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走到一块大石头后面,看了一眼那边的情势,将手里的羽刃准备好,这么多年来,她可是丝毫都没有放弃手里的这个武器。

    毕竟能够不用异能就还是不要用异能的好,虽然方才并没有大面积的使用,可是身体还是有所感觉。

    大概这就是夜魂说的,能力越大,代价也越大的原理吧!

    瞄准时机,端木青一份移形幻影,立刻就出现在了那个人的身后,手里的羽刃也到了对方的脖颈上。

    “让你的人给我助手!”

    这黑衣人的头目正在一旁观看着战场,正在考虑自己要不要下去将那个韩凌肆手下第一护卫叫做暗影的家伙一举拿下,才好进行后面的事情。

    突然间就感觉到脖子刺痛了一下。

    他可不是什么普通人,自然知道这是因为利刃的袭击。

    然后就听到背后一个冰冷的女声。

    这让他这个浸yin在刀光血影中的人感到一阵极度的不爽,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他竟然会让人无声无息地将刀架在了脖子上。

    这太不能够容忍了,而且这个人还是一个女子。

    就在这个时候,上头的这个人还没有发话,受命围攻暗影的那几个人,却立刻注意到自己的老大被人劫持了,不约而同地动作放慢了。

    暗影瞅准了时机,当下就踢翻了两个。

    然后看到站在那人后面的人是端木青时,简直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进来他跟着韩凌肆,不再是向从前那样只是随便的打打杀杀了,也知道了一些朝堂上的事情,自然也就知道了今晚来的人其实目的不复杂。

    就是韩凌翔和韩凌莫借机扫荡了昊王府和洛王府,先将京城的这一潭浑水搞乱了再说。

    只怕这个时候不光是昊王府、洛王府,只怕是三王府和四王府应该也是一样的遭遇吧!这是历史上并不少见的手段,目的很简单,打压对手,栽赃陷害而已。

    这样做的目的其实并不是这些王府里的下人,最重要的还是主子啊!

    只要将那些王妃和小王子都给干掉了,后面的激愤就好挑起来了。

    原本他没有跟着韩凌肆前去,就是为了留下来保护端木青,自己虽然依照方才的情形,应该撑不了多久,的那是也足够让端木青她们藏起来了才是。

    毕竟王府里端木青的房间里有暗室的事情他是知道的,虽然不知道在哪里,但是端木青是绝对知道的。

    这个时候她跑过来却又是为何呢?

    如此一来,只怕是反倒是成全了对方了。

    端木青自然不知道暗影此时的心里所想,她面无表情,冷冷地看着下面动作渐渐缓慢下来,摆好了阵势,同时又紧张地看着自己老大的人群们。

    “你们还是没有认清楚情况吗?此时你们的老大在我的手上,还要再打?”

    暗影心里急得不行,偏偏这个时候他也不好跟端木青直说现在要她的身子是最金贵的,不然人家就知道她就是王妃了,只怕是拼了那老大的一条命也要将她给拿下了。

    而且此时的她身上穿得还是晚上睡觉的中衣,从服饰上看不出身份,更何况,一个王府的王妃再怎么样也是该注意仪态的人,断断没有穿着中衣就跑出来的道理。

    正是因为如此,那对方的头目才会有所犹豫,毕竟杀人买命的事情也是一笔买卖,断然没有将一个杀手团的头子换一个小丫头的道理。

    若是这样,这笔买卖未免也太亏了一点儿。

    想到这里,暗影心里略微定了定:“阿朱,你此时不伺候好主子,这样跑出来做什么?我重要还是主子重要?”

    端木青一听就知道了暗影的意思,但是她此时并不预备逃开,而是继续冷冷地对那人道:“怎么?还是不打算撤吗?当真是这么想死?”

    此时急得的人可就不止暗影一个人了,还有那小头目,感情这就是个对暗影芳心暗许的小丫头啊!

    不对,应该是个地位不低的丫头,不然武功这么好?

    但是就算是地位不低,也实在是不值当拿自己的头去换啊!

    “你将我放了,我将他给放了,你们两个人自己走!”最终,那头目想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然后看端木青没有说话,才接着道:“实话告诉你,我今天接到的任务是对这个昊王府进行血洗,你们两个就算是我放了你们一条生路。

    也不用担心你们主子会追查你们,我到时候让人伪造两具尸体就是了,再没有人知道你们还活在这个世上,如何?”

    端木青没有说话,那头目似乎是有些急了,连忙道:“我说得可是实话,向来我是说一不二的,你们不用担心我嘴上这么说,到时候却不这么办!”

