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一边安慰着她坐下,一边笑道:“你啊!哪有那么多的心神不宁,韩凌肆和皇叔是什么样的人?且不说其他,他们好歹是东离的皇室,但是身上就有着上天的庇护呢!

    再看他们这一对叔侄的命运,哪里简单过了?还不是好好的活到现在,哪里就有那么多的事情了!别自己多心吓坏了自己。

    更何况,你也不想想,你这肚子里的孩子多会闹腾,这一阵子都把皇叔给闹成什么样了,还躲到我那山上去了,可见你这心神不宁,多半又是你这肚子里的孩子在闹腾。

    你何必多想,再者,他们也去不了多久,你最重要的就是将孩子养好,然后皇叔回来看到你和孩子都好好的,才最重要。”

    端木青说到她孕中闹情绪的事情,倒是让端木兰不好意思地笑了:“或许就像是姐姐说的,我这孩子还真是不打听话,可能真的是因为怀孕的缘故。”

    姐妹两个互相宽慰了一下,然后才一起在一旁的偏房里歇下。

    只是端木青自己知道,虽然是那样的安慰妹妹,可是她自己心里却也不是无波无澜的,毕竟她比端木兰更加清楚一点儿,早上好歹还听到了那么一句话。

    阿朱阿碧伺候两个人睡下了就出去外间守夜了。

    过了好长时间,端木青却都还是了无睡意,但是想到端木兰还有身孕,又不敢惊扰了她,只好就那么直挺挺地躺着。

    实在是久了,身子有些麻了,才小心翼翼地翻了个身。

    谁料端木兰却口齿清楚地问了一句:“姐姐也还没有睡?”

    端木青差一点儿被吓到了,然后才惊讶道:“你怎么也没有睡?”

    她露出一点儿苦笑,在不慎明亮的灯光下尤其显得十分晦涩:“我睡不着,算算日子,从怀孕开始就这样了,大概就是姐姐说的孕中多思了。”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端木青嗔怪了一句,“你到底是有孕在身的人,这个时候怎么还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呢?不为着自己,也该为着肚子里的孩子才是。

    明儿我给你开服安神的药方子,母亲休息不好,小孩子也是不得好好发育的。”

    端木兰笑着点了点头:“好!”

    然后过了一会儿,才有开口道:“姐姐别怪我不会说话,实在是今晚我感到太过于反常了,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心突突的跳个不停,比往常的反应要强烈许多,所以……才到现在都睡不着,不知道他们到哪儿了,今天遇到了什么人,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一般来说我真的没有这样强烈的反应过,虽然让自己相信姐姐你说的话,可是这根本就不受控制。”

    端木青有些无奈,却也只能够宽解道:“你这是因为刚刚成亲没有多久,而且皇叔和你又没有分开过,加上你现在怀着身孕,才会想这么多。

    你看我和韩凌肆,这么多年了,经历过多少生死,现在倒是不会那么无端的担惊受怕了,你就信我一句,不会有事的。难不成你和皇叔之间就有心灵感应,而我和韩凌肆之间就是陌生人一般不成?”

    端木兰知道再说下去,只怕姐姐也要跟着担心了,只好连忙点头道:“我听姐姐的。”

    端木青正欲让她安睡,突然就听得前方一阵嘈杂的声音。

    端木兰比她还要紧张,一个鲤鱼打挺就爬了起来,想也不想就对端木青道:“姐姐,我出去看看。”

    心里虽然紧张,但是看到她这个样子,还是不由得哑然失笑。

    兰儿这是多少年来形成的思维习惯啊!到现在还是没有办法将自己放下来。

    还是习惯首先挡在自己的面前,也不看看如今她的身子里还有另一个生命呢!

    当下便一把拉住她,然后高声将阿朱阿碧喊了进来。

    很显然,外面的动静那么大,阿朱阿碧这会儿自然也醒了,听到里面叫人,连忙跑了进来:“王妃,二小姐!”

    “外面怎么回事?!”端木青严肃了面孔,这样的吵闹自然不是什么小事,端木青也不敢掉以轻心。

    “还不知道!”阿朱脸上此时也是一脸的惶急,“我们才听到动静,正要出去看看呢!”

    “阿碧,你留下来保护二小姐,阿朱,你跟我一起出去看看!”端木青当机立断地安排着。

    但是手却被端木兰给一把拉住了:“姐姐!你要做什么?!”

