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五石散被禁的命令不是皇后下的吗?如今后宫全部都在皇后的掌控之中,如何还会有这样的东西存在呢?”

    “这一点就是我最捉摸不透,也是最感兴趣的部分了。”韩凌肆嘴里虽然是这样说得,但是很明显的是,他的脸上却是带着笑意的。

    感兴趣是感兴趣,同时也是十分明显的,这样的结果,他是十分乐见其成的。

    生怕她想得太多影响晚上的睡眠,韩凌肆替她将头发放下了之后,就猛然间将她打横抱起,往床边去了。

    看着一旁睡得呼吸均匀的男子,端木青不由得哑然失笑,原本以为他会做什么,毕竟算起来,他们也没有成亲多久,算不得老夫老妻的吧!

    更何况,这些日子以来,她还是在山上的时候多,来这里实在是来得少。

    可是,将她放到床上之后,他竟然就这样睡着了。

    虽然多多少少的感觉有点儿怨言,可是端木青也知道,韩凌肆这还是在替她考虑呢!

    别人不知道她的辛苦,隐国人瞧不出她笑容下的疲惫,可是这些怎么能够瞒得过将她放在心里最重要位置上的韩凌肆呢!

    他这是害怕累着了自己啊!

    想到这里,心头又是一酸,虽然对于自己的宿命,两个人已经谈过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会难过。

    并不意味着她不会舍不得。

    只是这样的伤感不能太久,至少不能够占据自己太多的时间,端木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自己脑袋里这些东西都驱逐干净,然后钻进他的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就开始进入睡眠。

    或许委实是太累了,又或许是因为这段时间太拼了,对于体能上的消耗太大,没有一会儿,端木青就进入了睡眠。

    这个时候,方才已然熟睡的男人却睁开了眼睛,看着怀里的女子,心疼得不行。

    轻轻地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却了无睡意。

    端木青在山上努力的这段时间,他确实是很忙,楚钺驻军带来一系列的问题。

    虽然方才跟端木青说起来他显得十分得意和平常,但是实际办起来,却跟他说的完全不是一回事。

    韩凌翔和韩凌莫虽然称不上是什么将才,但是却也不是浆糊脑袋,这中间的弯弯道道不是一般人能够明白的,光是手下的将军,就死了好几个。

    间谍和反间谍从来就是最为重要的武器,再这样不知道谁是螳螂谁是黄雀的时候。

    就是他自己,为了一出苦肉计也受了一刀。

    可是,没有牺牲哪来的成功?

    这些事情他都没有让端木青知道,她实在是太累了,这些事情再让她去烦心,只怕她这小小的身体也吃不消。

    又想起白天的时候,端木兰怀孕的事情。

    青儿那样的高兴,说明她的心里又何尝不是那么喜欢小孩子,若是此时怀孕的是她自己,她又该高兴成什么样子呢?

    还有一件事情,他一样没有告诉端木青。

    那就是关于隐国雪女的事情。

    实在是因为这件事情她有些不敢说,并且目前他自己也还没有查清楚,更是不能说。

    若是能够将这件事情查清楚,或许有办法找到去隐国的路,那么青儿的使命也算是完成了,到时候再一心一意的寻找她身体解救法子,说不定还能够有转机。

    这也只是他心里的想法罢了,同时也是他的期盼。

    只是这期盼究竟有没有盼头,实在是没有个底,至少到现在他派出去的那么多人里头,没有一个人带来一点儿消息。

    就是派到长淮山里的人,基本上也是凶多吉少了。

    可是就算是这样,他也还是要这么做下去,还是要查下去,他就不信上天给他韩凌肆安排的命运就是这样的。

    他就不相信,小时候,老天已经收回了他的父亲和母亲,现在却还要将他最爱的女人给收走。

    难道,他韩凌肆就注定是孤家寡人吗?

    想到这里,一向不服输的韩凌肆,也有些胸闷了。

    一直纤柔的手轻轻地抚着他的胸,温柔的声音在怀里响起:“好啊你!竟然装睡骗我!”

