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韩凌翔和韩凌莫兄弟两对望了一眼,隐隐的都有些担忧的意思,毕竟他们跟周虞可是半点儿关系都没有。

    只是,韩凌肆也没有不是吗?

    若说真有,那证据还在他们的手上呢!想到这里,两个人又微微地放了点儿心。

    周虞走进大殿,也不看那些因为她来,而安静下来的朝臣们,径自走到大殿中央,朝韩渊行了一个大礼。

    韩渊的眼睛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眸光闪动着,周虞并没有忽略这一点,心下已经有了计较。

    最近皇后好像越来越忙了啊!看来真是要盖过我这个皇帝了,韩渊心里冷笑,脸上却显得很严肃,这个时候才颇像一个皇帝。

    “皇后此来,所为何事啊?”

    听到他威严的声音落下来,周虞定定地站着,整个人都露出一股上位者的气势来,竟然生生地将这个地方的正主,给压了下去。

    满朝文武一向都心知肚明,他们的皇后娘娘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人,但是,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她如此姿态站在所有人面前。

    虽然,却是足够震撼在场的人,可是她毕竟是一个女人,毕竟是东离的皇后,而不是皇上,眼下如此风头出众过皇帝,当真不觉得有所不妥吗?

    韩渊心里气急,握着椅子的手,也用力收紧了,只是脸上极力表现得平常。

    “陛下,昨天晚上发生的惨案,在整个长京传的沸沸扬扬,臣妾虽然深处后宫,却也绝无可能一无所知,在堂堂天子脚下,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这是对我朝天威的蔑视。

    是对我朝法律的罔顾,这样的事情,必须要严办,杀一儆百,以示天威。本宫身为东离的皇后,有义务将天下事当成自己的事情,国事在臣妾的眼里,也是家事!”

    她这话说得极为铿锵,但是韩渊却被气得不轻,好一个皇后,好一个天下当为己任的做派!

    他脸上的表情因为极力的隐忍而勉强的笑容而变得有些扭曲,过了好一会儿才道:“皇后好胸襟,能有你,乃是朕的福气!”

    后面两个字咬得极重,就算是对皇帝此时心态有所了解的人,也听出了他言语中的极度的不满。

    所有人都敛声屏气了,就等着最后的结果。

    毕竟此时,已经不再是几个皇子之间的吵吵嚷嚷了,而是最上面的两位上位者所站的方位了。

    “这是臣妾坐在这个位置上的责任,不敢受陛下的夸赞!”周虞并没有垂头,而是昂首挺胸地站在原地,一身皇后的服制此时穿在她的身上,显得极为高贵,犹如站在最上面的女王。

    “那么,对于昨晚发生的事情,皇后你又是怎么看的呢?”韩渊眯了眯眼,眼睛里已经有了杀机。

    “相信方才文武百官的讨论陛下也听到了,臣妾方才也在外面听了一会儿,无非就是三个皇子之间的相互怀疑。

    又因为皇长子和洛王一路,便显得尤为让人怀疑。”

    韩渊反问一句:“那么,按照皇后的意思是,君昊是无辜的了?”

    “不!”她的回答十分的简洁有力,一个字表明立场,“眼下的情况十分明朗,三皇子和四皇子这些时候都十分的安静,多半也是因为之前都曾经让陛下不喜,此时希望能够讨得陛下欢心的缘故。

    而在此之前,他们也却是做了几件让陛下高兴的事情,可见他们心里对陛下是十分孝顺的。

    就这一点,他们突然制造出这么大的事情来的可能性也不大。

    第二,昨天晚上昊王和洛王都不在长京,整个家里就只剩下了老弱妇孺,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昊王府里竟然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就连下人也都没有死两个。

    这未免太匪夷所思了,另外一个,洛王府里虽然遭到了血洗,可是洛王府里最重要的人,洛王妃却是在昊王府里的,如此一来,洛王府的损失也不大。

    相反的,三王府和四王府可是确确实实受到了重点打击,除了两位皇子自己逃了出来,几乎没有什么人逃出来,难道还有人会这样算计着自己,而放过对手吗?

    再看双方的实力和双方的能力,也都可以知道三皇子和四皇子若是做出这样的事情,可就是真的蠢了,相信陛下生出来的孩子也不至于脑子费到了这样的程度!”

    皇后这一番话,虽然是在帮着自己,但是韩凌翔和韩凌莫都不由地瘪了瘪嘴,毕竟这也算是在骂他们啊!而且是不自觉得拐着弯的骂,这肚子里,听着能好受吗?!

