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看着眼前穿着大红色衣服,一脸喜庆介绍对方小姐的媒婆,端木兰脸上不露声色。

    待对方吹嘘完了之后,才笑着回了一句道:“虽然李家在我们夫妇成亲不到三个月里头托人来说亲,有些不妥……”

    说到这里顿了顿,果然见到对方脸上有些尴尬。

    但是端木兰即刻又笑开了:“但是王爷身份自是不一般,蒙人青眼也是常情。”

    她这一句话又让那媒婆有了些信心,忙在一旁陪着笑。

    “只是外人都不知道,这娶不娶妾的问题,实在不是我一个妇道人家说如何就如何的,我们王爷的性子,相信整个东离的人也有所了解。

    李家小姐想来也是极好的,但是我想,还是要等到王爷看了才行,他若是同意,我作为一个当家主母,为子嗣计,也是绝对不会反对的。

    所以,依我的意思,不如先找个合适的人,跟我们家王爷说合说合,若是王爷允了,您再来我们府上找我,如此一来,大家也体面不是?

    再往后说了,若是真有那个姐妹进了府,我们之间也和气些不是?”

    那媒婆听到这话,心里暗自嘀咕,之前都说不知道这个洛王妃是个什么样的角色,听到这一番话,却也知道不可少瞧了去。

    但是她这话又在理,洛王是个什么样的性子,之前皇帝亲自下的命令都可以置之不理,现在若是不经过他,直接跟这位王妃商议了,塞上一个女子来,到时候闹得大家没脸,反而不美了。

    更何况男人嘛!之前是没有开过荤,不知道女人的好处,现在成了亲了,搁个美人往他跟前一站,且又是看上了他的,焉有不许的道理?

    这样想着,媒婆的心里是越想越高兴,忍不住要给自己鼓掌了。

    眼前的这个王妃虽然看上去也算是长得比较清秀温婉,算起来也有中上之姿,甚至于也算得上是一个小美人。

    可是那李家小姐可完完全全在长京享有美名的女孩子,若非是一早就对洛王芳心暗许了,哪里会留到现在还没有出嫁的道理。

    端木兰坐在一旁,依旧是不露声色,看着媒婆脸上的表情,心里也能够猜到她此时心里所想,但是也不说破,只是轻轻地端起了茶碗。

    那媒婆也是见惯了各种人情往来的,知道这就是端茶送客的意思了。

    当下便站起来笑道:“王妃的事情多,忙得很,小人就不打扰了。”

    端木兰正欲答话,忽听得外面有人回报:“王爷回来了。”

    刚刚就看到自己的贴身小厮挤眉弄眼的指着这偏厅,蒙卿就和端木青韩凌肆一道直接来了这里。

    兴冲冲地进门,就看到端木兰端坐在主人的位置上,而旁边刚刚起身的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妇人。

    蒙卿直接忽略掉那个记不住长相的妇人,高兴地对端木兰道:“兰儿,你看我把谁给你带回来了。”

    端木青笑着上前,她可不像是蒙卿一样这会子眼睛里都没有别人,目光自然而然地就落到了一旁的妇人身上。

    对于蒙卿的话也没有接口,目光流转间,就知道大概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她笑吟吟地对那妇人道:“这不会刘媒婆吗?怎么这会子没有去给那个小姐公子说亲,有空来洛王府转转?”

    说起来,这刘媒婆在长京也都算是排的上号的人,也不是说她家有什么背-景。

    只是因为这么些年委实是说成了不少的亲事,也就让长京不少的官宦之家,后宅妇人给她三分薄面了,也正是因为如此,端木兰才会以一介王妃的身份来接见她。

    刘媒婆听到端木青的话,方才上前来给三人行礼,然后笑着道:“今日来确实是有些事情的。”

    端木兰接过口,走到蒙卿面前行了一礼。

    蒙卿和她之间原本就不讲究什么礼节,所以端木兰实际上都未曾给蒙卿行过礼,此时看她这动作,顿时就皱了眉头。

    又听到端木青的话,对这个刘媒婆的到来也感到好奇了。

    韩凌肆好整以暇地在一旁的太师椅上坐下,如同看戏一样地看着这边的事态发展。

    “正好王爷回来了,妾身正有事请要跟您商量呢!”

    这古里古怪的腔调让蒙卿一阵不习惯,狐疑地看了看她:“你怎么了?”

    “这位是在整个长京都十分有名气的刘媒婆,方才姐姐也说了,今儿刘媒婆来,是来给王爷说亲的,正巧,王爷来了,就让她跟王爷说吧!”

