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韩凌肆一整天没有回来,也就让端木青想好的借口都没有用上,当然这是好事。

    而万千和地瓜两个人在端木青通知之后,立刻下了阙婵山,直接便往太子府赶过来,只是端木青没有直接让他们去见那人。

    而是将他们先带到另一边,只问一句:“如果有一个人能够带我们找到去隐国的路,你们会对他会是怎样的想法?”

    这个问题没头没脑,万千和地瓜两个人面面相觑,好像都有些奇怪端木青的这个问法。

    好半天才道:“若是果真有这么一个人来助我们,自然是再感激不过了,就算是让我把这条命舍了,我也在所不惜。”

    说话的是万千,但是很显然地瓜也是这个意思。

    端木青点了点头,然后才道:“其实我已经找到这个人,他知道怎么去隐国,我就是想要事先问问你们的意见。”

    她这么一说,地瓜倒是先反应过来了:“他是谁?为什么会知道去隐国的路?你这么跟我们说,我敢肯定,他一定不是隐国人!”

    地瓜一开口,万千才想到这一点。

    端木青没有回答他,而是拿眼睛看着他们,似乎是一种询问。

    单是这个眼神,就让两个人脸上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方才说着为了这个人去死都可以的人也是他们。

    “我之所以找你们两个人来,是因为我知道,你们两个人相对来说比较能够顾全大局。

    如今且不说来的许多新的隐国人,我都不是很熟,单是我们原本的一群人里面都是参差不齐的,不是个人感情太重,就是目光不够长远,或者能力不够。

    夜魂如今身体越发差了,在阙婵山上呆着倒还好一些,我不想让她再操心,想来想去,就只有你们两个可堪大用了。”

    这话让地瓜和万千两个人脸上顿时严肃了,忽然有一种担子被放在了肩上的感觉。

    端木青的表情也严肃了许多:“如今对于我们隐国人来说,回到隐国几乎是刻不容缓的事情了,因为经过了这些年,我们很多人的身体都算是撑到了极限了,再撑下去,只怕最后就算是回去,也没有两个人了。”

    这是一个十分伤感的话题,但是端木青也没有办法,该怎么说还是得要怎么说。

    “是,我们但听雪女吩咐。”

    端木青摆了摆手,轻声道:“不是这个意思,你们自然是要跟我一条心,但是我要的不是你们但凭我吩咐。

    我虽然是你们的雪女,但是一来,很长时间里我过的都是一个正常大陆人的生活,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也不知道自己的异能。

    二来,我到底还年轻,算起来也才二十岁,这样的情况下,很多事情自然是考虑不清楚的,到底还是要你们的帮忙。

    所以,很多事情,都希望你们能够替我替隐国多想想,我希望你们能够帮我一起担起这个重担。”

    话是这么轻飘飘地说出口但是落在两个人耳朵里,却像是重达千斤。

    他们两个人也知道,端木青这么说,便绝对是心里的意思,是心里话。

    思索了一番之后,两个人才抬起头,重重地承诺:“是!”

    听到这个字,端木青才算是长长地舒了口气:“既然你们能够拎得清楚这里头的厉害关系,我也就放心了。

    实不相瞒,这个人的身份我之所以不说,是因为我怕你们太过于冲动。

    实际上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当年入侵我们隐国的人,甚至于还可能是个不小的头目,所以才会知道去隐国的路。”

    “什么?!”地瓜首先就有些暴跳如雷了,说这话就要站起来,端木青一个眼神压过去,到底没有站起来。

    万千相对来说,显得镇定的多,只是从他紧握的拳头可知,此时他的心里也不好过。

    “我知道你们心里的愤怒,但是此时愤怒有用吗?事情已然发生!你要将他如何呢?杀了他?有所改变吗?不但没有而且会让你自己心里越发不好受。

    所以,这样的念头还是不要起的好。”

    “明白了,既然不能杀他,倒不如让他为当年的罪孽恕点儿罪。”万千抬起头,看着端木青,“我能够理解雪女的想法,同时我也支持这一点。”

    端木青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只是地瓜还是一副十分不爽的样子。

    万千显得镇定得多:“雪女,你不要有心理上的负担,此时你将我们两个人单独找过来,而不是把那个人带到山上去,让大家都知道有回家的可能,就是因为害怕大家太过于激动,而将这个计划给毁了吧!”

