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他们前脚才走,百媚就依依然走过来,应该也是看到他们走了,知道端木青要吩咐的事情都吩咐完了的。

    “你倒是会躲懒,我来了都好一会儿了,也不见你过来迎我一迎。”许是因为当时两个人一起在外面同生共死过,而这个百媚性子有比较开朗,端木青倒是比较喜欢跟她一起开个玩笑什么的。

    听到她这么说,百媚也不急着辩解,而是嘲笑道:“小姐还好意思说我呢!想当初亏得我那么紧张你,如今你回趟家可有想到我?还不是我自己厚着脸皮,自己过来了?”

    端木青嗔了她一眼道:“可是要造反了,我倒是今儿才知道,原来主子要见你,还得我往你屋里请去!”

    “小姐如今越发嘴皮子伶俐了,我原本就是拙嘴笨腮的,这会子更是没有那个能耐在这上头能够说得过小姐的,认输罢了。”说着话,便又笑着吩咐小丫鬟将端木青来时,就早早顿好的红枣枸杞汤端了过来。

    百媚亲自给端木青端过来,笑道:“这快入冬了,喝这个活络活络气血,你就该好好补补。还是二小姐前儿拿来的上贡的东西呢!”

    端木青笑着接过,突然想起方才听到的一桩事儿来,笑道:“你这么巴巴地给我送过来,可有送到那边去?既然都炖上了,不若多炖一点儿。”

    百媚正自己喝着呢!挺到她这话有些不解地问道:“哪边?谁?”

    但是看到她脸上戏谑的笑容,似乎又明白了什么,从来未曾红过的脸颊倒是有些可疑地泛红了。

    “我可是听说,那谁脚下的那双鞋子可是出自你的手呢!”

    端木青一边喝着汤,一边拿眼睛瞿着她。

    原是方才进来的时候,不小心看到宁远脚上的鞋子有些奇怪的感觉,那针线活,真是惨不忍睹,后来略微一想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偷偷打听了一下才知道,竟然真是出自于面前这个女人的手。

    听到端木青这么说,百媚反倒是显得平静了,一脸不以为意的样子:“也不拘什么,就是在这里闲得无聊,跟这他们学学针线。

    但是这玩意儿实在是太难了,我又想做个东西出来,想来想去,大概也就只有他不会嫌弃我做的难看,所以就做了一双鞋子,结果……

    果然是不能看,就扔给他了,谁知道他竟然还十分高兴似的,天天都穿着不肯换。”

    端木青没有说话,只是拿眼睛看着她,当然嘴边是带着笑意的。

    百媚被她这样的表情看得十分不自在,扭了扭身子道:“我说得可都是实话,你别不相信我啊!小姐我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搁在你面前,我说过那些违心的话么?”

    端木青轻轻地点了点头:“确实,你从来不在我面前撒谎。”

    百媚正要应一句。

    谁知道端木青又来了一句:“可是你从来都不会无缘无故地跟我解释这么多的啊!这一点你知道吗?”

    “我……”

    百媚这一下哑口无言了。

    “说吧!”端木青心里好笑,脸上尽量表现得正常,“你跟他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什……什么怎么打算的?”这一次,倒是难得的看到百媚害羞了,端木青想要笑笑她,又怕说得太过了,让她感到不好意思。

    “你难道不是打算了跟宁远在一起?”既然人家难得的脸皮薄了一次,那她只好将话挑开来说了。

    “我……”

    百媚说了一个字,就不接着往下说了,然后看端木青半天没有动静,才又加了一句:“他就是根木头!”

    总算是说实话了,端木青笑道:“木头也有木头的好处啊!多实诚!以前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是,当时你们七个人送到我跟前。

    你是为了躲避外面各种人的追杀才留在我身边的,但是人家可是为了你,这一点我如果看不出来,我也就没有什么好混的了。

    而且你们在我跟前的这些年,你们是什么样的人,他宁远又是个什么样的人,对你又是个什么样的态度,我也算是看得清楚明白的。

    别说生活上的小事了,那些你喜欢吃什么,喜欢什么样的东西,讨厌什么样的东西,这些他清清楚楚不说,就是在我跟前,那么不善言辞的他,说起话来,还有许多是向着你的。

    者若还不是对你好,我相信百媚你在外头也绝对找不到一个对你好的人了。”

