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天京连下了几天的雨,终于开始渐渐地放晴,但是,天也越来越冷了,一阵风吹过,都仿佛是吹到了人的骨子里似的。

    在这有些干涸的池水面前,男子唇边勾起一丝冷冷的笑意。

    听说这个地方将要被拆了,为的是给公主做公主府!

    “果然是物是人非事事休!”男子薄薄的唇边的笑意越来越冷,似乎比这时不时吹起的冷风更让人觉得寒冷。

    “三爷!”长相十分妖娆的女子穿着一身大红色一副出现在他不远处。

    “赤水……”男子走上前,将她的下巴勾起来,看着她如丝的媚眼,与他脑海里那个清澈如水的眸子似乎相差得太多,但是,没有那么多的完美,相对来说,也尽够了。

    他就那样看着她,笑着问道,“愿不愿意做这里的女主人!”

    女子眼波流转,如同卷走了这里所有的眸光,然后咯咯一笑,伸手捂住了嘴:“三爷这是在笑话赤水呢!这个地方三爷以后怎么还会再来?”

    男子眼睛里的阴沉一闪而过,但是那叫赤水的女子立刻又补了一句:“三爷以后是要入主皇宫的,有怎么还会屈居于此呢?”

    一句话立刻将男子脸上的笑容给重新勾了回来,只是这一次,不再是冷冷的笑意,而是充满了野心的笑。

    仿佛下一刻,整个天下也尽在掌握。

    “赤水!你可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时候的样子?”

    赤水眼睛又是一个流转,端的一个勾人摄魄:“难不成……是赤水在床上的时候?!”

    “不!是你杀人的时候!”

    “讨厌!三爷可是会跟赤水开玩笑了,赤水这样的柔弱女子,怎么会杀人呢?杀人这样的事情可是太可怕了呢!”

    男子脸上露出一丝让人看不透的恍惚来,然后喃喃道:“你杀人的时候,眼睛才不会飘忽,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赤水没有接话,脸上也还是一如既往让人心神荡漾的样子。

    只是在男子思索了一会儿之后,才轻声笑道:“三爷,时间快到了呢!”

    “好!”

    男子说了一个字之后便立刻往后院掠去,剩下女子一人站在原地,脸上的笑容意味不明。

    只是,在这秋日的阳光下,她那张媚态横生的脸似乎被蒙上了一层烟雾,叫人看不清楚。

    烟雾越来越浓,没一会儿,却又渐渐地散去了,然而,方才还语笑嫣然的女子,却是愣生生地给换了一张面孔。

    其实此处无人居处也不过四五年的光景,只是看上去荒废了点儿,原本的架子还在,其他屋子里的东西也都还可用。

    纵使是如此,满地掉落无人清扫的黄叶,雕梁画栋上一层层的蜘蛛网,还是让人觉得荒凉。

    男子走进去的时候,那一袭红衣已然在里面等着了。

    只是这袭红衣和外面的赤水不一样。

    赤水穿的红色衣服是如同烈火,让人望之而自燃的,但是眼前的这个红色,却让人想到血,还是暗红色的流动的血。

    甚至于,看得久了,几乎都可以闻到那血腥味。

    “你来了?”

    “不知道主上什么时候过来的,竟来迟了,是小人该死。”

    “你好歹也是姓赵的,而且将来又是这西岐的国君,在我这样的一介草民面前自称小人,实在是让我有些折福的感觉啊!”

    红衣转身,露出那张妖魅一般的脸来,不是秋墨又是谁?

    脸上的笑意不显,但是却让人他确实是在的感觉,只是那笑容里究竟是含了什么意思,那就难说了。

    “这一切还得要仰仗主上的圣恩!御风不敢妄居高位。”

    这人不就是早些年已经死去的西岐三皇子赵御风吗?!

    而此时他们所在的地方正是这么多年在三皇子暴毙之后便没有再动过的三王府了。

    “算你还有些自知之明,”秋墨脸上带着一些让人琢磨不透的笑意,但是,似乎无论什么时候,他的笑容都是这样的让人琢磨不透。

    “不敢!”

    “既然你这样的恭敬,那么我倒是可以赐你一件东西了!”

    秋墨这句话一说出来,赵御风眼睛顿时一亮,只是没敢很表现出来。

    从他认识眼前的这个人开始,就知道,这个人是有多么的神通广大,就是最开始并不相信神佛的他也开始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力。

    而且之后的时间当中,他又充分的认识到了这个人的神奇之处,平且从他的身上获得了许多他想都不敢想的好处。

    “多谢主上。”

    “你似乎挺喜欢赤水的!”