    没想到她也醒了,韩凌肆无声地笑了笑,却只是将她抱得更紧了。

    端木青其实已经睡着了,基本上似乎是没有梦境的,但是莫名的中间就醒了,然后感觉到他起伏不定的胸膛。

    他们之间经历了那么多,又岂会不知道他心里所想,岂会不知道他此时担心的是什么。

    自从将她的宿命说出来之后,除了少数的两次,将这个事情开诚布公地谈过,两个人都显得十分默契地对这个事情避而不谈。

    因为,她的离去,不光是她人生的遗憾和悲剧,更是韩凌肆命运的孤寂。

    想到这一点,端木青更多的不是对自己的哀叹,更多的是对他的不舍。

    可是,她没有办法说出口,这是横亘在他们之间的一道伤口,谁也不敢妄自去触碰,所以,只好假装着,其实并不存在,假装着大家都不知道罢了。

    第二天一早起来,韩凌肆就已经上朝去了。

    最近韩渊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突然间似乎又精神了,竟然连着五天都开了朝,这对于如今的情势来说已经是十分的稀罕了。

    端木青起来之后,阿朱阿碧便笑嘻嘻地过来服侍她起床。

    “听王爷说,你们两个都有人家了?”

    她这话问出来,两个侍女都红了脸。

    “这有什么好害羞的,”端木青笑道,“你们能够找到如意的人家,我是在高兴不过了的,你们自己也要高高兴兴的才是,你看如今兰儿不就很好吗?而且,肚子里都有了孩子。”

    “啊?二小姐怀孕了?”阿朱和阿碧都是一阵惊呼。

    端木青笑道:“可不是,你们赶明儿去贺她一贺,只是怕是会被她又闹你们一回。”

    这自然是说的她们的婚事了。

    两个人突然齐齐对端木青下跪。

    “你们这是做什么?!”端木青吃了一惊,连忙去扶她们。

    阿朱看了一眼阿碧,哽咽道:“我们姐妹两个的夫家都是托了王爷和王妃的福气,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人,却也算得上是九品芝麻官,这在我们当中,已经是天大的荣耀了。

    若非是王爷和王妃真心相待,哪里有这个福气,真真是三生修来的,王妃还是受我们姐妹一拜吧!我们心里也好安心一点儿。”

    端木青笑道:“这要谢也谢不到我头上,你们王爷给你们做得主,你们也该谢他去。”

    “王妃这是谦辞,若非王爷对王妃情深意重,我们是王妃的陪嫁丫鬟,王爷又怎么会如此替我们姐妹考虑?”阿碧泪眼滂沱。

    实在是没有想到过自己会有这样的造化。

    端木青摇了摇头,笑道:“好了好了,被你们一说,我都要不好意思了,赶紧的起来吧!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了你们,让你们罚跪呢!

    我们家可以让丫鬟罚跪的先例?”

    这说的我们家,自然是指令王府了,阿朱阿碧都是家生子,生是令王府的人,死是令王府的鬼,一干身家性命都在端木青的身上了。

    这会子如何能够不感激,不但脱了奴籍,而且嫁出去就是正经的官太太,就是一般的乡里乡绅的小姐,也未有这等荣耀和幸运。

    “你们啊!”端木青看着两个丫头破涕为笑的样子笑道,“既然心里感激的话,就赶紧地帮我梳妆好,你们王爷最喜欢吃的居膳斋的点心这会子应该正好出炉呢!

    我们趁着他还没有下朝,先去买些过来。”

    原本对于这个总和自己小姐牵扯不清的冷面王爷并没有什么好感,就是后来成了姑爷,也都只是面子上的功夫。

    后来渐渐地才知道,王爷那是对王妃真好,所谓的冷面王爷,那也只是在外头而已。

    如今看着他不声不响地替自己姐妹两个人将亲事都寻好了,心里可就不是一点半点的感激感动说得完的了,听到端木青的话,两个人便立刻手脚麻利地忙活起来。

    这个时候大臣们还在朝堂上早朝,长京的大街小巷却已经热闹得不行了。

    端木青带着阿朱阿碧两个人来到长京早上最为热闹的街上,居膳斋的门前已经排起了长龙。

    只是让端木青好笑的是,看到她过来,竟然不少人都自发地让出道儿来。

    阿朱解释道:“王妃只管过去,这长京里,如今谁不敬你呢?光是我们的青杏斋就救济了多少的百姓,更不要说如今还是昊王妃呢!

    放心吧!大家都是善意。”

    端木青抬头看去,果见所有人都用善意的笑容看着她,这些人都是豪宅深户里打发出来买东西的下人居多,而这些人,却偏偏都是青杏斋的受益人。

    此时看到端木青自然是打从心底的善意。

    看着他们一副你不优先,我们就不上前的架势,端木青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买完点心出来,却是发誓,再也不要亲自出来买了,颇有些劳师动众的感觉。

    只是走出来,正要往自家马车上去的时候,却感觉到一道说不上来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