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你身体不舒服?怎么了?”

    问起这个端木兰越发的不开心了,一贯在端木青面前的温和的笑容都没有了:“也没有什么,不过就是身上没有什么力气。

    但是这个王府毕竟也有这么大,而且府里的人又不像是先前在令王府里那般,这么多双眼睛看着,那里能够错得一点半点的呢?!

    偏他一个大男人,除了嘴上说说,什么事情也不安排一下,到头来,事事都还是要我亲为,都说女人是让男人疼得,他倒好,我嫁过来,就像是专门来给他管家的。”

    这言语中自然是有颇多的怨怼之语了,只是端木青也不以为意,这原本就是小夫妻之间必须经历的过程。

    若说这样子,端木兰心里就不在乎蒙卿了,那是不可能的。

    一边笑着听自己这个妹妹倒苦水,端木青一边拉过她的手,就给她诊脉。

    许是自己也认识到自己有些小题大做了,就像是姐姐说的太过于矫情了,端木兰立刻便有些不好意思。

    “其实也没有什么,不是什么大事。”

    端木青没有理她,只是笑,但是很快的,她的笑容就定格在脸上了。,

    端木兰是跟她在一起生活了多年的伙伴,怎么会不知道她这表情的变化意味着什么,蓦然间也跟着将心都提了起来:“姐姐,我……怎么了吗?”

    若是真的有什么事情,她的心里却又是该难过的了,毕竟她才刚刚成亲,才嫁给了自己心里爱着的那个男人,这样的生活才刚刚开始而已。

    端木青皱着眉头,似乎是有些不敢确定,仔细地将查探着。

    “兰儿……”端木青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怪异,让端木兰看着不知道是该做什么的反应。

    “姐姐……”

    “你……”端木青看着她,话说的极慢,“怀孕了!”

    她突然间蹦出来的三个字,让端木兰呆愣在当场,眼睛都不会眨了,只是呆呆地看着面前自己最亲近的人。

    端木青却是终于笑了出来,恨不能上前将她抱住:“兰儿!你怀孕了!你听到我说话了没有!”

    但是回应端木青的却是蒙卿的声音,他跌跌撞撞地跑进来:“什么?青儿你说什么?兰儿怀孕了?”

    端木青一脸的笑意,看了看端木兰,又看了看蒙卿,然后肯定地点头道:“没错!是真的,虽然脉象还不是十分明显的,但是我敢肯定。

    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最近兰儿的情绪这样的坏,感情啊!都是肚子里的那个小家伙在作怪呢!”

    端木兰这个时候才醒了过来,看着端木青问道:“姐姐……你……你说得是真的?”

    “怎么?如今当了洛王妃,又快要做母亲了,连姐姐的医术都信不过了?!”

    这句话自然是调侃,但是端木兰却是连忙摆手,整个人都手足无措了,紧张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怪不得……”端木青笑道,“怪不得说是身上没有力气呢!你如今是双身子,可不就容易疲劳吗?!”

    “那……”端木兰越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是脸上幸福的笑容却是那样的明显,方才是因为自己的小情绪而不好意思,这会子可就完全是因为这个突然袭击的喜信了。

    “总算是我也要做姨母了,现在开始啊!那些事情你都让皇叔安排去,好好养胎就是了。”

    端木兰忽然被查有孕,让整个洛王府都忙碌了起来。

    原本一直对自家主人与这个郡主之妹的婚姻持观望态度的下人们,这个时候也都不得不纷纷感叹,这个新进府的王妃当真是好命。

    才加进来一个多月就有了身孕,这下位置可算是绝对坐稳了。

    韩凌肆坐在不远处,看着忙碌的人群,以及跟在人群中忙碌的端木青,心里却是难过得说不出话来。

    他和青儿到现在都还没有一个孩子,以前有过一个,却来不及到这世上来看一眼。

    在洛王府用过午膳,略微坐了会儿,端木青和韩凌肆就起身告辞了,径直往昊王府去。

    马车上,韩凌肆一语不发,只是轻轻地搂着端木青。

    “青儿……”

    “嗯?”端木青从他的怀里坐直了身子,笑看着他:“怎么了?”

    “你……今天应该挺高兴的吧!”想了想,不知道怎么开口,话说了一半,突然间又转过了话头。

    端木青笑着点头道:“当然了,兰儿有了身孕,再过九个月,皇叔和她就会有一个孩子了,我回去就给爹爹写封信,让他老人家也高兴高兴。只是不知道这个小外甥什么时候才能够得让外公抱一抱呢!”