    “好!”端木青没有说话,暗影却接过嘴,然后作势对端木青道,“阿朱,现在他们人多,王爷又不在,人又被带走了不少,我们打不过他们的,还不如自己逃命去。

    反正到时候大家都以为我们死了,我们不再出来也就是了。找一处安安静静不被人打扰的地方好好过日子去。”

    端木青自然知道暗影这是为了让自己安全而要放弃整个王府的其他人了。

    可是如今面对这些人,她还真是没有害怕,非要跟这些人较个高下了。

    “看来你们是不打算撤了?”端木青冷冷地说了一声。

    然后谁也没有看到到底是怎么回事。

    围在暗影周围的几个人立刻倒下了三个,众人在一阵错乱中回过神,然后就发现端木青仍旧站到了那头目的身后。

    手上还是那把羽刃,只是上面多了些血迹,顺着那人的脖子往下流。

    而地上倒下的三个人已然是死了,可是谁也没有看出来他们是怎么死的。

    在一片震惊中,突然有眼尖的人惊呼了一声,手指直指地上的尸体。

    他们这才发现,原来这些人不是死在别的什么之下。

    那脖子上的一刀实在是太快太细太薄,让伤口一时间都没有办法显现。

    而此时,过了好一会儿,才让人看到伤口,才让人看到有血迹渗出来。

    这下面倒着的三个人,竟然……竟然是死在了那个女子之手。

    他们虽然不说是绝世高手,但是却也绝对是天下武林中的佼佼者。

    可是方才的事情,他们几个人都没有看出来,都没有看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人就死在了自己的眼前。

    不但如此,而且那个女子竟然又在这个时候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好像方才根本就没有动过。

    这样诡异的速度,难道是人可以达到的吗?

    就是暗影也彻底的呆了,虽然跟端木青接触的不多,但是却也是认识很多年的人,他一直都认为端木青是没有武功的。

    方才突然出现在那人身后已经让自己惊讶了一把,惊讶之后也只是认为她大概是找到了一个绝佳的位置,然后出其不意地窜出来的,此时才发现,完全不是这样的。

    这个王妃分明是一个绝顶的高手,究竟武功高到了什么样的程度,他也不知道了。

    心里暗暗想了想,只怕是自己的王爷主子,只怕也不一定有这个能耐。

    越想心里越是心惊,只是在一阵心惊之后,却又慢慢的安定了下来。

    这个时候他的心里突然有一种十分奇怪的感觉,却是只有在韩凌肆身上才有的感觉,那就是安定感。

    好像此时的这个女子站在这里,就让他心里安定了,对于这一群突然出现的杀手团,也没有方才的惊慌了。

    端木青唇边露出一丝冷笑,那笑冷得如同要嗜血一般:“怎么?还是打定了主意不撤吗?那我就真的没有那么多的话好说了。”

    这一手露得漂亮而且足够震人心魄,那头目简直就以为是自己弄错了情报,这个昊王府里最厉害的根本就不是眼前的那个暗影,而是身后的这个叫做阿朱的女子。

    难道韩凌肆一早就已经看穿了主人的意图,然后才安排这样的一颗暗棋在这里?

    那么这样说起来来的话,此时的自己岂不是已经成了弃子了。

    心里越往那边想,就越是心惊和害怕。

    端木青要的就是他的害怕,虽然方才因为使用异能而让自己的身体里头气息翻涌,可是此时不是表现出来的时候,不然情势立刻逆转。

    “女侠,我们有话好商量,你们也知道做我们这样的行当的,原本就没有生死的选择,大家都是吃同一碗饭的,还是不要互相为难的好。

    我答应你,这个王府里,除了那个王妃女主人,其他人都可以不杀,你愿意留下多少个就留下多少个。

    但是相信你们也应该明白,我们这一次来就是为了那王妃的,若是得不到那条命,我们兄弟们到头来还是死,而且按照我对我们主子的了解,只怕那个时候我们还不如死呢!你看呢?”

    他这个时候跟端木青说话,已经带上了哀求的味道。

    端木青看了一眼暗影,两个人眼神一对接,大概知道对方的意思了。

    眼下其实他们已经赢了,这人说其他人的命都可以保住,也就是说,他们都可以走了,至于那王妃,让他们找去吧!

    “行!那么你现在就让他们将昊王府里的仆人都放出去,然后才让你们进去找我们的王妃!”端木青一开口,让那头目心里松了一口气。

    虽然这样放人出去,不大好,但是好歹如今也算是功德圆满了,只要在他们将京畿卫招过来之前将王妃给杀了就一了百了了。

    正要下令的时候,突然一个人声传过来:“她就是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