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蒙卿好像是现在才想起来自己过来的目的,立刻点头道:“可不是,跟着你们夫妻两个说笑,我都忘记我来的目的了。”

    端木青和韩凌肆两个人在桌子边坐下,然后让人端上来红枣羹就着早上买来的点心就当做是早膳了。

    “你听说了没有?”

    “听说?”韩凌肆皱了皱眉,“什么?”

    “赵御恒要出使东离!”蒙卿收起方才玩笑的表情,严肃道。

    “什么?”端木青和韩凌肆都十分意外,只是韩凌肆比较冷静,而端木青却是直接惊讶出声。

    “我也是才得到的消息,之前西岐后宫的死婴案已经有了结果了,据说是佟太后查出来的,说是先皇后的表妹,现在的梅太妃弄出来的,为得就是为自己的表姐和外甥报仇!”

    蒙卿脸上的表情也有些严肃,只是并没有说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韩凌肆想了一会儿,问端木青道:“青儿,你对西岐相对来说比较熟,同时也比我看事情要更加客观一点儿,你是怎么看的?”

    端木青看了他们叔侄一眼,然后微微垂了垂眼眸道:“假的吧!”

    蒙卿和韩凌肆相视一眼,很显然对于端木青这个结论,他们是赞同的。

    “青儿是这么看的?”蒙卿反问了一句,然后却又加了一句,“其实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且不说那个梅太妃只是如今一个没有权势的太妃,单说这件事情就不是一个人能够做得出来的。

    西岐的死婴案原本就是充满了诡异的,甚至于在民间还有很多说法,最多的就是赵御恒惹怒了上苍,让上天发怒了,要将他这个天子之命收回去。

    能够造成这样谣言的事情怎么可能是一个小小的太妃能够办到的,这也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韩凌肆目光有些阴沉,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但是,我想这件事情也不至于就是像民间的谣言相传那般,这背后定然是有人暗中操纵的,所为的,自然就是赵御恒的那个位置了。

    想来赵御恒现在是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决定要出使东离,让天下人都知道他要跟东离的皇帝交好,让那背后操纵的人不敢太过于肆无忌惮。”

    听完韩凌肆的话,蒙卿点了点头,很显然的对于他的分析很是赞同。

    同时他又笑道:“像是赵御恒这样的人,做个皇帝能够做到这个份上也算是种本事了,被人算计了,竟然还不知道是被谁算计了,只能够用这样的方式来警告背后算计的人。”

    端木青却是另一种想法,最开始知道死婴案的时候,她的心里就有了想法,能够让所有的妃嫔都在那个时候怀孕,然后又在胎儿健康成长一直到临盆,最后生下来的却是个死胎。

    这究竟要多大的手段?可是今天早上接触到赵御风之后,她就不再惊讶了,因为这件事情实在是很有可能就是秋墨一手操纵的。

    韩凌肆摇头道:“赵御恒原本就不是一个做皇帝的材料,眼界终究是太窄了一些,他能够做到那个位置上去,完全是因为赵邺的缘故。

    若是没有一个这样的父亲,就算是他一直都生活在西岐,也是完全没有可能登上帝位的,而且很有可能会被他的兄弟们吞得连骨头都不剩。”

    大概是想起在西岐的那段时间,想起那个姓赵的皇帝,韩凌肆笑道:“其实赵邺也算是一个比较有能耐的皇帝了,只是识人不清,委实是错看了他选的人,赵御恒实在不是继承人的最佳选择啊!”

    他在这里感叹着赵邺的悲剧,端木青却在想着方才从赵御风那里得到的信息。

    眼角偷偷扫过蒙卿,端木青有些犹豫了,虽然他们夫妻两个人跟蒙卿实在称得上是至亲,也相信若是有什么事情泄露给了这位皇叔,不会有任何的不妥。

    但是,实在是因为要说的事情太过于重大了,就算是蒙卿,端木青也没有办法十分淡然地说出来。

    好在韩凌肆和蒙卿两个人说着话,也没有注意到她。

    商量了一下,关于赵御恒来东离将带来的影响,蒙卿就起身告辞了,毕竟家里头还有一个因为怀孕而脾气奇差的孕妇。

    知道蒙卿走了之后,韩凌肆才笑着对端木青道:“好了,皇叔也回去了,有什么话,你现在可以说了。”

    端木青有些惊讶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有话要说?”

    韩凌肆却是挑了挑眉道:“难道我不该知道吗?你心里有事何时能够瞒得过我?”

