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对于韩凌肆来说,秋墨实在是一个十分未知的威胁,这未知就来源于他的神秘性。

    到现在为止,他派出去的人没有探听到一点儿与他相关的有实际意义的东西,甚至于,到现在,都还是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包括紫衣在内。

    所以,这才让韩凌肆心里并没有那样的怀疑端木青的话。

    相反的,他其实是有些相信的。

    正因为如此,他才不得不按照方才端木青所说的那种可能思虑。

    这个秋墨的能耐,他是见过的,至少,不是一般人能够掌控的。

    同时他是手上拥有着隐国未知而神秘的力量,就是这一点,就更加需要防范。

    一个拥有这种权利和能力的人,若是没有野心才让人奇怪。

    可是,他又沉默了,并没有立刻回答端木青。

    这让端木青有些奇怪:“怎么了?”

    “只是,我这一动,只怕韩凌翔和韩凌莫那边也就会跟着动了。”他说这话的时候,眉头微微皱着,眼睛看着空无一物的桌面。

    端木青知道,这是他在思索的意思。

    “他们?”端木青跟着想了想道,“如今不是皇后在牵制着他们吗?你光是如此动一动,应该不至于让他们来得及有所动作吧!”

    摆了摆手,韩凌肆冷笑道:“你不知道,自从楚钺驻扎在长京外面开始,他们两个人两双眼睛就已经紧紧地盯在我身上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之前他们还会被皇后给打了个措手不及的缘故,因为他们的眼睛就顾着盯着我了,忘记了那上头还是有一个真正值得注意的人。”

    他这么跟端木青解释着,自己的心里却忍不住一动,嘴边缓缓露出一个笑容来:“刚说他们把这茬给忘记了,怎么到这个时候,我自己又给忘了呢?!”

    端木青听这话有些不明就里,但是这也无妨,只要韩凌肆的心思清楚就行了,至少,对于赵御恒那边,他会采取行动。

    “青儿,只怕这几天我会有些忙,你自己好好休息,既然回家了,就不要劳累了,有什么事情直接让人吩咐我一声就好了。”

    端木青抬头温柔地看着他道:“好歹我都二十多的人了,难道还不知道照顾自己吗?倒是你,自己小心些!”

    韩凌肆走了之后,端木青想要闲下来其实也是不大实际的。

    转身她就往令王府里去了。

    如今令王府里却是百媚联合着府里原来的两个管家一起掌事,倒也算是处理得井井有条。

    而且上头早就有了旨意下来,之后端木兰的第一个儿子就是这令王府的新主人,也就是令郡王了。

    所以,令王府还在,令王府的香火也不会断,有了这个盼头,自然民心也就凝聚在那里了。

    端木兰虽然嫁到洛王府里去了,但是她知道端木青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以后她就是洛王妃了,也不可能会跟从前一样帮端木青做什么很多的事情。

    所以,之前在令王府的人,如今也还都在这里,她嫁到洛王府不过就带了两个小丫头过去。

    这就是蒙卿的好处了,他们相识这么久,而且依照蒙卿和韩凌肆之间的感情,再不担心他当真是会在物质上亏欠了端木兰的。

    至于其他的,也是一些条条框框约束不来的,终究都是看个人的造化了。

    这一点,端木青清楚,端木兰也绝对不会糊涂。

    所以才会留了这么多人在令王府,就当做是端木青的大本营了。

    有什么事情,她的人还在这里,她要动用的力量,也都直接在这里。

    这也符合端木青一贯的行事风格,她和韩凌肆再相爱,也有自己的底线,也还是会保留自己的空间。

    就比如这个令王府,绝对是跟韩凌肆的势力分开来的。

    直接受命于自己的人,终究用起来都顺手一点儿。

    令王府里两位小姐先后出阁,如今自然是冷清了许多,看到端木青来,大伙儿都愣了一愣,然后才想起兴冲冲地准备东西。

    莫失住在思归阁,如之前的时候一样,百媚他们都还住在自己的地方。

    如今莫失没有任务的时候不再出去,都有些闲得没有事情做的味道。

    看到她来,倒是少有的长呼了一口气,将情绪摆在了脸上。

    端木青笑道:“怎么了?我倒是从来都没有看到过你叹气,这会子,感情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说出来我替你摆平。”

    莫失笑着摇头道:“小姐又在取笑我了,我如今住在这里,哪里还会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只是从来都没有这么清闲过,到现在都还是没有适应。”

    “身子骨倒还好吧?”

