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赵御恒只是皱了皱眉头,然后扶着有些心惊的佟太后,薄薄的嘴唇里吐出一句没有温度的话:“刘贵妃难产,母子都没有保住。”

    这些天来,这样的消息也不是第一次从西岐的皇宫里传出去了。

    实际上到了这个时候,大家都知道所谓的难产,所谓的母子都没有保住,是个什么意思了。

    扶着母亲一路往太后的宫里去,赵御恒不经意间,一个趔趄,差一点儿摔倒,将佟太后吓得不轻。

    “恒儿!别想太多,你好得很,你是我们西岐最实至名归的皇帝,不是上天在惩罚你,你不要胡思乱想。”

    实际上,赵御恒心里不是不难过的,此时的他,感觉整个背脊都被重重的压着,似乎有很多的声音在叫嚣着,他不是一个合法的继承人。

    其实他知道,这个皇位的得来,完全是因为父皇对母后的亏欠。

    但是这真是天命所归吗?在他的心底无数次问过。

    而最近又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么多的孩子死去,不正是说明他并不适合这个皇位吗?

    只是体弱且年事渐高的母亲在旁边,他就算是,再难过,觉得再难熬,也不敢表露分毫,只能强作镇定,让别人都以为他能够扛得住,认为他并不是十分在乎这一点。

    可是一个人的承受能力终究都是有限的,所以,他就算是不说,身体还是十分诚实地表现出他此时的软弱。

    “母后……”

    如注的暴雨声中,年轻的皇帝终于哭出声来:“其实是你和父皇都错了,他们都比儿臣更适合这个位置,也更加受到老天爷的青睐。

    是父皇在上天的旨意中抗争,给了孩儿这个位置,可是这真的不是儿臣该有的,母后,我们都错了。”

    “恒儿!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佟太后,心如刀绞,在她的心里,除了这个西岐皇帝的位置,没有更加适合补偿给儿子的东西了。

    她怎么能够受得了此时他这样的不自信。

    “母后!我决定了,明天我就对全天下下责己诏,然后让大哥的儿子继承大统,也算是我赵御恒对列祖列宗做出的一点儿补偿。

    总不能让西岐的血脉断在了我的手上,那么,罪孽可就真的大了,我怎么忍心?”

    “不!”佟太后连忙摇头,“不行!恒儿,你这是大不孝,我和你父皇费了多少力气才让你坐上来,你怎么能说不做就不做呢?

    你是西岐的皇帝,你身上有着西岐百姓的责任!你怎么可以如此?”

    赵御恒轻声安慰着母亲:“母后,儿臣知道你和父皇的心,也知道不应该这么做,但是而儿臣真的觉得这是上天对儿臣,对整个西岐的警告。

    我不能在腆居这样的高位了,您也不用劝我了,就算是儿臣不再是这个西岐的皇帝,你还是这个西岐的太后,太皇太后,你还是会一生安乐的。”

    说完之后,赵御恒便让一旁随侍的宫人将自己的母亲扶了进去,自己回到御书房。

    这个时候年轻的皇帝自然是没有心情再去召见什么后妃了,对于赵御恒来说,更加重要的应该是如何将这个皇位传出去。

    近些时候,不再是外面的百姓在暗地里说他这个皇帝不合格,就是朝堂上,据说也可是有了闲言碎语。

    有些事情,就算是你不信,但是说的人多了,而且又是自己的事情的时候,真的是没有办法不相信。

    渐渐的,自己也就相信了这一点了。

    佟太后心里带着一肚子的害怕,回到了自己的宫殿,整个人都在颤抖了。

    这种感觉,已经很久都没有过了,但是并不陌生。

    上一次是在先帝驾崩的时候,心里的感情变得无比明朗,但是同时又知道这种感情再也抓不住了。

    另外的一次,就是很早之前,恒儿被送到东离去当质子的时候,感觉整个半边天都快要塌掉了。

    现在又是这种感觉,她自己知道,如今她最爱的男人已经去了一个,剩下的便只有这个命-根子儿子了。

    如果,赵御恒不在了,那么她就算是过得再富贵,过得在安康,那又如何呢?

    而,若是如他方才那么说,他将皇位传出去,难道他还想要做太上皇吗?赵御行究竟是怎么死的,且不说,就算是他的儿子,据说如今也是及其有野心的。

    从后宫死婴的事情发生了之后,各种闲言碎语都出现了,难保这中间就没有他的一份功劳。

    若是他当真继承了大统,那么她的儿子还有活路吗?