    看着她脸上的笑容,韩凌肆的心里更加难过了,青儿她,应该也是很喜欢小孩子的,可是……

    “没事,等以后我们生了孩子,一起回去看他。”

    他故作轻松,她心里却闪过一丝阴霾。

    虽然知道隐国的事情只怕是越来越危及,但是,她还是存了一点儿私心,还是希望能够跟韩凌肆之间生下一个自己的孩子。

    那样的话,就算是到了自己三十岁的时候不能够再陪着他,也还有个孩子可以陪伴着。

    只是这话,她不敢跟韩凌肆说,或许他也知道。

    端木青终究还是没有接过这话,只是紧紧地抱住他的腰,将自己的脑袋埋在他宽阔的胸膛里。

    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永生永世都在这个怀里安睡,不理会其他任何的一切繁杂的事情。

    昊王府里一切如旧,对于昊王妃长时间的不在王府,没有任何人有任何的微词。

    每一次她回来,倒是让这里的人感觉如同过节一般,或许是因为当王妃回来的时候,王爷脸上会出现笑容的缘故吧!

    “韩渊如今病得不清了。”吃完饭,两个人坐在房间里聊天,韩凌肆一边帮她卸妆一边闲聊般地说。

    “是吗?我不是听说他如今还是好好地上朝吗?”

    “这只是表象而已。”韩凌肆一脸的不意为然,“若非如此,只怕此时他就已经没有了活路了。”

    “你到现在还让楚钺带着人驻扎在城外,皇后竟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你看似没有动作,但是,皇后的手快着呢!”

    “哦?”端木青闻言,有些好奇,毕竟这关系到韩凌肆的大计。

    “只是她手快也还来不及处理我,韩凌翔和韩凌莫都在顶着呢!”

    这话叫端木青不解了。

    看她的表情,韩凌肆解释道:“这还不好理解?我让楚钺把人拉在那里就是让人以为我要试图举事了。

    现在朝堂之上,韩凌翔和韩凌莫实在不是我的对手,我都将事情做到这个份上了,他们能不急吗?

    平素我跟他们之间只会有仇,不会有恩,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又怎么会让我占了先机呢!”

    “所以,现在他们也在开始蠢蠢欲动了?!”

    “没错啊!所以皇后就算是知道这是我的一石二鸟之计,却也只能依照我计划行事了。”

    “不至于啊!皇后何曾如此不经思索行事过?”

    “你还是没有完全看清楚周虞这个人啊!要知道,一旦有人试图造反,对于整个东离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损失,到时候,民不聊生的是东离的百姓。

    光从这一点上看,就知道她是一定会出手的,她对付韩凌翔和韩凌莫那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我就等着她成事儿呢!”

    端木青哑然失笑:“你竟然将算盘都打到你这个名义上的母亲头上去了,如此一来,朝堂上那些看不清形势的人只怕会认为周虞已经倒向你了。

    四个皇子,折损两个,一个已经走了,对外已经宣布了暴毙,剩下你这个长子,可就是帝位继承的不二人选了,加上朝堂上那些怕事的,自动地将你和周虞归为了一队,你当真是对这个位置唾手可得了。”

    “你这么夸你的夫君,会不会太过于护短了?”

    端木青笑着,并没有回答他这句话,转过话题问道:“韩渊的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韩凌肆眼看着她似乎有些疲惫的样子,怕她在这样的事情上费了心神,笑道:“他病得如何是他事情,与我们不相干,你不要想太多了早些安睡吧!”

    端木青却感觉,韩渊隐隐的是个潜在的威胁。

    最重要的是这些日子以来,他的变化太快了。

    回想起来,韩凌肆初回东离的时候,他对韩凌肆的态度,仿若直接要昭告天下人,将他认作储君似的,而且看样子也并不是在捧杀。

    他刚回来的时候,朝堂上自然是不稳的,一切也都算得上是由韩渊出面帮着他摆平的。

    可是现在……

    从他绑架自己的这件事情上就看得出来,这个韩渊绝对是变了,而且这个变化还和秋墨脱不了干系。

    而现在,在端木青的眼里,但凡和秋墨有关联的事情都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她也不容许自己再这样的事情上掉以轻心。

    是以,此时才会问得这么详细。

    “我猜想,应该跟他服食五石散脱不了干系,”韩凌肆沉吟了一会儿才回答道,“虽然如今后宫说起来是明令禁止出现五石散的,违者杀无赦。

    但是,我的人却得到肯定的消息,韩渊却是还在服食此类药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