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将要上马车的动作停了下来,然后皱了皱眉头,如果她没有感觉错的话,这样的目光不是第一次出现。

    也就是这个时候,端木青才意识到,那时候她跟姬辰风一起遇刺,当时感觉到的视线就是这个感觉。

    只是后来赵御鸿出现了,她就自然而然地以为那个人就是赵御鸿。

    今日才意识到自己一直都错了。

    想到这里,端木青也上马车了,径自往那视线传来的小巷走过去。

    阿朱阿碧原本是在伺候着她上车的,此时她突然不上了,两人都不知道是什么缘故,不约而同地问道:“王妃,怎么了?”

    但是端木青没有空理会她们,而是直接往自己的目标行去。

    走到小巷里的时候,就看到那头一个黑影一闪而过,而且,这个黑影似乎还有些熟悉的感觉,到底是谁?

    端木青的心砰砰乱跳着,当下想也不想就跟着过去了。

    阿朱和阿碧两个人跟得气喘吁吁,实在是因为端木青心急,追着那个人的时候,不自觉地就用上了异能,又岂是阿朱和阿碧两个弱女子能够追得上的。

    一直追到一所废弃的院落里,端木青才算是追上了那个人。

    此时他就站在院子中间,除了他,这里在没有别人。

    四周望去,也不像是有人会经过的地方。

    端木青站在门边,眯着眼睛看着他,心里越发确定这个人她一定认识,而且是十分熟悉的人。

    可是偏偏得到了这个时候,她却是完全想不起来。

    “你是谁?”过了一会儿,那人还是没有动静,端木青将心神稳了稳,才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你如今连我都不认得了吗?”那人的声音十分朗清,就算是没有转身,凭着这把声音,几乎也都可以确定这个男人不会难看到哪里去。

    只是很显然,端木青并不是因为这朗清的嗓音而震惊,她震惊的是有着这个声音的男人。

    因为,那是她前世的丈夫——赵御风!

    或许是因为这一世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所以端木青竟然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这个人是谁,直到他说出那么一句话。

    赵御风终于转过身,脸上带着一些端木青不太能够理解的表情。

    眼前的赵御风其实跟她记忆里的那个男人还是有些差别的。

    至少不管是在前世还是在今生,这个男人一直都是得意的,是贵气的,好像站在那里,别人就会自然而然地知道他是一个拥有着高贵血统的皇子。

    或者说,是一个要继承皇位的男人。

    可是眼前的赵御风是有点儿沧桑的。

    想到这一辈子的事情,端木青心里也是明白的,这一世的赵御风自然是失去了,前世的种种优势。

    他经历的事情不少,至少经历过一次差一点儿的死亡,此时他能够好好的活着,不得不说是命大。

    “咳咳!”端木青清了清嗓子,抬起眼睛淡定地看向他,毕竟她已经知道了这个男人并没有死的消息,“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三王爷,人生真是充满了戏剧性。”

    实际上,端木青更加感兴趣的是,他看着自己的目光,总觉得这里面包含了些什么。

    “端慧郡君难道不意外我会在这里吗?御风不才,却也将当年的事情查了个清楚,似乎最后要置御风于死地的人正是端慧郡君你啊!”

    他用的是端木青还在西岐时候的称号,距离现在颇有些遥远的味道。

    只是端木青懒得跟他算这笔陈年旧账:“王爷说笑了,青不过是一介弱女子,更何况跟三王爷称得上是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如何就到了要赶尽杀绝的地步呢?!”

    “那么……”赵御风听到她这么说,竟然没有一丝恼怒的表情,反而带上了些淡淡的笑意,“青郡主是不承认了。”

    这样的赵御风让端木青感到十分十分的陌生,不管是前世的记忆还是今生的认识,赵御风都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青此时过来,完全是因为感觉到有人在看着我的缘故,想不到是故人,但是就算是如此,青和三王爷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毕竟,就算是故人,青和三爷也算是不怎么熟的故人。

    而且,如今青已然嫁作他人妇,三王爷虽然是旧识,但是此地无人来往,你我二人孤男寡女私会于此处,于礼不合,就不奉陪了。”

