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他原本前面那一番话就是为了博得别人同情的,也就是为了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分散,然后才能够一举成功地将韩渊挟持在手。

    很显然,他的目的达到了,在场的所有人都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招弄得有些措手不及的样子。

    一群官老爷们,不少被直接吓得坐到了地上,不过也实在是情有可原,开朝立代多少年,想来这应该也是第一次吧!

    第一次遇到皇子在朝堂之上挟持了皇帝的事情。

    这可是关系到当朝皇帝的安危的事情啊,甚至于还间接会影响到下一任皇帝。

    叫人如何能够不惊慌。

    韩凌肆和蒙卿两个人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四个字——见机行事!

    周虞大喝一声:“韩凌翔,你要做什么?放下剑!别伤了陛下!”

    此时在这朝堂之上,没有太子的前提下,皇后确实是最有分量的人了。

    听到她的话,韩凌翔红着眼睛,将剑又往韩渊的脖子上靠了靠:“别跟我说那些有的没的,反正我不这么做,也是要死了,倒不如拼出去了。”

    说着又恶狠狠地对韩渊道:“快点写圣旨,说传位给我,快写!”

    韩渊被他捆着有点儿喘不过气的感觉,脸色都有些变了:“你这个逆子!”

    “现在还管什么逆子不逆子的,你赶紧给我写传位诏书,不然我立刻就杀了你你信不信?!”

    “韩凌翔,你不要乱来!”韩凌肆沉着脸,冷冷道。

    韩凌翔因为他这句话,反而笑了,并且是仰天长笑:“哈哈哈哈,韩凌肆,你不是厉害吗?你不是才回来四年就让整个东离都围着你转吗?

    我就要坐上那个位置,我就是要让你死!你能耐我何?只要我拿到了传位诏书,就是名真言顺的东离皇帝,你就是我的手下败将,到时候我让你往东,你如何往西?”

    “皇位有那么重要吗?”韩凌肆冷冷问道,“你手上握着的是你父亲的性命,你连最基本的伦理纲常都给忘了吗?你不要忘了你姓韩,你的命是你手上的那个人给你的。

    你怎可如此无孝?!若是真叫你拿了传位诏书,难道你就是皇帝了吗?你如此无情无义,无忠无孝的人,怎么能够成为一国之君?!”

    他这番话说得义正言辞,但是又充满了正义。

    就是一些还没有完全站好队的朝臣们也暗地里点头,这个昊王虽然脸色冷了点,但是那一颗心却还不失为一颗赤子之心啊!

    蒙卿嘴角抽了抽,那眼睛偷偷地去看那边的那个男的,不由地感慨道:“真是会撒谎啊!这样的话眼睛都不眨一下就直接说出来了,不佩服都不行哦!”

    当然,这感慨自然只能够在心里,不能说,不能说。

    “你少在那里胡说八道,我不要听你说话,我只问,要不要给我传位诏书,只要我拿了诏书,皇位自然就是我的。”

    韩凌翔依旧在叫嚣着。

    韩凌肆冷冷地盯着他,好一会儿,突然转脸看向韩渊:“父皇,儿臣造次了。”

    这句话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来,很有些没头没脑的意思,诸多大臣们都是面面相觑,这个昊王要做什么?!可前往不要伤了皇帝才是啊!

    那边韩凌翔越发紧张了,手都有些颤抖了,倒是让韩渊都变得紧张起来。

    听到韩凌肆这话,分明就是要采取什么行动了。

    韩凌翔虽然对韩凌肆不是很了解,可是他的武功之厉害,却是有所耳闻,而且还是从与他交过手的高手口里得知的。

    当下便以为韩凌肆要过来抢人了,一双眼睛牢牢地盯着他。

    谁料,精神正集中在韩凌肆身上的时候,一股强大的力量从背后袭来,整个人就如同一块被甩出去的抹布一般飞了出去,而那把剑也应声落在了地上。

    “陛下!”周虞惊呼一声,飞快地跑上前,扶住身子还犹自有些晃着的韩渊。

    韩凌肆飞快地将那边的韩凌翔给制住了。

    众人这才看清出现在韩渊身边的一个穿着紫衣的有着一双重瞳子的男子。

    几乎都没有看清他是怎么出现的,刚刚还摆在所有人面前的难题就给解决了。

    同时有眼尖的人反应过来:“紫衣……影密卫!”

    “影密卫!”

