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包括端木青。

    其他人吃惊的是,那个站在那里拿着刀子威胁着他们大哥的女子竟然就是昊王妃,方才差一点儿中计了。

    端木青惊讶的却是那走过来的人。

    不是因为别的,因为那人跟她一样,手里也有人质。

    只是对方手里的人质却是端木兰。

    实在是想不到端木兰竟然没有躲进暗室!

    看到端木青的时候,端木兰也完全震惊了,想不到此时的端木青不但没有陷入危险当中,而且还占据了有利的形势。

    当然,这是方才,也就是在自己出现之前。

    而现在,她知道,端木青方才的优势已然是荡然无存了,而且反而陷入了被动的局面里。

    她不敢叫她,怕暴露身份,可是方才那个人说了那么一句,已经将身份暴露了。

    “兰儿!”端木青眉头瞬间皱紧了。

    跟在不远处的还有阿朱阿碧两个哭成了泪人的人。

    “哈哈哈哈哈!”被端木青挟持着的头目突然间就笑了,“我想起来了,洛王妃和昊王妃可是姐妹啊!原来洛王妃也在这里呢!昊王妃,你当真是女中豪杰,实在是佩服,可是现在……”

    端木青这会儿也乱了,若是说拼一把,也不是当真不能将兰儿救过来,但是这样冒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她有些不敢。

    万一对方突然间心狠一点儿,兰儿可就是一尸两命了。

    “既然如今你我双方都有人质在手,不如大家做个交易如何?”端木青压下心里的情绪,淡淡问道。

    这个时候,那头目已经不急了,首先挟持着自己的这个人不是什么小丫鬟,而是这个昊王府的女主人,正正经经的昊王妃。

    其次,对面还有洛王妃在手里,实在是可以坐下来好好谈一谈了。

    再说了,就像是他自己方才说的,既然入了他们这一行,生死都不由自己了,这个时候就算是要将自己的这条命奉献出去,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而且很有可能算是一件必然的事情。

    毕竟现场的人都知道了身后的这个女人是这一次行动的目标。

    “将这里的人都放了,包括洛王妃!”端木青冷冷地开口,“我跟你们走!”

    “这可不行!”那人摇了摇头,然后道,“那边那个可是洛王妃,若是就这样将她给放走了,对我们的损失实在是有点儿大,昊王妃这么做生意谈判,可有些不厚道。”

    听到他这么说,端木青心里一冷,然后森然道:“你们的事情我虽然不是十分清楚明白,但是却也不是一无所知。

    你们的任务都是一人归一人,一码归一码的,洛王妃不在你们的名单里面,为着别人的功劳而放弃这样的谈判利处,不是太不明智了吗?”

    那人笑道:“昊王妃你错了,其实i我们双方的谈判筹码不太一样,你,不如我!”

    端木青微微眯了眯眼睛,等带着他接下来的话。

    看到端木青不接口,那人接着道:“若是昊王妃当真想要好好谈判的话,也行,但是条件得要换一换,你们姐妹两个跟我们走,这昊王府里的其他老小我们都放过,如何?”

    “不行,还要将洛王妃给放了!”

    此时兰儿肚子里还有孩子,端木青实在是不敢冒险。

    “昊王妃,我方才就说了,我们的谈判筹码是不一样的。”那人说着,对着不远处的一个手下,使了一个眼色。

    只见那人立刻抓过一个小厮,直接一刀就捅进了他的肚子,一条生命就在端木青的眼前给结束了。

    端木青气得不轻,奈何兰儿还在对方的手里,实在是不敢轻举妄动。

    “怎么样?王妃!你可想好了?”

    端木青心下一冷,只见那头目顿时额头上冷汗涔涔,地上赫然是两根手指头。

    “我也没杀你!但是如果你要感动洛王妃一根手指头,我就会让你们所有人陪葬,你们信不信?”端木青冷冷道。

    “昊王妃!”被端木青削了手指,这头目竟然还能够咬牙不出声,而是一字一句道,“你忘了,方才我已经说过了,我们这个行当的人,是没有生命自主权的,你这样对我的刑罚其实起不到任何的震慑作用的。”

    端木青闻言看过去,果然只见他们脸上都没有什么表情,对于自己的头目受到了这样的残害,好像都没有看到一样。

    只是他们还是要保住这个头目的性命,不然以后他们回去了之后,日子都不会好过。

    暗影这个时候,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他跟端木青接触不多,但是并不代表他对端木青的性子不了解。

    此时再也忍不住了:“王妃,你不要忘了王爷,不要以身涉险。”

    端木兰已经是泪流满面了:“姐姐,不要管我,都是兰儿的错,都是因为兰儿,你快走吧!你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听到他们的话,端木青心里烦的不行,在这混乱中,她深深地呼吸了下,然后才道:“我答应你们,但是你们现在就要将我府上的人全部都放走!”

