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愣了一愣,然后也没有否认,十分坦白地点了点头:“是!”

    “我知道夜魂有她的愿望,这么多年,我也一直都希望能够替她实现,但是那确实不是我能够办到的,既然她的希望都系在你的身上,我倒是希望你能够多想想你们自己的事情。”

    端木青这才发现,她从头到尾,跟自己说话的时候,自称都是用的“我”。

    而当她说起夜魂,端木青才算是明白过来,她的身份不光是韩凌肆的妻子,还是夜魂的雪女。

    只是她这话的意思又是怎样呢?

    “另外,我知道你们的事情,既然身子不好,就不应该拿自己的身子开玩笑,好好保重是真,以后就不要如此到处跑了,到头来害得还是自己。”

    “母后……”这话题越扯越远了,端木青也不由得急了,若是这个时候,韩凌翔和韩凌莫在朝堂上突然发难,还真是不知道那个脑袋时常发热的韩渊会怎么处理。

    周虞没有打算继续听端木青说什么,而是挥了挥手道:“好了,想来你昨晚也是没有睡好的,这会儿何苦如此辛劳,早些回去休息吧!”

    “母后……”

    “文若!”

    她一声吩咐,文若便立刻悄无声息地过来了。

    “送昊王妃回去,这大清早的来给我请安,也难为她了。”

    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也是知道周虞此时是不想再谈论这个话题了。

    “儿臣告退!”

    文若将端木青送走了之后,仍旧回到院子里,看到周虞还在看那一封封信。

    “娘娘……”

    “哼!”周虞冷笑一声,“韩凌翔当真是疯了,上一次的事情不但是完全没有接受教训,这一次竟然还想要将我也拉下去。”

    周虞是不大会发火的人,这会儿听到她这么说,文若也就知道了,这一次皇后当真是生气了,不,是很生气了:“娘娘!”

    “还没下早朝吧?”周虞静坐了一会儿,又懒懒地问了一句。

    “昨天晚上的事情委实是太过于重大了一点儿,这会儿只怕一时半会的散不了。”文若依旧是面无表情地回答。

    “既然如此,我们也就过去听一听吧!”从桌子边起身,周虞抬了抬眼眸。

    她这话让文若皱了皱眉头,不知道算是什么意思,但是同时心里又有些担心。

    当然周虞没有功夫理会她的情绪,自顾自地就起身了。

    正如文若所说,昨儿晚上的事情确实是太大了一些,一早上就是为着这事而来的。

    让韩凌肆郁闷的是,端木青让暗影抓住的那几个人,竟然全部都死了,原因是因为他们早就服下了毒药。

    也就是说,不管他们成不成功,其实都是活不过今天的。

    这后面人的毒辣可见一斑,可笑的是当时他们还在跟端木青讨价还价,那头目还指望能够从端木青手上捡回一条命,这个时候才明白,其实他的命早就已经不在自己的手上了。

    而韩凌翔和韩凌莫两个人却是一进来就开始哭,说是如今太子不在了,整个东离的眼睛都放在储君的位置上。

    而他们两个人年纪也渐长,就碍了别人的眼了。

    他们两个人的能力和势力其实都不能跟韩凌肆相较,更何况,跟此时相隔不久的时候,两人都受到过韩渊的处罚,这个时候自然是有些站在弱势位置上的意思了。

    与此同时,遭受到这一次莫名袭击的四个王府,他们两个人都是在长京的,就是现在也都还带着经过昨晚之后的狼狈,看上去倒是有几分可怜的样子。

    并且他们此时,在一边已有所指是其他三个人所捣的鬼之外,也将对方,也就是彼此的盟友一起放了进去。

    而此时的韩渊像是没有任何反应一样坐在上面,甚至于眼神都有些涣散。

    这样子的朝堂自然是乱作了一团。

    眼看着韩凌翔和韩凌莫都有可能要打起来了。

    其他官员们此时也是心急如焚,原本是指望着能够在今天早上-将情势看清一点儿。

    可是眼下,这整个大殿里简直就是一锅粥,尤其是那两个皇子,都快要打到别人的脸上了,上头的皇帝还是有些没有闹清楚情况的样子。

    韩凌肆并没有理会旁边的那两个跳梁小丑,而是打量着韩渊。

    难不成,如今的韩渊脑子已经越发不清楚了。

    蒙卿很韩凌肆一样,这一次的事情虽然是韩凌翔和韩凌莫挑起来的,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其实并不是完全没有好处。

    至少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将朝堂上的事情看清楚。

    两人同时想到这一点,也就同时看向对方,也就微微地点了一下头。

    韩凌翔顿时看见了这一点,然后就开始开骂起来:“是你们做的!我刚刚看到了,你们在互相打眼色,我说呢!怎么我们府里的人都伤了不少,就你韩凌肆府里头跟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

    感情就是你联合小叔叔做的,那端木兰不是也住到昊王府里去了吗?你们根本就是一开始就算计好的,就是想把我们弟兄一锅端了,然后皇位就非你莫属了。

    好啊!你竟然残害手足!”

