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听到这话,端木青也不敢马虎,立刻飞身而起,因为起得太急,头脑立刻便有些发昏,差一点儿又倒了下去。

    如今她是正正经经的太子妃,说到底都还是韩渊的儿媳妇,这样的时候如果不去的话,只怕是会对韩凌肆造成不好的影响。

    来到皇宫的时候,韩渊所在的地方已经挤满了人,只是大家都在外面等着,看上去是周虞将他们都关在了外面。

    看到她过来,大家也都自觉地让开了一条路,毕竟这是太子妃,就是未来的皇后了,得罪不起。

    刚挤到门口,周虞就打开门走了出来,一旁还有韩凌肆。

    看到她一脸着急的模样,他飞快地将她拉到一边:“你怎么来了?”

    “你不是废话,这个时候我能不来吗?”

    “当然可以!你身体不舒服,谁让你这么着急地赶过来?万一又给挤坏了怎么办!”

    知道他是担心自己,端木青也不再多说,只是朝他笑了笑。

    周虞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然后朝众位大臣道:“叫各位大人担心了,实际上陛下只是突然间惊险了一下,现在已经稳定下来了,太医说要静养,就不安排大家进去探望了。

    希望陛下明日能够好一些,好让各位大人见上一面,也好放心一些。”

    周虞脸上依旧是万年不变的端庄的笑容。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了之后,韩凌肆才带着端木青跟着周虞一起走了进去。

    这一次,就连百媚都被放在了外面。

    “父皇没事吧!”端木青虽然不是十分挂心韩渊的身子,但是样子还是要做足,状似无意的i问了一句。

    周虞没有回答端木青,韩凌肆直接指给她看。

    此时的韩渊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端木青突然间就明白了:“父皇他……”

    “驾崩了!”韩凌肆接过她后面的那句话。

    语气十分的平静,就是一旁的周虞,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丝毫的变化,好像这确实就是一件十分平常的事情。

    “这是……”

    秘不发丧啊!

    “好了,你既然来了,就让你知道,这些天太子妃身子一直都不大舒服,就在太子府里休息吧!”周虞淡淡地说了一句,然后对韩凌肆道,“赶紧吩咐下去吧!好在天气已经凉了下来,不然更加麻烦。”

    立刻就明白了周虞话里头的意思,端木青一听,心里便忍不住地跟着联想,顿时只觉得胃里头一阵恶心,立刻便翻江倒海起来。

    韩凌肆看得一阵心疼,连忙将她送出来,一边对她道:“这里的事情你不用操心,且好好在府里头呆着就是了。”

    走到一处无人的廊檐下,端木青皱眉问道:“为何不发?”

    “赵御风继位了!”韩凌肆看着她,眼神里的有一抹冷意。

    “我知道!”端木青连忙道,“可是如此也不是办法啊!难道因为怕他趁虚而入就一直隐秘在这里吗?你别忘了,东离的皇帝死了,西岐又何尝不是?

    赵御恒虽然不是自然死亡,可是到底是皇帝驾崩,西岐难道就安稳的了?”

    “青儿,你忘记你之前跟我说的了?”这回倒是韩凌肆提醒她,“赵御风到底是什么样的意图,暂且不好细说,但是他如此步步为营,尤其是善心之人,如果为了他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强行要攻打东离,又该如何?”

    这话叫端木青若有所思,好一会儿才道:“所以,你的意思是……”

    “皇后已经开始调派人手了,她的人加上我的人,才好确保万无一失,同时,对于朱玄等周边的小国家也不可轻视,就怕他们会变成赵御风的跳板。”

    这一点,端木青了解,然后轻轻抱住他,将头埋在他的胸前道:“你放心好了,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好好的,你不要为我分心。”

    或许是两个人一起经历的事情多了,如今,一句话,便足够让对方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韩凌肆把他送至门边,然后便仍旧往大殿里去了,端木青扶着百媚的手,心里七上八下。

    “你的脸色好像有些不对!”百媚在一旁看着有些忧心道。

    “啊?”无意识地用手抚了抚脸庞,端木青迟疑问道,“是吗?”

    “嗯!”

    “或许是最近太累了。”

    说着话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自从那一晚上的事情发生之后,端木青总觉得神思不宁,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而实际上,现在几国之内也确实是有些风声鹤唳的味道。

    秋墨的神出鬼没,尤其让端木青担心。

    二人行至一处,端木青停下脚步,才发现是韩凌肆生母所住的那座,当时初来东离皇宫的时候她还来过这里。

    “这是哪里?”