    “是主上赐给的,小人自然喜欢。”不知道秋墨为什么突然将话题转到此处,但是赵御风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这话也不完全算是在恭维面前的人,还有很大的一部分是因为,对于那个女子,他确实是有些喜欢。

    或许是因为那张脸像极了一个人,一个他自己都有些弄不清楚情绪的人。

    “不,你喜欢赤水应该是因为她像那个人才是!”

    “啊?”赵御风心里正如此想着,陡然间被人说穿了心事,顿时就有些说不上来的懊恼,是以,一时间之间就有些惊慌失措了。

    秋墨哈哈一笑:“其实你不用掩饰,你的心思我都知道,不过是因为她像极了端木青罢了!”

    这一次,赵御风更加震惊了。

    只因为他自己都没有想明白,为什么在看到赤水的第一眼的时候,心里就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

    好像就是想要跟她多亲近一些,仿佛是那个永远神色冷清的女子。

    实际上他和端木青接触的并不多,而且这不多的接触中,更多的还是保持着很远的距离。

    端木青似乎对他很有一些敌意,虽然找不到原因,自己宁愿相信这是错觉,可是这错觉却错得那么真实。

    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对她上心的,更不知道,为何在看到赤水的时候,就自动的与她联想到一起,心思仿佛不由自主的转到她身上。

    然后就会想到那个一袭青衣的女子,那个永远都不苟言笑的女子。

    这背后的原因,他一直都刻意忽视。

    早在好几年前,她还是及笄年龄的时候,就有老九和韩凌肆为她而同时请求赐婚,就让他知道,这个女子自己始终都不会跟她有交集。

    后来很多事情,似乎都跟她有关,他就更加明白,那个莫名其妙留在自己心里的倩影就只是一个影子而已,不会更多。

    甚至于到他的倒台,暗暗分析,似乎跟这个女子不无联系,他也还是没有办法对她当真恨起来。

    现在陡然间被秋墨说起这件事情,他无法保持死过一次之后的冷静了,眼睛里带上了很久都没有过的迷茫。

    “你自己也发现了吧!”秋墨唇边露出一丝笑意,不知道他是在笑什么。

    赵御风知道,在这个人面前,他其实是隐瞒不了什么的,所以,他只是沉默着,并没有开口。

    “看来,我今天要赐给你的这件东西,你也不至于太过于迷茫。”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更让赵御风不解了。

    “你相不相信前世今生呢?”秋墨问道。

    赵御风直觉里想要摇头,但是此时他面前的人是秋墨,是带给过他很多很多不可置信的人,所以,他轻轻地点了下头。

    “那你想不想知道你的前世?”

    “我……果真有前世吗?”赵御风问的犹豫。

    但是秋墨回答得却十分的直接。

    伸手一挥,赵御风双眼顿时有些迷蒙了,如同渴睡的人,一不小心就会堕入梦乡一般。

    在梦里,他像是进入了一个广袤的空间里,空无一物的空中陡然间出现一个皮影戏的屏幕似的,只是这屏幕里的东西显得十分真实。

    除了这个屏幕,其他的地方空无一物,如同在一个无穷无尽的夜空里,不知道其他的地方究竟有什么,而实际上,他也注意不到其他的地方,眼睛只是盯着那个屏幕。

    他看到一个小男孩在皇宫里降生,皇宫看起来有些熟悉的感觉,而那个男孩,看着面善,在心里转了一圈,最终还是确定,这个人他并不认得。

    那么,为何主上给自己看的这个里面是这个男孩呢?他究竟是谁?

    答案并没有让他想太久,里面的时间像是被人刻意拉快了一般,他看到那个男孩渐渐长大,而这个过程,让他心里的那种熟悉感越来越强烈,就像是曾经经历过的一般。

    这个想法将他吓了一跳,但是随后,他便开始意识到了什么。

    直到那个男孩长大到几岁的时候,赵御风突然意识到,这个小男孩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

    这个发现让他吃了一惊,这才发现,这屏幕里的人就像是在演绎他的一生似的。

    就像是将他的过去在脑海里抽出来了,然后直白地放在他面前播放似的。

    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同,这个小男孩并不是跟自己过着一模一样的生活。

    他看到他对那个女孩子表白,看到那个女孩子羞红的脸颊。

    直觉理他的心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了。

    永定侯府!大小姐!端木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