    周虞自然是不会再顾着他们的,接着分析道:“而且就像方才三皇子说的,昊王和洛王怎么就那么快赶了回来,好像早就预知了会有事情发生一般,而且立刻布置了京畿卫在长京巡逻。

    这一切未免显得太过于水到渠成了,倒像是一早就准备好的。”

    蒙卿当下色变,完全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皇后会突然出来说这样的话。

    但是他这要上前的时候,韩凌肆朝他使了个眼色,然后自己走上前一步道:“启禀父皇,儿臣府里留有暗人,就是为了保护府里的老小。

    因为之前王府有受到过不明势力的袭击,所以儿臣分外小心了一些,至于洛王妃,所有人都知道,洛王妃和拙荆是姐妹,此次儿臣和皇叔一同出去,她们姐妹在一处也实在是十分平常的事情。

    而这件事情刚刚发生的时候,就有人前往报信,儿臣和皇叔不过出去一日,快马加鞭赶回来,清晨出现在长京也是完全做得到的。

    再说京畿卫的事情,京畿卫原本就是用来保护长京百姓安全的,而儿臣被父皇寄予厚望,将京畿卫交给儿臣的时候便是将这样的责任交给了儿臣。

    儿臣时刻铭记在心,自然是第一时间让他们出来保护百姓的安危了,就是不知道这怎么就被说成了是刻意为之,早就安排好了的呢?

    昊王府没有出事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昊王府里的护卫都是儿臣和皇叔精心挑选的,只能怪那暗中操作之人派过来的杀手太弱了一点儿。

    另外让我十分奇怪的是,难道三弟和四弟平日里都没有什么护卫看家护院的吗?都是让人随便什么时候都可以来行一行刺杀之事的吗?

    若是当真没有什么能耐,三弟和四弟倒真是运气好得让人羡慕。”

    “从来都不知道昊王如此伶牙俐齿,竟然能够将黑的说成白的!”皇后冷笑了一声道,“难道你就凭一句你害怕有刺客伤及家人,而派了大量高手看家护院就可以搪塞过去吗?未免也太将本宫和陛下不放在眼里了吧?

    当本宫和陛下都是眼睛瞎了的吗?”

    韩渊又一次眯起了眼睛,皇后倒是会说话,一口一个本宫和陛下,感情在她的心里,这个东离的天下人排位当中,她一直排在自己前面呢!

    “君昊说的话也不是全没有道理,既然你们现在互相怀疑,不如就给你们自己提出证据的机会,老三老四你们也说说,你们手里有没有什么证据,还有君昊和蒙卿。”

    他这话一说,倒是让这个商量着严肃国事的朝堂瞬间变成了普一点儿通的酒肆赌坊一般,严肃性都没有了。

    皇后上前一步道:“陛下!这件事情已经是十分清楚的了,昨天发生的事情,所有的杀手都已经死了,根本就是无从取证,如何叫他们拿出证据来。

    本宫认为,这一件事情上,三皇子和四皇子都受到了莫大的委屈,绝对不能听从昊王的巧言令色,还请陛下三思,如韩凌肆这样的人,实在是其心可诛,还望陛下明察秋毫!”

    皇后极少有这样露骨地攻击一个人的时候,这一次倒是让满朝文武都惊呆了,感情这是皇后决定了要趟一趟浑水的意思啊!

    如此一来,众人就更加不知道此时该怎么开口了,思虑半天之后,还是决定暂且装聋作哑,权当是他们的陪衬好了。

    不然一个站错了对,那可不仅仅是掉脑袋的事情,只怕还要将全家老小的性命一起赔上,这样龙卷风的风暴中心,还是不要靠近得好。

    大家都这么想着,顿时让整个大殿都显得极为死寂。

    韩凌翔和韩凌莫原本倒是有证据证明韩凌肆是这一次事情的主导者来着,但是那个证据偏偏又是跟皇后挂钩的。

    这个时候皇后却突然间决定了站在他们这一边,再将那份证据拿出来岂不是找死!

    相对来说,皇后的支持比之于那份伪造的证据可是好了太多了,毕竟如此大喇喇的一份证据拿出来,自己这边也落了刻意。

    他们一向跟皇后不熟,这一次皇后要跳出来,也不是他们能够平白无故地就可以阻止的了的啊!更何况为什么要去阻止呢?

    想通了这一点,在皇后说出那样的话来之后,兄弟两个就只顾着低头偷笑了,现在就看韩凌肆怎么接招了。

    皇后可使比至于父皇还要厉害的人。

    “父皇,儿臣手里有证据!”韩凌肆的一句话,顿时扫荡了大殿上的所有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