    端木青说得十分认真,百媚虽然脸上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却也没有否认。

    毕竟她自己是当事人,这些东西,她都明白。

    “如今,人家都等了你这么多年了,一个大男人,也委实是不容易了,你们两个都是三十现在奔四的人了。

    搁在平常人家里,那孙子都可以满地跑了,我可是听说他是为了你到现在都没有想过成家呢!你好歹也有个表示吧!我看宁远这个人就很不错。”

    其实,原本端木青是不想说这话的,毕竟百媚不同于一般的女子,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江湖中的说法也算是客观了。

    若是因为过去的事情,她始终放不下,端木青也不想好心办了坏事,只能由着她。

    但是她鞋子都送了出去,虽然嘴上不承认,或者说心里还有些迈不过去从前的坎,但是心里,或多或少的是对宁远这个人不一样的。

    偏偏那一个又是那么的实心眼。

    更何况,百媚的过去,要说了解,只怕除了那死去的千娇,就是现在陪在她身边的这个宁远了。

    人家要是嫌弃,十多年前就该嫌弃了,能够一如既往到现在,不是发自内心的喜爱,又是什么?

    人生在世多不容易,能够遇到合适的,且愿意互相珍惜的人是多么的不容易。

    而且这两个人算起来也算是自己的人,端木青也实在是希望他们能够有一个好的结局。

    可是眼下很明显,百媚并没有从端木青的话里头走出来,她还是在犹豫着,还是在徘徊着。

    “你好歹给我一句话呗!”端木青看她一直都沉默着,不由得有些泄气了,平日里多么豪放的一个女子,到了这件事情上,到底还是忸怩了。

    端木青也知道,但凡是个女子,对于自己的终身大事,也还是会十分甚重的。

    就算是一如百媚的洒脱。

    “哎!”只是没有想到,百媚竟然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说起来不怕小姐笑话,其实一直以来并不是我看不他。

    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用小姐的话来说,这么多年,也尽够用来认识了。

    说实话,除了他曾经在镇西王府里当过暗子的事情之外,他真算得上是一个好男人,那些外头男人身上有的坏习惯,他一个都没有。

    而且为人又踏实肯干,就是从对我这方面来说,也是极好的。

    可是小姐你想想,这样的一个男人,怎么就看上我了呢?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到现在江湖上提起千娇百媚,那还是一系列销魂的故事呢!

    说得难听一点儿,我就是只破鞋,怎么样也不该让他给吃了这个亏不是?!”

    虽然嘴里是这么快言快语地说自己,但是眼圈儿却忍不住红了,端木青微微叹了口气,然后道:“你们认识这么久了,他一直都是这么个态度,不就说明他不在乎吗?”

    “他不在乎!可是我在乎啊!”百媚说着有些心情沉重,沉默了一会儿,才勉强露出个笑容,“罢了!不提这些了,若是当真有缘,总会在一起吧!

    或许到那时候,我就不会这么想呢?只是现在我还是没有办法接受把这样的自己交给他。”

    端木青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沉默了半天才发现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仔细想想,她的意思也不是不能理解,作为一个女人,换位思考一下,相信自己也会有这样的感觉吧!

    原本来令王府里一来是为了让小龙和莫失两个人去北燕查探秋恬的事情,二来就是看看大家。

    虽然韩凌肆今儿挺忙,但是若是晚了回去不见自己在,估计也不太美,所以,端木青也没有在这里用晚膳,直接就回昊王府了。

    回去没有一会儿,韩凌肆就回来了。

    看到她在家里安安静静地等自己回来,果然十分的高兴。

    可是就算是如此,端木青还是看出来他眉宇间的疲惫。

    走过去替他捏了捏额头,端木青问道:“今儿可讨论出个什么结果了吗?”

    “赵御恒来东离的事情算是被压住了,现在人都快要边境了,信才送到长京,今儿早上韩渊就在早朝上-将这个事情说了一下。

    然后让礼部准备一切事宜,让兵部开始布置人手等待那边。”

    端木青有些奇怪地问道:“这倒是让我好奇了,韩渊这些天来不是都病得不省人事了吗?怎么这会子又头脑清醒了?”

    听她这么说,韩凌肆冷笑一声道:“还能是什么缘故,自然是皇后的作用了,韩渊若是当真一直那么颓唐下去,只怕年底就要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