    这句话莫名的就让端木青的心微微震了一下,那么是不是说明,早上她将赵御风的事情刻意隐瞒,其实他也是能够看得出来的?

    转脸看了他一眼,端木青还是没有将那件事情说出来,而是直接切入方才他们说得关于赵御恒要来东离的事情。

    “能不能想办法派人暗中保护赵御恒?”端木青收起了乱七八糟的心思,问道。

    韩凌肆有些不解:“保护赵御恒?你是在担心什么?”

    其实韩凌肆心里也知道,赵御恒这一次前来东离,是潜藏着许多问题的,首先就是那个在暗处威胁他的人。

    只是他们虽然对西岐的关注并不少,却也不代表对西岐的所有势力都了如指掌。

    对于不确定的因素,他和蒙卿肯定是抱着观望的态度,若是能够清楚自然就最好,若是找不到真正的背后的人,只要不涉及到自己的事情,那也无所谓。

    而此时端木青说出来这句话,很显然就是说明她其实对于这件事情的背后有一定的了解了。

    “赵御恒这一次出使西岐很有可能会遭遇迫害。”端木青笃定道,“那么西岐到时候就要变天了。”

    韩凌肆笑着点头,眼睛里有些奕奕的神采:“你如何就不知道我要的就是这西岐将要变得天呢?”

    他的这句话让端木青愣了一愣,不经意地就反问了一句:“什么?”

    韩凌肆伸手握住她的手,然后十分认真地看着她道:“青儿,不说从前,只说从我们成亲以后,我们彼此之间应该都是没有刻意隐瞒自己的事情的,我可以对这句话负责。”

    他这句话莫名的就让她又想起今天早上的事情,心里就开始烦躁了。

    好在韩凌肆意不在此,他接着道:“所以,你应该知道我要的是什么,也知道,总有一天我会动手。”

    这话端木青能够明白,他说得是夺位的事情。

    “如果西岐一直朝廷稳健,天下太平,那么我还真是不敢轻易动手,就怕他们坐在旁边就等着东离露出破绽呢!

    可是,如果他们自身也陷入混乱,自顾不暇的时候,这岂不就是说明这个时候是我最佳的时机,而我要做的,就是把握住这个时机。

    所以!青儿……你懂我的意思吗?”

    端木青没有立刻回答她的话,她轻轻地蹙了蹙眉头。

    韩凌肆的话,她明白,他要的就是赵御恒的出事,就是要他死,然后西岐陷入混乱。

    良久,端木青才摇了摇头道:“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一种可能?”

    “什么?”

    “如今你在等着赵御恒出事,那伙人也在等着他出事,你们的目的一样,可是同一件事情给你们带来的作用却是不一样的。

    如果因为赵御恒的死,你能够成功的登上了东离的帝位,同时,西岐也会在短时间里落到另一个人的手里,那个人,将会是你最直接的对手。”

    听到端木青这话,韩凌肆笑了:“说明青儿你对于东离和西岐的实力之差还不是十分的了解,它虽然是整个华天大陆上第二强大的国家。

    但是,若是拿它跟东离比,委实是不够看了,我还未曾当真将那些人放在眼里,等到有一天,我真有心将西岐拿下来的时候,直接打过去了就是了。”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端木青想到四个字——意气风发。

    看到这样的韩凌肆,她很高兴,可是现在却不是如此自豪的时候。

    “韩凌肆,如果你面对的是隐国呢?”她轻轻地问出这么一句话。

    却叫他愣了愣,不解地看着面前的女子,正要相问的时候却突然间又明白了她这话的意思:“你是说……”

    “对!”知道他理解了,端木青的头点得十分干脆,“很有可能在赵御恒出事之后,直接操控着西岐的人不是赵家的什么不肖子孙,而是那个人!”

    “你是说秋墨!”韩凌肆说起这个名字的时候,整个人身上散发的气场都变了。

    端木青此时没有功夫安慰他,她轻轻地点头道:“对!”

    这时候韩凌肆才想起来:“为什么呢青儿?你为什么会突然有这样的想法呢?”

    又绕回到今天早上的事情了,端木青只好道:“或许这就是一种隐国人之间的联系,这件事情跟秋墨脱不了干系。

    而且,我有一种预感,他的野心比你还大,而西岐就是他实现他自身野心的第一步,东离,就是下一个了。”

    端木青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十分的笃定,就像是在告诉韩凌肆她说得就是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