    端木青这句话问出来,叫莫失愣了一愣,看着她的表情有点儿怪异。

    端木青摇了摇头,轻轻叹了口气道:“你跟在我身边这么久,我又是给你把过脉的,我还能不知道吗?”

    其实上一次莫失从宫里出来,端木青就仔细地替她检查了身子,虽然那一次她确实是受了重伤,但是那绝对是可以救得回来的。

    只是让端木青担心的倒是她的身体底子。

    要成为一名合格的杀手,这中间要经历的训练不是常人能够体会的。

    而莫失就是在那样高强度的训练下活下来的,后来又经历过多少的刺杀任务,这中间又受了多少伤,也是没有人可以数的清楚的。

    除了上一次去西岐寻找黄芪他们的下落,是没有比她更适合的人之外,其他的任务,端木青都没有交给她,这几个月让她待在令王府里什么都不做,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让她好好养身子。

    就是在百媚那儿,也都让她嘱咐下去,送到思归阁里的食物都是有要求的,务求滋阴培元。

    莫失想不到端木青看似并没有怎么关心的背后,其实一切都安排好了。

    而她又是不怎么善于表达自己感情的人,好半天才喃喃道:“感觉……好多了。”

    端木青笑着点头道:“那就好,说起来,我也真是不能疼人,看你好点儿了,又有事情要找你了。”

    莫失脸色一凛,站起来道:“小姐有什么吩咐只管说,这是莫失的职责所在。”

    “行了行了,”端木青挥了挥手,让她坐下来,然后才道,“我说你也真是的,我就是这么一说,倒是惹来你这一顿话来。

    其实是让你去帮我查一件事情,我这所有人当中,你是在这方面最擅长的了。”

    “小姐请说!”莫失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秋墨你是见过的吧!”

    “是!”

    “这些时候一直都忙着隐国的事情,我也来不及细想,现在好容易想到了,你替我跑一趟北燕吧!”端木青想到赵御风说的话,皱着眉头道。

    “北燕?”

    “嗯!”端木青肯定的点头,“北燕跟南边从来都算得上是没有一点儿往来的,就因为中间的那座长淮山,所以,我们对那边也是一点儿都不熟悉。

    但是现在我充分怀疑,秋墨就是从北燕出来的,甚至于我还怀疑,北燕已经算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听到这话,莫失一向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也露出惊讶的神色来:“不会吧!”

    “现在还说不准呢!”端木青摇了摇头道,“所以才让你去看看。”

    莫失才坐下来没有一会儿,又重新站了起来:“好!”

    端木青看着她,十分认真道:“只是有一点儿,你得给我记清楚,这一次我没有让人刺杀任何人,只是让你探听消息。

    不但是命要好好保着,身子也得给我自己照顾好了,不然回来,我定然是饶不了你的。”

    莫失微微笑了笑:“是!”

    “以往都是那你一个人行动,从来你也是一个人习惯了,再往前就是跟莫忘了,”说到莫忘,两个人的脸上都有些动容,但是端木青只是停顿了一下,就接着道,“可是这一次我却要派个人跟你一起。”

    “嗯?”没有想到端木青会有这样的安排,就像是她所说的,她从来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惯了。

    “小龙!”没有理会她脸上的怪异,端木青径自朝那边叫了一声。

    一个瘦精瘦精猴子般的男子就跳了进来,身法腾挪间,还真是有点儿像猿猴般灵活。

    “方才我都跟你说了,这一次你就跟莫失两个人一起往北燕走一趟。”

    小龙也是刚刚得到消息,其实他们都是一样的人,从来都是替主子卖命的,脑袋都算是拴在裤腰带上了。

    唯独碰到眼前的这个主子,有时候明明有事,用不着自己出手的时候,绝对不会觉得他们闲得多了。

    这才大家伙儿都休息了好几个月,身上都有些松散乏了,尤其像他这种坐不住的人。

    这会子听到说有任务,倒是赶紧的就跳了出来,甚至于还生怕跳得慢了,给别人抢走了。

    听到端木青将任务吩咐下来,立刻便干脆利落地答了一声:“好嘞!”

    关于这个莫失,他是知道的,算是端木青手下第一得意的人,应该除了之前的采薇,现在的二小姐端木兰就没有别人了。

    同时,对于她的能力,也是十分相信的,说完之后立刻就对莫失道:“还要请姐姐多多指教啊!”

    莫失没有回答他,一转眼就消失了,小龙朝端木青呵呵一笑,然后就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