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韩渊这一次的昏迷不是如之前那般简单,端木青和几个太医都看过之后,心里都知道了结果。

    只是太医毕竟是太医,这样的事情说出来,对于他们来说基本上就是把命给搁上去了。

    好在这一次有端木青在,她到底是昊王妃,到底是皇家的人,说出来相对来说,更能够被接受。

    端木青将韩凌肆和周虞引到一边,然后脸色哀恸道:“母后,儿臣无能,父皇此番,只怕是……”

    “你的意思是……”

    其实大家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偏偏还都要装出这个样子,此时的场面未尝没有些滑稽。

    端木青眼睛里挤出点儿眼泪,然后十分艰难地点了点头。

    周虞顿时失声痛哭出来。

    但是看到那边众臣投过来的视线,又飞快地压抑住了眼泪。

    然后在文若的搀扶下,飞快地退到了内室。

    端木青不得不感慨,果然还是她的演技好一些。

    韩凌肆趁着别人不注意,偷偷捏了捏她的胳膊,责备道:“你也真是的,何必要演的那么真,脸都憋红了。”

    端木青一脸的汗颜:“好歹这样的大事,那么多人看着呢!我到底还是儿媳妇,不哭一哭说不过去。”

    谁知道韩凌肆冷冷地回了一句:“你不是!”

    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端木青连忙拉住他的袖口,笑着安慰道:“好了好了,你至于么?反正现在结果都已经如此了,你就算是口头上吃了一点儿亏,也没有什么,爹爹在地底下也都是知道的。”

    端木青口里的这个“爹爹”自然不是指端木竣,也不是她的生父,而是指韩凌肆的父亲,先太子韩泽。

    听她这么说,韩凌肆心里微微涌起些暖意,然后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道:“你且看着!”

    说着就走开了,端木青有些不明白,这看着是指看着什么呀?难道对于韩渊的去世,他因此而继位,他心里还是不满意吗?

    接下来的时候,端木青都在和太医们照顾着韩渊,韩凌肆自然是和周虞依旧在前面照看朝政。

    只是这几日的事情尤其棘手,首先便是西岐的事情。

    赵御鸿死在了东离,这可不是什么小事情。

    韩凌肆和周虞片刻都不得安生,几乎是废寝忘食地在思索着该怎么样处理这件事情。

    好在早先地瓜他们所做的事情显现了出来,吴素他们的吴家军及时赶到了西北,加上楚家军以及镇西王府的军队。

    瞬间便将整个西北边的边境线防卫得严严实实的,西岐就算是想要攻打,也不敢轻举妄动。

    虽然如此,到底还是需要费心部署的,在这一方面,韩凌肆和周虞的合作几乎都可以用默契来形容。

    更让他讶异的是,楚钺人在长京,但是周虞对于西北边的楚家军却是十分的放心,可见她早就知道了楚问天这一颗留在楚家军里的暗棋。

    看到他惊讶的样子,周虞不由得好笑:“怎么,奇怪我为什么会把他一直留着?”

    “你应该知道他最恨的人就是你!”韩凌肆说得是楚驸马的事情。

    但是周虞却是淡淡一笑:“未见得,一个男人如果只将眼光局限于这样的仇恨上,那么他注定成不了大事。

    但是这些年来,我倒是看到他做了几件不错的事情,甚至于有些让我打从心底里的佩服,这样的男人,不会因此而不分轻重。”

    一直都知道这个皇后娘娘跟别的女人不一般,但是今日韩凌肆才算是见识到了她的自信。

    “这似乎并没有什么矛盾之处。”

    周虞看了他一眼,甚至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摇头道:“如果他局限于对我的恨意,局限于人与人之间小小的仇恨。

    那么他的双眼就会只盯着那个仇人所站的方寸之地,眼界想要再宽许多,也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他能够用那么宽广的视线去看到整个军队的生存状况,还能够独立提出那么多改进的方式。

    就知道他不会是目光狭窄之人。”

    韩凌肆听着她的话,若有所思。

    知道他大概是想到了什么,周虞接着道:“其实最恨我的人从来都不是楚家人。”

    “你是说离洛姑姑?”

