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看着那些大臣们鱼贯而入,端木青站在不远处的廊檐下,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就是今天了,终于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居。

    百媚终于得入宫来,站在端木青的旁边,不知道此时的她,笑得是什么,只是觉得她的笑容里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这样的笑容,让这连日里的阴霾,一扫而空。

    “小姐,你在笑什么?”好半晌,百媚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在等一个消息。”端木青没有立刻转脸看她,过了一会儿才笑着回答了一句似是而非的话。

    “啊?”百媚果然不懂,“什么意思啊?”

    笑着摇了摇头道:“你毕竟还不是兰儿,不然,我想此时她一定能够知道我这话的意思。”

    “如今,却只怕是未必,她现在每天都在担心她的肚子,一会儿说是怕生出个怪物,我真是不知道拿她怎么办才好了。”

    一个男子的声音闯进来,两个人转身一看,发现原来是蒙卿。

    “所以,洛王才躲到这里来了吗?这可不大好,说不定此时二小姐正在家里头哭着呢!当真不回去安慰安慰吗?”

    “从前只觉得兰儿的性子好得不行,如今成了亲,怀了孩子竟然是这个样子,只怕是多少年来压抑在心底的叛逆分子跑了出来,然后刚好被皇叔给碰上了。”

    蒙卿虽然嘴里在抱怨着,但是脸上的笑容却是藏不住的,果然这个世界上一物降一物。

    “皇叔这会子怎么没有在里头?”端木青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这个问题,好奇问道。

    “这有什么奇怪的,里面根本就不需要我。”蒙卿笑着摇头,“我若是再去,只怕反倒是不好下台了。”

    百媚只觉得这两个人为什么有好好的话不说,偏要在这里打哑谜,心里一阵烦躁。

    过了许久,他们都还是没有出来,百媚干脆端出了好些吃食,三个人便聊着天吃着东西。

    一直到日薄西山,大殿的门才打开了。

    众位大臣陆续离去,脸上都带着意味不明的表情。

    韩凌肆和周虞是最后出来的,他径自走到他们跟前,看到他们一副享受的样子,不由好笑道:“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们了,竟然有心情在这里吃零食。”

    端木青笑嘻嘻道:“不敢该如何呢?要紧张得跳脚吗?”

    韩凌肆无话可说,只好笑笑。

    蒙卿连忙问道:“怎么样?为何要这么久?难道还有什么人有什么异议不成?”

    看了他们三个人一眼,韩凌肆道:“其实还真是有,因为太子虽然说是暴毙了,但是终究还是有人知道是被皇后给藏到民间去了。

    所以,还真有两个人请求皇后将他交出来。”

    “我猜这两个人当中一定有一个是郭侍中。”端木青笑着道。

    韩凌肆立刻点头:“果然是一猜就中,只是皇后一口咬定,太子就是已经暴毙了,到底他们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只好接受皇后的这个借口了。

    后来便是关于这件事情能不能如此草率的决定,有人说是要等到韩渊醒过来,但是皇后说经过太医院一干太医的共同会诊,醒过来的几率不大。

    然后慕容丞相又阐述了几点关于西岐和东离如今紧张的局势,到底是将这件事情给定下来了。”

    对于这个结果大家都不意外,只是都没有想到这中间竟然还有那么多的弯弯道道,这倒是让人没有想到的。

    百媚到现在还是没有怎么闹明白,只是她也不打算要弄得多明白,伸了个腰,问道:“我现在只关心,我们什么时候能够回去。

    在这个宫里带了多少天了,我都感觉自己要拘束死了。”

    韩凌肆看了一眼端木青,正好她的目光也投了过来,两个笑容之间,彼此心照不宣,都知道对方的意思。

    当天晚上,端木青就回了昊王府,带着百媚回来了。

    在宫里头这么多天,虽然吃好的穿好的,住好的,但是到底还是没有自己家里舒服。

    好好地睡了一觉,第二天醒过来,饭菜就已经准备好了。

    这个时候,韩凌肆和端木青两个人都在家里用早膳,这实在是有些不寻常。

    但是两位主子,显然都是没有好好解释的打算,所以,也就没有人会开口询问,只敢在肚子里嘀咕。

    谜底在用过早膳之后的半个时辰揭晓。

    明黄色的圣旨染上了每一个人的脸颊,大家似乎都有些不敢置信,就这样自家的王爷就被封了太子?王妃就成了太子妃?

