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天渐渐冷了起来,也不知道阙婵山究竟是用了什么样的方式,竟然深山里比之于外面要暖和得多。

    有经验的地瓜却若有所思,然后总结出一个答案,就是这个阙婵山其实就是仿照隐国的风格建造的。

    指的不是这里的住宅之类的建筑物,而是这里的气候和环境。

    就像是这气候,虽然不知道他们是用了什么样的方法,但是很显然,这夏不热,冬不冷的情况就跟隐国一样。

    为此,很多隐国人都感到十分的高兴,就像是很多很多年没有吃过肉,陡然间又吃上了一顿的感觉。

    并且纷纷感叹这个地方就像是他们梦中的家园一般。

    就是蒙卿和韩凌肆很多时候也都往这里跑,叔侄两个要商量事情也都跑到这里来。

    这一天,端木青正从神石洞里出来,就听到他们两个过来的声音。

    但是他们都知道端木青需要安静,也从来都不靠近,就是在那片林子外面的空地上闲聊,看看风景罢了。

    也因为这里的气候,就算是到了初冬,却也丝毫都不会觉得冷。

    “你这样时不时地就往这里跑,也不怕小婶婶心里恼你?回去跪搓衣板你就好好受着吧!”韩凌肆笑着调侃自己的皇叔。

    蒙卿一脸的尴尬,兰儿最近的脾气似乎确实是有些暴躁了一点儿。

    有一回两个人闹别扭,自己耍宝讨他欢心就直接给韩凌肆夫妻两个撞上了,自此以后这件事情一直都是两个人拿来调侃的笑料。

    不想讨论这个问题,蒙卿赶紧转移话题:“我之前兰儿都叫你叫姐夫的,你如今叫他小婶婶,你居然也教的习惯,你承受能力不弱嘛!”

    韩凌肆笑道:“这有什么,我叫你一句叔叔怎么能够不叫人家一句婶婶呢!这是礼仪,青儿最看重了,而且此时单看小婶婶的能耐,也都觉得这叫小婶婶完全不跌分啊!”

    蒙卿完全一脸的黑线,但是又不由地感叹了一句:“也不知道是怎么的,最近怎么那么容易生气呢!我给她买的梳子不是檀木的,都要跟我冷了脸。”

    说完之后一副十分无奈的挠头状。

    “噗嗤……”

    一个人的笑声突然间在耳边响起,将叔侄两个人都吓得不轻。

    惊魂甫定之下,韩凌肆才想起来,咽了咽口水道:“青儿!你这样会吓死我们的。”

    果然,一旁的石头里钻出一个人来,不是端木青又是谁。

    最近在阙婵山的日子过得舒坦了,端木青性子比之于之前更加开朗了些。

    此时脸上带着笑意道:“吓死了活该,我在你旁边你都不知道还有什么好说的,岂不是吓死了活该。”

    “喂!青儿,还有我在呢!”

    “叫姐姐!”端木青十分不客气地纠正他的话,然后大方地靠着韩凌肆坐下来,一脸戏谑的笑。

    蒙卿哑口无言了,现在端木青就好像是跟他杠上了一样,但凡他开口说话,就让他叫她姐姐,不然懒得搭理她。

    还是韩凌肆来调和道:“青儿!你不要这样,我一个人到没有什么,而且我现在也被你吓惯了,只是皇叔还没有啊!万一你把他给吓死了,兰儿怎么办?”

    端木青撇了撇嘴,没有接话,实际上她是知道韩凌肆是反对她用异能。

    因为他为此找了很多隐国人打听,得知异能对于身体的机能极度损害之后,就十分反对。

    可是这事关端木青复国的计划,他又不好直接开口说让她不要使用,所以每一次都会找各种各样的借口。

    甚至于有时候嘲笑她的姿势太难看都能够用上来。

    蒙卿懒得听他们夫妻相互埋汰,急忙对端木青道:“姐姐姐姐,好吧!只是眼下当真是有件事情需要你的帮忙啊!”

    “关于兰儿的?”她还是不习惯叫端木兰叫做小婶婶,曾经尝试着叫了一次,当即端木兰就跪在了她面前,让她再也不敢开那个口了。

    蒙卿立刻点头道:“就是啊!哎呀!她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动不动就生我气了,对别人都好好的,有说有笑,跟平日里一样温和大方,但是到了我这里,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我有时候随便做一件事情也能够惹得她不高兴,甚至于我都还不知道我错在哪里了。”

    “这你还没错?!”端木青其实心里理解此时蒙卿的苦恼,但是又忍不住调侃他,“你连错都不知道错在哪里,难道还有理了吗?她生你的气,肯定是有原因的啊!你自己就得好好在自己的身上找原因。”

    “我……我早上下了朝兴冲冲地给她买了个俱全楼里最负盛名的烧饼,她也生气了,不但不吃,还一上午没理我,我莫名其妙啊!”