    其实这对于韩凌肆来说似乎是有些不对的,因为一直以来,离洛就是站在自己这边的,似乎是从一开始,她就选择了自己。

    所以自己才可以借住她的资源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上位。

    可是此时他却站在离洛的仇人旁边谈论着她。

    “这个女人注定难成气候,”周虞也丝毫都没有谦虚的意思,“这几年来,她明里暗里做的不少事情,但是从来都没有放弃。

    她那心思,路人皆知,就是想要让我倒台,就是萧贵妃能够那么快爬到贵妃的位子上,也跟她脱不了干系。

    在我的宫里安插人手这样的事情更是没有少做,只是没有一次她成功,所以,她才学着从你身上下手。”

    韩凌肆似笑非笑道:“这也没有什么不好啊!至少,我是真的从她那里获利了,只是她要的东西我未必能够给她。”

    周虞不对他的话深究,只是感慨了一句“在女人里头,离洛也算是十分出众的了,只是可惜她的聪明和坚韧都用错了地方。

    一个人的目光如果被限制了,那么她的心,也就注定大不了,就连心都小小地狭窄着被限制的人,又怎么可能会成大事呢?”

    好吧!韩凌肆知道,她又绕回了原来的话题。

    两人陷入沉默,整个大殿都是沉默的。

    好半晌,周虞才重新开口道:“你当真不能放过他?”

    这话好像问得完全没有来头,但是他们却是心照不宣。

    良久,他才摇了摇头道:“我知道你说的是对的,也知道你是说我不应该像离洛姑姑那样因为仇恨,而将整个视线都放在一个人身上。

    而应该如同楚问天一般,看到更加广阔的天地,这些我都知道。

    只是,人总该有些东西要坚持,而这是我坚持了这么多年以来的东西,我不得不去做。

    就算是我立时死了,我也不会眨一下眼睛,如果就是如此,他得享美名,我的心里一辈子都会意难平。”

    周虞看着他,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彼此也曾经是对手,周虞对韩凌肆的了解并不少,这个男人如此说了,就说明是真的不会改变了。

    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如同认命般地点了点头:“罢了,既然如此,也是万般无可奈何了。”

    “我所不能理解的是,你为何要帮他?”这一次反了过来,韩凌肆问周虞。

    “无他,不过是心里的一个执念罢了,终究是年少用心在一起的人,到底还是想让他走得风风光光的。”

    这样的回答倒是让韩凌肆有些意外,想了想然后道:“虽然目前看起来,他好像很难好,但是青儿的师父是天下第一神医,找到他,说不定还会有一线生机,难道你没有想过要试试?”

    这话叫周虞听了竟然笑出了声:“你也不必试探我了,韩渊他是一定要死的。”

    这话听起来有些触目惊心的味道。

    但是她的表情十分认真:“他是没得活了,实际上这个时候如果你的王妃不动手,只怕我也是会动手的。”

    此语一出,韩凌肆几乎没有被惊得跳起来。

    她又笑了:“你以为端木青做得那些小手段我会不知道,你们所依仗的不过是大家的不可置信罢了,不敢相信她会真的下手,但是我却不会怀疑。

    不过你也不用紧张,韩渊死了,对谁都好,就是我,也都不在希望他继续活着。”

    “娘娘可真是会开玩笑。”

    “他不适合做皇帝!”

    良久,周虞竟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话似乎不太应该说。”

    韩凌肆的这句话换来她的注目,十分认真地注目:“实际上,这些时候我已经得到了些消息,虽然十分零碎,可是我有一种预感,天下似乎要乱了。

    接二连三的事情发生下来,只怕是在为大事铺垫,东离首当其冲,韩渊,实在是难当大任。”

    “那你助我灭了韩凌翔和韩凌莫……”

    韩凌肆也不知道为什么此时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这就是立刻将所有的事情都摆到明面上来了了。

    “只有你!”

    周虞的反应更加让他惊讶,没有任何的迟疑:“只有你才能够让东离度过这一次的危险,你们兄弟的资质,我都了解了,韩凌翔心胸太过于狭窄,韩凌莫太过于软弱,至于太子,我存了私心,从来就没有想过让他继位。

    所以,他一开始就不像是个太子。”

    韩凌肆心里嗡嗡嗡的一片,原本以为周虞会是个对手,却没有想到竟然莫名其妙地成了队友!

    两个人相对寂静无言,都说不清楚此时心里是什么样的感觉。

    由小太监慌忙而入:“娘娘,王爷,众位大臣正在殿外求见,有要事相商。”

    周虞眼睛里带着一丝说不出来的味道看着韩凌肆,而他却是一脸的郑重,平时就显得十分刚毅的脸更加的线条分明了。

    “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