    接过圣旨之后,韩凌肆就带着端木青在一次入宫,自然是要拜谢皇帝和皇后,然后再拜见列位先帝。

    只是眼下韩渊还病着不醒,所以一切从简,原本还是要祭天的,现在显然也是不用了。

    成了太子之后,再处理事情自然就更加的名真言顺了,相对来说,似乎太子比起皇后来更加有权利处理政务。

    而周虞一反常态,这个时候显得对那皇权十分的冷淡,几乎将所有事情都交给了韩凌肆,而她彻底当了回甩手掌柜。

    太子的事情落实下来了之后,整个朝堂也就稳固了许多。

    同时,西岐的事情这个时候却出现了转折,原本赵御恒死在了东离之后,东离立刻就派出了使臣前往西岐。

    但是很显然西岐太后并不愿意接受东离的歉意,连杀了三名使者之后,立刻召集了军队,直接便往东离杀过来。

    这位太后相对于周虞来说,查了不止十万八千里,如同一个爱子心切的母亲在失去了孩子之后的疯狂般,对东离进行攻击。

    在这样的情况下,东离对于他们自然是屡战屡胜了,更何况驻扎在边界的,还是整个东离最为霸道的楚家军。

    西岐这些年原本就因为赵御恒的管理不善而亏空不少,然后又发生了几次天灾,很多地方早就已经民不聊生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佟太后发动战争,实际上是对西岐百姓最大的伤害。

    死了一个并没有什么作为的皇帝,百姓心里也许会难过一下,但是如果是自己的儿子强行被征入伍,好不容易收割的粮食,正要好好存着入冬,陡然间又被征走了,这显然更加容易让人起火。

    如此一来,军队首先就失去了军心,所有的士兵都不知道他们是在为什么而战,似乎就只是为了在军队里能够吃得上三顿饭而已。

    这样的军队如何能够不节节败退?

    这样的战争,如何能够不引起国民的反感。

    在这样的情况下,西岐内乱了。

    起因有些荒诞不经,竟然是西岐的早朝大殿突然间飞进了一只白孔雀,孔雀嘴里衔着一根树枝,树枝上长出了一个类似于文字“三”的痕迹。

    这看上去颇有些神迹,天下这么大,林子那么多,树木也各自不相同,指不定会长成什么样子。

    但是能够被这样一只白孔雀衔在嘴里,然后准确无误地出现在了大殿上,这就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了。

    实际上,只要稍微聪明一点儿的人,就知道要办成这件事情其实也不是很难,可是偏偏的这件事情就那么不小心地传了出去,而且还像是瘟疫一般,十分迅速地在百姓间传开了。

    如此一来,原本没有什么的事情一下子也就变得神秘起来。

    而就在整个西岐都动荡不安的时候,一个人适时地站了出来,那就是西岐之前的三王爷赵御风。

    他在整个西岐都已经消失了很久很久了,若非这件事情发生,若非他正好被人认出,大家几乎都不知道西岐曾经有个温润如玉的三王爷。

    而这个三王爷的三似乎又刚好跟那孔雀嘴里衔着的树枝上的三相对应。

    与此同时,又有好事者将当年的事情重新翻出来,关于赵御风造反的事情立刻得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甚至于只是一场误会。

    如此一来,国不可一日无君的口号便越喊越响亮了。

    好像突然之间,原本朝堂之上十分老实的大臣们突然间就醒了过来,提醒着所有人,这个世界上还有着一位三王爷。

    而百姓更是得知三王爷离开多年之后,竟然还是能够得到这么高的呼声,说明这位三王爷当真是一位值得托付的君主。

    是以,就是民间也都自发地产生了许多支持三皇子的团体来。

    赵御风就这样似乎是顺理成章,又似乎是步步为营地成为了西岐的皇帝。

    前后加起来竟然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端木青看了端木赫写来的信,看到他对于这件事情前因后果的分析之后,心里不知道该作何滋味。

    想不到兜兜转转两辈子,这个赵御风竟然还是当上了皇帝,蓦然间想起那天早上他对自己说的话来,心里不由得有些烦心。

    这两天她自己也感觉到身子有些不舒服,周虞便让她回来了,这会儿正要躺下,百媚却匆匆忙忙地跑了进来:“太子妃!不好了。”

    自从韩凌肆被封为了太子之后,她就不再唤自己“小姐”了,而是换成了“太子妃”,说是这样听上去比较大气一些。

    “什么事,慢慢说。”

    “韩渊快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