    端木青虽然嘴上在笑,但是心里还是有些纳闷的,端木兰跟她从小就在一块,她对她的性格还是很了解的,断然不是这种随随便便爱生气的人。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

    “好了,我的姐姐,你就别笑了,帮我想想办法,要不就下山帮我看看她,套套话也好啊!好歹让我知道个情由是不是?如此莫名其妙的,我就算是再厉害,也猜不出来啊!”

    看他一脸苦恼的样子,端木青忍住笑意道:“好吧!正好我也有些想念他们了,这一晃,就是一个月了。”

    这些天经过地瓜和万千他们的努力又找到了一匹散落在各处的隐国人归队,但是这对于秋墨手里的人来说还是太少了。

    所以,她不能够让散落各处的人立刻回来,却能够不断地提高自己的实力,这些日子也确实是有些太拼了,一转脸就看到韩凌肆的眼神。

    心里也知道,这一次他来,只怕也是为了让自己回去好好休息的。

    蒙卿听到这话,顿时道谢不迭:“再这样下去,我会疯了的了。”

    韩凌肆对于端木青下山自然是十分高兴的,这个时候也笑得脸上一脸的春花灿烂。

    端木兰原本就是管家的一把好手,虽然换到了洛王府,自然也没有什么可以难得到她的。

    只是有一点,让她还是有些郁闷,就是洛王蒙卿成亲的消息传出去之后,一直以来对蒙卿这位谪仙王爷心有爱慕的女子们便开始活络起来了。

    毕竟他的身份摆在那里,而且韩渊又明确地说过,他的婚事由他自己做主,这就让一干千金们望而却步了。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王妃已经进门了,不想那正室的位置,难道一个姨娘的位置也挣不来吗?

    在长京,除了那昊王,哪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男子不是三妻四妾的?哪一个不是先娶了妻,再纳妾的,那妻妾同娶的不也不少呢吗?!

    更何况,这洛王妃是个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背-景,在整个长京也不是什么打听不到的事情,很多人都在暗地里嘀咕。

    一个丫鬟都能够爬到洛王妃的位置,凭什么她们正经官家大小姐办不到?

    若说洛王眼光不会差到哪里去,那么也只能够说这个女子在出事能力上叫人略高一筹罢了,俗话说,贤妻美妾,贤妻已经有了,现在可不就是等着去一个美美的娇-娘放在房间里吗?

    更何况之前是不知道洛王的眼界有多高,要什么样的女子才肯接受,现在看到王妃的地位不过如此,难道凭着自家的势力,往皇上跟前求个恩典,做那平妻还做不得不成?

    这样的消息在长京并不是一点半点,肆间甚至于还有传言,说是洛王没有成亲不至于引起长京小姐们的骚动,如今成亲了,反倒让许多人蠢蠢欲动,跃跃欲试了。

    洛王府里的下人对于这个新来的主母王妃都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但是看到王爷似乎对她并不坏,是以也不敢胡乱怠慢了。

    但是心里都未免存了看情况的心思,就是想要看看自家王爷费了这么大的劲儿,娶进来的女主人究竟是有什么样的能耐。

    对于这一点,端木兰未尝不清楚,曾经在永定侯府的时候,端木青性子冷得很,基本上都可以说是不理庶务,但是她和露稀两个人是舞墨阁的大丫头。

    舞墨阁虽小,但是应有的事情都有,什么样的人,有着什么样的心思,她的心里也都有杆称。

    现在只是将那小小的舞墨阁放大了而已,嫁给蒙卿,最好的一点就是上头没有公婆,要说婤娣,也就只有那最上头坐着的一个皇后。

    所以,日子处理起来,自然是得心应手。

    对于外头坊间的流言她不是不知道,偶尔出门,也会遭遇到异样的眼光,但是这些她都不在乎,淡然处之就好。

    毕竟事情都还没有发展到自己的头上,这个时候乱了阵脚绝对是一种愚蠢的行为。

    同时,她也知道,她这个家里头有不少眼睛在盯着她关于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

    用小姐的话来说,且走且看,就看看那些人能够整出什么样的幺蛾子来。

    只是端木兰没有想到,竟然还真有人那么大胆,媒人竟然直接找上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