    “说亲?!”蒙卿看了看端木兰,发现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然后才去看那刘媒婆。

    发现王爷的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刘媒婆连忙屈了屈膝,笑着道:“说得是李大人家的二小姐,端的是才貌双全……”

    “滚!”蒙卿一听,想都不想,直接一声怒吼。

    刘媒婆被这突然的吼声吓了一跳,奇怪地看向端木兰和端木青他们。

    蒙卿这会子也反应过来了,顿时恼羞成怒,听她似乎还要说,顿时怒道:“你再多说一句,我让人抬你出去!”

    这洛王是什么人,王妃可能为着以后各方走动,还会给自己半分薄面,但是洛王……

    刘媒婆好歹也知道审时度势,这个时候,飞快地便溜走了。

    端木兰冷笑一句:“王爷好大的脾气,人家好心好意地来给你促成好姻缘的,你何苦来哉。

    没听到吗?那李家小姐,要样貌有样貌,要才情有才情,王爷何不多听一会儿,将事情都听明白了,在决定要不要推辞不是?这急吼吼地将人赶走了,又是为得那般呢!”

    听她这话,蒙卿自然就知道她这是生气了,立刻赔上笑脸,跟方才面对刘媒婆简直就是两个人:“你这是说哪儿的话,我们这才成亲两个月呢?!说什么媒?一起子无聊的小人胡说八道罢了,你何苦置这个气,没得气坏了身子。”

    端木兰冷笑道:“王爷可算是说了实话了,什么不愿意再娶,感情都是因为我们不过成亲两个月呢!”

    “我……我哪里就是这个意思了?!”蒙卿有些莫名其妙,“我不接受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还错了感情?!”

    端木兰冷笑道:“我可不知道王爷错没错,横竖你是王爷,你的话,你的意思大概都是对的吧!”

    说完之后也不理会端木青和韩凌肆了,一甩帘子就出去了。

    蒙卿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一脸的苦恼,从这个样子看得出来,大概平日里也是如此。

    “想不到皇叔竟然也有这样的时候,若是放在以前,我没有看到的时候,那是绝对不会相信的,真是……唉!果然是最难消受美人恩啊!”

    这绝对是赤果果的幸灾乐祸,蒙卿一脸无奈,转而去向端木青道:“青儿,就是这样了,你和兰儿是姐妹,你应该能够问出些东西来,我就是觉得这莫名其妙的生气,实在是让我有些不知道从哪里找原因了。”

    端木青和韩凌肆相视一笑,然后道:“行了行了,我帮你问问就是了。”

    实际上,端木青自己也感到奇怪。

    以她和端木兰的了解,不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兰儿一向性子温顺,今日的事情,随便是个女子,确实会有些不舒服,但是,从道理上来说,却也怪不得蒙卿,毕竟他可算是完完全全的受害者了。

    一路往端木兰的房间里来,却发现她正伏在桌子上,跟前一个伺候的人都没有。

    听到端木青来,似乎还别过脸去擦了擦眼泪。

    难道兰儿嫁到洛王府里受到了什么委屈?若是如此,那她可是绝对不会帮着蒙卿了。

    “姐姐,你来了!看我气得糊涂了,姐姐来,都没有好好陪着你。”端木兰脸上又如同平日里一样带着温和的笑容。

    只是那红红的眼圈还是看得出来委实是哭过了。

    “这倒没有什么,只是你方才也太矫情了些,我虽然是你的姐姐,却也忍不住为皇叔打抱不平了。”端木青嗔了她一眼,“那媒人又不是皇叔请过来的。

    人家小姐看上了皇叔,请媒人来说和,那跟皇叔有什么关系呢?难道还不允许他优秀些?亏他还巴巴地跑到阙婵山上去找我来劝慰劝慰你呢!

    哪里知道我一过来就遇到这么个情况,若是你们平日里也是这样的话,我做姐姐的可要批评你了啊!”

    端木兰轻轻地垂下头,点了点头道:“姐姐说的是,我以后改就是了。”

    只是她这么说着的时候,端木青就知道她其实心里还是委屈的,想了想有笑道:“其实也不是说我说的对不对?夫妻之间也不是外人说如何就该如何的。

    我对你们的婚事算是亲眼见证了,也一直都挺看好的,也是你自己属意的,究竟为何你们成亲之后,你就处处不顺心了呢?有什么话,说不出口的吗?”

    端木兰似乎心里有委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好半晌才道:“他有时候也太不关心人了。”

    “怎么说?”

    “天天儿在一起,人家身体不舒服,他也看不出来,丝毫都不将别人放在心上。”

    端木青一听,这分明就是小夫妻的小矛盾嘛!正要笑,才想到她方才说得另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