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轻轻地点头道:“这大概也都是韩凌莫和韩凌翔想好的局面,正好利用民众的言论,将这件事情推向高峰,也就让韩渊没有了随便一语蔽之的可能了。”

    “只是这些话也是私下里说,我和宁远小心地跑到小巷子里的那些小酒肆里才偶尔能够听到一两声,毕竟大街上都是来往巡逻的官差呢!”

    几个人正说着话,暗影匆匆走来,就是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也有些不愉。

    然后一眼就看到端木青身边坐的两个人。

    看他的神色,端木青心里也紧张了起来,挥了挥手道:“这两个都是我信任的人,你有什么话直接说!”

    暗影心下虽然对于这两个人还是有些不放心,可是王妃都这么说了,相信她自己的判断能力。

    咳嗽了一声,一个时常跟在暗影身边的小丫鬟轻轻地走了进来,端木青这才发觉这个丫鬟竟然武功还不弱。

    她手上端着一个不小的托盘,此时这托盘上放着些东西,但是被一块布给罩住了,看不出里面究竟是什么。

    挥手让她下去,暗影将东西放在桌子上,然后掀开来。

    果然如端木青心里所想,是一套明黄色的龙袍,永远如出一辙的手段,就是想猜不准都难。

    但是在这龙袍之外,竟然还有另外一样东西,一叠整整齐齐的信件,看信封的样子,似乎还是不同时间段的,似乎是有一段时间来往的信。

    “这是什么?”端木青抬起眼皮看了暗影一眼,然后就自顾自地自己去翻看。

    看了一会儿,脸上的神色越来越凝重。

    “你们都在府里好好地给我守着,暗影你派人将整个府里在排查三遍,这些东西全部都给我销毁掉,一点儿痕迹也不能留!”

    端木青的声音很冷,暗影听在耳朵里却是微微放了点儿心,王妃能够将这个架子端起来,就是一件好事。

    “是!”

    端木青又转脸去看百媚和宁远:“你们两个也留在昊王府里,至于叶慕白……”

    她说着话,又顿了顿。

    在令王府里的人,除了百媚他们三个,就是这个曾经裴将军的长子了。

    “让他好好守着令王府。”

    这就是不是特别信任的意思了,百媚和宁远都不明白为什么端木青会如此安排,但是想到令王府如今虽然是一个空架子,但是好歹也还是端木青的大本营。

    “那小姐你……”听到她这么吩咐,跟随过端木青一段时间的百媚知道她一定是另外有安排的。

    “不用担心我,只要你们将昊王府给我看好了,就什么事情都不会有!”

    “是!”

    初冬的阳光透过树叶,疏疏落落地照在地面上,斑斓一片光影。

    端木青出现的时候,倒是着实将周虞给吓了一跳。

    当然,如周虞这般的人物,不至于被她吓坏,只是一瞬间的震惊之后,又淡然地笑道:“看来我这宫里头的守卫是越来越不中用了。”

    这是一个不错的开头,端木青知道。

    她笑着走过去道:“母后玩笑,母后宫里头的人还不是厉害的,那我们的人就更加蠢笨了,只是青偷了个空钻了来罢了。”

    周虞对于端木青这样的话,也没有什么不悦,脸上始终都带着笑意,虽然她一直如此。

    “你倒是跟韩凌肆那小子不同,还愿意叫我一句母后,就凭着这一点,我也不该追究你擅闯的罪责不是?”

    端木青叫她叫做母后,其实倒不真的是因为今天有事情来找她,周虞这个人,在她的心里自然是要提防的,可是提防是一回事,要说讨厌这个人,还真是讨厌不起来。

    “母后可知道昨儿晚上发生的事情?”端木青也没有那个时间跟她绕弯子,直接切入正题。

    “哦?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周虞却是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反问了一句。

    端木青当然知道,如同周虞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所发生的事情。

    只是在揣测自己的意图罢了。

    “母后宫里的人一向耳聪目明,昨儿晚上的事情闹得那般大,母后不会当真不知吧?”端木青在她的手势下坐下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

    若是不知道的人,见到此时的样子,还真以为她们是一对感情融洽的婆媳。

    文若正巧有事情过来禀告,悄无声息地走过来,却看到端木青坐在这里,不由得有些吃惊,但是她脸上的表情才露出来,周虞就朝她挥了挥手。

    仍旧悄无声息地退下了。

    端木青自然看到了,只是她就装作不知道一般,依旧静静地坐在那里,等着周虞开口。

    “你也应该知道,我只是一个深宫妇人,说得好听,皇后之尊,实际上也就是一个当家的女子罢了,既然你这么说,想来是昨天发生很大的事情了。”

