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你现在预备怎么办呢?”端木青对于如今东离的朝堂可是完全不放心的。

    虽然兵部很大一部分的人都在皇后的手里,皇后跟韩渊可以说得上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如今有皇后把关,不像是韩渊动不动脑子发热,胡乱地摆上一道,自然是一道保险。

    可是正如韩凌肆说的,只怕皇后这个时候还要分心去对付韩凌翔和韩凌莫,那么对于赵御恒那边就完全不好说了,万一出个纰漏岂不是危害大了。

    “我已经让紫衣过去了,另外,他好歹是打从西北边过来的,那边怎么样也还有我名义上的岳父在,而且还有楚家的人,放心吧,应该不会有什么遗漏之处。”

    说到这里,韩凌肆显得有些烦躁:“这个赵御恒就不能消停点儿吗?这会儿随便派个有点儿身份的大臣前来,也算是表了态了。

    非要自己过来,万一有个好歹,真个天下都要乱了,他何苦要拿自己的性命往刀尖上撞呢!”

    说着一副十分不能理解的样子。

    端木青心里确实有点儿明白:“后宫死婴案,我们这些没有设身其中的人都觉得听上去不可思议,他一个当事人,可见是受到了什么样的惊吓。

    人家都敢把手伸到他的后宫里去了,也就算是伸到人家的后宅里去了,而且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是任何一个人,只怕也没有办法相信别人了。

    人被逼到了一定的份上,就算是再危险也恨不能自己亲自过去的好。”

    一边跟他说着这样的话,端木青一边问道:“只是另一件我不知道的是,韩凌翔和韩凌莫从你的口里知道,如今他们可以算得上是蠢蠢欲动了。

    你这会儿将紫衣和西北的眼睛都放在了赵御恒的身上,若是他们这个时候突然发力,你……”

    其实韩凌肆担心的就是这一点,所以才会在一开始的时候有些犹豫。

    他已然得到了确切的消息,韩凌翔和韩凌莫都已经开始有所动作了,不管是明面上的还是暗地里的。

    暗处,自然已经受到了皇后势力的打压,可是就在今天,明面上都跟皇后和自己的人发生了摩擦,这就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了。

    只怕也是听到了赵御恒要出使的消息,才动了心思了。

    看着自己身旁的女子一脸担忧的样子,韩凌肆笑道:“好了,你以为我会坐以待毙吗?这一点我早就想到了,也已经有了安排,你放心好了。

    现在你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养好身子,其他的都跟你没有关系,知不知道?”

    端木青摇了摇头,无话可说,这个男人总有办法让她不忍心说更多的话。

    事情就发生在第二天的早上。

    端木青还迷迷糊糊地睡着,外头就听到急促的敲门声。

    其实敲门声不大,而且是刻意压低了的,她甚至怀疑对方是用内力敲动,只是敲得频率有点儿高。

    端木青如今的身体感觉不跟从前那般,自从将身体的异能发掘出来了之后,似乎整个人对周围的感觉也更加林敏了。

    不!是灵敏了许多。

    所以,就算是他这样的敲门声,落在端木青的耳朵里,还是十分的明显。

    韩凌肆立刻坐了起来,然后转脸看了看端木青,发现她还在睡着,才飞快地无声地下床去了。

    “出事了!”

    门被打开了,端木青就听到外面人说了这么三个字,她听得出来,那是暗影的声音,而且虽然她闭着眼睛,可是并不代表她看不见。

    知道韩凌肆和暗影走远了,她才做起来,然后皱了皱眉头。

    韩凌肆如此避着她,是因为不想打扰到她,还是因为不想让她知道?’

    坐在床边,思索了好一会儿,她才决定重新躺下去。

    心里不放心是一回事,跟上去弄清楚明白又是另外一回事。

    以她现在的本事,要跟着韩凌肆还不让他发现,实在是太容易了。

    可是她不愿意,她不想要这样看似有些怀疑的态度对他。

    他们之间不应该是这样的相处方式!

    所以,她选择继续睡觉。

    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韩凌肆和蒙卿正在院子里聊天,似乎还有端木兰的声音。

    看了看天色,竟然睡得这么香。

    阿朱阿碧听到动静进来伺候她起床之后,就下去安排早膳了。

    走出屋子,果然看到蒙卿夫妻两个陪着韩凌肆说话。

    端木兰笑着走过来道:“姐姐好睡,我们可来了一会儿呢!竟然还没有起床。”

    听到她这么说,端木青却看向蒙卿道:“皇叔这有些不对啊!如今兰儿身子重,肚子里可是你的孩子,你这样照顾她的?”