    说完,端木青就转身,抬腿便走。

    对于这个前世将自己打入万劫不复之地的男人,如今重新相遇,端木青发现自己已经没有那些刻骨铭心的恨意了。

    当她那时候在神石洞里看到自己前世的画面时,她是恨的,但是仔细想想,其实那更多的是一种因为恨而迷失的本性。

    如今,对于身体的异能发掘越多,她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心境也发生了变化。

    或许是因为雪女天生就承担着所有隐国人的信仰,所以,她必须让自己更加的完美,必须让自己的心,更加的纯净。

    却平等的目光去看待这个世界,用宽和的态度去对待这个世界上的事情。

    隐国人原本就是崇尚和平的,她作为隐国的雪女,骨子里就刻上了兼爱的元素。

    所以,此时再面对赵御风,她的心,是平静的。

    前尘往事不过如此,过眼云烟再厚重,也会被风吹散,也会随着时间慢慢逝去。

    “不怎么相熟吗?”赵御风却突然嗤笑一声。

    这一句话落在端木青的耳朵里莫名的感觉十分的刺耳,仿佛是被什么东西刺到了心底。

    她背对着赵御风微微眯了眯眼睛,然后才用铿锵的声音道:“青手头还有很多事情,实在是没有时间,告辞。”

    “我们曾经做过六年的夫妻,你怎么能够说出我们不相熟的话来呢?”赵御风眼睛里染上一丝阴霾,只是嘴里吐出来的话,却更见戏谑。

    端木青蓦然一怔,似乎整个人都被什么东西定格了一般,她没有回头,不是不想,而是有些艰难。

    心里的震撼那委实是无与伦比的,从来都没有想到过,有生之年,赵御风竟然会对自己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来。

    她蓦然间转身,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赵御风笑了,初冬和煦的阳光照在他脸上,让端木青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

    似乎十分久远的年岁里,他也曾经这样看着自己,也曾这样的微笑,也曾站在离自己这样远的地方。

    那时候他是三王爷,她是三王妃!

    “你……”

    过了很久很久,久到端木青感到自己身上有一种站了太久的麻痹敢,从小腿一路往上,她颤抖着嘴唇,双眼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青儿是想说,我怎么会知道吧?!”赵御风笑了,越笑越像前世那个将自己迷得神魂颠倒的男人。

    他叫她青儿,前世他才会这么叫,今生,她和他只是路人,至少,在他的眼里,只是路人而已。

    “三王爷在说什么,青有些听不懂呢!”好一会儿,端木青才镇定下来,脸上带着娇俏地笑容,似乎是听到赵御风说了一句她听不懂的话。

    “青儿!我知道你都记得,前世的事情就只有你一个人记得而已。”

    对于端木青的装傻,赵御风并没有表现得恼怒或者是急切:“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也就是在我知道了之后我才知道为什么我们从一开始认识的时候,你就对我产生了敌意。

    甚至于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看着我的目光里就含了杀意。”

    端木青没有接过他的话,直到现在她的脑子还是糊的,他想不通究竟是为什么,赵御风怎么会突然间就知道了前世的种种事情。

    这实在是太没有道理了。

    难道当时自己派人去追杀他的时候,他已然死了,然后和自己一样重生了吗?

    想到这里,端木青突然间想起来那个秋墨说的话。

    自己带着恨意的重生其实是他一手导演的,若非是他,自己根本就不可能会再一次来到这个世上。

    那么此时,赵御风知道了前世所有的事情,是不是也和那个男人有关?!

    想到了这一点,端木青顿时就冷静了许多,脸上重新带上笑容,这一次的她显得十分淡然:“我想三王爷弄错了吧!难道三王爷是遭遇了什么事情,然后……”

    说着话,她突然间又停了停,似乎是在想着用哪个词比较好:“然后……梦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虽然您说起来似乎很有道理的样子,但是听在我的耳朵里实在是有些天方夜谭的味道。”

    “青儿,难道到现在你都还不承认吗?我能够将事情说得如此清楚明白,不就说明了,我真的是将这件事情了解得清楚了吗?”

    赵御风突然间上前一步,眼睛里盛满了笑意:“而且,青儿,你不觉得这是一件十分美妙的事情吗?这个世界上,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心里都装着关于我们两个人的记忆,没有任何别的人知道。

    也没有任何别的人能够参与进来,就是光想想,都觉得十分的奇妙呢!”

    端木青莫名的觉得一股恶寒,同时心里忍不住在猜测,该不会这个赵御风通过秋墨的关系,知道了前世的事情之后,反而对自己产生了不一样的感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