    佟太后站在门前,有些雨丝飘了进来,打湿了她的裙摆,她也丝毫都没有发现。

    宫女看着她那么入神的样子,心里有些犹豫,过了一会儿才上前提醒:“太后,有雨打进来了,您还是进来吧!以免凤体有恙。”

    佟太后被她这么一说,脑袋里突然想到一个主意。

    然后急匆匆往自己的内室里走出去了。

    贴身的宫女正要跟上去,却被她一句话留在了外面:“不要跟进来,哀家想一个人静静。”

    既然是跟着她的贴身宫女,自然知道她是为了什么事情这么不高兴,当下也不敢上前打扰。

    过了足有半个多时辰,佟太后才重新出来,整个人一扫方才的郁闷,保养的十分好的脸上甚至于还有些笑意。

    “听禅!”

    “奴婢在!”

    “去颐和宫将梅太妃请过来。”

    偷偷地看了一眼门外,此时雨已经小了一点儿,但是也只是相对于方才的瓢泼大雨而言。

    加上现在已经天已经完全黑了,外面除了灯光所及之处,全部都是一片漆黑。

    纵然是这样,听禅也不敢违拗了,轻轻屈了屈膝,便飞快地退了下去。

    御书房里,赵御鸿满脸的泪水,手里握着的西岐玉玺随着他的手而跟着颤抖。

    展开在他面前的圣旨上墨迹未干,上面龙飞凤舞的字一个个力透纸背,看得出写这字的人当时心里的情绪是怎样的悲痛。

    闭上眼睛,年轻的皇帝深吸一口气,然后睁开眼睛,终于下定决心,将玉玺扣上那明黄的圣旨。

    “陛下!”

    就在那玉玺正要落到圣旨上的时候,守门的太监跌跌撞撞地摔了进来,几乎是面无人色。

    “你好大的胆子!如今倒敢擅闯朕的御书房了!”赵御恒飞快地用东西将龙案上的圣旨遮挡住,呵斥了一句。

    “回陛下!奴才是万万不敢的,只是太后娘娘已经过来了。”

    “母后?!”赵御恒闻言,脸上带上了一丝内疚,心里大概而已猜到了母亲过来是为了什么。

    “恒儿!”

    思索间,佟太后已经过来了,脚步匆匆,就算是跟在她后面的宫女也走得飞快才能够跟得上她。

    “母后!夜深路滑,您怎么过来了,”说着看向后面的宫人,“你们是怎么伺候的?”

    很明显知道太后有重要的事情要禀告,后面的宫人此时也不敢辩驳一句,只是匆匆地朝皇帝行了一个礼。

    “别说他们!”佟太后在赵御恒跟自己说话之前抢先开口,“恒儿,哀家查出来了。”

    “什么?”赵御恒一脸的不解,看着自己的母亲,“查出什么?”

    “后宫的死婴案!”佟太后连忙道,“这一切都是有人在背后操纵的,为的就是将你逼下皇帝之位。”

    佟太后说出这话时,所有的宫人在这个时候便偷偷地溜了下去,很显然,此时西岐最尊贵的一对母子要说的话,事关整个西岐的江山社稷,不是他们这样的小人物可以随意去听的。

    听到佟太后的话,赵御恒一脸的无奈,但是还是打起精神来,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母后,儿臣知道,您是为了方才儿臣跟您说过的话。

    也知道,而儿臣这么做,会让您很失望,但是儿臣真的不想再在这个皇位上了,实在是太累了,如果可以,儿臣倒是希望能够像九弟那样,在外面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看遍天下的风景。

    所以,母后,您也不用找那么多的理由和借口,儿臣已经下定决心了,这一世,算是儿臣不孝,到如今还要母后为儿臣而担忧。”

    佟太后一听,脸上急得不行:“恒儿,你错了,如果这个时候,你选择退位,就是对整个西岐的不负责任!也算是辜负了哀家和你父皇最大的信任了。”

    “母后!”赵御恒还想要再说什么,但是却被佟太后将他的话给打断了。

    “恒儿,这一切都是一个局,是有人故意害你的,目的就是为了逼你退位,你听母后说,不然你就这么放弃了,正好就中了别人的奸计啊!你要将整个西岐的江山拱手让人吗?

    若是有更加贤良的人,母后不好说什么,但是你这是交给了乱臣贼子,母后担不起这个责任,若是如此,母后都没有办法见列祖列宗,更没有办法去见你的父皇!”

    赵御恒还想要让自己的母亲放弃这样的想法,但是一转脸就看到母后一脸认真的表情,愣生生的就给止住了。

    “母后……”

    这一次叫出来,已然是有些迟疑了。

    “把那个贱-人给我带上来!”佟太后对着外面,狠狠地叫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