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很显然,对方已然看出了她的心思,解释道:“除了雪女,不可能会有人有这么多的异能,而且你还这么年轻!”

    端木青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放松,反而更加震惊:“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你对雪女这么了解,你到底是谁?”

    “你果真是?!”

    他没有回答端木青的话,而是充满了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很显然,现在他已然能够确定他方才说的话了。

    “是又怎么样?你到底是谁?”

    结果,这个人依旧没有回答她,而是对着上面长叹了一声:“果然一切都是天意。”

    端木青可没有时间听他说这些,她的心里十分的急切,立刻上前抓住他的前襟:“你到底是谁?!”

    这一次,他终于看向端木青,然后唇边露出一丝让人十分不解的笑意:“你现在是不是在想着怎么回国?”

    端木青吃了一惊,定定地看着他,没有回答,但是这样跟回答了也没有什么差别。

    “走吧!”

    “去哪儿?”心里的警惕丝毫都没有减少。

    “既然你认为是我欠了你们隐国的,实际上也确实是,那么就当是我去还债好了,走吧!”

    “你真的跟我走?方才你不是还说不出去的吗?”

    他笑了笑:“世事无常,谁知道你会是雪女,谁又会知道你竟然会是小肆的妻子。这只能说明世间轮回,万般无常吧!”

    这一次倒是端木青犹豫了,方才她将他打得半死,可是这个人却丝毫都没有计较的意思,难道他当真如此大方?

    “你还没有回答我,你到底是谁。”

    “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该来的永远都不会迟到,就像是你此刻出现在这个地方,就是一种意外。可是谁能说这意外就不是上天的有意安排呢?”

    端木青发现自己无从反驳,直觉里,觉得这个男人不是什么坏人。

    “算了,我信你一回。”最终还是抵不过自己心里对于隐国的热切渴望,端木青决定将他带出去。

    “你在害怕什么呢?方才你的手段我都见识过了,我只是一个平凡人!你却是隐国的雪女,要对付我,不过是一根手指头的力气。”

    没有心思跟他开这样的玩笑,端木青直接带着他就出去了。

    百媚看到她出现的旁边还有一个人的时候,吃惊得几乎没有把下巴落下来:“太子妃,他……”

    那人听到百媚对端木青的称呼时,明显怔了一下,只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但是这一点,端木青并没有忽视。

    直接带着他往昊王府,现在已经改成了太子府了。

    三个人走到院子门口的时候,阿朱阿碧就迎了过来,看到自己的太子妃带了个男人回来,也丝毫都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当的。

    只是伶俐地询问晚上吃什么之类的问题。

    倒是那个男人对于这个太子府显得十分好奇,到处不停的张望。

    好在他们府上的人一向管教得严,并没有人会因为这个缘故,而将他看低了。

    “阿朱阿碧,我方才兜了一圈,忘记问太子今晚回不回来了,你们打发个人往宫里去问一声。”

    阿朱答应了一声就立刻退了下去。

    端木青让那人往偏厅里去喝茶。

    这才发现他身上穿着的衣裳虽然十分朴实无华,甚至于都没有什么精美的纹路,更不要说绣了什么样图案。

    但是料子却是极好的,属于穿在身上特别舒服的那种,可见他并非是一个没有地位的人。

    “你说是因为我是雪女,所以你才决定跟着我出来,看来是想要协助我回国了?可是这个意思?我可是这么理解的!”

    端木青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那男人点了点头道:“我欠你们隐国的,既然如今上天给我一个机会弥补,我自然是会珍惜的,只是如果你不相信我,我也就没有办法了。”

    端木青不敢说她立刻就相信他这话。

    显然这是不现实的。

    隐国不是她一个人的隐国,是所有隐国人的隐国,责任到底有多大,不是身处其中的人,不能够直观地感受到。

    “那,我先问你一句,你知道怎么去隐国吗?”

    端木青的话,让男人吃惊了:“你不知道?”

    他这话一问,她便觉得十分挫败了:“我不知道。”

    正要再说的时候,他点了点头,像是理解了一般:“想了想,你当时应该尚在襁褓,不至于那么早就能够记得清楚那么多!