    “你先松手!”端木青拍了拍她的手,“你跟阿碧两个人小心在这里等着,横竖我昊王府里的人阿碧也认识,我先去外面看情况,若是实在太急了,我会让人过来通知你们。

    阿碧知道我这个房间里的暗门,你们暂且躲进去。”

    “不行!”端木兰想也不想,立刻挡在端木青面前,“我不能让你去,我是受了夫人的委托的,这一辈子要护小姐安全,这样的事情,就应该是我先去的。”

    端木青这个时候真是恨不能抽这个丫头两巴掌,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记得这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

    “兰儿!你听着,现在你不是我的贴身侍女,你也不是娘亲派给我要保护我的人,你是端木兰,你是我妹妹,我们两个人的身份是一样的。

    但是,眼下,你比我金贵,因为你有身孕,你怀着孩子,你可以为我牺牲,孩子可以吗?这是皇叔的孩子,你不要替他照顾好吗?”

    端木青的话让端木兰愣了愣,就在这个时候,端木青也不再跟她解释了,一把将她推给阿碧,然后带着阿朱就匆匆地出去了。

    还没有走出自己的小院子,这院子里的管事嬷嬷就坏得面无人色跑了进来,看到端木青的时候跟看到了什么似的:“王妃!王妃快跑啊!”

    端木青连忙抓住她:“嬷嬷,到底是怎么回事,外面怎么了?”

    “奴婢也不知道,只是外面突然间来了好些高手,一个个的都杀人不眨眼啊!小燕跟着我一块儿出去,这会子都断了气了,王爷留下来的人,正在前头跟他们交手呢!

    王妃还是快走吧!奴婢留着一条命过来就是为了让王妃赶紧走的。

    现在王爷不再府上,如果王妃出了什么事情,奴才们可如何是好呢!”

    这嬷嬷历来是个利索人,听韩凌肆说,还是他亲生母亲用过的人,她对与韩凌肆来讲,其实是有些不一样的意义的。

    端木青一把抓住她,交到阿朱手里:“去!把嬷嬷带进去,跟二小姐她们一起,你们给我躲起来,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出来,等天亮了再说!”

    阿朱和嬷嬷同时惊叫出声:“王妃!”

    此时端木青也算是寒了脸了,冷冷地看着两个人道:“你们两个不要在磨蹭了,不然大家都是死,若是你们跟着我,我可能还会被你们拖累,我一个人的话,根本就不至于!”

    说完之后,直接就出去了。

    这个时候,实在是怕了阿朱和嬷嬷还纠缠,端木青直接用了异能。

    阿朱对于端木青身上带着的神秘的味道,虽然不大清楚,但是好歹也知道些,倒是将那嬷嬷吓得不轻,王妃这突然间就不见了是个什么样的戏法?

    端木青心里其实大概的也猜到了,估计是因为知道韩凌肆和蒙卿要离开的消息,韩凌翔和韩凌莫发动攻击了。

    还好兰儿在自己这里,还能够顾得上,不然这会儿真是要担心死了。

    既然人家会跑到昊王府里来大开杀戒,自然也就不怕跑到洛王府里去了,那个地方,端木兰连人心都还不算是收服了,说不定还真是要出事,就是不知道令王府里有没有人去。

    此时的好王府里已经是一片混乱,端木青走出院子的时候,就看到不远处有无辜的仆人遭到刀剑的戕害。

    当下心里燃起一把怒火,且不要说这些人是她的家里人,就是平常看到凭仗着武功欺负手无寸铁百姓的人,心里也会十分不齿。

    当下也顾不得其他了,立刻便施了几招控魂术,让他们自己便失去了意志的集中力。

    只是这里的人太分散了,而她在这方面的能力暂时还有限。

    若是逐一的使用异能的话,只怕是人还没有完全控制完,自己就力气衰竭而死了。

    这个时候只能本着擒贼先擒王的原则了,虽然知道韩凌翔和韩凌莫不会出现在这里,可是这里头总有一个发号施令的人。

    先找到暗影他们才是重点,这个时候对方的火力一定会集中在暗影的身上。

    动用了感知异能,端木青径自往前花园里跑去。

    果然,此时的暗影被当做了重点攻击的对象,几个武功高强的人都朝着他一个人攻击,就算是武功如此高强的暗影也有些力所不及了。

    端木青压下心里的怒火,一步一步朝前走去,眼睛在那群人身上逡巡着,终于看到一个穿着宝蓝色衣裳的男子,虽然同其他人一样蒙着面颊,但是很显然,从他站着的样子来看,就知道这个人一定不是什么普通人。

    大概就是她要找的那个人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