    端木青明明知道她这是故意试探,心里虽然着急,也不得不简明扼要地将事情阐述了一遍。

    周虞倒是十分配合地皱了下眉,这在她的脸上,已经属于难得的表情了。

    “还有这样的事情!”这一句出口有些不可置信和愤怒。

    但是下一刻,她便又道:“只是这事,你跟我说也没有什么用啊!这毕竟是朝堂大事,哪里是你我一介妇人可以来置喙的?”

    端木青连忙起身行了个礼,脸上的表情十分严肃:“母后,儿臣今日过来并非是来跟母后打哑谜。

    母后方才说此时您不知道,儿臣心里也是不信的,甚至于儿臣心想此时您应该也正在想着这件事情的后续发展。儿臣相信,母后不可能对这样严重的事情置之不理,所以才会斗胆过来找母后。

    就是希望母后能够跟儿臣们一起,勠力同心,将危害国家的害虫给揪出来。”

    周虞微微眯了眯眼睛,看着端木青好一会儿没有说出话来。

    端木青也就保持着屈膝的姿势没有动,静静地等待着面前女子的动作。

    “你应该知道,这件事情这样严重,实际上不是我的事,更不是韩凌肆的事情,这是整个东离的事情,勠力同心,将国家的害虫给挖出来,我怎么就能够确定那害虫不是你们呢?”

    这话说得有些让人心惊,但是端木青却松了一口气,只要她愿意将这件事情摆出来谈就好了,至少,不用藏着掖着,就是不承认她知道这件事情就好了。

    从怀里将暗影自府上搜出来的那一叠信拿出来,恭恭敬敬地呈给周虞。

    周虞面带狐疑,不知道端木青交过来的这东西是什么,看了她两眼,发现她倒是坦坦荡荡的样子,便释怀了些。

    发现这是一堆信件,信封上一个字都没有,但是每一封信都曾经被火漆封过,后来被撕开了的。

    随便捡了一封出来,周虞抽出信纸,看了之后顿时脸色大变。

    匆匆看完之后,再看了几封,突然间就把手里的信往桌上一扔,怒道:“简直无中生有!”

    端木青心里长长地叹了一声,还好,还好周虞是这个反应。

    “母后,这些信是今日早上儿臣派人在儿臣的府上严密搜查之下搜出来的,相信母后一看就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

    昨天晚上各大王府遭到血洗,就是为了在长京制造混乱,不,是在整个东离制造混乱,如此一来,陛下皇位不稳就会成为一个既定的谣言,若是这个谣言在整个东离传播开来的话。

    然后这些信件一不小心曝露于众,那么,母后和昊王就是没有事情,也变得有事了。

    此时父皇已经开了朝会,相信这个时候所有的大臣们,所有的王爷们,所有的宗亲们,大概都是人心惶惶的时候吧!

    儿臣虽然来长京不久,也很少参与朝政,但是有一件事情,儿臣相信自己绝对没有看错!”

    周虞将目光投向她,似有怀疑:“什么?”

    “东离,不能没有母后,正是因为有母后这么多年的辛苦,东离才得以如此的繁荣,此时我们东离已经面临灾难,儿臣斗胆,还是要请母后出面,将此事扭转过来。

    今日早上,长京街上已然是士兵往来,老百姓在闻着血腥味,感受着火药味的时候,现在底下里,只怕已经在开始活动了。

    若是发生了什么不堪的丑事,长京就会是最开始曝露的地方,而这里的百姓常年跟官场政治相关,想来嗅觉已经是极为灵敏,只怕不要两天就有人开始收拾家财,等待着逃出长京了。

    若是不尽快稳住,整个长京都会大乱,进而联系到西岐皇帝赵御恒将要来我长京的事情,后果不堪设想啊!”

    端木青说得十分激动,很有几分忧国忧民的味道。

    周虞脸上的表情未变,待她说完,才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道:“想不到昊王一个冷面王爷,倒真算是家有贤妻了。”

    端木青又行了一礼:“儿臣不敢。”

    调整了一下坐姿,周虞并没有接过端木青的话题,反而转了一个话头:“你这样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我这宫里头,应该是跟夜魂一样的特殊能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