    “竟然是影密卫的紫衣……”

    “原来这就是紫衣……”

    “……”

    顿时下面嘈杂纷乱的声音都响了起来,很显然,大家对于影密卫这个神秘的组织都是有一点儿了解的,知道的最多的就是这个组织只听从当今皇帝的号令。

    从来都不与皇帝以外的人接触,那么方才昊王之前说得那句话……

    顿时,所有人的心里都有了些让人心跳的揣测。

    周虞和韩渊都是怔了怔。

    周虞是没有想到影密卫竟然已经在韩凌肆的手里了,这样代表着帝王身份的组织操控权,怎么能够随随便便的就交给了别人?!

    想到这里,她有些不可置信地看了眼韩渊。

    而韩渊没有想到的是,韩凌肆竟然眼前的这个形势,成功地将他自己给推向了储君的位置。

    并且他这么做,自己什么话都不能说,若是说不是自己授意的,传承了几百年的影密卫怎么可能会听从韩凌肆的命令?

    若说是自己授意的,岂不就是直接承认韩凌肆的储君地位,实际上,他现在就只有承认和默认两条路可以走!

    要知道影密卫大部分的时候只是听从一个人的命令,只有当准备进行皇位交接的时候,才会被交给下一任的皇帝。

    而此时,影密卫的首领竟然在韩凌肆的命令下出手了,这代表着什么?!

    这一下,所有人看向韩凌莫和韩凌翔的目光又不一样了,就是之前已经决定跟随着他们两个拼一拼的大臣们,都开始动摇了。

    一条已经知道没有前途的路,谁还会有心思走下去?

    韩凌肆将韩凌翔押到韩渊面前,照着他的腿弯就踹了一脚,让他结结实实地跪倒在地:“父皇,一切听凭父皇的发落。”

    看到这个前一刻还将自己的生死捏在手中的儿子,韩渊也顾不得韩凌肆的趁虚而入了,毕竟韩凌肆也确实是救了他的命,不然的话,他可就真的要被逼着写传位诏书了。

    看着面前跪着的人,韩渊怒火中烧:“你好大的胆子!”

    韩凌翔这个时候也知道害怕了,顿时涕泗横流:“父皇,儿臣知错了,儿臣知错了,儿臣只是害怕,害怕会被杀死。

    儿臣也是没有办法啊!父皇!”

    说着一边颤抖,一边要上前去抓住韩渊的衣摆。

    只是这个时候,紫衣上前了一步,直接挡在了韩渊和他之间,毕竟方才的事情可是前车之鉴,万一再来一次,可就是他的失职了。

    “哼!没有办法?!你怎么就没有办法了?是有人比着你去行凶,还是有人逼着你劫持朕?!”

    韩渊气得不清,胸口起伏不定,周虞走到他旁边轻轻地扶住他。

    “儿臣……儿臣知错了!昨晚的事情,儿臣只是一时糊涂,韩凌肆他太厉害了,儿臣害怕,一朝天子一朝臣,儿子实在是害怕啊!”

    韩凌肆冷笑了一声:“这么说,三王是直接承认了昨晚的事情是你做的了?!”

    韩凌翔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懵了,韩凌肆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自己还能够不认?

    可是证据都摆到面前了,怎么还能够不认呢?

    蒙卿这个时候才笑出声来:“我说你啊!同是一个父亲生出来的儿子,怎么就差那么多呢?!”

    韩凌翔这回更懵了,抬头看了看韩渊,又看了看韩凌肆,都没有看出什么,再看蒙卿,他却是一脸的戏谑的笑意,很显然,他只是来看笑话的。

    韩渊此时心里想的却是方才蒙卿说得那句话:“同是一个父亲生出来的儿子,怎么就差那么多……”

    严慈上前一步,朝韩渊行了个礼:“臣斗胆,让陛下陪着微臣演了这么一出戏。”

    他这么一说,韩凌翔隐隐地猜到了是怎么回事,但是还是没有办法想个透彻。

    其他文武百官,也开始纷纷猜测起来。

    严慈朝韩渊和周虞行了一礼道:“既然事情已经弄清楚了,微臣还是将事情解答清楚吧!

    实际上之前,微臣说得并没有错,确实是从刺客的肠胃里发现了毒药的成分和食物残渣,从毒药的残余成分来推测所中之毒,进而确定中毒的时间,也能够办得到。

    但是从食物的残渣里,确定菜品,那是绝对办不到的。经过了一个晚上,该消化的也都消化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其实也就是一些难消化的东西,混在一起,早就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面目,更遑论能够知道是什么菜品。”

    韩凌翔方才还是跪着的,此时顿时坐到了地上,这话已经十分明显了,他这分明就是给人联合起来诈了一把。

    “而微臣方才交给陛下的不过就是这个空城计的实施计划,陛下配合着这个计划,果然就让这个案子中的凶手现了原形。”

    对于这个案子的破案,严慈显得很是得意,言语中也有些得意之色。

    韩渊冷笑道:“只是没有想到三皇子竟然如此胆大妄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