    韩凌翔的话,顿时惹来的韩凌莫的同意,两个人都揪着昊王府没有事情来说。

    韩凌肆抬眼随意扫了他们一眼,然后淡淡道:“我和皇叔两人都出去了,还能够让自己的人将门看好,你们两个大活人就在自己府上,还能够闹成这个样子,怪得了谁?”

    随便的一句话,暗示他们无能,顿时让两个人噎了一噎。

    但是他们既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又岂是怕这些说头的,当下又说的韩凌肆这是转移大家的注意力。

    韩渊坐在上头,原本是没有什么心思听下面那些闹闹哄哄的言论的,只是看着他们自导自演地继续着。

    这会儿听到韩凌翔和韩凌莫的话,也将怀疑的视线看向韩凌肆,倒像是来了一点儿兴趣。

    “君昊,蒙卿!”他有些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然后看着两个人,问道:“你们两个人是不是该好好解释一下啊?”

    “就是,父皇!”韩凌翔抢先一步,“他分明就是有预谋,暂且将他们府上并没有受什么损失的这一大疑点放开,单说他们两个人都在外地,今天一早就立刻出现在了长京。

    而且,就连最开始在街上巡逻的都是他京畿卫的人,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这分明就是趁机消灭证据啊!方才他不是还说那些抓到的刺客都死了吗?

    很有可能就是他们自己灭的口,对,一定就是这样,父皇,您明察秋毫,可要替儿臣们做主啊!儿臣的王妃,还有您的孙子……他们何其无辜……求父皇做主。”

    竟然能够把话说的这样无耻,韩凌肆对于他们的同情丝毫都没有了,就这样的手段,还想跟他斗?

    只是让韩凌肆和蒙卿都有些意外的是,韩渊这个时候似乎对韩凌翔和韩凌莫这样漏洞百出的说辞十分感兴趣。

    方才还没有什么精神的样子,这会子倒是坐直了,连带脸上的表情都严肃了很多。

    就好像他没有改变之前似的。

    “君昊,蒙卿,朕看他说得也不无道理,原本朕让你们出去,你们应该在后天才能够回来吧!怎么会那么及时,今天早上就回来了?

    而且京畿卫虽然是在你的手下,但是你也不能这样擅自大举用兵吧!朕此时倒是有些怀疑了,你们两个该给朕一个怎样的回答啊?”

    周虞来到殿外的时候,听到的就是这么一番话,顿时皱了皱眉。

    文若跟在周虞的后面,有些紧张道:“娘娘,单凭那些信,不足为证,您何苦要将自己给牵涉进去呢?到时候倒是真的让人觉得您有所参与呢!”

    文若其实不怎么会给周虞提意见,但是她一直都知道,自己的这位主子心里有不同于一般女子的丘壑,按照她以往的风格,此时确实不是她该涉足进去的时候。

    周虞淡淡道:“我若是真不涉足,才真不是我了,韩凌翔和韩凌莫这两个没有脑子的,若是叫他们得了意去,这以后的东离,还不够给人打的。”

    这话说得文若整个人都跟着颤了一颤,旁人说出这样的话来,不打紧,但是这话是从周虞的嘴里说出来的,那可就是别的意思了。

    难道皇后娘娘心里已经有所决断了?

    若真是如此……

    文若望了望天,恐怕,不久就要变天了。

    周虞知道这位一直都跟着自己的侍女心里是怎么想的,她淡淡地回了一句:“有些事情,你放在心里就好,不然,我也保不住你!”

    心脏又是一颤,文若立刻垂下了头,一语不发。

    然后一直站在门边的大太监,才敢在周虞的示意下,高声通报了一句:“皇后娘娘驾到。”

    满朝文武正乱着,皇上这个时候又好像心思有了偏转,正是紧张的时候,突然听到这样的一声通报,个人心思各异。

    有人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有个真正能够稳住大局的人来了。

    有人悬起了心,皇后的心思,可算是整个天底下最深的女人心了,她来了究竟意味着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