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蒙卿倒是比韩凌肆还快一步,看到端木青的时候恨不能将她给撕了:“兰儿呢!”

    韩凌肆一进来就看到端木青安然无恙的站在那里,心也就放下了大半,这个时候自然就不像是蒙卿那般着急,只是看着自己的叔叔这会儿如此揉-搓着妻子,也不由的紧张了。

    一把将端木青从他的手里拉出来,皱眉道:“皇叔你问话就好好问嘛……”

    “兰儿呢?”韩凌肆的话还没有说完,蒙卿又是一阵咆哮。

    端木青原是有心耍他一耍,但是看到他这样,也知道他此时急成了什么样子,所以就朝屋子里指了指:“在里头呢!”

    几乎是话音才落,蒙卿就一溜烟地没有了人影。

    韩凌肆紧张地护着端木青,伸手轻轻地替她捏着肩膀,他对于这个皇叔这一点却是清楚的,只怕方才那一下,就将青儿的肩膀都给捏青了。

    端木青自然是不会将这样的事情放在心上,蒙卿这样在乎兰儿,这自然是一件极好的事情了。

    “怎么样?没有吓到你吧!”韩凌肆又是懊恼又是担忧,“想不到他们竟然会趁这个机会制造混乱。”

    端木青摇了摇头:“没事!我想暗影他们应该已经将人扣了下来,那里头的那个小头目应该可以问出些话来,不是个真正硬气的人。”

    就是因为挟持那人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份曝露之后,那头目那里竟然还有商量的余地,就知道这一群人也算不上什么精锐了。

    换了一个人,若是莫失组建的一支队伍过来,只怕当下就会选择牺牲一人,完成任务了,这人太没有胆色了,也显得太过于贪生怕死。

    韩凌肆放下了心,却又自责道:“终究都是我没有保护好你,早知道这样,就该将你送回山上。”

    端木青知道他心里自责,故作轻松笑道:“你看我看上去可像有事的样子?如今他们要拿我,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一点你该放心才是。

    更何况,若是我真的去了山上,那兰儿怎么办?我想这会子,洛王府里应该是鸡飞狗跳了吧!”

    想到这一点,韩凌肆倒是不会否认:“现在整个大街上都禁严了,昨天不光是昊王府,三王府,四王府还有皇叔那里都遭到了恶意攻击。

    而且事情还不小,死的人太多了,这个时候朝堂上已经是乱了,正等着召开紧急朝会呢!

    我和皇叔才刚来,趁着脚程快,才来家里看上一眼,马上就要去皇宫了。”

    端木青知道这件事情不简单,一个不小心只怕就是万劫不复。

    心里不由得有些着急:“你……”

    看她的表情,韩凌肆怎么会不知道端木青在想什么,伸手抚摸着她的脸道:“你放心好了,韩凌翔和韩凌莫还没有这么快举事,这一次是我们疏忽了。

    他们竟然联合了南疆的一群岛主,将皇后的人给拖住了,才让他们腾出了手闹出这么一出,但是却也不是说,因为这样,他们就真的能够占了上风。”

    端木青知道他不是在骗自己,虽然还是担心,却也不想增加他的压力,只好匆匆点头道:“你小心为上,家里我会注意的。”

    “我相信你!”

    两个人一同往里面走,就听到里面端木兰在哭泣的声音。

    她一向很少在人前如此软弱,就是在端木青面前也是如此。

    这个时候,却在蒙卿面前哭成这个样子,可见两人的感情是真好了。

    端木青和韩凌肆相视一眼,故意放重了脚步,然后才走进去。

    这个时候端木兰已经止住了哭,只是眼睛红红的还可以看得出来是哭过的样子。

    蒙卿倒是先走上来给端木青行了个礼。

    端木青侧身避过,笑道:“皇叔这是做什么!”

    “谢谢青儿对兰儿的照顾!”蒙卿说得很认真,可是打从心底的感激了。

    但是端木青也知道,多半是因为今天白天的事情蒙卿知道了个大概,也知道端木兰搅了自己的事情。

    “皇叔这么说话,我可就不高兴了,感情我家妹妹嫁给了你,就跟我没有什么关系了不成?”

    “不敢不敢,哪里是这样的话,只是心里感激罢了。”

    端木青也懒得再逗他了,严肃道:“好了,你们叔侄两个赶紧去吧!我和兰儿在家里你们尽管放心就是了,相对来说,我们只是坐在家里等消息罢了,你们才是真正的艰难,万事小心。”

    蒙卿和韩凌肆相视一眼,朝两个女子点了点头,匆匆出去了。

    端木兰走上来握住端木青的手,像是想要从她这里寻找一点儿力量。

    端木青安慰了她一会儿,然后才走了出去,将百媚宁远他们都给找了过来:“看看能不能出去,街上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又有什么样的传言,都给我传过来。”

    “是!”