    百媚见她目光中似乎有些异状,好奇问道。

    “我们进去看看吧!”

    这里显然是被修缮过了,看上去到没有那么荒凉,只是这里的人还是少,只有一些洒扫的宫人在此。

    不过,这也倒显得相对宁静了许多。

    “太子妃!”

    有宫人看到她过来,连忙几个人一起跑过来给她行礼,这如今宫里的人都知道了她的身份。

    端木青想起第一次来的场景,心下未免有些物是人非之感。

    “无事,本宫只是到这里来看看而已,你们继续忙你们的吧!”

    端木青扶着百媚的手,让他们都退下去,然后才往后院走去。

    前院显得比较大气,仿佛是一个专门用来招待客人的地方,而后院则显得精致一些,更像是一个精致的住宅。

    依旧是那棵玉兰花树,只是此时叶子都已经凋零,就只剩下了孤零零的树干立在那里,倒是有些荒凉。

    “这里没有什么看头,我们先回去吧!”百媚眼看着太阳没了,就怕端木青着凉,提议道。

    “没事,我就是想在这里站一会儿。”

    不知道为什么,来到这里,或许是被这里安宁的气息所感染,心里的那份不安倒是褪去了许多。

    正站着的时候,突然感知到一股十分异常的气息。

    百媚原本就是身兼着保护她的责任,此时看到她表情突变,自然是立刻就发觉了:“怎么了?”

    “不对,这树底下有动静!”

    百媚连忙将身子伏过去,听了好半晌,却什么都没有听到。

    “没有啊!”

    实际上端木青是因为如今异能的使用越来越纯熟,然后不经意间就会运用而不自知。

    连忙抬手让百媚走一边去,然后道:“你听不到,我可以!”

    说着突然间就没有了人影。

    端木青到底有什么样的异能,百媚不清楚的,但是却也绝对不惊讶,所以,当她发现她突然间不见了的时候。

    第一反应就是查看周围有没有人别的人在。

    然后才想着保护着这个地方,不能够让外人随意闯入进来。

    端木青下到树底下,果然发现这里别有洞天。

    竟然是一个不小的空间,看上去还有点儿像是一个房间。

    屋子里面一应所需要的东西都有,走了没有一会儿就看到有一张简单的床,床上还有一个人。

    端木青吃了一惊,难道这里竟然是一做牢房?!

    可是,谁会将人关在这里呢?难道是韩凌肆的母亲?

    直觉里,端木青觉得这不大可能,可是细想之下,又不知道这个人究竟是做什么的,为什么就一定能够判定这是不可能的呢?

    她来到这里好一会儿,那牢房里的人才睁开眼睛看到她。

    “竟然来了个隐国人!”

    他却先一步于端木青开口,语气里还颇有些嘲笑的味道。

    “你怎么知道我是隐国人?!”

    既然人家话都说的这么明白了,端木青也就没有必要隐瞒自己是隐国人的事实了。

    “我虽然闭着眼睛,但是却不代表我什么都没有看见,不是隐国人,你怎么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

    端木青听了这话,思索了一下才道:“你被关了多少年了?”

    “你怎么就知道我是被关了很久的呢?”

    “你眼睛都没有睁开,就知道我是怎么出现的,不是说明你的听力极好吗?若非是关在这里太久,让你的眼睛发挥不了作用,你的听力又怎么会如此只好?”

    “有道理。”

    那人倒是有些很不一般的样子,对于端木青的出现,没有觉得惊讶,对于她是隐国人,也没有什么讶异的样子。

    就是现在跟她说话,也没有应该有的激动和不安,反而像是平日里在茶馆酒肆搭讪了一个人那般自然。

    “你为什么在这里?”端木青实在是不明白这里为什么会有一个人,“你是谁?是谁把你关在这里的?”

    那人终于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轻轻地笑了:“年轻人的问题就是多一些,如果你年纪再大一些,肯定就不会有这么多问题了。”

    “你不愿意说?”这倒是让端木青奇怪了。

    “我为什么要说?”

    “难道你就不觉得这里很辛苦,想要出去吗?说不定我就能够助你出去呢!”

    “我为什么要出去?”

    “你不想出去?”

    “她把我关在这里,就是对我最好的保护,我为什么要出去?而且,我有我的誓言要遵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