    端木兰连忙道:“不是不是!平日里我起来的时候,他都已经下朝了,今儿想着要来你这里,才有些迫不及待了。”

    蒙卿这个时候才露出一脸你听到了吧的表情:“我倒是巴不得她多睡一会儿,这样我儿子也就可以多睡一会儿了不是?!”

    端木兰立刻嗔了他一眼:“你怎么就知道一定是儿子,感情若是个女儿你就不喜欢了?”

    这话说得蒙卿立刻闭了嘴,只脸上带着委屈的意思。

    倒是惹得端木青和韩凌肆两个人笑个不住。

    “青儿,我和皇叔要往西边走一趟,这几日你也不要去山上了,就跟小婶婶两个人在府里好生养着吧!”韩凌肆这个时候插上话来,才算是将端木兰出现在这里的目的说了出来。

    端木青扶着端木兰坐下,好奇问道:“你们两个都要往西边去?可是为了什么?不会有什么大事儿吧?”

    她这话一说,端木兰也紧张起来了,之前只是听蒙卿说是要出门,让她们姐妹两一处好好处着。

    她一向对朝廷上的事情不挂心,也没有那个精力和眼界去管,所以也没有多想。

    但是端木青不一样,她心里是清楚的,这个姐姐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当下就被她这话给影响了。

    蒙卿连忙笑道:“哪有什么,只是如今这一路上都因为要迎接赵御恒的出使而做准备,好歹我也是个户部尚书,加上君昊被皇兄任命为这一路上护卫的钦差,我们自然是要亲自去查看一下了。”

    端木兰看了一眼端木青,似乎是在征求姐姐的意见,大概自己也不知道这话能不能信。

    端木青眼睛里有点儿怀疑:“是吗?”

    “我说你是不是经常撒谎撒多了,就连青儿都不相信你了,”韩凌肆笑道,然后自己对端木青道,“你放心吧!如今你怎么也如此紧张起来了,好好照顾小婶婶倒是最重要的事情。

    这样的事务我们处理了那么多,难道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他说得这样轻松和简单,若是平时,端木青可能就真的一点儿都不怀疑了,但是早上暗影那样急切的声音她还记得。

    他说出事了,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当时自己没有追出去,是不想让韩凌肆担心自己,可是自己这会儿心里却是担心他的。

    想了想,到了嘴边的话,还是给咽了回去,然后笑道:“你还真是不识好歹,若非是关心你,何用紧张?!”

    端木青嗔怪了一句,倒是让端木兰放心了不少,看了看一旁的妹妹,端木青也就没有接着问了,毕竟如今她是双身子的人,实在是不该让她跟着一起担心。

    趁着给他收拾衣服的空挡,端木青再问了一次:“你说得可是实话?当真没有事情瞒着我吗?”

    韩凌肆笑着抚摸着她的脸颊,笑得一脸的灿烂:“原来我家青儿这么担心我!你放心好了,若是有事,我肯定首先就跑回来了,怎么着也不能让你挂心不是?”

    虽然知道他一定有事情瞒着自己,但是看他如此说,到底心里放心了些。

    等到叔侄两个人都走了,端木青和端木兰在一处给肚子里的孩子做点儿肚兜什么的,也算是安安稳稳的。

    只是到了晚上的时候,端木兰就显得有些情绪不对了。

    虽然她极力克制着,但是端木青跟她多少年的关系了,难道连着点也看不出来。

    吃过晚饭,才开口问道:“兰儿,你怎么了?我看你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的样子,可是心里有什么事情?我在你身边,你还有什么不好说的吗?”

    端木兰皱了皱眉头,然后才道:“姐姐,这话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说,反正很没有由头。”

    端木青哑然失笑,感情就是她的孕妇病犯了:“你啊!你都叫我一句姐姐了,还有什么是不能说的呢?心里有话就直接说出来就是了,我们姐妹之间你还讲究这么多,不累啊!”

    端木兰又看了她一眼,才点头道:“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总觉得心神不宁的。

    加上早上你说得那话,总是想着他们两个去西边,这些日子,他什么事情都不让我操心,就是府里头的大小事情,也都安排下去了。

    对于朝堂的事情我就更加不知道了,可是我总觉的似乎是有事情要发生,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我太多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