐国祚吗?”

    刘贵妃呆呆地看着那个年华已然逝去的女子,愣是无法再度开口,仿佛所有的勇气都在方才的那一句话里头说尽了。

    佟太后原本身子骨就不硬朗,如此发怒之后,便咳嗽了起来,赵御恒顿时脸现惊惶之色:“母后,你没事吧!母后!”

    “还不给哀家将那贱人正法?!”

    赵御恒皱了皱眉头,沉声道:“是没有听到太后的话吗?!”

    地上那刘贵妃一双眼睛看着昔日说着情话的枕边人,陡然间凄然一笑,也不知道是在笑谁,然后突然站起来,直接往赵御恒冲过来。

    众人的尖叫声响起,但是没有意想之中的刺杀,只是那个女子软软的身子在墙上滑下,留下一滩殷红的血迹。

    顷刻间,暴雨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