    暗影顿时急了,但是端木青打断了他要说的话:“暗影,你保护大家撤离,然后尽快找到王爷,但是这里的事情要酌情跟王爷说,不要让他担心!”

    暗影还想要说什么,可是端木青显然是已经不愿意给他机会了,没有办法,他只好点头。

    终究,还是主子的命令高于一切。

    那头目果然露出笑容来,还好,若是在拖个一刻半刻的,他手底下的那群人就该要动手了,到时候自己可就算是白死了。

    “好说!”他蒙在黑巾下的嘴边笑了笑,这群没有地位的下人们跑掉了有什么关系,他们才不会关心。

    “将那些下人们都放走!”他发出命令,挥了挥手。

    一群人立刻开始赶人了,阿朱和阿碧两个人哭着不肯走,但是端木青看着她们道:“你们若是这个时候不走,就只是陪葬了,若是走了,只怕还能替我们做点儿事情。”

    她这么说了,昊王府里的人才一步三回头地走出大门。

    最后就只剩了下了暗影,他一个人站在院子里,如同一棵矗立的青松,从他的表情,端木青可以很清楚地看出他此时的意思。

    他……不愿意走!

    端木青也知道他的骄傲和倔强,并不像是对阿朱和阿碧那样的说法:“暗影,你的任务其实不光是保护我而已!”

    “但是王妃如果有事,王爷也活不成了!”

    端木青没有想到暗影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胡说!”心里的感觉难以形容,但是端木青首先却是如此一句话说出来。

    “王妃,当时在青州,你走了之后,王爷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你不知道,也没有很多人知道,但是暗影是在身边的。

    除了最早时候的事情,暗影从来都没有看到过那样的王爷,若是此时你出了事情,暗影不知道王爷该怎么办!”

    最早的时候,自然是指韩凌肆小时候的事情了,那是一段极度灰暗的记忆。

    但是他后面说的话,却让端木青动容。

    那时候只顾着心里委屈了,后来两个人和好,也很少再去想那一段伤痛的记忆,可是被暗影这么一说,才想起那时候的韩凌肆,只是想想应该也能够知道,当时的他一定是十分心痛的,一定是十分难过的。

    究竟会难过的到什么样的程度,端木青也有些不敢想,只要略微地换位思考一下,应该就能够感觉得到。

    可是此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端木青知道,其实这个时候要她死,几乎是不大可能的。

    她只是一直都投鼠忌器罢了,现在就是要等着让所有人都走了,他们的心神松懈了,才好将兰儿救下来。

    而此时的端木兰,实在已经不成了个人样了,整个人都成了个泪人。

    端木青要的就是这样,这样的端木兰才会让人完全松了戒备,她也好动手救人。

    可是暗影站在这里,该怎么解释呢!

    端木青盯着他,在心里想了一会儿才道:“暗影,你是王爷手下最得力的人,我们认识也这么久了,我何时让你们王爷失望过。

    既然我能够这么跟他们谈判,又怎么会当真将自己置于这样的危险境地。

    我还有许多的事情没有做,而且我的命一直都挺好的不是吗?我相信,这一次我也还是会福大命大,还是会逃过这一劫的。

    你现在留在这里于事无补,若是我当真要死,你留在这里,只是让你们家王爷在失去我的同时,又少了一个帮手,但是你离开了,且不说我死不死,至少也是让你们王爷减少了损失的吧!”

    暗影如何能够听进端木青这话,但是此时却又不得不明白,端木青说得是对的。

    因为此时这里就他们三个人,其他的人都虎视眈眈的,若是他们直接放弃了他们的老大,他们的情势就更加危险了。

    “姐姐!”端木兰突然间叫出来一句。

    立刻将其他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端木青趁着这个机会朝暗影使了个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