    她们两个走了之后,端木青又找来暗影:“紫衣在哪里?”

    对于这个紫衣,暗影算不得十分了解,可是简短的几次照面,都看得出来,此人的武功深不可测,跟自己不是一个等级的。

    又见韩凌肆对他十分倚重,他本身的身份又让人玩味,心下就暗暗留意了。

    这么久倒是没有出过乱子,此时听到端木青问起,还倒是他那里出了问题,当下就紧张起来:“王妃,他……”

    端木青自然不知道暗影此时心里所想,只是再一次问了一遍:“他现在在哪儿?”

    “正在往西北的路上,按脚程来算,应该还没有到,可是早上好像看到王爷传信让他回来了。”

    听到说他会回来,端木青心里松了一口气,跟韩凌莫韩凌翔之间的争斗自然是明面上的政-治斗争,但是政治之下的黑暗只怕谁也说不好。

    紧急的情况下,紫衣才是真正能够派的上用场的人。

    原本倒是想要让隐国人出面帮忙,毕竟那些传信救人之类的事情,使用异能实在是方便的不行,可是自从自己开始发觉异能之后,才知道异能对自己身体的伤害。

    端木青不想那样子去牺牲他们,隐国人已经足够辛苦了。

    “暗影,既然紫衣回来了,王爷那边你就不太要操心了,注意我们府上所有的动静,千万千万千万不要出乱子!”

    她说了三个千万,让暗影脸色一震,这足以说明端木青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局面。

    “王妃的意思是……”

    “你是王爷的得力手下,他的事情都不会不跟你说,相信你自己也有那个判断能力。

    这一次长京的惨案究竟是什么人发起来的,你应该很清楚,若是这个时候府里头混进来什么人,让我们府里多出些什么不该有的东西。

    王爷可就被动了!”

    暗影一听,立刻神色一凛,原本还真是没有想到这一点。

    端木青其实也是揣测,并不是肯定的。

    其实昨晚的屠杀并不会给韩凌翔和韩凌莫他们带来什么真正实际意义上的利益,只是在长京制造这样一趟浑水,将原本都在暗地里操作的动作,摆到明面上。

    也就是说,告诉天下人,东离的天要变了。

    皇帝要被他的儿子们踹下来了。

    若是这一次韩渊没有将这件事情处理好,韩凌翔和韩凌莫叫嚣着不服,到时候再鼓动一些自己私下里安排好的民众,韩渊的位置可就算是彻底的不稳了。

    同时,这样的一件事情,自然是要好好查上一查的,若是在韩凌肆的府邸里翻出了什么造反的东西,那么更是要让整个东离的天平往一边偏离了。

    暗影自然知道这件事情的重要性,当下也来不及跟端木青告退一声,就开始吩咐人手下去查处所有的地方了。

    他是跟着韩凌肆多少年的老人了,对于他的办事能力,端木青自然是放心的。

    只是头疼着,昨晚的事情在今天会演变成什么样的结果。

    百媚和宁远没有一会儿就回来了。

    这个时候两个人是扮作了普通的大户人家的仆人出去了,百媚的头上还裹着头巾,看上去倒是多了几分烟火气。

    “小姐,现在外面街上都是来来去去的官兵,似乎是京畿卫的人。”百媚先开口汇报。

    端木青点头道:“那是韩凌肆的人,想来是他回来的时候顺便吩咐下去的,还有呢?洛王府里情况怎么样?”

    提到这里,百媚神色一暗,又有些庆幸:“还好二小姐昨儿来了你这里,洛王府除了几个武功高强的护卫逃出去了,其他的人都被杀了个干净。”

    端木青连忙指了指外面,端木兰还在里面休息,若是叫她听到了,只怕是对身子又影响,昨晚发生的事情已经足够刺激她的神经了。

    让她知道了自己家里几乎被血洗了,只怕是承受不住。

    “现在外面的情况怎么样?对于禁严的事情,百姓们怎么看?”

    “小姐还真是不能低估这长京百姓的耳目,毕竟是在国度,朝廷大员这么多,来来去去的,都会跟那些个当官的扯上点儿关系,要知道点儿内幕还真是不难!”

    百媚和端木青在外面的花厅里坐下,将自己的所见所闻说出来:“现在外头的那些人,都在猜测那个皇子才是幕后凶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