    端木青无奈地点头:“我能够理解大家心里的痛苦,实际上我也是一样的,只是现在必须要以大局为重。”

    听到他们这样的对话,地瓜渐渐地冷静了下来,然后叹了口气,这样的动作在他一个小孩子的身上做起来有些滑稽的样子。

    可就算是如此,谁也笑不出来。

    “那么……雪女,你带我们去见他吧!”

    端木青点头,这才将两个人引过去,那人已经醒了,正在院子里慢步,看到端木青带着两个人过来,脸上也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

    “这是我的两个朋友。万千,地瓜!”

    端木青朝他介绍他们两个,换来带着淡淡笑意的点头。

    万千表现的十分平静,虽然什么笑容,但是也没有露出丝毫的不满来。

    倒是地瓜,看这便知道是极度压抑着心里的愤怒的。

    “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你的称呼呢!”端木青正想对他们两个人介绍,才发现到现在,自己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更加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才好。

    “你们叫阿宏好了。”

    他脸上带着淡淡的i笑容,虽然地瓜的俩色极度不好,可是他却像是看到他们都还很高兴的样子。

    看着他两鬓斑白的头发,端木青阿宏那两个字怎么样也叫不出口,到底还是道:“宏叔!”

    这让阿宏有些受宠若惊,立刻行了一个儒士礼。

    “还请到室内相谈吧!”阿宏伸手向大门道。

    地瓜立刻一脸的嫌弃道:“说得这里好像是你家似的,明明就是青儿的地方,要请我们进去也是她请,你越什么俎代什么庖。”

    端木青连忙拉了他一把,然后对另外两个人道:“既然如此,大家就一起进去吧!说着愣生生地将地瓜给拽了进去。”

    这里端木青只安排了两个小丫鬟照顾起居,将一切打扫完了之后,并没有闲杂人等过来打扰。

    三人才坐下,那边阿宏就拿了一个卷轴过来:“这是在下昨天晚上连夜绘制的草图,是根据脑子里十多年前的记忆画的。

    或许现在已经不怎么准了,而且也还有许多地方记不起来了,需要到实地去才能够知道。”

    原本还在鼓着包子里的地瓜这个时候也不再生闷气了,立刻伸过脑袋来。

    万千倒是一脸的兴奋:“先生好圣手。”

    他的赞赏并没有错,端木青站在一旁,看了之后也忍不住感慨,好一手画。

    这是一张地图,不但比例合适,详略得当,而且工笔精湛,光是看这张图,就可以确定,如果他要去画画的话,画的质量一定不错。

    这一下,端木青倒是更加肯定,这个人一定不是个一般人,就算是家境,也绝对不会差。

    但是他说,他没有家人,是因为家人已经全部都不在了吗?

    大户人家,什么人都没有的,似乎还不少。

    因为当年的事情,确实是将长京的几个大姓都给清除的干干净净了。

    相对于端木青活络的心思,万千的所有注意力都在图上,而且这些年他也偷偷地打探过不少次,就是长淮山,他自己也去过几次。

    走的地方不少,这个时候看到这张图自然是又惊又喜。

    方才对于阿宏还带着敌意,这个时候却是已经谈到一处了。

    “这个地方原来有个这样的入口吗?如果不是你跟我说,我是决计不会知道的,我来过这里不下三次,但是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这里会有另外的一条路。

    怪不得我这些年来一无所获,根本就是在这个地方错过了!”

    发现了自己所错过的地方,万千一改平日里的沉稳性子,几乎没有拍腿跳起来。

    端木青心里暗暗点头,万千到底还是可堪重用的。

    地瓜和完全不同,因为他没有到长淮山里面去闹过,要去也是因为有些什么东西需要去找而去的,从来都没有想过要从那里面寻找去隐国的路。

    所以,看到这张图的时候,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先好好将这张图看懂,是以一向吵嚷的他,反倒是安静了下来。

    端木青就更不用说了,根本就没有去过长淮山,此时只是安静地坐在一旁听他们说话。

    “雪女,这一次我们一定要实地去,一处处地做下标记才行,不然的话,就算是在这里看上一百年也还是没有用。

    就像是阿宏说得,这里面只怕有的东西都已经变了。”

    端木青想了想点头道:“你们说的有道理,但是我们不能太多的人去,太过于隐人注目了,就我们四个人!”