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想到这里,端木青顿时感到身上一阵恶寒,知道自己跟他之间有着深仇大恨,还表现的如此模样,实在是有些太过于难以接受了。

    “我不知道,你说得话,我一个都不相信,你说是就是,也太自以为是了吧!我没空陪你说这些神话般的事情,先走一步了。”

    冷冷地抛下一句话,端木青仿若完全不信的样子,转身就走。

    耳朵却十分留意身后的动作,赵御风果然急了,连忙道:“青儿,你怎么可以否认?我们前世就是夫妻,这一辈子,你还是我的女人!”

    端木青立刻扶住了一旁的院门,险些站立不住,这个赵御风,是疯了吗?

    好一会儿,她转过脸,面对着赵御风,做出一脸苦恼的样子,皱着眉头问道:“三王爷,你是不是弄错了,我哪里有什么前世今生啊?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端木青,是不是你自己做梦或者是别人给你灌输了什么东西?”

    她这么一说,倒是真让赵御风犹豫了一下,心里有一刹那的犹豫,但是很快的他又重新肯定地看着她:“没有!青儿,你不要否认了,红衣主上的话是绝对不会错的,你此时不承认只是害怕我来找你寻仇而已。

    但是你应该知道,我们从来都是夫妻,哪里来的仇恨呢?虽然前世是我辜负了你,但是这一辈子,你不是也让人去追杀我吗?

    若不是我福大命大,我这条命已经丧在你的手上了,若是单论恩怨,其实现在我们已经是谁都不欠谁了。

    同时,你也应该认识到,我们是命定的夫妻,是注定了要在一起的。”

    他这后面的话,端木青是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对于他这莫名其妙逻辑混乱的结论更是一个字都没有吸收,她所注意的只有四个字——红衣主上!

    果然,就是秋墨。

    那么之前的猜测也就完全合理了。

    李彦俞、赵御风其实都是在为秋墨服务。

    听风楼那么大的一个组织,竟然就这样覆灭了,原本想不通的地方,现在想起来实在是太容易了,秋墨横插了一手,实在是再容易解释不过了。

    还有关于西岐的死婴案,只怕是引出赵御恒不能够胜任西岐皇帝之位的借口,然后就可以让赵御风顺利登台,那么整个西岐就在他的手上了。

    想到这里,端木青吃了一惊,原来秋墨不光是对东离的朝政开始染指,不光是对韩渊进行操控,还有西岐。

    再往大里推,也就是说,他的目标其实很明确,就是整个华天大陆。

    早前在阙婵山的事件上,他第一次出现,那时候韩凌肆就查出来,他可能会跟北燕有关系,现在更加明确的证明了这一点了。

    而之前韩渊将自己绑架,戴着面具时候说的话,还历历在耳,分明就是秋墨要将整个隐国人都变成为他权利服务的奴隶。

    让所有的隐国人都为他所驱使,为他的野心所效力,要让整个天下都匍匐在他的脚底下。

    端木青心里的怒火熊熊燃烧着,此时愤怒的她完全没有听到赵御风在说什么。

    想通了这些之后,她也不想再在这里理会这个像是发了疯的赵御风,立刻往外走,她如今隐国的势力还能够用来抗衡秋墨,原因很简单,因为隐国人使用异能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方式。

    而秋墨却是完全将隐国人的异能当做他的兵刃,对于他手上的刀,他可是丝毫都不会吝啬的使用的。

    光是凭这一点,她端木青就没有跟秋墨叫板的勇气。

    但是她暂时不可以,不代表别人不可以。

    此时她心里就只有一个人——韩凌肆。

    且不说北燕,光从东离和西岐来看,若是华天大陆上需要一个王的话,端木青丝毫都不会怀疑,那个人一定是韩凌肆。

    虽然华天大陆上的人不如隐国人的异能强,但是这里人自然有他们自己的智慧。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让韩凌肆尽快登上东离的皇位,彻彻底底地将大权掌握在手里,才能够跟秋墨一战,才有可能将那个男人打倒。

    不然,整个华天大陆都会成为那个男人膨胀欲望的奴隶。

    心里越想,端木青越是激动,所以,她完全不记得身后的男人了,只是一个劲地往外走。

    赵御风想不到端木青会如此忽略他,简直是忽略到了极点。

    当下想也不想就直接追过去,只是她还没有靠近的时候,她突然间就回头了。

    就在这回头的一瞬间,他看到了一个他从来都没有看到过的端木青。

    此时她的双眸竟然变成了冰蓝色的,不知道是为什么,他也没有办法再一次看清是不是,验证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因为在这个时候,他的周围陡然间竖起了一道道冰墙,将他封死在里面。

    彻骨的寒意从冰墙上散发而出,就算是他内力深厚,而且身体底子好,却也经受不住这样的寒意。

    没有一会儿,就只有哆嗦的分了。

    在这哆嗦的时候,赵御风突然间就聪明了,他突然意识到,眼前这个奇怪的现象是端木青弄出来的。

    怎么会?!