    而且其他的隐国人都是被直接带下来的,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走的是什么路。”

    端木青心里暗暗吃惊,这个人竟然记得那么清楚。

    他到底是谁?可是这一句话,此时的端木青不想要再问这一遍,因为怕会惊扰他,让他原本答应的帮忙立刻就化为了泡影。

    他知道怎么去隐国,这就是目前来说,最大的收获了,现在最要紧的是怎么稳住这个男人。

    同事怎么让这个男人死心塌地地帮助他们,虽然他说什么受到内心的谴责,现在来帮忙,这一点,端木青无法相信,相信隐国其他的人也无法相信。

    “你的家在哪里?是否还有亲人在世?你如今好容易出来了,要不要回家一趟,去看望妻子儿女?”

    听端木青这话,他笑着摇了摇头:“你不必费这个心思,想要通过我的家人来控制我,这是最下乘的手段,我不妨直接告诉你,我一直都是孤身一人,并没有什么亲人朋友。

    但是你也可以放心,我并不会中途变卦,既然答应了你,自然是会好好做到的。

    端木青无言以对,只好淡淡的笑了笑,只是那笑容有些难看。

    自己的这点小小心思几乎是被人一眼洞穿了,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是想要开怀大笑只怕也不容易。”

    好在这个人也并没有继续跟她说这件事情的意思:“你们现在有多少人?虽然我知道怎么去隐国,但是,毕竟那是很多年以前了。

    我无法保证现在的路还和当年一样,也许就算是我帮着你们,还是需要很久才能够找到,你们散落在这华天大陆上的隐国人最好是全部召集回来,然后另一方面,跟着我去探路。”

    听到他说,要将隐国人全部召集回来,端木青心里又有些警惕了。

    毕竟隐国人这个特殊的群体,他们之间,只是同类的亲人朋友,但是对于一些人来说,却是可以当做工具来利用的。

    端木青不敢冒险。

    “当然这是你身为雪女应该做的,我只是提个建议罢了,我想我最好还是不要跟你的国人见面比较好,若是你人手不够的话,便再叫上几个人,我们一同出发。

    毕竟,我到底算是你们国人心里的仇人,我也怕死,今天你将我好一顿收拾,我就已经疼得不想活了,如果再来几次,或者每天都来一出,我可是绝对受不了的。”

    端木青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知道他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其实是为了撇干净嫌疑,当然,既然他要用这么隐晦的方式说出来,大家就心照不宣好了。

    “你就在隔壁的院子里休息吧!”端木青伸手指了个方向,“已经有人收拾好了,至于该怎么布置,就像是你说的,到底我才是雪女,就不劳费心了。”

    那人笑着点了点头:“好!”

    然后两个人便各自散了,走到门口的时候,端木青又停下脚步:“从你的话里头听起来,似乎你跟韩凌肆之间还是有些渊缘的,要不要告诉他你的事情?这个决定权我交给你。”

    “不!”男人立刻开口道,“我不想让他知道我的存在。”

    他还要解释什么,端木青却立刻点了点头:“知道了!”

    然后就自己走了出去。

    晚上用过晚膳,端木青站在门前,没有一会儿百媚就过来了:“太子妃,我注意他很久了,没有什么异常,十分老实。”

    点了点头,然后淡淡道:“这还不能够肯定,你继续好好看着,一有什么事情就来告诉我。”

    “是!”

    今天晚上韩凌肆依旧装模作样的留在宫里头,当然还是照顾韩渊。

    这对于端木青来说,再好不过了,这个男人他说他不想让韩凌肆知道他的存在,其是端木青自己也不愿意。

    她深深地知道,但凡跟韩凌肆有关的事情,她便不能够十分冷静地控制,这一点她不能够允许,在隐国的事情上不能够允许。

    所以,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它没有节外生枝的可能。

    将阿朱和阿碧叫过来,端木青十分严肃地吩咐:“今天所有见过那个客人的人,都给我吩咐下去,一个字都不许漏了,不许让任何人知道他的存在。”

    阿朱立刻问了一句:“那太子呢?”

    阿碧却立刻扯了扯她的袖子,白了她一眼:“你傻了?!”

    “是!”

    这时候才明白过来,端木青的意思,立刻吐了吐舌头,两个人一起退了下去。

    端木青看着夜空,眯了眯眼睛,看来又有的忙了,只求上天保佑,一切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