    他想要否认自己的这个想法,可是她方才的样子很明显,那一双冰蓝色的眼眸一定不会是自己的错觉,那……似乎是真的。

    也就是说……

    赵御风努力集中精神,不让这侵袭着自己的寒意将自己的心神给分了去,可是他还是没有办法理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与此同时,韩凌肆接到匆忙跑回去的阿朱阿碧的消息,飞快地跑到这里来寻找端木青。

    匆匆忙忙地找了两圈都没有找到人,心里正着急的时候,就看到端木青从一旁的小巷里转了出来。

    韩凌肆心里的石头落地,有些嗔怪道:“你怎么一个人乱跑呢?万一要遇到个什么样的事情该怎么办?就是阿朱阿碧竟然也不带在身边。”

    端木青看到他关切的脸,才像是从方才的地方走了出来,笑着道:“我这不是一时间情急给忘了吗?”

    “发生什么事情了?”韩凌肆忙丢下责怪的话,转而问道,“听阿朱和阿碧说你似乎是看到什么人了,然后一转眼就不见人影了,是看到了谁?”

    端木青摇了摇头:“并没有谁,只是我自己看错了,然后在里头迷了路,一直都绕不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尽管心里基本上都可以确定就算是自己将前世的事情跟韩凌肆说了,他也一定能够相信自己,理解自己,不会把自己当做怪物。

    但是她还是没有办法跟他明说她与赵御风那一段发生在前世的感情。

    总觉得自己如同一只怪物,而且,换位思考一下,若是知道韩凌肆曾经那么爱一个人,而且还跟她成过亲,有过孩子,相信自己也是不能够安心的吧!

    她知道到了合适的时候,自己还是会将这件事情跟他说清楚的,可是,不会是在现在,她还在等,等一个合适的时候,至于什么时候才合适,她也不知道。

    韩凌肆看她似乎有些疲惫的样子,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在这个地方问太多,连忙道:“好了好了,我们现在回去吧!

    听说你一大早跑出来给我买什么点心,我也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点心重要还是你的身子重要?

    原本早上不吵着你就是让你多睡一会儿,你倒好,自己就这么大喇喇的跑出来,连早膳都没有用呢!”

    端木青听着他略微有些碎碎念味道的话,只觉得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

    曾几何时,这个高傲的男子,变得这么琐碎。

    能够将他变成自己身边如此模样的一个男人,是不是也是人生一件最为幸福的事情?

    回到昊王府里的时候,蒙卿竟然也在,看样子是在韩凌肆离开之后过来的。

    看到两人牵着手过来,脸上顿时露出狡黠的笑意来:“你说你们夫妻两个,唉!认识都不知道多少年了,还这样黏黏糊糊的,也不怕下人看着笑话。”

    端木青笑道:“哦!原来皇叔的意思是……等到你跟兰儿成了老夫老妻的,就该冷冷淡淡的过了,是吧?要这么说的话,我可就真的要后悔了,看来我得回去跟兰儿说上一声,皇叔这样好像很不靠谱啊!”

    蒙卿顿时脸色都变了,端木青给韩凌肆买的点心正在他的嘴里嚼着,因为端木青的这么一句话,顿时就噎在了喉咙里。

    好一会儿才用水给送了下去:“我说我的姐姐啊!你就别忘我们家添乱了,如今兰儿简直就是个菩萨娘娘啊!之前我还是做了一点半点不合她意的事情,她就跟我闹。

    倒如今,我随便说上一句话,她都能够跟我闹得起来,你要是这么一句话甩过去,我今晚就甭想进房门了。”

    想想长京多少女子心里爱慕的谪仙王爷如今是这样样子,端木青就觉得无比的喜感。

    韩凌肆倒是想到了正事:“皇叔这个时候过来该是有事情要说的吧!下朝的时候怎么不跟我一同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